雷克頓心頭閃過萬千思緒,卻不動聲色,說道:「多謝仙子相助,敢問仙子高姓大名,今日恩情日後定當報答。」

那女子搖搖頭道:「你不用報答了。」

話音一落,這女子居然踏著祥雲朝著遠方飛去,雷克頓看著這女子離開,卻根本看不穿她到底是哪一個派系的法術。

三界之中,到底還有多少隱藏的秘密?雷克頓心頭覺得越來越迷惑了,這次忽然出現並且幫助自己的女子,幾乎能夠改變整個闡教和妖國的局勢,甚至改變整個三界的局勢。一定是有人在暗中操縱棋盤,以三界為棋局,但是棋手們永遠藏在最後面,根本不為世人所知。

雖然被人牽著鼻子走很不爽,但是雷克頓現在也不得不按照那女子所說的去做了。

昆崙山,雪峰之上。

「不好了,那四部的人馬又動手了!」一個小妖急匆匆地報告通風大聖。

此時的通風大聖眉頭緊皺,一點也沒有平日里氣定神閑的樣子。闡教不愧是闡教,縱然是傾盡妖國一國之力,加上聖人元始天尊不在,青華大帝也用過了元始天尊給他的一記終極殺招,終究也是難以撼動。

雷二此時正帶著手下的鳴沙山大軍開始後撤。

「他娘的四部!」雷二大罵一句,跟著手下的妖兵們開始後撤了。

那邊的雷震子被雷二纏得鬱悶了很久,這下子終於抓住機會了,當即揮舞著風火棍就沖了上來,風雷雙翼舞動,攔住了雷二的去路。

「滾!」雷二將手中的鋼刀一劈,逼退雷震子,他不敢戀戰,只能且戰且退,被雷震子壓著打。

那邊幾個火部的主神正在追殺妖國的部隊,當即沖了過來,將雷二直接團團圍住!

靠,雷二心頭暗罵,難道自己又要和大王說再見了?

「哈哈哈,妖孽,我看你哪裡跑?」雷震子大笑一聲,看著被圍住的雷二。


雷二看著雷震子,忽然說道:「雷震子,看在我們都是姓雷的,五萬年前是一家的份上……你能回頭看看嗎?」

「回頭?別開玩笑了,這種時候還玩這種花招?」雷震子冷笑一聲,妖孽就是妖孽,自己可是身經百戰的,怎麼會相信這種花招呢?

「雷震子,你倒是越來越自信了。」雷克頓的聲音卻在雷震子的身後響起。 雷震子猛然一驚,當即扭頭,正好看到了黑髮銀眉的妖王佇立在他的身後!

怎麼回事?雷克頓不是在和張道陵對決嗎?雷克頓為何會出現在這裡?難不成張天師已經……

雷震子驚得冷汗直流,一旁的火部正神們也嚇到了,當即想也不想,直接飛身撤退了。

此時主持戰場的青華大帝,以及闡教一方的所有人,都覺察到了雷克頓的出現。他們的心頭都浮現出一種不好的預感來,難不成一代准聖張天師,居然敗在了雷克頓的手中?

「該死,這個雷妖王!」青華大帝看到了雷克頓的身影,心中一緊,趕緊祭出水鏡術去觀看鐵律崖的情況。他無論如何也不願意相信,雷克頓能夠以天境之姿,擊敗成名已久的准聖天師張道陵。

「什麼!」青華大帝看到鐵律崖的場景之後,頓時倒吸一口涼氣。

此時的昆崙山戰場,因為雷克頓的忽然出現,竟然引發了一陣不小的騷亂的,尤其是闡教一方的人,個個都愣住了。

牛魔王等妖王也有些驚詫,本來他們並不指望雷克頓真的能夠創造奇迹,擊敗張道陵。但是現在看來,雷克頓真的創造了奇迹。

雷克頓飛到半空之中,面對著水火雷瘟四部人馬,以及闡教的無數人馬,傲然而立。

「張道陵,已敗於本妖王之手!」雷克頓的聲音並不大,卻如同驚雷一樣傳入所有闡教一方人的耳中。

只見雷克頓伸手一揮,一件畫著兩儀雙魚圖的青色道袍被他扔出,稍微識相的的都清楚,這分明是張道陵身穿的那一件道袍。此時無論闡教之人再怎麼不願意相信,也不能否認,張道陵真的敗在了雷克頓的手中。

「你們,還有誰要戰下去嗎?」雷克頓彷彿無敵的魔王一般,俯瞰著所有的闡教人馬。

此時百萬闡教弟子,水火雷瘟四部數百高手,面對著雷克頓一人,卻彷彿受驚的鳥群一般,這場面實在是詭異。

青華大帝一咬牙,飛到場中,大吼道:「都給我上!」

「這雷妖王雖然厲害,但他畢竟只是一個人而已!水火雷瘟四部天境高手數百,一起上定能將這妖王誅滅掉!」

青華大帝的話語一出,眾人頓時驚醒過來。沒錯,他們是被雷克頓的驚人戰績嚇住了,忘記了這可是戰場,不是一對一單挑,只要水火雷瘟四部的人馬和闡教金仙們一起反撲,正所謂蟻多咬死象,雷克頓個人力量再怎麼逆天,只怕也擋不住。

此時四部人馬都蠢蠢欲動,尤其是雷部一方,聽聞張天師敗亡在雷克頓手下,一個個群情激憤,叫嚷著要為張道陵報仇。

「沒錯!這雷妖王只是一個人,咱們聯手,定能誅滅他!」

「大家一起上!為張天師報仇!」

「上!」


一時間四部人馬都變得激昂起來,反而不懼怕雷克頓了。

「八弟危險!」牛魔王和通風大聖也發現了情況不妙,四部的人馬確實沒有人能單挑雷克頓,但是他們如果一起上,相互聯手,只怕雷克頓一己之力也很難抵擋。

雷克頓臉色如冰霜一般,看著四部人馬,嘴角忽然掠過一抹詭異的笑容。

一陣狂風拂過!

雷克頓的身形陡然消失,就在眾人愣神的時候,他已經直接出現在了雷部一方的人群之中。而在雷克頓的面前,正是剛才大聲疾呼的那個雷部正神。

「小心!」有人趕緊出聲提醒,但很可惜,已經太晚了。

黑色的妖刀浮現在雷克頓的手中,無情地落向這個雷部正神。這個雷部正神大驚失色,不過自忖也是天境六重天的水平了,總不可能被雷克頓就這麼一刀秒殺吧?他捏動法訣,想要施展出雷法防禦自己。

「雕蟲之技!」雷克頓冷哼一聲,目光一凝,「破!」

恐怖的氣浪轟然炸響開來!整個雷部人馬被這氣浪掀得人仰馬翻,一個個心驚膽顫。

又是一陣狂風拂過,雷克頓的身形已經出現在了剛才的位置。唯一不同的是,他的手中提著一顆染血的頭顱,正是那雷部正神,那一雙充滿了驚恐和畏懼的眼睛,在血污之中瞪大了。

一陣死一般的沉寂!

雷克頓突然下狠手,以強勢硬生生擊殺了剛才呼喊的雷部正神,所有人都感覺到自己的心被刀割了一塊肉一般。

「還有誰不服?」雷克頓的目光如刀一樣掃過四部的人馬。


沒有人說話,眼前這個妖王,實在是很太可怕了。怒天大聖的屠夫凶名,似乎已經被人遺忘很久了,但是這並不代表雷屠夫的刀下不再染血了。

「本妖王給你們一次投降的機會。」雷克頓將手中的頭顱隨手一扔,跌入昆崙山蒼茫的山谷之中,「投降,或者死亡!」

又是一片寂靜,四部的人馬在糾結,在矛盾,在顫抖。此時的青華大帝也嚇得不敢說話了,雷妖王什麼時候變得如此凶厲了?他現在只能指望著四部人馬能夠打破恐懼,只要他們聯起手來,這一場戰鬥的勝負猶未可知。

「哼!」雷克頓忽然冷哼一聲,身子又化作一道狂風,這一次卻是殺入了水部的陣中。

「不好,快逃!」水部的人大驚失色,紛紛逃散。

雷克頓目光一寒,一刀朝著面前劈出,頓時就有好幾個水部正神直接被一刀劈成了肉泥!本來他們還有抵抗之力的,但是驚恐之下,已經沒有能力再反抗了。

狂風一起,雷克頓又回到了原地,霸鋼刃之上鮮血淋漓,恐怖如斯。

「投降,或者死亡!」

雷克頓的聲音又一次響起,他所做的這一切,就是要徹底摧毀四部人馬的心理防線。雷克頓很清楚,如果四部人馬真的聯手,那絕對是一股相當可怕的戰鬥力,所以這一場戰鬥,絕對不能發生,雷克頓就是要用自己絕對的威勢,將四部人馬徹底從心理上擊敗。

而此時的四部人馬,因為雷克頓的接連屠戮,已經開始感覺到畏懼了,尤其是在張天師也敗在雷克頓手下的前提下,在他們眼中,雷克頓已經是一個不敗的妖王了。

「該死!大家不要怕!雷妖王只是一個人!」青華大帝趕緊大喊起來,他現在唯一的指望,就是四部人馬能夠聯手應敵,如果連四部人馬都崩潰了,那麼這一場戰鬥就完了,闡教也就完了。所以青華大帝輸不起,也絕對不能輸。

「誰說我八弟只是一個人的?」一聲怒吼傳來,霸氣無雙的平天大聖牛魔王也出現在了場中。

一陣風拂過,陰沉的鵬魔王也來到了雷克頓的身邊。渾身浴血的驅神大聖,運籌帷幄的通風大聖,一身金光的孫悟空,也都站到了雷克頓的身邊。


數位妖王昂首而立,如天神般俯瞰四部人馬。

「我……我投降!」

一個顫抖的聲音從瘟部當中傳來,卻是一個膽小的人懼怕雷克頓等妖王們的凶威,乾脆投降了事。正所謂一時激起千層浪,四部人馬的心理防線從這個膽小的瘟部之人開始,漸漸地崩潰了起來。

「我投降!」

「我也投降!」

「敗了,輸了!」

「張天師都敗亡了,這一場戰鬥我們都輸了!」

一時間四部人馬之中哀嘆之聲一片,雷克頓的恐怖凶威終於徹底擊垮了他們的心理防線。青華大帝臉色一片鐵青,見勢不妙,趕緊朝著玉虛宮飛去。

「殺啊!」

「沖啊!」

此時的妖國大軍又開始了瘋狂的進攻,但是與之前不同,他們根本沒有遇到任何的抵抗。闡教和四部一方,已經從心理之上徹底敗了,他們僅有的抵抗,也只是扔到滔天巨浪之中的小石子而已。四部人馬被妖國的人一一拿下,鎖了琵琶骨,封了一身法力。

雷克頓看著浪濤一般殺向玉虛宮的妖國大軍,忽然問道:「對了,五哥呢?」

「五弟?」牛魔王忽然眉頭一皺,「五弟是和水部主神許廣平決戰去了,也不知現在結果如何了。」

「不行,咱們得去援助一把!」雷克頓不由分說,當即施展開風遁朝著蛟魔王決戰的地方趕去,此時眾妖王還不知道,蛟魔王的對手並不是一個許廣平而已。

濤濤大河之上,波浪翻滾,周圍的山石崩碎,一片混亂,彷彿經過了一場曠世大戰一般。

雷克頓的身形隨著風出現在大河之上,他一眼望去,就看到了那個熟悉的身影。

一身紫袍的蛟魔王敖海,如同鐵塔一般佇立在場合之上,手握著探海戟,保持著向前揮戟的動作,一動不動。

令人驚詫無比的是,在那黝黑深邃的探海戟之上,如同串螞蚱一樣地串著兩具屍體。這兩具屍體的臉上充滿了驚恐和慌張的神色,彷彿在他們臨死之前,見到了塵世間最最可怕的事情一樣。任你絕代人傑,面對著死亡的時候,也只能流露出恐懼而已。

雷克頓趕緊衝到蛟魔王的身邊,大喊一聲:「五哥!」

但是回答他的,只有咆哮的浪濤聲,蛟魔王,已經說不出任何一句話來了。 「老五!」

「五哥!」

幾位妖王紛紛趕到場中,當他們看到一動不動如雕像般的蛟魔王之時,心頭不由得一寒。雷克頓神情肅穆地看著蛟魔王,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

蛟魔王的探海戟之上,瘟部主神葛仙翁和水部主神許廣平的屍體早已經冰涼多時了。任誰也沒有想到,堂堂的兩大主神,面對著蛟魔王,卻依舊身死敗亡。

「老五,你給我醒過來啊!」牛魔王大吼著,但是蛟魔王一雙眼睛神情凝重,似乎再也感覺不到任何的事情了。

雷克頓能感覺到,此時的蛟魔王已經沒有了生命的氣息,他的元神已經渙散了。從葛仙翁和許廣平的表情來看,蛟魔王一定是用出了極其可怕的招式將他們兩人一招秒殺掉,但自己也付出了生命的代價。

一群妖王沉默不已,為了復仇,妖族大聖又折損了一個。難道這就是人生永恆的悲劇嗎?雷克頓感覺到風中傳來一絲涼意,大河之上的浪濤聲一次次地撞擊著他的內心。

「五哥……」渾身是血的驅神大聖跪倒在地,熱淚忍不住從眼眶流淌出來。一旁的通風大聖拍著驅神大聖的肩膀,冷靜如他也難免悲從中來。

「五哥是好樣的,他是英雄!」雷克頓忽然說道,「他是我們妖國的英雄!」

此時的蛟魔王,佇立在風中,他的身軀一如既往地筆直堅挺。這位四海霸主,從來不曾向任何一個人低過頭,無論對手如何強大,手中的探海戟都敢弒之!

忽然,大河之上有一股漩渦浮現,漩渦之中緩緩地走出來一個人影。

「誰?」眾位妖王頓時警覺,警惕地看著旁邊。

只見來人是一個面容古樸的老者,一身黑衣,他的額頭之上長著一隻獨角,和蛟魔王一般無二。這老者看著蛟魔王,忽然長嘆一聲道:「敖海他……唉!」

老者緩緩地走到眾位妖王的面前,然後伸手向蛟魔王的身軀。雷克頓眉頭一皺,正要阻攔,卻被牛魔王拉住。

「前輩。」牛魔王忽然朝著這個老者拱手道,「不知前輩前來所為何事?」

牛魔王認得這個老者?其他妖王們都是一愣,牛魔王解釋道:「這位是上古龍族的前輩,老五的師尊大人。」

上古龍族!雷克頓心頭一動,傳說中的上古龍族,和如今的四海龍族可完全不同。上古時代的龍族,乃是天地之間的霸主之一,屬於妖族當中特殊的一個分支,其中高手輩出,但是在洪荒破碎,妖國覆滅,昊天上帝鞭笞三界之後,上古龍族就徹底從歷史浪潮中銷聲匿跡了。

卻沒想到,蛟魔王居然是上古龍族的後人,而且上古龍族還隱居在世間的某個地方。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