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還有這等事??在哪?誰呀?啥時候去?」一旁的老大一聽,大眼一瞪,猛地一拍桌子,桌子中間沒動,被他拍的那個桌角,卡啦一下被拍碎了一塊。

周圍頓時安靜了……所有人都看著那一塊被拍碎的桌子,楚河幾人只敢咽口水,不敢說話,半晌,老龍王返回身,對老二說:「催催他們,趕緊回來,然後你們幾個趕緊跟人家去降妖。」 眾人回神不在搭理老大,不過楚河這番話的確讓老二臉上很有光彩,頓時覺得自己倍有面子,不過還是有些虛心的說道:「我倒是沒有問題,只不過聽說大聖爺他們也都去了,難道說連大聖爺他們都擺不平么?」

孫悟空在一旁摸著肚子道:「俺老孫出馬當然擺平了,只不過那妖精不止一個,我們用禁術才勉強擺平了一個,你們九兄弟至少也要擺平一個才好。」

「用禁術才勉強擺平了一個??」儒雅公子當即瞪大了眼睛一副難以置信的表情。

幾人正說著話,門外又進來一個人,中等身材,穿著普通的麻衣,其貌不揚,但是氣質非常的沉穩,眉眼間帶著穩重和堅韌,雙手背負在身後踏步走了進來,楚河想要出演提醒一句,但是還沒來得及,這人就一腳踩到了腳下的坑裡,腳下一崴,身體一下子失重了,向前猛栽了下去,臉朝地面,啪!!咔!~~~

又一塊白玉磚,生生被他的臉砸碎了,此人雙手撐地,緩緩從地上爬了起來不露痕迹的掃了掃臉上的渣子,隨後神色不變的坐到了飯桌上:「父王,大聖,大哥,二哥,你們好……」

和眾人打完招呼,這位賢弟便將目光投向了楚河幾人,竟好像剛才的糗事似乎沒發生過,其他人還真沒多說什麼,楚河心中暗暗納悶,這一家子是不是走路不看腳下??


「這幾位是??」

男子不明楚河幾人的來歷,遂問道,老龍王隨後給他做出了解釋,然後又向楚河先介紹到這三位的身份。

第一個進門的就是龍九子的老大,囚牛。

囚牛喜好音樂,這個楚河有所耳聞,有一種叫做龍頭胡琴的樂器就是以囚牛的形象印刻其上的,不過真是看不出來這個性格暴躁五大三粗的傢伙居然是音樂愛好者??楚河不禁想象這廝大手大腳抱著一個小胡琴在那彈唱,想想就覺得好騷氣的樣子。

第二個進來的書生模樣的人,居然是老二睚眥。

睚眥乃是凶獸啊,生性好殺,殺氣最重,他的形象往往被雕刻在刀劍的把柄上,吞吐出刀劍的刃身,能夠增加威力,包括在皇家的應用也很廣泛,很多的守將守衛的武器上也要鑲嵌上或者是雕刻睚眥的形象,以彰威嚴,讓人不容侵犯。

第三個進來的人,是老三嘲風。

嘲風,平生好險又好望,殿台角上的走獸是它的遺像。這些走獸排列著單行隊,挺立在垂脊的前端,走獸的領頭是一位騎禽的「仙人」,後面依次為:龍、鳳、獅子、天馬、海馬、狻猊、押魚、獬豸、鬥牛、和行什。它們的安放有嚴格的等級制度,只有北京故宮的太和殿才能十樣俱全,次要的殿堂則要相應減少。嘲風,不僅象徵著吉祥、美觀和威嚴,而且還具有威懾妖魔、清除災禍的含義。嘲風的安置,使整個宮殿的造型既規格嚴整又富於變化,達到莊重與生動的和諧,宏偉與精巧的統一,它使高聳的殿堂平添一層神秘氣氛。

別看這囚牛是個五大三粗的漢子,但據楚河所知,囚牛可是個不折不扣的痴情種子。

傳說在美麗的瀘沽湖畔住著一個美麗的彝族少女瑪雅(可不是瑪雅文明的那個瑪雅啊),她和母親相依為命地生活在彝族部落的小村莊里,雖然生活清貧,卻也不愁溫飽。每天黃昏時刻,瑪雅都喜歡抱著她心愛的月琴在瀘沽湖畔輕輕彈奏,因為這月琴是她阿爸和阿媽相識相愛的見證,阿爸留下的唯一一件紀念物。幾年前,當阿爸被部族大首領抓走作苦役后,她就只能日日抱著這把月琴在湖邊彈奏,等待著有朝一日阿爸回家,等待著一家人團圓的那一天。

瀘沽湖中住著一個「妖怪」叫囚牛,之所以稱其為妖怪,只因它頭長鱗角,遍體通黃像龍又不似龍,當地的村民都懼怕地稱其為「妖怪囚牛」。相傳囚牛會在黃昏時刻露出湖面捕食湖畔的幼童,所以在黃昏時刻,村民們都不敢走近瀘沽湖。而瑪雅卻從不顧這樣的傳言,每日黃昏都要在瀘沽湖畔彈琴思念阿爸。說也奇怪,妖怪囚牛卻從未出現傷害過她。

原來,這囚牛並不是什麼妖魔鬼怪,他是龍王那九個不像他的兒子中的長子,所謂龍生九子不成龍,各有各的不同之處。這囚牛偏就喜歡絲竹樂器之音,所以每日黃昏當瑪雅彈奏時,他就會靜靜地在瀘沽湖底聆聽,時而悄悄浮上湖面偷偷望一眼瑪雅,就這樣久而久之,囚牛愛上了瑪雅。終於有一天,瑪雅在彈琴時無意中瞥向湖心的目光發現了正在靜靜地注視著自己的囚牛,瞬間的恐懼被那抹深情的凝望所抹去……但是天界律例,人神不可相戀,囚牛隻有每日黃昏在湖中遠遠地凝視著他所愛的姑娘,而瑪雅也僅僅是每日黃昏不曾改變地在湖邊輕輕彈奏。

這樣的日子並不長久,瑪雅的美麗令部落的大首領心升歹意,他以瑪雅阿爸的性命要挾瑪雅嫁給他做小妾,為了救阿爸,她只得答應了大首領的要求,在出嫁的前一天黃昏,瑪雅抱著那把月琴再次來到瀘沽湖邊輕輕的彈奏著,音律中不再是往日淡淡的思念,而是一股濃濃的離別前的絕望。當然,這一切也自然瞞不過囚牛的,他聽出了這旋律中的感情,知道了瑪雅即將離開,情急下的囚牛一躍而出瀘沽湖,飛向了大首領的宅第,殺死了大首領。

囚牛因此觸犯了天條,天庭派天將擒住囚牛,為了懲戒他,要將其處死。龍王不忍,向天庭求情,此刻的囚牛卻跪地誠懇地承認自己所犯下的罪責,心甘情願接受懲罰,但是只求將屍身的一部分安置在瑪雅的月琴上,這樣可以日夜陪伴著她,聆聽她的琴聲。天將被囚牛的痴情感動,答應了他的要求,於是當天斧砍下囚牛的頭時,他的頭從天際緩緩飄落,一道金光襲來,瑪雅的月琴琴頭上赫然變成了囚牛的頭樣。望著這把龍頭月琴,瑪雅哭了,她知道囚牛為她所做的一切,從此她將這把龍頭月琴傳給她的子子孫孫,以示紀念囚牛。 老大是個痴情種子,老二怎麼可能示弱?但是要說這哥倆的愛情路可是一個比一個慘。


傳說在某一個夏天的中午,這戶人家的女兒到河邊洗衣服時,突然被一個路過此處的惡蛟看到。這惡蛟看這少女貌美如花頓生邪念,幻化成人形來到少女身邊欲行不軌。少女哭求之聲驚動了在天庭為玉帝侍衛,龍王的二公子睚眥,睚眥聽聞哭聲撥開雲霧一看頓時火冒三丈,剛欲下界收拾這惡蛟,卻突然想到自己正在守衛休息的玉帝。天宮侍衛的職責就是不得離開天宮,絕對不能隨意下入凡界。睚眥本性剛直、抱打不平,天規在上,左右為難,眼看惡蛟就要把少女*,睚眥也不顧什麼天規了。一道亮光來到人間,劍鋒所指,惡蛟碎死,少女獲救。

睚眥本該回天庭的,可這少女的美貌也讓他失魂落魄,忘盡了天條規矩,也想多看幾眼。此時的少女得救后很感激睚眥,難免幾聲感謝。由於睚眥也是幻化成人形的,少女並不知睚眥為天庭之神。為感謝救命之恩少女執意要帶睚眥回自己家向父母講明自己被救之事,睚眥也六神無主,隨便就答應了,跟隨少女來到她的家裡。少女帶睚眥見過自己父母之後,向父母講述了剛才發生的險情,幸虧被睚眥相救。少女父母得知是女兒的大恩人光臨寒舍,自然尊為上賓。

父母見到睚眥相貌堂堂,一腔俠義。想想自己就這一個乖女兒,再想想自己漸漸年老,女兒的婚姻無時不纏繞於心,天降俊男,心生愛戀,就向睚眥問起是哪裡人,家中有什麼人,成家了么?大恩大德如何報答?

睚眥聽著這些話不敢如實回答,更不敢說自己是天庭之神,敷衍說自己是遠方之人,家中已無他人,尚無成家,山南海北,四處謀生。偶過此地恰巧碰到惡人,路見不平相助而已,不必感謝。

少女的父母聽后大喜,對睚眥說:我們兩個已經到了暮年,只有這一個女兒在閨中待嫁。看你為人仗義,不會是邪惡之人,剛好又救了小女,這真是緣分啊。我們就把小女許與你,你給我們養老送終如何?睚眥一聽想拒絕,卻看到少女正含情脈脈的看著自己,以及兩位老人的真誠,睚眥就神使鬼差的竟答應了少女父母。

就這樣,睚眥和少女成婚繼續過著男耕女織的日子,兩人感情如膠似漆,二老也開心愉快,舉家其樂融融。過了大概一年,少女成了准媽媽,正在一家人為這個即將降生的小生命感到高興之時。

天上一日地下一年的時間也到了,玉帝第二天醒來不見值守的睚眥,頓時大怒。派千里眼順風耳四處尋找睚眥。這千里眼順風耳上觀九重天,下聽十八層地。很快就知道了睚眥在人間,他們馬上向玉帝稟告。玉帝立即派人到人間把睚眥抓到天庭問罪,睚眥向玉帝講述當日發生之事請求玉帝寬恕。然而天庭之規矩不能隨便更改的,任何人觸犯了天條,都必須受到天條的懲處,更是與人通婚,這是天庭所不能容忍的。

玉帝念在睚眥為自己值守多年情分上,又是見義勇為下,故免死!把睚眥從天庭的神冊永久除名。等睚眥與少女的孩子出生之後,睚眥立即離開!並讓睚眥永遠化為人間的刀環、劍柄吞口之上鏤刻圖騰,替玉帝在人間驅邪除惡。睚眥常常在夜深之時為當地的村民降雨除旱,在村民有難之時只要大呼三聲睚眥,睚眥就會馬上顯靈,妖魔鬼怪聞風喪膽。這就是登封人世代相傳愛說睚眥的緣故。

睚眥澤被天下,後世為謝睚眥仗義,為睚眥修廟世代供奉。

嵩山九龍潭對面的山頂上有一塊大石頭,據傳說是那個美麗少女因為思念丈夫,仰望天界最終化成了一塊石頭,這塊石頭被後人也賦予了美妙的名字「望夫石」。

所以說老二的愛情最終也是無疾而終,實在是有夠悲慘,不過比起兩位哥哥,現在的嘲風是比較沉穩的,但是小時候可是非常二筆的。

嘲風是一條弱不禁風的小龍,最喜歡登高,常在百丈礁石上旋身而舞。

往來漁船經過,必須鼓掌喝彩,才能順利通過。如果對它視而不見,就要惹得它鼓起風浪,把漁船打翻。

海上的漁夫駕船路過那些高聳的礁石,就要小心謹慎了,怎奈嘲風的身形太小,碰巧礁石又太高的時候,從礁石下經過的漁夫們便看不到嘲風在上面,於是不聲不響地駕船駛過,這便惹怒了嘲風,直到風浪大作,漁夫們才知道惹了禍,此時鼓掌喝彩為時已晚——海面裂開一道深溝,漁船陷落下去,然後那道深溝合攏,一船人都葬身海底。

後來漁夫們學聰明了,但凡遇到高聳的礁石,不管上面有沒有嘲風獸,也不管看不看得見,都要朝天鼓掌喝彩,以防不測,此後成為約定俗成的習慣,以求航道平安。

這還真是個好辦法,再也沒有漁船被嘲風打翻,不過,嘲風愛出風頭的行徑,在漁夫中間流傳,成為笑柄。

當然,嘲風不知這一切,它只看到一眾漁人望著它在斷崖上如履平地,齊齊鼓掌,發出雷鳴般的喝彩聲,嘲風受到鼓舞,在崖上舞得像一陣風了,漁夫們的掌聲與彩聲不斷,直到漁船走遠才停下來。

久而久之,嘲風在海上等著漁船來到,提前趕到漁船的前面,在漁船必經的岩礁上等待,這下為它換來了更多的喝彩,殊不知,那些漁夫只是望著石頭拍巴掌,至於嘲風在與不在,結果都是一樣的,漁夫們對此並不關心。

這在漁夫中間不算是秘密,只有嘲風自己蒙在鼓裡,依然在崖上擺出各種驚險的高難度動作,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嘲風這類「特殊人才」,也可派上大用場,他被古代建築師相中,安排到宏偉殿堂的飛檐上。

古建築房頂的垂脊翹角上,通常排列著一隊蹲踞的小動物,領頭的是「仙人騎鳳」,其後第一個神獸是龍頭蹲獸,它就是嘲風,不僅象徵吉祥和威嚴,還具有威懾妖魔、清除災禍的神奇力量。 楚河對龍之九子的了解還是比較熟識的,不過幾人閑聊的功夫,第四個龍子回來了。

龍四子為蒲牢,生的肥頭大耳,一進門就被崴了一腳,當即大喝一聲唉呀媽呀!!

好一聲斷喝,地面震的嗡嗡亂顫,孫悟空面前的酒杯愣是被震的跳到了地上,摔了個粉碎,老龍王實在是心裡難受得緊,大喊道:「閉嘴閉嘴閉嘴閉嘴!!」

此時老大便探過身子向楚河幾人解釋道:「老四從小就不讓在宮裡呆,走路扎個腳都要拆掉他寢宮的裝修,所以一直只能住在螺蚌里,哈哈哈哈。」

楚河幾人頓覺一陣好笑,這種事他們可不是什麼時候都能聽說。

蒲牢被龍王趕出龍宮,就是因為其過於聒噪,毫無來由的吼叫,吵得水族不安,連龍王也難以安定心神,屢次教訓無果,只得把它驅趕出去,龍宮又恢復了往日的清凈。

出了龍宮之後,蒲牢在海上遇到了最為害怕的鯨魚,於是大叫著逃到了岸上,雖然離開了海,它又不忍離海太遠,陸地對它來說畢竟是過於陌生了,於是它長年在沿海一帶出沒,遊走在海陸之間,在那些形狀變換不定的潮間帶出沒,成了邊緣地帶的孤獨行者,被往來的潮水所驅趕,常常是滿身泥水,這竟讓我有了惺惺相惜之感。

蒲牢的長旅漫無止境,正如邊緣人的命運無法改變一樣。

蒲牢害怕身形巨大的鯨魚,尤怕鯨魚們群起而攻之,那些鯨魚最怕蒲牢的吼叫,圍攻蒲牢,卻只能讓蒲牢叫得更響。

每當遇到鯨魚圍攻時,蒲牢就借著風力攀上浪巔,居高臨下發出一聲大吼,把一眾蠢笨的鯨魚的身子震出去,而這些鯨魚不依不饒,蒲牢的吼聲剛落下,就又圍攏上來,逼得蒲牢連發大聲,使大吼連成一片,才衝出了鯨魚的包圍圈。

不久之後,經那些鯨魚之口散播,說蒲牢好出口傷人,使鯨族傷亡慘重。鯨群數目眾多,而且以長身巨相示人,說出的話真令人信之不疑,於是東海處處流傳著蒲牢的惡名,人人對其敬而遠之。

後來,東海一帶鑄鐘的工匠們聽說了蒲牢和鯨魚的宿怨,在澆築洪鐘時,把蒲牢的形象作為鍾鈕,雄踞於種頂,鍾槌的前端則雕刻成鯨魚的形狀,鍾槌頻頻撞鐘,模仿鯨魚和蒲牢的爭鬥全過程,鍾槌每撞一下,以蒲牢為鈕的洪鐘就格外響亮,彷彿借用了蒲牢的神通,鐘聲響起,鯨形的鐘槌也模仿鯨魚,迅速退後,似乎是被蒲牢的吼聲震退。

從此以後,蒲牢和鯨魚的恩怨從海上傳到了內地,工匠們為了一己私利而毀人名聲,這樣的行徑,在我們的時代隨處可見。在古國的大地上,幾乎每一口鐘上都有蒲牢的身影,可見我們正在無限利用蒲牢和鯨的仇恨,它們之間的疙瘩也越系越緊,這種方法,如今到處都在用。

蒲牢甩了甩腳,拍了拍胸脯,一副被嚇壞了的模樣,走到了桌前坐了下來,和眾人一一打過招呼,得知要去人間降妖,也沒啥意見。

正介紹間,第五個龍子回來了。


五子狻猊,音同酸泥。

狻猊生有一副威嚴的氣場,走起路來虎虎生風,高大威武,但是有一個同樣的毛病,不看腳下,不過這傢伙運氣好,沒踩到坑邊,而是踩到了坑裡,一腳踩下去身子一矮,狻猊頓時感覺有點異樣,一低頭,嗯?腳下有個大坑,幾步外還有一個。

「大哥和三哥都回來了?」狻猊往餐桌方向看去,自然看到了在坐的眾人,眉頭頓時一皺,彎腰撿起了一塊碎玉,執在手裡向大哥問道:「老大,你怎麼回事! 潘安的科舉路 ?老爸辛辛苦苦弄這麼多好東西,全都讓你糟蹋了!」


囚牛當即一拍桌子!咔吧!

剛才自己拍的那塊掉了嘛,要拍響自然要拍沒碎的地方,然後……

「你怎麼跟你大哥說話呢!不就踩碎幾塊磚嘛,我那是要跟老爸請安,不比你強嗎,還有沒有點禮數尊卑!」

看樣子狻猊和老大一直不和,狻猊見狀,頓時怒從心頭起,但是也說不出什麼,只好憤恨的哼了一聲,然後將手中的碎塊猛地向地上一摔。

啪!咔吧!

老龍王的臉上無悲無喜,沉默了半晌,老龍王擠出一絲微笑,對眾人道:「沒事,沒事,習慣就好,唉!~~~習慣就好!」

楚河快速的搜索著關於這個狻猊的傳說。

傳說狻猊其形如獅子,喜煙好坐,龍子們總是有些獨特的喜好,這讓小靈也很是費解。正因為狻猊喜煙好坐,所以形象一般出現在香爐之上,隨著香煙慢慢升起吞雲吐霧,看來狻猊的煙癮真的好大啊。古書中有記載狻猊是與獅子同類能食虎豹的猛獸,威懾之力同於百獸之王。常常出現在中國宮殿建築,佛教佛像周圍的瓷器銅器香爐上。

在古時候,各路諸侯常常為了爭奪領土擴大勢力而互相征討,完全忽略黎明百姓的疾苦,常年征戰使得百姓流離失所,生靈塗炭。百姓怨聲載道,天天祈求老天能夠結束戰爭還天下太平,能夠過上安穩的日子。也許是人們的祈求感動上天,一日,戰場上突然出現了一支奇怪的軍隊,他們身披金色戰甲,手持神兵利器,驍勇善戰,他們軍隊的首領乘坐著一種像獅子的異獸,這異獸就是狻猊。這一強悍的軍隊一出現,馳騁沙場,無人可敵。異獸狻猊所到之處,人馬皆驚,不戰而退。


經過這隻奇軍的戰鬥,各路諸侯接連敗退,終於各路諸侯被這支軍隊所打敗,再未出一兵一卒,這支軍隊平息了這場戰火。威脅各諸侯簽訂休戰條約,若有違者,必伐之。戰火平息,百姓們又過上了安定的生活。人們稱這支奇軍為狻猊軍。

不過今天在龍宮,楚河可沒見到什麼喜煙好坐的神獸,而是一個兄弟整天打嘴仗,脾氣同樣火爆的龍之子,楚河開始有點擔心,這九個奇葩要是聚齊了,會不會不用再去打什麼異源了,就直接導致世界末日了? 不過這些龍子,現在看起來雖然氣度各個不凡,不過還沒看到真本事,所以楚河也不明白他們底子究竟有多深,雖然他們的家庭喜劇非常好笑,尤其是老龍王似乎對這九個兒子一個比一個無奈,但是依照召喚難度來看,這幾個貨絕不簡單,連混世四猴都能被變現點請動,但是這些貨卻要自己親自來請,分量絕對不小。

正思索間,第六個兒子回來了。

六子贔屓,音同幣戲,又名霸下,此人生的矮胖,雙手負於背後,從他出現在門口,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楚河等人則是如痴如醉的看著他,從邁出這一步到下一步,至少要二十秒的時間,實在是慢的有點讓人抓狂了。

二子睚眥對老龍王說:「我們剛才回來的時候,都看到他了,我要背他進來,他不肯,他嫌我慢,我還是用法術送了他好大一截到門口才回來的。」

「這倒是稀奇,二十天前他就給我說要去陸地上辦點事,沒想到一打電話回來的這麼快。」老龍王捋著鬍鬚,一副滿意的表情點點頭。

囚牛喝了一口酒說道:「嗯,他是要去辦事來著,他剛出龍宮口不到兩千米,你就給他打電話了,我還用法力送了他一段呢。」

楚河不禁一陣惡寒,敢情這傢伙二十天走了兩千米? 地上的新娘

相傳,在上古時代,贔屓與龍族的其他「動物」一樣,到處興風作浪,經常馱著三山五嶽,在江河湖海興風作浪,搞得洪水四溢,民不聊生。後來大禹率領民眾治水時,終於施法制服了贔屓。它為大禹的精神所感動,表示願意棄暗投明,服從大禹指揮,投身治水大業,為治水作貢獻。

於是,大禹命贔屓為治水先鋒。

贔屓領受大禹賦予的治水任務后,憑藉自身優勢,四處查探水情,為治水大軍逢山開路、過河搭橋,遍疏河道,造福於民,立下汗馬功勞。

治水成功后,深謀遠慮的大禹想到贔屓既然為龍族,或恐本性難移,更擔心它又四處撒野,降洪災於人間。經考慮再三,大禹終於根據贔屓喜歡負重的特點,作出一個常人難以理解的決定——搬來頂天立地的特大無字碑,叫贔屓將其馱在背上。

贔屓大惑不解:「禹王,您為何讓我馱一塊無字碑?」

大禹答:「尊敬的贔屓,你治水的功勞太大、業績太多,石碑刻記不下,所以還是不刻為妙,因為世人只要見到這無字碑,就會想起你那無法用碑文記載的卓著功勞。你若負其在背,無論走到何處,人們都會知道你是大名鼎鼎的治水英雄。」

贔屓聽完,趕緊將無字碑馱起,大禹施法將其固定好。此後贔屓終日馱著沉重的無字碑,吃力地昂頭前行,從此,再無興風作浪之虞。

贔屓背著這塊無字石碑,如同一名忠誠的衛士,一直慈悲為懷,為民祈福,無怨無悔地守護著這方美麗的凈土。

晴川閣禹稷行宮是紀念大禹等先賢的勝跡,故立贔屓碑。此碑出土后,重立於晴川閣景區內,遊客到此,往往從頭到尾撫摸贔屓,並虔誠許願,期望幸福美好的未來。

不過楚河對於這位贔屓,實在是不敢恭維,這傢伙要是施法的還行,這要是和人爭鬥起來,恐怕能活活把敵人笑死吧。

贔屓一共走出了沒五步,身後便又進來一人,長得高大英俊,和贔屓形成了鮮明的對比,正是七子,狴犴。

狴犴,音同必岸,最是公正。

狴犴一看贔屓在前面走的這麼慢,頓時伸手架住了贔屓,然後架著他往餐桌方向走,幾乎餐桌上所有人除了楚河幾人和孫悟空沒有動,其他人都站了起來。

然後就聽到,咔咔咔咔咔……

狴犴加上贔屓的重量之後,兩人每走一步,都會踩碎腳下的所有白玉磚,楚河只看見老龍王的眼淚在眼眶裡來回的打轉,眼中噴出了憤怒而無奈的火焰。

兩人不多時便走到了桌子前坐了下來,對老龍王說:「六哥肯定會包賠損失的。」

楚河幾人想笑又沒敢笑,眾人便又都坐下講話了。

關於狴犴的傳說,也有一典故。

相傳,古代有個看管牢獄的人叫犴裔。犴裔對待犯人十分和善,是打心底里想讓犯人變好,每天都給犯人講解出獄后如何做一個好人,因此許多貪官很妒忌他,想找機會殺他。(這裡小編沒懂,為啥對待犯人好,貪官就得殺他,難道是陣營天生對立?)

傳說啊,當時的皇帝趙構是個迷信的人,光宮裡就養了七八個道士為他作法。其中皇帝最寵信的一名道士叫封咒的被奸臣所收買。有一次,封咒用龜甲占卜時,忽然大驚失色,龜甲掉在地上摔成了兩半。皇帝問他怎麼了。他一開始假意支吾著不敢說,然後在皇帝不耐煩之際,他才開始了他的表演,「臣在占卜時,隱約瞧見六個字」、「犴裔乃是瘟神」(這也太直接了)皇帝聽后大驚失色,立刻下旨,讓奸臣秦檜處理此事,秦檜得知大喜,偷偷賞賜了封咒。

秦檜領旨后立馬派人抓住犴裔,準備正午問斬。

在犴裔被押赴刑場途中,街道兩旁的百姓都為其鳴不平。犴裔被押到刑場時,他對著天喊到:「想我犴裔一生為國為民,哪兒作過對不起陛下的事。陛下您斬了我不要緊,但您千萬不要再相信那道士的讒言了,否則大宋江山不保,黎民百姓遭殃呀!」接著,他又對那些奸臣說:「你們這些衣冠禽獸,害死了人都不知悔改,我犴裔就算化成走獸也要找你們報仇雪恨。」說完便被斬首了。當時在場的百姓們放聲大哭。

就在這時,天空中突然電閃雷鳴,一頭怪獸出現在雲頭。只見他麟頭豸尾西龍翼,足踏祥雲照九州。這頭怪獸用一陣龍捲風把道士和姦臣們都卷上了天,又摔在山頭。山頭立刻裂開一條縫隙,把他們全部封在裡面了。 狴犴兩人坐下之後,門外進來了第八個人,正是老八負屓。

負屓,音同,負細。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