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她索性不阻止龍司昊,他抱她去梳洗,她就讓他抱,任由他伺候她洗漱。

當他溫柔的為她洗臉,梳頭,換衣服時,她不禁想到了五年前他們在一起時幸福快樂的一幕幕。

眼眶忍不住一紅,差一點淚水就涌落下來了。

龍司昊替她穿好衣服,準備彎下腰抱她下樓去用餐時,她便阻止了他,「我自己會走。」

話落,她便忍著某處的疼痛,緊皺眉,緊咬著下唇,一步一步的往卧室外走。

每走一步,她就痛的抽氣。


她捏緊了纖細的雙手,恨不得把「罪魁禍首」龍司昊掐死。

龍司昊就走在她身側,見她走的呲牙咧嘴的似乎很痛苦,他英挺的俊眉深蹙,還是沒能忍住,闊步上前,一把將她橫抱了起來。

見狀,黎曉曼掄起粉拳無力的捶打著他,「放我下來。。」

龍司昊無視她的捶打,抱著她往卧室外走去,斂緊的狹眸目光深沉的睨著她,「不是連路都走不了嗎?還有力氣動手,說明你剛剛是裝的,目的是……」

說到這,他薄唇附至她耳後,聲音低沉沙啞,「想我抱你。」

「龍司昊……」聞言,黎曉曼眯緊了水眸,目光嗔怒的睨著他,磨了磨牙,恨不得一口咬死他。

她瞪著他說道:「鬼才想你抱。」

龍司昊斂眸,深睨了她一眼,薄唇彎起,「說話中氣十足,看來你已經休息好了,一會繼續。」

聽到他的話,黎曉曼捏緊了纖細的雙手,緊閉著嘴巴,再也不出聲。

和他耍混蛋,她耍不過他,她不像他,什麼話都能說的出來。

樓下豪華餐廳里,長餐桌上擺滿了各種精美可口的菜式,中西都有。

季雨晴已經坐在了長餐桌前,當她見到龍司昊抱著黎曉曼出現時,她微蹙了下眉,隨即便站起了身,「龍先生,黎小姐。」

聽到季雨晴的聲音, 都市夜戰魔法少男


能住在這裡的,對龍司昊來說,是意義非凡的人吧!

一想到這,她的胸腔內就騰的竄出了一團怒火,他既然都已經有別的女人了,為什麼還要讓她給他生孩子?

這兩天被龍司昊強行滾床單的怒氣再加上見到季雨晴后的怒氣,令她胸腔內的那團怒火越燒越旺。

在龍司昊將她抱到座椅上后,她不顧某處的疼痛,倏爾站起了身,伸手端起長餐桌上的菜就潑到了龍司昊的身上。

這些菜都是剛剛做好的,還冒著熱氣,潑到身上,自然有些燙人。

胸膛被潑到的龍司昊只是微微蹙了下眉,斂緊的狹眸緊緊的睨著她,目光深沉的令人捉摸不透,薄唇緊抿,卻沒有出聲。

「黎小姐……」未施粉黛,一身淡黃色套裙的季雨晴驚呼一聲,雙眸不敢置信的睨了眼黎曉曼,又擔憂的睨向了龍司昊。

而在餐廳里伺候著的女傭見狀,也是一臉驚訝的看向黎曉曼。

黎曉曼清澈的水眸眯起,目光淡漠且隱含怒氣的睨了眼龍司昊,便又端起長餐桌上的另一盤菜潑到龍司昊的身上。

眼見黎曉曼將長餐桌上的菜潑到龍司昊的身上,季雨晴的心揪了起來,擔憂的睨著既不避開也不阻止的龍司昊。

當見到黎曉曼將一碗熱氣騰騰的湯端起潑向龍司昊時,她神色一晃,驚喊道:「黎小姐,不要……」

話落,她撲向了龍司昊,擋在他的身前。

黎曉曼見季雨晴撲了過來,收手已經來不及了,整碗滾燙都潑向了季雨晴。

而千鈞一髮之際,龍司昊一把將季雨晴他懷裡,修長結實的雙臂圈住她的身子一個轉身,背向著黎曉曼,而黎曉曼潑出的那碗湯便潑到了龍司昊的背上,被他護在懷裡的季雨晴一點事都沒有。

黎曉曼見龍司昊緊緊抱著季雨晴護她在懷裡,而他自己卻被燙傷。

她怔怔的睨著眼前的一幕,溢滿痛楚的澄澈眸子中氤氳起了一層水霧,手裡端著的那個湯碗也頓時滑落到了地上。

只聽「砰」的一聲響,湯碗摔的粉碎,而她本就破碎的心也隨之粉碎不堪了。

這是她第一次見龍司昊這麼護著除了她以外的女人。

想起他走到哪都帶著季雨晴,想起剛剛他緊緊護著季雨晴的那一幕,她眸底的淚水就抑制不住的滑落出來,心痛的快要窒息。

聽到湯碗摔碎的聲音,龍司昊放開了季雨晴,便立即轉過了身。

當對上黎曉曼那雙盈滿淚水的眸子后,他的心頭一顫,斂緊了狹眸,下意識的走前。

黎曉曼見狀則是退後一步,蹲下身撿起地上摔碎的碗片,咬緊了牙,沒有一絲的猶豫,在龍司昊來不及阻止的情況下,用盡全力划向的她的手腕,鮮紅的血泊泊而出,染紅了她白皙雪嫩的手。

見狀,龍司昊目光一沉,幽深的眸底閃過一抹慌色和心痛,俊美的臉上蒙上陰霾,大手捏緊,沉聲道:「曉曉,你想做什麼?」

儘管他的語氣很平穩,可還是泄露了他的緊張和擔憂心痛。 但是現在黎曉曼手裡的碎片,鋒利的一端還擱在她的手腕上,他不敢貿然上前,害怕她會做傻事。

她這樣傷害她自己,比她傷害他,還要令他心痛。

他盡量的讓他自己表現的很冷靜,盡量的不刺激她做出過激的舉動來。

黎曉曼抬眸,淚光盈盈的睨著龍司昊,語氣堅決,「龍司昊,放我離開,否則,我就死給你看。」

龍司昊斂緊了狹眸,目光銳利的睨著她,俊美的臉上盡量保持著冷靜,沉聲道:「曉曉,你威脅不了我,你不會這樣做,你還有女兒,你捨得她嗎?」

他嘴上說黎曉曼威脅不了他,但他捏緊的雙手發顫,再一次泄露了他的緊張,擔憂和害怕。

黎曉曼勾了下唇角,眸中淚如雨下,語帶決絕,「龍司昊,我寧願死,也不會再呆在這裡繼續受|辱。」

之前沒有龍司昊護著季雨晴的那一幕,所以她即使是被龍司昊強行滾床單了,她也沒想要做出這麼過激的舉動來。

但是現在,她覺得龍司昊既然這麼在乎別的女人,還把她困在這裡強行和她發生關|系,就是在侮|辱她,凌|辱她。

她的性子比較烈,接受不了被凌|辱,接受不了龍司昊把她當成是泄|欲的工具。

她寧願死,也不會再讓龍司昊碰她。

她更無法接受他的身邊有除了她以外的女人。

龍司昊見黎曉曼被淚水打濕的清麗臉上帶著決絕的表情,他倏爾目光一寒,也彎下腰撿起了一塊碎片,鋒利的一端划向了他自己的手腕,泊泊流出的鮮血很快便染紅了他的手。

他赤紅的狹眸盯緊了她,「曉曉,既然生不能同衾那就死同穴,你要死是嗎?我陪你,聽好了,我龍司昊寧願跟你一起死,也不會放你離開,你別想離開我,死都不能。」

黎曉曼悲絕的目光落在了他的手腕上,見他的手腕處也被鮮紅的血染紅,儘管那麼氣他,被他傷的那麼重,她卻還是不忍心看著他死。

她水眸中淚水簌簌而冷落,小手一松,手裡染血的碎片也滑落到了地上,閉上雙眸,她帶著哭腔說道:「龍司昊,你贏了,你贏了……」

龍司昊見她鬆開了碎瓷片,心裡這才鬆了一口氣,害怕她再撿起碎瓷片傷害她自己,他幕地快速的衝到她身前,將她緊緊擁住,目光深沉的睨著她,低吼道:「黎曉曼,你以後如果再敢做這種傻事,我就把你綁起來,讓你徹底的失去自由。」

話落,他立即將她橫抱起來,邊步伐極快的往樓上他們的卧室走去,邊吩咐讓醫生來別墅。

回到卧室,他將黎曉曼平放到圓形大床|上后,便急忙去把藥箱拿出來,先為她止血。

還好的是她的傷口雖長但並不深。

醫生趕來別墅后, 炮灰嬌妻要轉正 ,完全被他忽視了,他一顆心都拴在了黎曉曼的身上。

待見醫生為黎曉曼包紮好后,他問了醫生需要注意哪些,確定她的傷口不深不會留疤才放心。

原本別墅里有學過護理的季雨晴在,一般的割傷對她來說是小意思,她就可以搞定,根本不需要叫醫生來,但是龍司昊不放心,更不想讓季雨晴去為黎曉曼包紮,經過剛剛的事,他隱隱察覺到了,黎曉曼非常的介意季雨晴的存在,否則,她也不會做出那麼過激的舉動。

從這一點可以證明,她並不是一點都不在乎他。

醫生離開后,龍司昊便坐在黎曉曼的身旁,心疼的目光落在了她包紮好的手腕上,蹙眉問:「覺得怎麼樣?還疼嗎?」

話落,他正欲去拿起她的手,這才想起他的手也受傷了,纏在手腕上的紗布已經被鮮血侵紅了,傷口處傳來的疼痛令他蹙了下眉。

剛剛的他在緊張和擔憂中,因此忽略了他自己身上的傷帶給他的疼痛,此時黎曉曼沒事了,他放下心來,這才感覺到了不止是手腕上傳來疼痛,胸前和背部也傳來了火燒一般火辣辣的疼。

見自己的衣服都髒了,他狹眸目光深沉的睨向黎曉曼,薄唇輕抿,聲音低沉清潤,「我先去洗個澡,你先躺一會,等我出來再去給你做吃的。」

聽到他的話,一直沒有出聲的黎曉曼抬眸睨向了他,光落在了他的胸膛上。

他身上穿著的白色真絲襯衫解開了上面三顆紐扣,露出了健碩的胸膛。

但此刻,他原本白皙的胸膛卻是暗紅一片,非常的刺目驚心。

她心一顫,目光落在了他的手腕上,見他手腕上纏著的紗布已經被鮮紅的血侵紅,她眼眶微紅,澄澈的眸底劃過一抹心疼。

龍司昊見她的目光一直落在他的身上,他微微蹙眉,丟下一句「我去洗澡了」便進入了浴室。

黎曉曼在他進入浴室后,秀眉緊緊蹙起,掙扎猶豫了一會,才慢慢下了床,忍著身體的不適進入了浴室去。

一進去,她就聽到了龍司昊壓抑的悶哼聲。

他剛好脫了襯衫,正背對著她。

黎曉曼一抬眸便見到他原本白皙的背也是暗紅一片,已經脫皮了,如果處理的不好,會留下痕迹。

睨著他被燙傷的背,黎曉曼雙中的淚水瞬間便涌落了下來。

剛剛她因為太過氣憤,端起什麼都往他身上潑,卻沒想到他會被燙的這麼嚴重。

淚水簌簌而落,她睨著他哭喊道:「龍司昊,你就是個不折不扣的大混蛋,你永遠都比我狠,你用傷害你自己來贏我,你不心疼你自己,不愛惜你自己,我幹嘛要心疼你?」

聽到身後黎曉曼的哭喊,龍司昊的身體一僵,隨即便轉過了身,當見到她已是淚如雨下時,他俊眉深蹙,眸底劃過濃濃的心疼。

他淡淡抿唇,聲音低沉,「我是混蛋,我是活該,所以我沒打算治好它,就讓它留疤好了。」

他轉過身來,黎曉曼的目光又落到了他的胸膛上,那觸目驚心的紅與周邊白皙的肌膚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她緊咬著下唇,盈淚的眸子心疼的睨了他一會便出了浴室,隨即忍著身體的不適走出了卧室,卻見季雨晴正站在卧室外。

季雨晴見到黎曉曼,便上前睨著她問:「黎小姐,怎麼樣?沒事了吧?龍先生他……」

沒有問出來,季雨晴將手上治療燙傷和殺菌的葯以及紗布遞給了黎曉曼,並告訴她要怎麼做,注意些什麼,才轉身離開。

黎曉曼睨著她的背影,出聲叫住了她。

「等等,你還是自己幫他……」

季雨晴沒有等她說完,便轉身睨著她,語氣溫和,「黎小姐,龍先生不會讓我替他上藥包紮的。」

頓了下,她又抬眸睨著黎曉曼說道:「黎小姐,龍先生很在乎你,請你不要再以死逼他放你離開。」

「龍先生?」聽到季雨晴對龍司昊的稱呼,黎曉曼深呼吸了下,才鼓起勇氣問:「你們……是什麼關係?」

季雨晴睨著她抿唇溫和一笑,「黎小姐,我和龍先生不是你想的那層關係,龍先生於我而言是恩人,還有,我只是暫時住在這裡,很快我就會離開了,黎小姐,你千萬不要因為我誤會了龍先生。」

睨著黎曉曼說完,季雨晴沒再多說,便轉身離開了。

恩人?

因為季雨晴的話,黎曉曼陷入了片刻的深思中,在卧室外站了一會,她才拿著葯返回。


龍司昊已經洗好出來了,正在穿衣服。

見狀,黎曉曼一步一步的走到他的身前,將手裡的葯遞給他。

而龍司昊睨了一眼,並沒有接過,扣上襯衫的扣子后,說了一句去給她做吃的,便轉身往卧室外走。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