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通!”陳曹跳進了溪水中,冰冷的溪水一侵入皮膚,讓陳曹有了一陣舒適感,四周清醒的空氣,讓陳曹有了一種強烈的舒適感,全身的每個細胞都像從新煥發了一般。

“不行,我不能太舒服的,一太舒服,會出問題的!陳曹想到這裏,從水中跳了出來,卻聽到四周傳來了一陣刀劈樹木的聲音,他只是將衣服一抄,褲子一套,已經殘破的迷彩服就穿在了身上。

拿刀劈樹木的聲音,並未因爲陳曹的動作而停下來,相反卻越劈砍的越有力。

陳曹緩緩的沿途走了過去,他倒要看看,是誰這麼努力,這個時候,應該是訓練時間,他竟然可以在這裏單獨訓練。

其實,這就在這條溪流的不遠處的密林中,一個身影,瞬間而至,刀光火石之間,十餘米的書都顯現出了一道道細窄的刀痕,在喘息之間,那個身影又回身,揮舞着刀又斬了一圈,同樣的部位,雖然常人難以看出,但是陳曹眼力異於常人,又經過一年來的戰鬥經驗,他看的出來,這傢伙的刀在每次抽回,都砍在同一個地方,刀法之快,力道之準確,讓習武之人由衷的讚歎。


“好刀法!”陳曹忍不住說道。

那個身影問得這個身影,緩緩的收刀,回頭來,望見了陳曹,並未有太多的驚訝,而是淡淡地說道:“陳曹,你回來了!”

“你··郭千雙,郭教官!”陳曹沒有想到,竟然會在這裏見到郭千雙。


“是我,看來,這一年來,你的軍師素質進步不少,你到了我身邊十米處,我才發現你!”郭千雙提了提刀鞘。

陳曹笑了一下,說道:“看來,我沒喲想到,郭教官也有絕技,只是想不到,你的絕技竟然是這麼有力道的刀法!”

郭千雙舉起了手掌寬的刀鞘,絲毫沒有笑意:“就因爲我是女的,難道就不能練這個力道活!”

“不,不,我不是這個意思!”陳曹想解釋,但是,始終沒有說出口,解釋就是掩飾,他說那個意思不就是因爲郭千雙是個女流之輩,不相信他會練這種沉重的刀法麼。

“算了,我沒有時間在這裏跟你胡扯!”郭千雙秀眉微微的皺起,他打量着這陳曹,臉上突然浮現出絲絲笑意。

情網 ,那是一種壓迫的氣場,看來,他還是小看了這個曾經被自己用擒拿術壓在身下的助理教官。

果然,郭千雙狡黠一笑的同時,手一抖,刀身立即離鞘而去。

“聽說你在武功方面已經盡得段教官真傳,我想看看你有他幾分顏色!”說完,刀光一閃,電光火石間向陳曹飛去。

“我X,不是吧,真是女人心海底針,早知道就不過來了,說幹就幹上了!”陳曹念頭一閃,渾身一轉,別離雙刃就拿在了手上,成了交叉型將郭千雙劈過來的刀微微一挑,就擡開了來。

只是手臂發麻,感覺這刀有力劈華山的氣勢,作爲一個女子,竟然使刀了這種地步,真是不得了,何況還是這麼美的女人。

陳曹將匕首在手中轉了一圈,蓄勢待發,他可不想久戰,郭千雙雙目有神,眉心久凝而不散,脣紅齒白,按照王虎剩交給自己的說法,那就是處子之身,而現在,她正值豆菀年華,氣力必定延綿不絕。


果然,郭千雙在陳曹借力打力的招架下,架開了自己的全力一擊,叫了一聲好,氣勢一沉,將刀揮在手中,猶如輕燕一般,比起陳曹運用輕便的匕首,竟然毫不遜色,她連續攻擊,朝陳曹每個關節處襲來,完全是卯足了十成的勁道。


陳曹將一雙匕首揮舞的密不透風,見到郭千雙延綿不絕的攻擊,一時戰的興起,也顧不得了,眼見郭千雙刀光一到,雙臂猶如大鵬展翅,頓時破綻打開,郭千雙瞧見,哪裏肯放過這個機會,猛力的變換刀勢,想陳曹腹部砍來。

“看來魚兒上當了!”陳曹心中一喜,揮舞手中匕首,將郭千雙的刀一絞,另一隻匕首已經到了郭千雙的脖子前一公分處。

鏗,陳曹繼續借力打力,將郭千雙的刀絞上了空中,插在了地上。

“我輸了,看來!”郭千雙眼神坦然,英氣逼人,絲毫沒有因爲比武而輸掉了氣勢。

“呵呵,其實郭教官你已經不錯了!我這是在冒險,要是沒有擋住你的刀勢,我肯定被你攔腰斬斷!”陳曹笑道,能跟高手交流,心情不錯。

“不,你看出了我的破綻了是嗎!”說道破綻,郭千雙眼中有了一些落寞,喃喃自語道:“我是一個女的,永遠也達不到家族的榮譽了!”

陳曹安慰道:“你已經很努力了,現今戰場上,已經不是大刀的冷兵器時代了!”

郭千雙擡起頭,眼神閃光:“這好像是我作爲教官和你這個學生說的吧!”

“呃!好像是的!”陳曹發現自己多嘴了,論起戰備只是,郭千雙這個助理教官,肯定比自己要知道的多,她竟然知道,還這麼努力的練習這種衝鋒戰術的刀法,肯定有自己的理由。

兩人一時之間,陷入了沉默。

“陳曹,你知道戰場衝擊站麼,簡單的說,就是戰場衝鋒!”郭千雙默默的走了過去,拔下了插在土壤中的刀,說道。

“嗯,這個知道的,這是最基本的戰術!”陳曹如實的回答道。

郭千雙由衷的說道:“其實,有些最基本的戰術,只要練到化境,也是一種絕學!而這種戰術,是我一直研究的課題,你想想看,0611出去的,都是日後要作爲軍隊指揮官的,其實那些精要單兵戰術,都是假的,戰場並不是一個人的戰場,而是一個整體,當你發起集團衝鋒的時候,與敵人短兵相接,需要的是什麼,而當敵人衝鋒到你面前,當所有武器和技術設備都失去優勢的時候,需要的是什麼?”

“徒手搏鬥,那麼到最後,刀已經成爲了最重要的武器!”陳曹突然明白了郭千雙的用意。

郭千雙突然自嘲的笑了笑:“不過,我不研究這個,我依然想把它當做單兵訓練技巧發展,而我要突破這個課題的先提條件就是,我必須達到讓校委會信服的標準,只是你看到了,剛剛我的表現,這已經是我訓練的瓶頸,我已經26歲了!” “26歲,一個女人26歲了,意味着什麼!”陳曹在低頭沉思,他明白郭千雙口中的年齡數字意味着什麼,她的年齡已經到了這個訓練課題的極限,她將永遠無法通過校委會的課題選拔。

陳曹看出了郭千雙流露於表的遺憾之色,突然想到了一個人,說道:“即使這樣,你的訓練課題也適合絕大部分人,巨熊不是一個很好的人選嗎,他無論從速度,力量,勇猛來說,都是一個不錯的人選!”

“他的靈敏度不夠!”郭千雙走到一棵大樹前,摸着被刀劃過的痕跡:“我不是沒想過,可是,他雖然很刻苦的在練習,但是能力已經到了極限,再過幾年,他也會和我一樣,永遠無法前進!”

接着,她又轉口說道:“陳曹,其實,不用說,我也知道,你是天生的戰士,0611出去的,只要能留在部隊,都會向指揮型發展,而你,是天生的單兵訓練精英,雖然,我的課題被排除你的訓練計劃之外!”郭千雙望着陳曹,眼神閃動,滿是期待。

“你不虧是作戰參謀出生,郭教官!”陳曹微微一笑,跟着令狐若慕學的心理學可不是白學的,他一眼就看出了郭千雙的意圖。

“對於你來說,多掌握一項技能並不是一件什麼壞事!”郭千雙笑道。

“也虧辛苦你在這裏等我,爲我唱了這麼一出!”陳曹將匕首插進了腰間皮帶的刀鞘中,點了點頭,對於一個癡迷軍事的教官,一個爲了夢想努力的女人,這樣的請求,他還能拒絕嗎。

武照諸天 ,並沒有什麼錯!”郭千雙將刀拋給了陳曹:“我將刀法口訣交給你,我知道,你的時間並不多,只有這一個下午的時間,不然就會被發現,未經校委會私自授課,校長肯定會吃撕了我的”


“那還等什麼!來吧!”陳曹接過刀說道。

當陳曹回到小木房子的時候,明月已經升上了天空,可是陳曹並沒有要想回去木房子的意思,而是轉身去了那個小土坡,那力埋葬着一個英雄,自己這兩年來,唯一的朋友。

陳曹手裏提着一隻燒雞,上到山坡的時候,他發現,在黑魁的墓碑之前,已經坐着一個人,這個人,他實在太熟悉。

是一年來,對自己綜合素質全面提高,把握自己訓練總體節奏的總教官,段天涯!

他應該算是自己的師傅,可是,陳曹卻始終沒有叫出“師傅”兩個字。

Wшw ⊕Tтkд n ⊕¢O

段天涯靜靜的站在“黑魁”的墳邊,望着那塊木塊寫着的墓誌銘,上面的血跡已然乾枯,那是陳曹一年前寫下的,現在已經模糊不清。

陳曹沒有直接和段天涯打招呼,而是靜靜的走到墓碑前,輕輕的將燒雞放在了墳堆前,並沒有說話。

晚風輕吹,伴着樹葉的鄉土氣息。

陳曹聞着這寧靜的樹林氣息:“我早應該想到你會來的!”

段天涯一如既往的沒有過多的廢話,而是望着對面的墓誌銘,對着陳曹說道:“匕首呢!”

陳曹沒有猶豫。從腰間抽出了帶有“離”字的匕首拋了過去。

段天涯接過匕首,手腕一翻,即刻之間,已經在那塊木頭的墓誌銘飛速的雕刻起來,不多時,在鋒利的匕首雕琢下,木頭已經被刻上了端端正正的小篆。

雕刻完成之後,望着墓誌銘,段天涯摸着匕首上的字,對着陳曹說道:“我一直都是一個無神論者,不知道是不是人之將死,迷信的很,天意吧!”

“這次是什麼任務!”陳曹發現這次段天涯和自己見面,比起以前有不同的情感。

段天涯望着天上的明月,閉口不語。

陳曹心智早已在令狐若慕的培育和自己多長戰鬥訓練考驗下,已經變的沉靜,只是靜靜的站在段天涯旁邊。

段天涯點上了支菸,緩緩的說道:“郭千雙交給你的刀法口訣記熟悉了嗎?”

陳曹眼神波瀾不驚,因爲從他開始答應郭千雙學習刀法口訣開始,就沒有打算隱瞞段天涯,在0611沒有任何東西,能隱瞞眼前這個爲共和國奮鬥了一輩子的英雄。

“我想,很快就會派上用場了!”段天涯抽了一口香菸,接着說道:“我們有一支小隊在執行特殊任務時,被困在了戰場上,已經距離上次聯繫時間有一個月了,他們這次是去完成非常重要的任務,身上的祕密直接影響到國家利益,所以,我要你去找到他們,並帶他們回到大辰····”段天涯說道這裏的時候,狠狠的抽了一口煙,然後緩緩的吐出,顯然言之未盡。

“如果帶不出呢?”陳曹望着段天涯說道。

“就地槍決!”段天涯似乎說出了一個不願意說的話題,狠狠的抽着煙,直到最後猛烈咳嗽起來,還在抽。

雖然內心早已經有準備,陳曹還是微微一愣,不過,他很快冷靜下來,挺直了胸膛,對着段天涯說道:“我明白,保證完成任務!”

在任務面前,陳曹從來只有服從,特別是對於段天涯下達的任務。

段天涯走了過去,將匕首送了過去給陳曹,說道:“一定要完成任務,計劃明天我會在飛機上跟你通報!”說完,慢慢的一邊撕心裂肺的咳嗽,一邊轉身消失在夜幕中。

在令狐若慕的山洞躺着接受心理治療,已經是幾天之後了,這幾天,他的幾個主教官們,幾乎都在忙着陳曹的這次任務,現在,別人看來,他們都像是陳曹身邊無怨無悔的勤務官。

他承載了他們太多的希望,而這次任務將去一個兇險無比的戰場——奧得魯,他們必須要爲自己的學生做上充足的準備。

奧得魯,一個瘋狂的宗教主義國家,這個國家,幾百年來,基本上處於戰火之中,在這個只有數千萬的人口中,有幾百個武裝組織,彼此牽制着,按道理來說,這些烏合之衆,應該很快被外來勢力所打垮。

但是,歷史證明,這個國家雖然在數百年來,被多次外來勢力侵略,卻從來沒有真正的征服過,連以前的世界強國,科科拉共和國派動數十萬軍隊,都在最後被打的支離破碎。

這不單單是他們擁有豐富的黃金和能源。

而是這些武裝組織,除了擁有超強的機動能力和游擊戰術能力外,他們最重要的一點,瘋狂的信仰,一個人不能沒有信仰,他們的信仰是他們的真神,而且,他們只信奉一個真神,一旦國家受到侵略,這幾百個組織就像鬧內訌的兄弟一樣,很快的團結起來一致對外,直到打退敵人之後,才又開始掐架。

不能不說明的是,他們內訌之間,頂多是用用輕武器,採取羣毆什麼的,但是對於外面的敵人,手段就令人毛骨悚然了,比如在幾十年前,對待科科拉共和國,人體**襲擊,游擊戰,半夜潛入對方軍營行刺不成,直接撩開袖子,就來同歸於盡的手段比比皆是,對待俘虜基本上就是一個死,而且死的慘不忍睹。

現今,陳曹必須一個人去奧得魯,一個正處於戰火紛飛的戰場,這個國家此時的今天,正在接受多國軍隊的攻擊,目的只有一個,掠奪他們的黃金和多種豐富的能源。

現在的奧得魯至少有一百多萬的部隊在廝殺,要想生存下來,並且全身而退,談何容易。

大辰共和國以從不干涉別國內政是舉世聞名,對外也一直是和平文明國家的象徵,但是文明並不代表不做戰鬥準備,組建0611特殊部隊,就是大辰共和國時刻不忘國防建設的最好象徵。

“這次他們的任務一定是非同尋常的任務,不然,不會有這麼如此重視!”陳曹雙手一捏,一搓之間,手中的紙片已經裂成了碎片,飄舞在空氣中,他暗暗的想到:“我一定要把他們全部帶出來,殘殺自己戰友的事情,我陳曹辦不到!”

現在,陳曹又一次的躺在了椅子上,由令狐若慕給他做着臨行前準備,她並沒有催眠陳曹,倒更像是對陳曹嘮嗑。

“老李說過了,這次去不能帶太多的武器,叫你一定要熟記他交給你的知識···老周說有事不來了,讓我提醒你,到了那邊,一定要記住自己的身份是一名組織的繼承人,不要輕易和別人動手·····老商讓我告訴你····。”令狐若慕還在沒完沒了,說着說着,自己的眼眶竟然紅了起來。

“我知道,我會隨即應變的!”陳曹只是淡淡的說道,心中卻感覺到好笑,這令狐老師,平時看她教解剖屍體的時候心橫手辣,淡定自若,進行心理課程的時候,千嬌百媚,現在看起來,怎麼和小女孩子一樣,唉,看來,我得小心爲妙啊,一不小心就得中招。

“還有··”令狐若慕面對這個傾盡權力教授的學生,似乎說的意猶未盡,平常任務雖然兇險,但無非是毒販之類的小任務,對於陳曹這種0611傾盡全力教授的超級精英來說,簡直是舉手之勞,這次任務來,可以說是陳曹執行的第一次大型非常規任務,而且是一個人在百萬軍中廝殺,教人如何不擔心,她畢竟是女人,女人都是感情比較豐富的。

“該死,我究竟是怎麼了呢!”令狐若慕努力的不讓在眼眶內打轉的淚水掉下來。

“好啦,時間到了!”陳曹已經聽見了外面的直升飛機的盤旋聲。

“奧得魯,我來了!” 段天涯坐在飛機上,偌大的機艙內,只有兩個人,飛機的轟鳴聲,不是敲打着耳膜。

陳曹正坐在對面,閉目養神着,直升飛機螺旋槳的馬達聲,並沒有打擾到他,雖然從直升飛機的窗戶中望去,下面的風景一覽無遺,但是他並沒有絲毫的情緒來欣賞。

“已經快要到目的地了!”段天涯從懷裏拿出了一份發黃的檔案袋,望着慢慢張開眼睛的陳曹說道:“現在是該讓你知道整個計劃的時候了!”

陳曹對於段天涯的話,他選擇了繼續保持沉默,對於他來說,在執行任務是,計劃之外,無關緊要的話,在他的腦海裏全部都會過濾掉。

段天涯從檔案袋裏抽出了一張照片,說道:“現在,我給你通報一下他們的基本情況!”段天涯說着,從檔案袋中,抽出了一張照片,第一張是一個帶着眼鏡,看起來斯斯文文,下巴尖細的男人。

段天涯指着照片說道:“這個人代號“天虎”是學校的少校級情報官,你的第一項任務就是營救他,生要見人,死要見屍!”

陳曹點了點頭,眼睛在那張照片上緩緩的掃描着,因爲情報組織,是0611的高度機密單位,所以裏面的人,他很少見到,必須加強記憶。

當他從照片上回過眼神,望着段天涯的時候,段天涯會意,從裏面抽出了兩張照片,面帶苦澀的說道:“我想這兩個人,你應該很熟悉了!”

陳曹將眼神放到照片上的時候,瞳孔就突然放大了,感覺心跳在加速,這兩個人,他實在太熟悉了。

周弘業與俞紅秀!

段天涯對於陳曹的表情觀察細微,良久之後,才以不帶任何感**彩的語調說道:“對於他們兩個,以同樣的標準對待!”

陳曹劇烈起伏的胸口中慢慢的平靜下來,依舊微微的點了點頭。

面對陳曹的表情,段天涯沒有任何安慰的語言,只是將照片放在手中微微一揉,照片立即就變成了粉末,對於一個即將變成現實的任務來說,說什麼也是枉然,接着,他又一次的與陳曹通報了具體細節,和進行程序。

······

共和國的直升飛機不能靠近戰場,不然,會被衛星定位到,再扣上一個擅自參戰的罪名,必定會被世界輿論的口水淹沒,所以,陳曹在一個叫做蜜蜜擼的小鎮下了飛機,這裏離奧得魯有差不多數千裏地。

而剛剛下飛機,早有一名穿着寬大的袖袍,在哪裏等着,無論從哪個方向看,他都不像一個職業軍人,因爲這名情報官看來很會僞裝,微禿的頭髮,挺着啤酒肚,看起來起碼有五十多歲,渾身的珠光寶氣,手指上的紅寶石戒指看起來差不多有鳥蛋那麼大,和顏悅色的,一笑還露出兩顆大金牙,見到上級派了這麼一位年輕的特種兵來執行這樣的特殊的任務,有些驚訝。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