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番調侃之言,讓許多人忍俊不禁,同時心中也震驚莫名,畢竟出手的可是半步帝境級的絕世高手,而葉楓卻能毫髮無傷,這武道肉身的錘鍊要達到怎樣的地步才能做到這般。

「葉兄不愧是葉兄,同齡中,我岳某也只佩服過你一人,」

岳沐風一臉神往的望著那在強敵環繞中還談笑風生的葉楓,心中喃喃自語。

「不過武王級修為,卻能有這般實力,實屬奇才,」

遠處的劍宗太上老祖眸有精光閃爍,旋又搖頭嘆道:「可惜此子殺了老夫的後輩,只能埋沒了這等天才人物,」

「老祖,這葉楓不過仗著特殊的血脈才擁有這等實力,怎值得老祖此般謬讚,」身後的何雲動不禁說道。

他深知自家這位老祖眼光甚高,何宇軒天生劍骨卻也不過只是得到老祖一句不錯的稱讚,而葉楓卻能被美譽為奇才,這位劍宗掌教卻是頗有不服。

劍宗太上冷哼一聲,道:「你小子懂個屁,強大血脈厲害,但也得有那本事駕馭,化作一庸才嘭的一聲就是個爆體而亡的下場,如那吞下赴死丹借來禁忌死氣的小傢伙,最後不就是神魂俱滅,死的不能再死的下場,」

「別看這葉姓少年只是武王級修為,老夫還未眼拙,卻能看出他的肉身錘鍊達到了武皇極致,只比帝境差了一籌,所料不錯,他修鍊的功法很不一般,但越是高深的功法,修鍊就越難,據老夫所知,這少年一年多前,還是個天賦未覺醒的小武者吧,」

「一年成武王,除了那些被天道眷顧的絕世之才,誰人能比,」

「還有他的真氣,赫然是混沌行屬,很可能是個生來就五行俱全的天縱大才,老夫只說他是奇才,也是因為再好的天賦和資質,只要修為還未入帝境,也就那麼一回事罷了,」

聽自家老祖說了這麼一通,何雲動眼中更是殺氣昂然,咬牙道:「這樣的人若不能為我劍宗所用,便只能去死,」

(好不容易憋出的一章啊,自從結婚後,媳婦規定每天必須11點前睡覺,不讓熬夜嘍,否則忘情肯定要多更一些,最近狀態著實還算不錯,而且每章分量也足,中秋將至,祝大家假期愉快,家庭和諧,身體健康,幸福美滿~) 魔仙宮的山門位於日月谷,為這一帶霸主級勢力,因此這片區域,也以日月谷來命名。

南荒的各大區域,除卻那聖域為首的道門之外,皆有霸主級勢力稱雄一方,其下則是諸多一流宗門與武道世家爭相輝映。

日月谷一帶,水月洞天,劉家,齊家,程家,都是一流勢力,其餘大大小小的宗門世家,皆不入流。

雲霄城劉家傳承數百年,算是頗有底蘊,有武帝老祖坐鎮,又有神通絕學傳承,十多位凝氣成罡級高手,兩位半步武帝。


若是這兩位半步武帝級的絕世高手能夠百尺竿頭更進一步,劉家便可一躍而成僅次於魔仙宮的一流大勢力。

然而葉楓卻憑藉不過武王級的修為,卻單槍匹馬殺入了府邸,無疑是一個巴掌甩在劉家的臉上,啪啪作響。

肉身武皇之極,真氣大圓滿,開啟戰龍血脈之後,葉楓硬抗兩位半步武帝,看似險象環生,實則並無性命之憂。

他傷不到這兩位半步武帝,但是對方想要傷到他,也頗為不易,再加上奪天造化功讓他真氣渾厚,恢復力驚人,長此以往下去,興許那兩位半步武帝力量耗盡,他還能夠生龍活虎一般。

只要實力相差不是太大,葉楓自信能夠與人比拼消耗,活活耗死對方。

相較而言,葉楓反而更擔心小龍那邊的情形。

初具龍威,六階巔峰,蛻變后的小龍,其實力全力展開,堪比半步武帝這一層次。

但它終究不像是葉楓這般擁有奪天造化功,龍力妖氣用去一分,便少一分,在十多位凝氣成罡級頂尖高手的車輪戰圍攻之下,一旦力量耗盡,便會有性命之憂。

這場廝殺持續了足有半個時辰后,葉楓在兩位半步武帝的前後夾擊之下,不知被轟飛了多少次,看似狂猛霸道的攻擊落在身上,他卻每次都幾近於毫髮無損的站起身來,拍拍塵土,雲淡清風的模樣,直讓劉家諸多高手氣得跳腳。

「媽的,這傢伙銅皮鐵骨不成,這都打不死,」

「他的肉身和真氣皆都修鍊到了極致,只是境界還處於武王級別,若是境界相當,兩位半步武帝只怕不是其對手,」

四周的人群小聲議論,經此一戰,葉楓的實力著實震撼了不少人,他日若是境界提升上來,帝境以下無敵手,絕非是一句空談。

另外一邊,劉家的十多位凝氣成罡級頂尖高手死傷了接近一半,但是小龍的力量也消耗的七七八八,被剩下七八位高手窮追猛打,落入了頹勢,岌岌可危。

按說以小龍的速度天賦,若要遁走,在場無人能阻,但它依舊不退分毫,拚死也要為葉楓牽制住這幾位高手。

劉家主心中恨極,族中有一件道寶,需要罡氣配合道力才能夠催動,武帝老祖不在,卻也留下了一部分道力儲存在幾塊靈玉之中,輔以秘法,便可催動鎮族道寶斬殺敵手。

這已經是劉家最後的底牌和手段,非萬不得已不願施展,但是此刻族中頂尖高手損失大半,他咬牙切齒,打算強行催動鎮族道寶,將葉楓一舉斬殺在此。

「家主不可,那葉楓背後有武聖級強者庇護,縱是催動了道寶,那武聖強者倘若插手,也無補於事啊,」有長老勸說道。

「難道就任由這個小畜生在我劉家之中逞威風不成,」劉家主面目猙獰,渾身殺機升騰。

「稍安勿躁,」青衣子在一旁卻是神色平靜。

劉家主看了一眼這位來自道門的高徒,眼中有陰霾狠戾一閃而逝,暗道稍安勿躁個屁,死的都是我劉家的中流砥柱,你他嗎的當然站著說話不腰疼。

「葉楓今日必死,你劉家的損失,我青衣子會給予一些補償,」青衣子似可看出劉家主心中所想,如此說道。

聽聞此言,劉家主的臉色稍有緩和,但心頭怒怨未平,憤憤道:「青衣公子,你上次也說葉楓必死,但他還是活的好好的,」

青衣子皺眉,漠然的掃了這位劉家主一眼。

劉家主噤若寒蟬,頓然有些懊悔剛才只圖一時口快,定是得罪了這位道門高徒,心中正想著說些什麼場面軟話來彌補,兩道人影從遠處的天空中踏空而來。

看到這兩道人影,青衣子嘴角浮起微笑。

與兩位半步武帝交手的葉楓,自是也注意到了這突兀而來的兩人,其中一道熟悉的身影,讓他豁然變色。

「小龍,風緊扯呼,」

雙拳打出硬撼兩位半步武帝的攻擊,葉楓再次橫飛,卻是借著對方的力量,驀然施展大虛空遁術,直往劉家府邸的外面突圍而去。

劉家府邸的外面,雲霄城趕來圍觀看熱鬧的諸多武者密密麻麻,可謂是水泄不通,看到那人形戰龍形態的葉楓橫衝而來,人群紛紛讓開,不敢阻攔。

也有一些心機叵測的好事者圍堵而來,似是要將葉楓強行攔下。

「嘭,嘭,嘭,……」

一片片血霧爆開,那些攔路的武者在葉楓的一撞之下,皆是瞬間粉身碎骨,那些自動讓開的人們一個個噤若寒蟬,喉結蠕動,被這一幕嚇得不輕。

轟。


一道雷弧從天而降,劍罡百丈,氣沖斗牛,直往葉楓這邊斬來。

葉楓直感覺渾身汗毛炸起,周身氣機都被鎖定僵固,赫然是那劍宗掌教何雲動親自出手,武聖強者之威,根本不是他所能抵擋的。

冥老的身影適時出現,拂袖一揮,那百丈雷霆劍罡便在空中破滅消散。

「欺凌小輩,紫雷劍宗真是好大的威風,」

冥老冷哼一聲,大片的黑氣從他的身上洶湧而出,半壁天空都被遮住,昏暗不見天日。

天賦之中,有至陽與玄陰只說,這冥老的力量,似乎正是玄陰之力,比之至陽之力,還要更加的罕見。

想要修成這般陰陽兩極的力量,天賦也必須與陰陽之力有關。

冥老的出現,葉楓頓然感覺剛才將自己束縛鎖定的磅礴威壓消散無蹤,當即將大虛空遁術施展到極致,快速離開此地。

小龍也同樣化作一道金光閃電,緊隨在他身後。

「可惜沒能滅了這劉家,」回頭望去,劉家府邸大半已成廢墟,他這次鬧騰的要比慕容雲雪那次大的多,劉家高手盡出,死傷大半。

「老夫不管你是何人,殺我紫雷劍宗的人,就得償命,」駝背彎腰的劍宗太上老祖凌空邁步走來。

「你們敢殺葉楓,信不信老夫也可以將你們紫雷劍宗的年輕一代殺他個乾乾淨淨,」冥老聲音陰沉。

「你這一套嚇唬的了別人,卻唬不住本座,今天不只是那姓葉的小子要死,你也一樣得死,」

陰氣瀰漫昏暗的天空中陡然崩開一道裂痕,煌煌如柱的紫色雷霆從天而降,在那駝背彎腰,其貌不揚的劍宗太上背後,化作一柄頂天而立的紫雷巨劍。

已經離開雲霄城的葉楓轉頭望去,心中駭然,這還是第一次親眼見識到武聖級強者的恐怖威勢。

那紫雷所化的巨劍高聳天地間,巍峨壯闊的雲霄城,竟是顯得無比的渺小。

以武入道便是帝境,勾動天道,罡氣凝聚道力。

武聖猶在武帝之上,對天道力量的掌握更勝一籌,宛如天人。

修鍊武道也有一年多了,葉楓仍然是很難相信,人力真的可以達到這種層次嗎。

今日所見,讓他心中再無半分疑點。

以前他還有些懷疑自己是否真的有能力破碎虛空,重返地球,而今看到武聖便有此等神威,若是修鍊到武尊,乃至武仙之境,或許真的可以回去……

「雲動,我殺此人,你去殺了那姓葉的小子,」

一道聲音悠悠自高天中傳來,葉楓回過神來,立時色變。

啪。

腳下氣浪蕩開,他的身影瞬間消失在原地,以大虛空遁術全力向遠處逃去。

小龍化作一道金光,與他並駕齊驅,速度不相上下。

葉楓前腳剛走,雲霄城中便有一道身著紫衫的中年男子御空而來,正是那武聖級修為的紫雷劍宗掌教。

抬眼望去,葉楓一閃一逝的身影已在千米之外,但這點距離對於武聖級強者來說,卻不過如那咫尺。

何雲動陰冷一笑,屈指一彈,一道細小的雷弧飛射而出,空間震蕩起伏,雷弧不斷的變大,頃刻間化成百丈劍罡。

「轟隆隆……」

突然間大地震顫,一株參天古木拔地而起,枝葉繁茂,盤根如足,枝幹如臂,攔住了那道百丈劍罡。


嘭的一聲,參天古木炸裂成齏粉,那百丈劍罡的威力也消耗殆盡,消散無蹤。

何雲動面色一沉,俯瞰望去,便看到下方一襲衣裙在風中飄蕩,身姿妙曼。

「沒想到那姓葉的小子身邊居然還有一尊武聖庇護,」何雲動冷哼一聲,背後長劍出鞘。

那衣裙飄蕩的少女腳踏虛空,如履平地,無盡青光匯聚而來,化作條條青龍,木力昂然,大樹參天。

「未入皇境前,他還不能死,」

少女抬手一指,漫天青龍咆哮衝殺,遮天蔽日,蔚為壯觀。

長劍橫空,何雲動手中捏印,雷弧劍罡斬出,天雷滾滾。

任誰也無法想象,小小的一個雲霄城,此刻竟是來了四大武聖級強者捉對廝殺。

「啟陣,」

城中傳來一道充滿威嚴的聲音,乳白色的光幕從四面八方升起,化作如大腕倒扣的光幕護罩,將整個雲霄城籠罩。

武聖級強者威勢滔天,倘若不作出一些舉措,整個城池都要在大戰的餘波中毀於一旦。

從始至終,魔仙宮都不曾插手。

在護城大陣開啟之時,又有兩道身影自城中飛出。

魔月樓的頂層,魔月樓主面無表情,身後一名穿著黑袍看不清面容的男子聲音沙啞,道:「樓主,我們不出手將洛化成和齊天王攔下嗎,」

「那我們就會暴露,」魔月樓主淡淡說道。

「但那葉姓少年對於主人似乎非常重要,」黑袍男子又道。

魔月樓主皺了皺眉,黑袍男子如墜冰窟,噤若寒蟬,不敢再言, 雲霄城中,劉家府邸一片忙碌,收拾著一戰過後的廢墟。

護城大陣外面的高天中,武聖級大戰越演越烈,劍宗太上與冥老皆是武聖後期的修為,可謂是棋逢對手。

滾滾天雷在空中浩蕩,如龍咆哮,炸裂的虛空都顯現出幾個大窟窿,所幸護城大陣極為牢固,否則城中所有人都要受到波及。

冥老周身陰氣瀰漫,玄陰之力浩蕩不絕,頗有些艱難的抵擋著劍宗太上老祖的紫雷劍道,漫天雷霆中,他的身形始終屹立不倒。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