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來一個~”

拉斐爾看着身邊這位不住吆喝的傢伙,恨不得一膀子給他扇飛出去。

“你能不能安靜一點!”

小女妖終於忍受不住,對着克洛澤大聲警告。

“怎麼了嘛?這麼精彩的對戰,沒有觀衆吆喝怎麼能行?”

小女妖咬着牙,腦門上的青筋直突突。

“你這個蠢貨!要是凱恩輸了,我們都會被這些狂獸人當做晚餐吃掉!”

“啊?”

克洛澤這下傻眼了,他沒想到如此美麗的獸耳娘還會吃人?!

“咣!”

一聲巨響傳來,凱恩的身子被擊打的向後滑退四五米遠。

那金髮獸耳娘咧嘴笑着,忽然看向克洛澤大聲道:“別聽那小娘們的話!老孃纔不會吃人!老孃是素食主義!啊哈哈哈!”

克洛澤尷尬的笑了笑,心想我信你個鬼嘞!你要是素食主義,那老子就是不食主義!

“凱恩,你…還能行吧?”

克洛澤擔心的看着一步步走回來的盔甲,心裏也跟着緊張起來。

誰知那盔甲凱恩卻義無反顧的再次走回到戰局中心。

只不過這次,它的身體卻起了一些變化。

是鬼火!它的盔甲內部開始燃起幽藍的鬼火!


“呼~~~~砰!”

再次衝上去的凱恩,出拳力度忽然翻了一倍!

不但如此,它的每一次出拳還都會帶起一蓬蓬的藍色火花!

凱恩的變化讓獸耳娘一時難以適應,場面一度往凱恩這邊傾斜。

但金髮獸耳孃的格鬥經驗明顯非常豐富,僅僅用了很短的時間就想到了對策。

兩邊你來我往打的有聲有色難分勝負。

但隨着時間的推移,克洛澤已經從最開始的興趣盎然,變得昏昏欲睡起來。

又過了片刻,小女妖拉斐爾無語的發現,這個人類少年竟然翻出一套被褥,就這麼睡了起來!

“這人類….心是有多大?”

不過這也怪不得克洛澤,因爲沒過多久,拉斐爾也是上眼皮找下眼皮,困得睡了過去….

也不知睡了多久,克洛澤揉着眼睛再次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變成了狂獸人的俘虜。

“這…”

鬱悶的克洛澤看了看四周,這裏倒是燈火通明,房間也算寬敞。

看了一眼靜靜站在自己身邊的凱恩,克洛澤心想難道凱恩輸了?

再次移動視線,這纔看到仍自呼呼大睡的小女妖拉斐爾。

“喂喂喂~醒醒了,我們都已經變成階下囚了,你還有心情睡大覺?哎~這心是有多大?”

克洛澤大言不慚的教訓別人,也不想想自己也就是剛醒。

關着克洛澤的這間房間應該是一座洞穴,因爲四周的牆壁都是凹凸不平的岩石。

房間唯一的出口處被人用木樁柵欄固定住,門外還站着看守。

克洛澤站起身,想跟門外的看守套套近乎。


可當他走過去的時候,卻發現那守衛長了一顆狗頭…

“這…”

克洛澤靈機一動,從超市裏取出一根肉骨頭扔了出去。

“嘖嘖嘖嘖~~~乖狗狗,去撿回來~”

那名狗頭守衛怔了一下,隨即竟然真的跑過去撿骨頭了!

“嘿嘿~血脈壓制,沒辦法。”

克洛澤使了個眼色,凱恩心領神會的走到門邊,一把就將木柵欄掰成了兩段。

叫醒睡眼惺忪的拉斐爾,克洛澤幾人順利越獄向外走去。

可出了山洞克洛澤又傻眼了,因爲這外面起碼站着幾十只狂獸人,而且那位金髮狂野的獸耳娘首領也在這裏。

幾十對眼睛同時望向克洛澤,這讓他感覺壓力山大….

“嘿嘿~你們好啊,我們只是出來散散步、透口氣,這就回去~”

裝作若無其事的打了個招呼,克洛澤轉身又往那洞穴裏走去。

“哼!既然出來了就留下吧~正好我們也在商量你的去留問題。”

金髮獸耳娘高坐在一張鋪着毯子的木椅上,一條腿還踩在椅面上,活像個女土匪頭子。

“把那人類少年帶上來!”

隨着金髮獸孃的命令,兩名五大三粗的熊人一左一右把克洛澤就架到了前者身邊。

金髮獸娘揮了揮手讓手下都下去,然後頗有興趣的打量起克洛澤來。

“嘖嘖嘖~~~白白嫩嫩~氣味又這麼好聞,吃起來味道一定也很不錯!”

金髮獸娘越看越覺得喜歡,到最後還把鼻子湊過來,在克洛澤的臉上嗅來嗅去。

“呃…這怎麼跟梅洛伊德一個毛病?我就那麼好聞嗎?”

金髮獸娘聞着聞着表情逐漸陶醉,卻沒發現自己距離克洛澤有點太近了!

忽然間,獸娘和克洛澤都是一愣,因爲兩人之間的距離太近,以至於嘴脣都碰到了一起。

“唔!你…你要做什麼?!我告訴你不要亂來!”

克洛澤緊緊拽着自己的領口,就像一位落入了土匪窩的小娘子…

金髮獸娘傑森卻笑了笑,還伸出舌頭在自己脣上舔了舔。

“好香的味道!少年….你…”

金髮獸娘又盯着克洛澤看了一會,忽然站起身大喊道:“小的們!我決定了!我要娶了這位人類少年!從今以後他就是我們狂獸人國的王妃!”

“噗!”

克洛澤差點沒一口老血噴出來。

“什…什麼!?娶我做王妃?老子純爺們好不好!怎麼能下做到吃軟飯的地步?而且還是倒插門?!絕對不行!”

“恩?我沒有在問你的意見,你同意也罷不同意也罷,我已經決定了你就只有服從!”

好麼,克洛澤算是見識了,什麼叫做不講理…

“額。..這個..大王呀,我還沒有心理準備,我…我..我還是個孩子!”

金髮獸娘根本不理會克洛澤的哭喊,彷彿他哭得越兇反而還會越興奮。

“哈哈哈哈~把我們未來的王妃請下去好好看管,我洗個澡就來!”

好傢伙,克洛澤心中一片冰涼,難道自己這就要被霸王硬上弓了?誰來救救我啊!

小女妖看着一邊哭喊一邊被帶下去的克洛澤,心中忽然泛起一種怪異的感覺。

她一直以爲狂獸人會第一個對付自己,卻沒成想自己被扔在一邊根本沒人理會。

凱恩似乎只在克洛澤生命受到威脅的時候纔會出手,此刻被逼婚它根本無動於衷,就知道跟在克洛澤身後,活像個影子。

這一次,克洛澤被關到了一間更加寬敞,且相對舒適的房間。

最重要的是,這間房裏還放着一張大牀。

押送的熊人一把將克洛澤推進了屋裏,而我們的小克洛澤麪條一樣的被推倒在了牀上。

“這可怎麼辦?這可如何是好呀!

這….難不成我克洛澤堅守了幾十年的乾淨身子,就要在這裏被玷污了嗎?雖然對方是自己喜歡的獸耳娘,可…我不是受啊!老子可是攻!”

羞憤交加之下,克洛澤泫然欲泣,只恨自己實力太弱!

“悉悉索索~”

忽然間,克洛澤聽到頭頂傳來一陣動靜。

擡頭望去,那岩石天花板上,有一處位置正在往下掉石塊碎末。

“恩?”

走進兩步,卻發現是天花板上多了個窟窿。

“嘩啦嘩啦~”

那處小洞越來越大,直到一根觸角樣的東西從裏面探了出來。

咦?那是一隻…小蜘蛛!

“梅洛伊德!?是你嗎?”

克洛澤本能的感覺到一種熟悉的氣息,看來八成是梅洛伊德找自己來了!

“呵呵呵~梅洛伊德是不是該感到高興呢?主人這樣也能認出我來。”


忽然間,那處被打通的天花板小洞中,不斷有小蜘蛛向外涌出。

那些小蜘蛛掉在地面,堆成了一座小土包。

而那由小蜘蛛壘起的小土包卻慢慢變爲了人形,直到一個完整的梅洛伊德出現在克洛澤面前這才停止!

“梅洛伊德!真的是你~~~!”

克洛澤興奮的一把抱住了黑蜘蛛,讓後者呆愣在那半天沒反應過來。

“你來的正是時候!快點帶我走吧!晚了就來不及了!那土匪婆娘要逆推我!我還不想失去寶貴的貞操啊!”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