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場裏,一狼一狗靜靜的趴在地上,偶爾擡起頭,互相看了看對方。也許是沒有共同的語言,他們之間也只能用眼神來交流了。

“咔,嚓。”段毅下了麪包車,關上車門。

聽到有關門的聲音,小飛立馬擡頭看了看,本來還以爲它會興奮的跑過來,可這次它沒有,又慢慢的低下頭,目不轉睛的看着眼前的這頭狼。

段毅走了過來,看見碗裏的肉都吃得光光的,就連旁邊盛碗的水也喝光了,這狼的胃口果然很大。

這隻狼全身灰白色的毛長得很密,兩隻眼睛特別有神,腿上的傷也結巴了,整隻狼看起來特別的精神。

段毅靠了過來,慢慢的蹲下身,撿起地上的碗,盛了半碗水放在地上。這狼看了看段毅,又看了看小飛,慢慢的站起身來,一口一口的喝起水來。

這是段毅第一次看見狼喝水,坦白說他每次靠近這隻狼,心裏都有一絲害怕,但不知道什麼原因,段毅還是強制壓住心中的這一絲恐懼,做了一些自己認爲該做的事兒。

“嗷,嗷。”這狼吼了兩聲。

小飛見狀,立刻站了起來,因爲它也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兒。

段毅聽到狼叫聲,往後退了幾步,心裏的恐懼增加了幾分。

這隻狼擡頭望了望段毅,看的很仔細,關於這個眼神,這是很普通的眼神,沒有悲傷,沒有痛恨。又仔細看了看小飛,這隻瘸了腿的小黃狗。

一座山,一件草屋,一個農場,一隻狼,一條狗,一個人。

狼注視着段毅幾分鐘,隨後轉身,頭也不回的往後山跑去了。

好一會段毅才緩過神來。

“這狼走了?真的走了?”段毅看着面前的碗,剛盛了半碗水竟然被喝的一滴不剩。

“汪汪。”小飛追了出去,可是以小飛的速度,只追到幾十米,狼就不見了蹤影。

對於這隻狼,段毅雖說沒什麼感情,但是畢竟是自己親手救得,就連之前爲了幫它拔開鐵夾子,雖然全副武裝,但也是被咬的傷痕累累。後來擔心有問題,爲了安全起見,還特意去打了狂犬預苗。

現在這隻狼就這樣頭也不回的走了,這麼沒良心,至少要道一聲“謝謝”再走啊,不對,狼不會說謝謝,那至少跑到路口出回頭望一望也可以,表示下不捨的心裏吧。

“猛獸始終還是猛獸,應該不知道感恩吧。”段毅的心裏很不是滋味,剛剛美食節獲獎本來蠻開心的,現在這隻狼的離開,段毅竟然有些不捨,心裏或許早就把它當成了農場的一員了吧。

段毅很快回過神來,努力調整好心態,試圖開心起來。但是看着小飛垂頭喪氣的慢悠悠走回來,這會它估計真的傷心了。

夜給大地披上了一層墨色的着裝,天空中幾顆星星在閃爍着,偶爾劃過一顆流星。

安靜的村莊裏,偶爾傳來幾聲狗叫聲,一會過後又恢復了平靜。

看着無精打采的小飛,段毅給它倒了點狗糧,有不同的味道,巧克力味的,蘋果味的……

小飛走過來,聞了聞,竟沒吃一口。看了一眼段毅,兩眼滿滿的孤獨,或許這個時候,它需要那隻狼的出現,因爲在它的心裏早已經把狼真正的朋友。

走回自己的狗窩裏,慢慢的趴了下來,眼睛瞭望這農場的後山,那裏是那隻狼消失的地方,或許狼有一天要回來,第一刻該出現的地方就是那裏。

夜顯得十分安靜,段毅看了書,關了燈,便睡了。

半夜裏,小飛快速的衝了出去,遠處傳了幾聲小飛的叫聲。

“不好,有情況。然道是狼回來了,還是有人破壞我的農場?”段毅開了燈,穿好拖鞋,正打算衝出來,就看見小飛氣喘吁吁地跑回來。


“發生什麼事兒了?”

“汪汪。”

“走,看看去。”段毅還是不放心,順手拿了跟木棍。“前面帶路。”

ps:感謝小三真性感的2元紅包,感謝伊幕婉的鮮花,還要感謝各位書友的收藏,作者菌感激涕零,會繼續努力的。 小飛在前面跑着,但是跑的並不快,段毅因爲腿長,邁大了步伐,很快就跟了上去。

因爲沒燈,段毅只能拿着手電筒,雖然功率不大,黑夜裏,手電筒卻也能照明一片土地。

呀,原來是種土豆的這塊地裏,有幾顆土豆被老鼠挖了出來,土豆被丟在地上,上面有老鼠啃過的足跡。

還好不是人爲破壞,記得上次段毅不在農場的時候,就有人特意過來破壞,還用小石子砸傷了小飛。之前讓村委們去調查,到現在也沒找到人,他們這種辦事效率還是蠻低的。

農村的老鼠一般都特別膽小,特別是在有養狗的家庭裏。一聽到狗叫,老鼠們總是落荒而逃。

看了看四周,還是黑乎乎的一片,好在有手電筒。知道是老鼠來禍害而已,段毅也放了心,回到草屋繼續睡覺。

這一覺段毅睡的香甜,它夢到那隻狼了。在夢裏,那隻狼回來了,和小飛快樂的玩耍着。

“叮鈴鈴。”段毅被一陣手機鈴聲吵醒。

奇怪,平日裏天還沒亮,小飛都會跑過來,將被子扯到地上,每次段毅都冷的只能縮成一團。過了幾分鐘,由於太冷的緣故,段毅都會起來,而且這個辦法屢試不爽。

而這會,小飛還是遠眺着後山,跟昨晚睡前的姿勢一模一樣。

段毅看了下手機,這會竟到了中午十一點,而且打電話過來的竟然是陳伯,畢竟陳伯是長輩,接電話當然要打起精神。

揉了幾下朦朧的雙眼,段毅接起了電話。

“小兄弟,今天晚上有空嗎?”

“是陳伯呀,晚上沒啥事,一般都閒着看書呢。”

“這樣就好,晚上你過來我家裏下,我外甥女王琦也會過來,到時候你們認識下。”

“啊?”段毅沒想到這麼突然,哦對了,昨天陳伯有提到這事,這會要是改口說晚上沒空估計是來不及了。

“那行,我把地址發到你手機裏。”

說完,陳伯就掛了電話。在陳伯的眼裏,這個不凡的年輕人要是哪天能成爲自己的外甥女婿,那也是一件快樂事哉。

其實關於相親這事兒,段毅真的沒有多大興趣,無奈段奶奶着急,哎,眼看這形勢,就只能順其自然了。

看着碗裏的狗糧,這小飛竟然沒吃一口。它的眼神裏透露着孤獨,而此時,段毅竟然同情起了小飛。

“小飛,過來,把這些狗糧吃了。”段毅溫柔的對着小飛說道。“靠幺,我之前除了段爺爺,可是沒對誰這麼溫柔的說過話了。”

小飛回過神看了段毅兩眼,繼續盯着後山。

看着傷心的模樣,段毅作罷,不吃就不吃。只是讓段毅沒想到的是,這小飛單獨跟這隻狼相處沒多久,卻也能建立起這麼濃厚的感情,實爲不易。

下午渾渾噩噩的就過去了,段毅也沒心思做其他的事兒,因爲晚上還得應付下陳伯安排的相親。

對於時間觀念,段毅是非常強的。想當初在飛翔機場上班的那會,哪個時間段該接哪架飛機,段毅都背的滾瓜爛熟。對於晚上的相親,段毅也提早了五分鐘到。

走進陳伯的家裏,眼前一亮,家裏的裝修果然不一樣,雖然不是特別豪華,但是顯得優雅而有大方。

大廳裏掛了一副聯,上面寫着“天道酬勤”,這四個字是陳伯親自寫上去的,用來鼓勵自己的後代要努力而勤奮。從筆鋒上看,已有蔚然大成之風;從書法看,就能看出陳伯不凡的氣質,有着不同的閱歷。

段毅有禮貌的跟大家打了下招呼,屋裏只有一個四十來歲的男人,和一個二十來歲的女生,這個女生他認識,去年美食節比賽的冠軍獲得者。

“陳伯,讓您久等了。”

段毅帶着溫和的笑容很有禮貌的跟大家打招呼。

這個女孩不動神色的掃了一眼段毅,才發現原來是他,這個獲得今年美食節比賽冠軍的土包子。

“原來是他。”這個女生仔細看了看段毅,他穿着白色平底鞋,偏瘦,也不算帥氣,最多也只能算是清秀吧。

關鍵是她精通名牌的眼睛裏看見段毅一身的樸素,衣服加褲子,鞋子,好吧再加上他看不見的內褲,全身肯定不超過五百大洋,對此,她是及其不滿意的。要是早知道是這個土包子,王琦早就拒絕了。

王琦的眼中不由得閃過不屑的眼光。

“這個段毅看着並不像很有能耐啊,而且上次美食節比賽肯定是他運氣好,不然我纔不會輸給這個土包子。相比之下,吳市委書記的兒子吳晨遠可厲害多了。”王琦搖了搖頭。

吳晨遠是她的大學同學,之前又是學生會主席,能說會道,在學校裏可是數一數二的風流人物。論家世,這個段毅比不上;論相貌,這個段毅還是比不上。王琦一想都這裏,不禁長嘆了一口氣。

陳伯也樂呵呵的介紹起來,這個女孩叫王琦,是他的外甥女,而眼前的這個三四十歲的男人就是他的兒子,叫陳斌,在五斗鎮當鎮長。

陳伯熱情招呼起來,對於眼前的這個小兄弟,他越看越滿意,以至於今天要把自己的外甥女介紹給他。

可是段毅一下從王琦的眼中裏看到了答案,接下來就只能應付下了。

“你好,我叫段毅。”段毅主動伸出手來。

其實王琦對段毅的印象是及其深刻的,想當初自己去機場的電梯裏就看見了他,先如今兩個人卻在陳伯的家裏相親,這個世界真的很小。

王琦見過很多被自己容貌驚豔到的人,如段毅這般目光清澈的男人很少,在王琦的眼裏,段毅不算帥,只能算是能看了。

“可惜家世和能力不怎樣,只能做普通朋友了。”王琦心中暗歎道。

“你好,我叫王琦。”王琦站起身來,跟段毅握了下手。

“我現在在經營自己的農場,有事儘管找我幫忙。”段毅看得出來眼前的這個女孩一直在敷衍,但爲了場面不那麼尷尬,段毅還是儘量表現出熱情。

“好啊,一言爲定。”王琦笑着說道,但心裏一笑而過,纔不會當回事兒。


自己是名校畢業,又是當時的系花,再加上自己還是陳伯唯一的外甥女,有權有勢,又怎麼會有事勞煩到段毅?

ps:感謝伊幕婉的鮮花,還有各位書友的收藏,謝謝你們……還有就是作者菌會繼續努力的。 陳伯能感覺到他話語的真誠,雖然這個小兄弟纔剛剛嶄露頭角,相信不久的將來肯定會有一番作爲。相比之下,之前見過幾次面,給他“城府很深,心機重”印象的吳晨遠,陳伯更喜歡眼前這位。自己創業,學歷高,完全靠自身白手起家,跟當年的他簡直一個模樣。

關鍵是段毅這個孩子看起來老實,家裏又近,真可謂是天賜良緣了。

看着兩個人談話不投機,應該是兩個人互相的興趣和交際圈都不一樣。

在王琦的心裏對眼前的段毅有些失望,本以爲陳伯介紹的會特別一點,沒想到還是很普通的一個人。

陳斌從房間裏取出一套名貴的白瓷茶具,讓段毅沒想到的是,身爲鎮長得他,手法行雲流水,姿態高雅大方,顯然是經過無數次練習出來的。

很快,一杯上好的鐵觀音放在面前,香味飄滿整個房間。

“聽說你也是名校畢業,之前學什麼專業的?”對於父親請來的這個人,陳斌還是很好奇。

“我學的是機械,後來因緣巧合,就到飛翔機場上班,現在辭了工作,自己經營一個“小”農場。”段毅淡淡的微笑,他知道之後便是問工作的問題了,乾脆一起交代完。

見他學了四年的機械果斷放棄,又到了新的領域上班,現在又辭掉工作回來開農場,看他這麼漫無目的的瞎做,陳斌也只能皺了皺眉頭。

或許是之前父親誇大其詞了,眼前的這個年輕人根本沒有他說的那麼好。看他事業方面沒什麼大的發展,又看看他很老實的樣子,也不像是撒謊。

也對,父親年紀大了,偶爾看錯一兩個人太正常不過了。再問段毅的興趣愛好的時候,發現他並沒有自己獨特的優點,這會陳斌臉上的笑容徹底沒了,眉頭皺的更厲害了。



一夜緋色:追捕不良小寵妻 ,這些變化時刻在證明着,對於自己,他是萬萬沒辦法入眼的。

陳斌又繼續跟段毅談了幾句,見他對很多領域都涉獵不深,對他來說對父親帶回來的這個年輕人真的徹底失望了。

想起他曾經見過的吳市委書記的兒子,人長得十分帥氣,說話做事都比眼前的這個人老練成熟很多,而且對社會,人文方面都有自己的見解,雖然未必全是對的,但卻很有新意。

相比之下,陳斌果斷放棄了眼前的這個年輕人。

陳伯想撮合兩個人,這個意思很明顯。是自己父親親自推薦的,也覺得能進父親的眼,那也是非常優秀的,而如今,卻是一個經營農場的人,說的不好聽一點,他這叫回家種地球。

“想必王琦的眼光沒這麼差,我對王琦很有信心。”陳斌心裏道。

雖然陳伯上了一桌好菜,但這頓飯吃的很尷尬,陳斌和王琦兩個人根本就沒把段毅放在眼裏,好在有陳伯在,偶爾會主動找些話題,避免冷場。

“陳伯的手藝還真不錯,今天還親自下廚,看來陳伯真的很看重這次相親。”段毅心中感慨。

相對其他人做的菜餚,段毅還是覺得陳伯做的菜餚好吃很多。

“我看大家都吃的差不多了,要不待會讓王琦陪你出去走走,你們兩個年輕人單獨呆會。”陳伯還是有意撮合他們兩個。

王琦面無表情的點了點頭,但她心裏已經打定主意絕對不去。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