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o Draft

說過幾句話之後,已經是晌午了,何仙姑便叫了龍小小几人去吃午飯,飯桌前,除了他們幾人,龍小小看到了先前見過的張果老和扁鵲,還有一個手執長蕭,氣度不凡的男子,一身白衣更覺得出塵的氣質。

“這是韓湘子,這位是天庭的龍小小龍姑娘。”何仙姑為兩人介紹了,龍小小早已猜到了他的身份,八仙之中喜好洞蕭的,就只有他一人了,不過畫上的八仙都太過抽象,而現實,八仙每一個人容貌都如此出色。

“八仙中的其他人呢?”龍小小問道。”其他人不在府中,雲遊四方,偶爾才回來住一住。”

一頓飯吃的十分和諧,韓湘子好酒這一點是沒有說錯的,席間飯菜吃的很少,酒倒是喝了好幾壺。

飯菜都是清淡的葯膳,想必是扁鵲吩咐的,畢竟這裡一群人就有一大半都是病人。

吃過飯,何仙姑便帶著幾人在八仙府逛了起來,這不逛不知道,一逛真是嚇一跳,這八仙府真是大,幾人走了半天還沒有走到一半。

萌萌與靈兒呆了幾日,好了許多,便纏著龍小小帶他們參加這個鎮的賞花會,幾人走了出去,才發現這個花,並不是他們理解的那個花,而是美人,各家的閨秀今日都會出來參加這個賞花會,並會評出最美的那位,賜名牡丹,牡丹,花中之王,這名字用在這裡也無可厚非。

小鎮中間有一個高台,高台的周圍都圍著一盆盆牡丹花,各色各品種,風吹過,帶來了一陣陣清香。

將高台襯的美輪美奐,台中站著十幾位美貌的女子,面容嬌艷,堪比鮮花。

台下的百姓們都在叫好起鬨,台上女子笑容更加的嬌媚,雙頰粉紅。

最終,一個身穿牡丹紅抹胸,身披青紗的女子獲得了第一名,得名牡丹。最終得知,這是這裡一個大家族的女兒,名為王媛媛,長相上乘,身段柔軟,真是當的起這個第一名。

看完了熱鬧,龍小小几人正準備離開,一個女子卻叫住了他們,龍小小轉身一看,是那位王媛媛,他們素不相識,如今叫著他們是想做什麼?

青蘿花尋與孫毛毛的身子還有些弱,所以今日便沒有隨著他們一起出來,今日只有他們一家人。

不過很快,龍小小便知道了王媛媛的目的,她雖然與他們說著話,但是眼神卻不住的飄向判官,那意思在明顯不過,龍小小的臉沉了下來。

“不知這位是?”這話是孫媛媛問判官的,龍小小冷笑,不問她,問她家夫君是怎麼回事。判官一副愛理不理的樣子,丟下兩個字:”內子。”聽到判官這樣說,王媛媛也沒有惱,笑了笑,大眼眯了起來:”原來是姐姐。”龍小小的臉徹底沉了下來,姐姐?!誰是你的姐姐!”王姑娘,還是叫我夫人就好,我家就我一個,哪裡來的妹妹。”

王媛媛依舊不惱,笑眯眯的樣子:”那就叫夫人吧,不知兩位可願意去我王家喝杯香茶,讓我盡一盡地主之誼。”龍小小心中冷笑,地主之誼,你是這裡的土地還是什麼?不過是個暴發戶。

想完,龍小小心驚,自己怎麼變得這麼得理不饒人了,難道是吃醋了。判官看著龍小小嘟著的小嘴,心中溫暖,他就喜歡看著她這個樣子。

但他還是知道分寸,當即回絕了王媛媛:”不好意思,我兒子女兒認生,我還要回去為內子洗她的衣裳,恐怕要辜負姑娘的一番好意了。”

王媛媛的神情終於有了一絲鬆動,但依然維持著完美的笑容,目送幾人離開。

她手中的帕子都變了型,她不甘心,這樣謫仙似的人為何要甘願為那個女子洗衣服! “菊兒,你去跟著他們,看他們住在哪裡。”王媛媛聲音依舊溫柔,她身邊的侍女答應了一聲,便悄悄跟著龍小小几人,看到他們走進了一個平常的小院中。

由於八仙使了障眼法,所以凡人是看不見他們那麼大的院子的,只會看到一個尋常的百姓小院。

菊兒看到這一幕,趕緊回去稟報了王媛媛。

“小姐,他們進了鎮上有一個很恐怖的守門人的那家院子。”菊兒低垂著頭,小心翼翼的說道。王媛媛此刻已經在王家,正低頭喝著茶,聞言愣了愣:”原來是那家人的客人,那小家小院的,定是會委屈了我的心上人。”菊兒看了看她,有些欲言又止,但是,還是說了出來:”小姐,那位男子是有夫人和孩子的。”王媛媛看了菊兒一眼,菊兒只覺得通體發寒,趕忙低下了頭。

“菊兒啊,你跟了我多久了?”王媛媛似乎漫不經心的問道。菊兒愣了愣,似乎王媛媛問這個問題很奇怪,不過還是恭敬的答道:”我從十歲起便跟著小姐了。”如今菊兒已經十九歲多了,已經跟著她快十年了。

王媛媛放下手中的茶盞,嘆了一口氣:”時光如梭,不知不覺你自己跟著我這麼久了,可是你居然還是不明白,主子做事沒有下人插嘴的餘地!”王媛媛的聲音越發的冰寒,菊兒一陣心驚,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小姐,看在奴婢服侍您多年的份上,饒了奴婢吧。。。”此刻王媛媛看她的目光已經像看一個死人了。

她伸出芊芊玉手拍了拍,立刻,門外走進來一個穿著侍衛服的男子,恭敬的對著王媛媛道:”請問小姐有什麼吩咐?”王媛媛笑了笑,指了指地上的菊兒:”最近你們保護我辛苦了,這個丫頭就賞給弟兄們玩玩。”她的語氣輕描淡寫,似乎是在指著一個物件。菊兒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而那名侍衛的眼中出現了一絲興奮,看著菊兒雪白的肌膚,嬌俏的小臉,柔軟的身段,他不由自主的咽了口口水,並暗自決定一會要帶著菊兒去一個沒人的地方先給她開苞,等他享受完了,再帶給旁人。

對於這種事,他不陌生,王媛媛脾氣古怪,前前後後賞了許多的婢女給他們享用,他也經常干這樣的事,只不過,他沒有想到,這次的居然是他垂涎已久的菊兒,只不過菊兒一直是王媛媛的心腹,又陪了她多年,自然是不可能打發出來的,於是他只能偷偷看看。


而菊兒此刻有些心如死灰,她陪著王媛媛,可謂是盡心儘力,沒想到最後落得這樣一個下場,她能怨誰?

看著菊兒被侍衛帶走,王媛媛的眼神沒有一絲波動,立刻,便有新的侍女取代了菊兒的位置。

一個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走了進來,看到王媛媛的神色,臉上滿是慈愛:”媛媛啊,我的乖女兒,你這又是怎麼了?”這中年男子正是王媛媛的暴發戶老爹王德水,由於王媛媛從小沒了娘,他對王媛媛總是溺愛,才導致了她如今乖張的性格。

王媛媛嘟著嘴,走到王德水的身邊,挽著他的手臂:”爹爹,你要為女兒做主。”王德水和藹的拍了拍她的手:”好,要爹做什麼主?””爹,女兒發現了一個如意郎君,你要給我弄回來!”王媛媛雙頰因為興奮有些紅潤。王德水犯了難:”女兒啊,爹爹在眾人面前一直是好人形象,可不能去干這樣的事啊,不然,別說我,我們整個王家,包括爹爹好不容易掙來的錢,就都會沒有了!”

王媛媛聞言一把甩開他的手,衝到一旁:”那就只能怪女兒不孝了,我要去跟著那人,給他做妾。”王德水大驚:”怎麼?那人娶妻了?我王德水的女兒,怎麼可能做妾!”王媛媛嘟著嘴:”我不管,我就喜歡他,爹爹你是沒有看見,那人長得和天上的神仙似得,可好看了,我們鎮所有的男子都沒有他好看。”

王德水經不住王媛媛的軟磨硬泡,只得道:”爹爹先請他來府上看看,要是滿意,我再考慮後邊的事。”王媛媛立刻喜上眉梢:”放心吧,爹爹,您一定會喜歡他的!”語氣中已經走了志在必得。

龍小小一家三口已經回了八仙府,青蘿幾人已經睡的差不多了,此刻正在外面曬太陽,青蘿正與韓湘子下棋,花尋神情淡淡的坐在旁邊,而孫毛毛正在削蘋果,削好之後還切成一小塊一小塊的,用竹籤餵給青蘿,青蘿正在冥思苦想中,自然沒有注意到,張嘴吃了。一旁花尋的表情一下子變得很難看,而孫毛毛則露出一絲靦腆的笑意,這是青蘿第一次接受她的東西,足以讓她高興好久。

不遠處,藍采和拿著一個竹籃,在園子中不知道在幹嘛,他這幅神神秘秘的樣子吸引了萌萌與靈兒的注意,他們自然是興高采烈的跑了過去,藍采和也和他們玩耍起來。

“小小,你們回來了,今日的賞花宴好看嗎?”何仙姑的聲音傳來,她手中提著一個小巧的茶壺,茶壺中煙霧繚繞,看起來是為青蘿幾人斟茶來了。

“你們這裡的賞花宴還真是出人意料,這樣的花,賞是沒怎麼賞,倒是招了一朵桃花回來。”龍小小半是玩笑半是認真的說道。何仙姑看了看判官眼底的溫柔和無可奈何,偷偷的笑了。

幾人做到石桌旁,說了一會話,就看見守門的溫伯手中拿著一個信封樣的東西走了過來,眼神依舊犀利。

“這個是鎮上的王家拿來的。”說完,他又轉身離開了,真是很有個性的老頭。何仙姑見龍小小的神情,笑了笑:”溫伯人不壞的,只不過脾氣有些暴躁,他曾經是狼族的首領。”最後一句話讓龍小小有些驚訝,仙界是沒有狼族的,只有一個妖狼族,看來,他是妖狼族的首領了。”他被族中的兄弟背叛偷襲,身負重傷,遇到我和夫君,我們救了他,他想報恩,我們自然是婉拒了,沒想到一個月以後,他便找到了八仙府,自發的做起了守門的,之後,我們便聽說,妖狼族新任的首領和他身邊的十幾個心腹被人殺害了。”

龍小小望著溫伯的背影,帶著倔強和一絲蒼老,的確是個有血性的男子。

何仙姑說完,便看向手中的信封,嘴裡喃喃道:”王家的會有什麼事呢?”原本心不在焉的龍小小一聽到王這個字,眼裡有光閃過,若是她沒有記錯,今日那個搭話的女子便說她姓王。

“估計,這個王家是沖著我們來的。”龍小小淡淡的道,一旁的判官皺了皺眉,他認為他已經說的很清楚了,那個女子為何還這樣糾纏不清。

何仙姑拆開了那個信封,入眼是一張金色的邀請函,從邀請函上看得出暴發戶的潛質,她看了看內容:”小小,果然是沖著你們來的。”龍小小接過邀請函,上面是龍飛鳳舞的幾個大字:”誠摯邀請判官公子及家人光臨寒舍。”看來這王家還調查了一番,連名字都知道了。

“那你們去嗎?”何仙姑看了龍小小一眼,龍小小點了點頭:”去,為什麼不去。你給我講講這個王家吧。””這個王家是這個鎮里突然興起的一個家族,據說是在哪裡挖礦挖到了一座金山,這王家家主名為王德水,是個偽善的人,表面裝的慈悲善良,實則一肚子的壞水,他的妻子很早便去世了,只留下了一個女兒王媛媛,說也奇怪,那王德水私下有許多妾,懷孕的也有,卻沒有一個為他生下一兒半女的,總是莫名其妙的就掉了。”

“那這王媛媛如何?”何仙姑聞言想了想:”這王媛媛是個美貌的女子,身材修長,多一分嫌胖,少一分偏瘦,說話做事倒是很識大體,整個人溫溫柔柔的樣子。”龍小小聽完,總覺得對於王媛媛的印象不會這麼簡單,就她聽到判官娶妻後面色不變來看,心機估計就很深,不過龍小小並沒有說出來。

“你們將萌萌靈兒留在家裡吧,那王德水十分的偽善,即使不對付你們,給萌萌靈兒造成不好的印象就不好了。”何仙姑很喜歡萌萌和靈兒,她和呂洞賓沒有孩子,將萌萌靈兒當做了自己的孩子。

龍小小點了點頭,答應了下來,她原本也沒有打算帶他們去,看著萌萌靈兒與藍采和玩的這麼好,龍小小的臉上出現了一絲笑容。

孫毛毛依舊在給青蘿喂蘋果,青蘿也終於發現了自己吃的竟是孫毛毛親手喂的蘋果,一旁花尋的臉色已經不能稱之為難看了。青蘿趕緊推開孫毛毛,孫毛毛的臉上出現了一絲受傷,青蘿有些尷尬,孫毛毛才失去了唯一的親人,他也不想這樣對她,但是他也不想讓花尋誤會,他此刻有些懊惱,他為什麼會面對這樣的難題! 此事,當是當局者迷旁觀者清啊。。。

晚上,龍小小和判官受邀去了王家,自然是斂去了一身的仙氣。龍小小和判官今日都穿了一身月牙白的衣裳,邊緣都綉著金線,點綴之下兩人皆顯得不食人間煙火。

王家大院很大,不過還是不及八仙府。門口有門房守著,看到兩人都有些驚訝,似乎是在這裡沒看到過顏值爆表的謫仙似的人兒。

龍小小遞出邀請函,門房接過一看,立刻恭敬的將兩人領了進去。

剛剛一進大門,入眼便是層層疊疊的樹木花草和假山,鋪滿了整個庭院,細看確實很規整的布置,腳下是用細碎的鵝卵石鋪成的路,踩上去不會覺得硌腳,反而可以按摩穴位,很是舒服,園子中還有許多侍女正在修剪花枝,兩邊也站著兩排侍女,垂手而立,姿色都是上乘,這也看出了王德水的好色。

往裡走還有一個大門,門口依然有著門房,領他們進去的人在這位小哥耳邊說了幾句,便放了他們進去,而外門的門房便回了他的崗位,由裡邊的門房繼續領著他們往裡走。

這裡是一個堂屋,屋子裡擺著一張桌子和兩把太師椅,桌子上有一個香案,供奉著拿著大刀的關公。龍小小細看,才發現這屋子中的桌椅都是用沉香木做成的,還散發著淡淡的香氣,這王家,不愧是暴發戶,有幾名侍女正在細心的擦拭著這裡的桌椅,讓它們沒有一點灰塵。


再往裡走,便是會客廳了,此時王家父女已經在這裡等著了,王媛媛今日挑了一件桃紅色綉金線邊的衣裳,外面是一件素色披風,既不顯得輕浮,又將她姣好的面容襯托的更加的嬌艷。龍小小心中冷笑,看來是下了一番功夫。

旁邊這個大腹便便的中年人便是王德水了,面相一看,便是精明奸詐的商人模樣,眼裡不住閃著精光。

王媛媛此刻上前盈盈一拜,顯得溫文有禮,龍小小也笑著回了禮,裝作沒有看到她漂浮的目光。判官淡淡的點了點頭,面無表情的模樣,在面對龍小小以外的女子,他一向都是這樣,沒什麼耐心。

王德水此刻心中是岳父看女婿的心理,越看越滿意,越覺得這個年輕人非池中之物,必定是大有作為,他又看了看龍小小,暗自搖了搖頭,可惜已經娶了夫人,他的女兒是絕不能去給人做妾的。

“快請入座。”王德水微胖的臉上布滿笑容,雖然心中很多計較,但是面上還是要做出他平常大善人的模樣。

會客廳的一旁便是飯廳,飯廳額桌子是一張圓桌,桌子上還雕刻這精美的圖案,一看,便知道價值不菲。

飯桌上此刻正擺放著四套精緻的碗盤,竟是用金子打造的。王媛媛看到龍小小盯著碗盤,嘴角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笑容。王德水坐在主位,而判官和龍小小坐在旁邊,王媛媛坐在王德水和判官的中間,龍小小看到她的小動作,嘴角勾了勾。

王德水對著外面拍了拍手,便有侍女端著菜肴走了進來,盛菜的盤子無一不是金子打造的。

菜色很豐富,鮑魚,魚翅,人蔘烏雞湯等等,延續了他們的暴發戶風格。

菜上齊了,八份熱菜,八份冷盤,還有八份羹品。一時,飯桌上香氣撲鼻。

“兩位動筷吧,這裡的廚子手藝不錯,是我專門從俏江南請回來的。”王德水說道,語氣中有得意之色。龍小小夾了一筷子嘗了嘗,味道確實不錯,海鮮處理的很好,沒有腥味,羹品熬的很濃稠,冷盤也很爽口。

“不知兩位是哪裡人士?”王德水問道。”陰曹地府。”龍小小一邊吃著一邊頭也不抬的說道。王媛媛笑了笑:”夫人又在說笑了。”龍小小也不在意,她相不相信其實不重要。

“不知判官公子是做什麼的?”王德水繼續問道。”我夫君是做什麼的,跟你們有什麼關係呢?”龍小小漫不經心的開口,嘴角噙著一絲微笑。

王德水聞言臉色有些不好看,似乎是想發怒,但是他身邊的王媛媛伸出手在桌子下面拉了拉他的衣服,王德水也只得忍耐下來,畢竟這關係到自己女兒的幸福。

“我爹爹只是隨口一問,沒有別的意思,夫人不要誤會才好。”王媛媛柔聲說道,龍小小笑了笑:”隨口一問就好說,不然,我以為你們對我夫君有什麼企圖呢。”龍小小這樣直白的說出來,讓王媛媛的神色都變了變。

“怎。。。怎麼會呢。。。”王媛媛笑了笑,不過那笑容很不自然。

這時,一個侍女上菜時,不小心將菜湯潑到了龍小小的身上。龍小小皺了皺眉,王媛媛見此,嘴角閃過一絲笑容,但面上卻斥責道:”你幹什麼呢?如此不小心,還不快帶著夫人去換身乾淨的衣服。”龍小小若有所思的看了眼王媛媛,她的語氣是不是過於急切了些。

但她並沒有說什麼,依舊由侍女帶著離開,判官想跟著一起去,卻被王媛媛阻止了:”公子就在這裡用膳吧,夫人由我的侍女帶著去就好,在我們王家,是不會出什麼問題的。”判官聞言也就沒有再動作,王媛媛心中暗喜。


龍小小被帶到後面的住房中的一個院子里,院子古香古色的模樣,布局精美,侍女將她帶了到一個房間里,藍色的輕紗裝飾,看起來是個女子的房間。”夫人請稍等,奴婢去為您找衣服。”龍小小聞言點了點頭。

而判官那裡,剩下三人依舊吃著菜,王德水突然捂住腦袋:”哎喲,我似乎喝的有些多了,頭疼,判官公子,我就先失陪了,媛媛,好好陪著判官公子。”王德水朝著王媛媛使了一個眼色,便由侍女攙扶著離開了,王媛媛朝著侍女點了點頭,侍女立馬離開了屋子。

王媛媛為判官斟了一杯酒:”公子,嘗一嘗這酒,是我家的酒坊釀的。”王媛媛此時的聲音多了一絲嫵媚,判官端起酒杯喝了一口,味道很普通,連龍小小釀的酒一半都比不上,只抿了一口,便放下了,此時,屋子中悄無聲息的燃起了一種香。。。

龍小小此時在屋子中左等右等都不見侍女來,她想出去,卻發現門口有侍女守著,對她道:”對不起,夫人,您的衣服馬上就來了,請稍等。”龍小小見此也只好退回去,而且她的衣服確實有些見不得人。

王媛媛此刻已經渾身有些燥熱了,看著判官的眼神也十分的火熱,她伸手將自己身上的披風解了下來,身上只剩下一件抹胸裙,嫵媚之極,她的身子不斷的往判官的身上靠去,判官一個閃身躲開了,王媛媛用一種極其狼狽的姿勢躺在了地上,不過此時她的意識已經有些不清楚了了,只能看到一個模糊的影子。

“都準備好了?”判官的聲音響起,一個女聲答道:”是,公子,人就在這裡了。”判官微微點了點頭,隨後,一個不停掙扎的麻袋被扔了進來,一個身影從被解開的麻袋口鑽了出來。

此人正是那日帶走菊兒的那個侍衛,他本來正在和一個侍女調笑,誰料自己突然就被人綁架了,然後便來了這裡,他環顧四周,發現王媛媛就在不遠處,此時正有些難耐的撕扯著自己身上的衣服,他的眼睛都有些發直,他對這位大小姐可是垂涎已久了,不過他還是知道分寸的,此時如果他對王媛媛做了什麼,那他這條命就到頭了。

他走過去,想扶起王媛媛,王媛媛卻一把將他拖到身下,撕扯他的衣服,嘴裡還在喃喃道:”你從了我吧,從了我,我便嫁你做夫人。”侍衛的定力原本就不夠,此時王媛媛又在他身上上下其手,四處點火,他終究按捺不住:”管他的,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念完,便將王媛媛壓在身下,房間內頓時火熱了起來。

此時,侍女也終於將龍小小的衣服找來了,依舊是一件月牙白的衣服,看起來價值不菲。”對不起,夫人,我想找一件與您衣服相配的衣服,所以久了些。”龍小小似笑非笑的盯著她,侍女在她的目光下低下了頭。

隨後,龍小小跟著侍女回到了他們吃飯的地方,屋子內正傳出很大的**聲,龍小小挑了挑眉,正好,碰到”醒酒”歸來的王德水,他聽見動靜,眼中有著得意之色,但臉上卻是一臉愧疚的看著龍小小:”哎呀,你看這事。。。”龍小小笑了笑:”沒關係,這事一個巴掌拍不響的。”

這時,輪到王德水有些愣神了,他沒有想到龍小小會這麼的大方。”不知道你準備如何處置他們兩?”龍小小漫不經心的問道。”這。。。這關係到小女的清白,我們王家是個大家族,所以我決定把女兒嫁過去做個平妻,夫人意下如何?”龍小小點了點頭:”這也是應當的,我沒有意見。”王德水沒有想到這件事會這麼的順利。 屋子內的聲音停下了之後,王德水才推門進去,龍小小跟在後面,當看到屋內的場景,王德水頓時傻了眼。”這。。。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王德水聲音有些惱怒,驚醒了床上的兩個人,王媛媛睜開眼,心中本來正甜蜜著,覺得判官這方面也很厲害,她嫁於他不管從哪個方面看都是好處。

沒容得她深想,便被王德水的聲音打斷了,她第一反應是用被子遮住自己的身子,這裡的屏風後有一張大床,可見王德水平時的生活之**。

隨後,她看了看身邊的男子,發現竟是她的護衛首領,那個長相平凡猥瑣至極的男子,她的臉漲得通紅,狠狠的給了侍衛一個耳光,侍衛此刻正縮在那裡,身子有些瑟瑟發抖。

“哦?原來王姑娘的心愛之人竟是這個男子嗎?你可有福了。”龍小小帶著一絲微笑說道。”我。。。這。。。”王德水此時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

“這裡是怎麼了?”判官從門外走了進來,看到屋內的場景,皺了皺眉:”你這是什麼意思?這可是我們吃飯的地方,這樣污穢的事情,我們怎麼還吃的下。”判官的聲音沒有多少憤怒,但是王媛媛的臉卻瞬間慘白。

“夫君,你也不要惱,這是王姑娘碰到了心愛之人,情難自禁呢,剛剛王先生還承諾要將王小姐許給這位男子做平妻呢。”王德水的身子晃了晃,正要說什麼,龍小小在他耳邊說了句什麼,王德水的眼裡滿是不敢置信,看向王媛媛的眼神也不復之前那麼寵愛了。

“是,我答應過,媛媛,我今日便將你許給高升,做他的妻子。”王德水一下子蒼老了許多,聲音有些沙啞,王媛媛大驚:”爹,不可以!你怎麼可以把我嫁給他!我死也不要!”王媛媛吼叫著,被子從她身上滑落。

王德水聞言臉上一沉:”這事由不得你!如果不嫁給他,你就去浸豬籠!”他語氣中的認真讓王媛媛的身子抖了抖,她知道,王德水這一次是來真的了。

當下一句話也說不出。龍小小微笑著看著他們:”這樣,就是皆大歡喜了,不知我們可有榮幸參加王小姐的婚禮呢?”王德水臉色訕訕的:”自然。。。自然。。。”龍小小微微一笑:”既然這樣,那我們就先離開了。”說完兩人攜手離開,王媛媛看著他們如此相配的身影,恨的牙痒痒,可偏偏拿他們沒有辦法,她還在思考到底是哪一環節弄錯了。

一個侍衛過來,在王德水的耳邊說了一句什麼,王德水先是一陣驚喜,接著防備的看了看王媛媛,王媛媛看到王德水這個眼神,瞬間如墜冰窖,難道他知道了?!

龍小小和判官走出王家大門,門外等著一個女子,判官拿出一口袋的銀錢遞給她,女子接過,跪了下來:”公子和夫人的大恩大德,菊兒一生都不敢忘。”龍小小扶了菊兒起來:”沒事,你也幫了我們,可以說互相利用。”菊兒再次道謝后,離開了這裡。


“你說,王媛媛會不會想到,最終她的婢女出賣了她。”龍小小看了一眼王府,緩緩說道。”她這般的人,只怕是想不到。”判官不在意的說道。

“我不過是對王德水說了王媛媛害死了他小妾的孩子,還準備毒害他,他便信了,孩子是真的,可毒害卻是不存在的,由此可見,這王家父女兩之間也不存在多少信任。”龍小小道。”王德水最近腳步虛浮,面容呈現黑氣,分明是他自己縱慾過度,如今,怕是信了你的話了。”龍小小淡淡的笑了笑:”信如何不信如何,這不過是世人最常見的醜態罷了。”她從何仙姑的話中察覺到了不對勁,於是稍稍調查一番后便知道了原來不是沒有小妾為他生下孩子,而是那些小妾的孩子都被王媛媛給害死了,為的便是不要多出來的弟弟妹妹和她爭王家偌大的家產,被王德水知道了,必然會心寒,自己掛在心尖上的女兒,卻是兇手。

說完,兩人不再看王府一眼,轉身離開。

過了兩日,便收到了王府的請柬,邀請他們參加婚禮。這一次,並沒有隻邀請他們兩人,於是龍小小便帶著萌萌靈兒,花尋青蘿還有孫毛毛一同前去,原本要叫上何仙姑,但她府中還有雜事,便沒有一同前去。

王媛媛的婚禮並沒有大張旗鼓的舉辦,也只有龍小小他們幾人參加,也是因為他們要求了,不然,王家肯定是悄無聲息的就將婚事給辦了。

不過,對於這個鎮子來說,王家始終是一個大家族,一舉一動都有人看著。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