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現在呢?他們已經不能夠滿足於現狀了,他們現在已經開始覬覦冠軍寶座!

這一切就是因為葉川和秦風兩個人足夠的爭氣,才讓他們現在有了如此的想法。

現在的他們可是擁有著百分之五十的機會啊,而且葉川一旦贏的話,恐怕這個冠軍寶座那是穩穩噹噹的了。

與秦風對戰的人是一匹黑馬,不過那也只是黑馬而已,黑馬的原因是之前並沒有什麼人關注他,現在突然被人關注而成為了黑馬。

與秦風對戰的人是黑馬,那秦風自己本身就不是黑馬了么?顯然並不是這樣的,雖然對面之人是黑馬,但是秦風自己本身也算得上是黑馬當中的一員。

兩批黑馬?徐剛和孫成兩個人自然是更加的看重秦風了,畢竟秦風是他們這邊走出去的,如今能夠走到這一步他們自然是非常的開心了。

「這個劉進,當真不是個東西,已經這樣了還準備過來羞辱我們一番……」孫成看著劉進悻悻走開,他也是忍不住啐了一口。

「師弟啊,有些人就是這樣,一直都顯擺慣了,現在突然沒有東西顯擺了整個人就變成這個慫樣了……」徐剛笑著道,此刻他的心情已經是溢於言表了。

「好了,咱們繼續看比賽吧,不要因為這樣的人影響了我們的心情,如若柳劍鋒真的戰勝了葉川的話,這小子恐怕馬上又得過來在我們的跟前噼里啪啦的了!」孫成頗為苦惱的說道。

「所以啊,我真的是希望這葉川能夠將柳劍鋒擊敗,這樣咱們不僅冠軍的豐厚獎勵有機會拿到,也省的這小子一直在我們的跟前聒噪……」徐剛笑了笑道。

就在這個時候,他們雖然在這邊聊著天,不過此刻場中的形勢已經是有些詭異了起來。

柳劍鋒一直帶著一絲讓人捉摸不透的笑容,看上去很是讓人奇怪,但是奇怪又感覺奇怪不起來,他現在不知道到底應該怎麼形容現在他們看到的一幕。


柳劍鋒已經被打成這樣了,難不成他還是有如此的自信?他的自信到底從什麼地方來的呢?

大家都在等待著,等待著柳劍鋒是否能夠逆轉現在對於他極為不利的形勢,葉川成功的逆襲?還是柳劍鋒保住自己百宗盛宴第一人的位置?

或許在等一會就要真正的揭曉了,很多人都知道,最後的決戰很快就要到來。 “蘇天河?”聽到“碧遊宮”三個字,蘇晴有點恍惚,當“蘇天河”三個字傳入他的耳中的時候,他一個激靈,下意識的提起手中的長槍,眼前,言天翼斜着眼睛看了他一眼。

“像!又不像,長得有點像,但是,差太遠了,捕鬼手蘇天河,當年這個名字一出,不知道有多少的人聞風喪膽,傳說中,他左手捕陰,右手抓陽,無論是什麼兵器法寶,只要屬性在陰陽之間的,落到他的手裏,就只有一個下場——被融解,嘿嘿,當年如果說最不想面對的敵人的話,我們這邊,排名第二的就是蘇天河這個死小子了。他甚至在我們言家的屍毒王,藏傳的淨禪子,梅山的天狐璽璐,五行世家的金融之上。”

“那排名第一的?”蘇晴遲疑了下,就被言天翼隨手敲下腦袋,“廢話,當然是道尊那個老不死的了。”

“痛!”蘇晴捂着腦袋,有點不服氣的說到,“那這樣說來,你還是我們的敵人呢,外面的那兩個雖然在打架,不過也是自己人,仔細算起來,也就你是外人……”

蘇晴還沒說完,就怔然停住了接下去要說的話了,眼前的三人不約而同的看了過來,他們的臉上,赫然是一股掩飾不住的失落。

許久,言天翼才苦笑着先開口說到,

“是,我們是敵人。”

“一千多年了,破滅之戰,已經過去一千多年了,鐵家的小娃娃,當年,我們還沒開戰的時候,似乎,你抓週的那份禮物還是我送的吧?那年我記得很清楚,我正好一百歲,一百歲!唉,時間,真快啊,一轉眼,你也快兩千多歲了吧!”

“不多不少,我兩千六百歲了,木芹妹子年輕點,不過,她也陪了我一千多年了,一千多年啊!我忽然有點想死了,這死不了的,其實,也很痛苦。”

鐵生長嘆了一口氣,木芹癡癡的看着他,輕輕的把頭靠在他的肩膀上面,鐵生悽然一笑,

“蘇家的娃娃,你看見我的臉沒有?這是我在‘落日熔岩’下最炎熱的那塊石頭上面,足足坐了一百多年,好容易才把自己變得蒼老了點,不爲了其他,我只是想找點新鮮感而已。”

看着有點目瞪口呆的蘇晴,鐵生臉上浮起了一絲怪異的笑容,邊上,言天翼索性盤膝下來跟鐵生肩並肩坐了下來,託着下巴,像個孩子一般臉上掛着回憶的笑意。

“我修道大成的時候已經八十歲了,我跟你們沒得比,我沒有言瞳,所以,一直以來並不受家族的重視,以至於我一直遊蕩在九州之上,等我修道大成的時候,我的外貌也固定在了八十歲上面了,倒是你們兩個,當年的鐵家似乎還是共工族當中的大家吧?鐵生,嘿嘿,就算只是資質平平的你們,想必個個都在長輩的幫助下,在三十歲之前突破地鬼之道,徹底駐顏了吧,想我那天生兄弟,就是因爲生就一雙‘雙仁言瞳’,以至於甚至連族長都對他期待有家,以至於一個不小心,居然在他八歲的時候吞嚥下了一枚‘罘莢’,爲了救他,家族裏面的八大長老不得不將一成的功力封印在他的體內,封印住‘罘莢’的同時,也讓他直接躍過地鬼,直接無限的接近地仙級了,真是羨慕啊!不過,他這輩子,也只能以八歲孩童的面目出現了……”

“那後來呢?”蘇晴聽得入神,忍不住出聲問到,言天翼失神了會兒,才緩緩的說到,


“死了,被道尊的‘埒礅混’打在胸口上面,救回來的時候就已經只剩下一魂一魄了,當時的鬼宗道的長老尚且有大能,還能夠勉強的打開陰間通道請出陰差,可惜,已經遲了,魂魄不全者,不得入黃泉,我們也沒有辦法找到他剩餘的魂魄,七日之後,人就涼了。我的親弟弟啊!”

言天翼低沉的說到,蘇晴聽得心頭一酸,言天翼的陡然擡起頭來,神色一凜,看得蘇晴心頭一跳,心裏陡然警覺了起來,

“蘇家的娃娃,你要記住,道家的,沒有一個好東西,又一千年了,哼,道尊,那個混蛋轉世回來了吧,我等他,也快等了一千年了,我倒是真的有好幾個問題,很想當着他的面問問他呢!他就算再強大,那有如何?五行世家的那些人是不會出世也不可能出世的,碧遊宮?自從蘇天河下落不明後就退出了戰爭,十二洞遠走海外,天山六門早早的一開始就被徹底的滅門乾淨了,藏傳佛的情況倒是不清楚,娃娃,你是外面來的,你告訴我,現在外頭,最強大的門派是哪個?”

“你的意思?就是那個叫道尊的人一點都不可怕了?”蘇晴小心的反問到,然後撓了撓腦袋,“門派?我不知道什麼門派,如果是你說的那種的話,我只知道一個碧遊宮跟一個鬼門,哦,還有一個金剛門跟你們言家。”

“那你?是碧遊宮門下的吧!蘇天河不在了,唉!他的子孫,看起來也不成器啊,修真界是後繼無人了。”

“不,我是鬼門的門下,你們的那些歷史我不懂,可是,我知道,碧遊宮跟鬼門的關係還不錯,而且……”

蘇晴還沒說完,就被言天翼急切的打斷了,

“鬼門?你是鬼門八道哪一道的門下?”

“鬼門八道?言老頭,鬼門現在是萬道了,你們蝸居在這邊恐怕是不清楚,不如跟我回去,我好好講給你聽,如何?”

衆人大駭,聲音遙遙的傳了過來,赫然是焱明炎那特有的陰柔的聲線,緊接着,淼重水那淡淡的聲音也傳了過來,

“不錯,鐵生,你把言天翼封印掉,跟我回‘媧居’去,蘇家的娃娃,你也一併跟我們來吧,碧遊宮跟五行世家,從來都是朋友的。鐵生,你不用擔心焱明炎會對你們下手,至少,在你們見到長老們之前,我可以保證你們的安全。”

“朋友!”

言天翼怪笑了起來,滿頭亂糟糟的頭髮甚至都劇烈的晃動着,

“真是個好聽的名詞啊,淼重水,不,我跟你不熟,你小兔崽子出生的時候,我跟你爹——淼森還是結拜的異性兄弟,焱明炎,小兔崽子,我跟你熟,當年我去五行世家借五色石的紅石的時候,你還騎在我的頭上喊我叔叔呢。朋友!朋友!當年我跟你爹,可以三天三夜不眠不休的大醉,可是呢?破滅之戰的時候,是誰宰了我最的小侄子?是你!兔崽子!當年,是誰把我們言家一隊七百人的小分隊殺得乾淨連魂魄也不放過?就是你那個天天把樂善好施掛在嘴邊,笑嘻嘻的老爹,我不知道他是不是現在也一心進修天道了想要飛昇了,不過,就他這種滿嘴仁義道德,假仁假義的……”

言天翼還沒說完,胸口處慢慢的變得通紅,他閉上了嘴巴,微微有點詫異的看着自己的胸口,要知道,焱明炎跟他之間,可是隔着一個實力比起他來只高不低的淼重水呢!可是,就是隔着淼重水,甚至隔着五六百米,言天翼的嘴角緩緩的溢出一口鮮血,他的頭髮忽然嘭的一聲,冒出了烈焰出來,烈火當中,蘇晴忽然揉了揉眼睛,不知爲何,他赫然看見言天翼嘴角露出一絲古怪的笑意。

“不許你說我爹,你算什麼東西!”


直到這個時候,焱明炎的聲音才傳來過來,跟着的,是淼重水帶着怒意的喝聲,

“焱明炎,你在幹什麼,住手!不然,我會對你不客氣的。”

蘇晴愣愣的看着歪倒下身體的言天翼,木芹愣住了,她甚至不知道,是否要伸出去手扶起他,他的樣子,看起來似乎就像一隻從裏到外烤得通紅的炸雞,是了,還冒着燒焦的味道。

“你過來。”言天翼低低的說到,蘇晴默默的站了起來,走到了他的身邊,蹲了下去。

“你知道麼。”言天翼現在的情況看起來似乎糟糕得不能再糟糕了,他的腳後跟的地方,赫然開始冒出了火焰,不過隨即襲來的一股寒氣將他的腳踝處裹上了一層薄薄的寒冰,遠遠的,焱明炎的狂笑聲隱約的傳了過來,“來不及了,已經來不及了,‘一蓮磷火由心起’,就算你是共工再世,你也救不了從身體內部用血液摩擦而製造的火焰的,淼重水,你救不了他的!”

這一邊,言天翼顫顫巍巍的湊近蘇晴的耳邊,雖然自始至終,蘇晴對這個白髮蒼蒼,看上去卻比個壯小夥子還能蹦達的傢伙一直抱着那種來自生物的本能的戒備,可是如此的情況,卻由不得他不把耳朵湊近到他的跟前了——他的聲音,太小聲了。

“你知道麼?我得死,必須得死,不得不死,死,才能活,死,就是活!”

終於聽清楚了這句莫名其妙的話,蘇晴的臉上卻看不出任何的表情,他剛要準備起身,忽然之間,對上了言天翼那雙變得綠油油的恐怖的雙眼。

“再——見!”

沒錯,是“再——見!”

蘇晴的手一緊,長槍的槍尖徑直的透過了言天翼的胸口,斜斜的深深的插了進去,不知道是否是錯覺,蘇晴的心頭怔怔的,在那個瞬間,他幾乎懷疑自己可以清晰的看到一道黑影迅速的沒入了槍身裏面,槍,沉甸甸的,眼前的老人在那個瞬間雙手垂了下去,他的嘴角——笑意儼然。 擂台之上,葉川與柳劍鋒相隔三十米之遙,兩個人四目相對,眼神中碰撞出了絲絲火花。

葉川仗劍而行,欲再一次進攻,現在他絕對不可能在留給柳劍鋒任何喘息的機會。

要是再有什麼幺蛾子出現的話,難保他不會頂得住,此刻對於他們來說一切的一切越早結束,為他贏得的休息時間就越多,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

「落雲斬!」

葉川大喝一聲,此刻落雲斬算得上是他能夠使用的出來威力最大的一種劍法。

劍法和步法是現在葉川急需提升的兩樣功法,這兩樣功法對於現在的他來說是短板了。

綜合實力的提升才是他能夠立足的本錢,葉川身形如燕,一陣虛影在柳劍鋒的身邊飄過。

柳劍鋒提起驚鴻劍奮力抵擋,不過對於葉川來說,此刻柳劍鋒的抵擋已經是有些無用功。

天空中揮灑著劍雨,而此刻柳劍鋒的身上又多出了一道新的劍痕,順著方向看去,地上也已經是布滿了血珠。

「這個柳劍鋒看來是不行了啊,沒有想到號稱百宗盛宴的第一人竟然如此的不堪一擊就這麼慢完蛋了……」

「是啊,想想都有些唏噓啊,沒有想到柳劍鋒如此厲害的人物都沒有得到百宗盛宴的冠軍,這一屆的百宗盛宴果真是有些讓人看不懂了啊!」

「天才輩出對於我天武宗來說是萬幸之事啊,這些天才才是未來整個宗門的中流砥柱!」

「這一場半決賽果然是不虛此行啊,真是沒有想到這個葉川竟然能夠力壓柳劍鋒,強勢的進入決賽,原本我們都還在等著看熱鬧呢!」

「葉川乃是不鳴則已一鳴驚人啊!」

眾人現在基本上都是一邊倒的開始向著這幫人訴說著什麼,他們原本對於葉川根本沒有什麼太多的心思,不過現在他們倒是有著不一樣的想法了。


葉川對於他們來說,現在就是神一般的存在了,以後在天武宗,眾人都可以想象葉川到底會以一個什麼樣的姿態來面對眾人了。

「呼呼呼……」

柳劍鋒一隻腿已經是半跪著,整個人看上去有些無力的感覺,看似這一場比賽已經是要結束了,沒有任何的懸念可言。

葉川剛剛一輪瘋狂的進攻之後,他整個人也是有些吃力,大量的元力消耗讓人感覺吃不消,此刻他的頭上也是豆大的汗珠往下滴。

吃力,葉川現在唯一的感覺就是吃力,太過吃力了一些。

就在眾人以為整場比賽要劃上一個圓滿的句號的時候,異變陡生!

一道黑色的亮光直接朝著葉川的方向呼嘯而去,葉川整個人的瞳孔已經是放大了無數倍。

「青光雷霆暴!」

葉川對於這一枚攻擊性的丹藥實在是太過熟悉了,那是青光雷霆暴,這等青光雷霆暴的威力他自己也算是領教過的,威力相當的大!

雖然他的爆炸直徑並不是特別的大,可是對於葉川來說他現在已經是完全不能夠避開柳劍鋒對著自己攻擊過來的青光雷霆暴了。

一旦被青光雷霆暴攻擊到,誰都知道這個後果是什麼樣的,至少現在的葉川恐怕是死無葬生之地了。

百宗盛宴的規矩他葉川是知道的一清二楚,他根本就沒有想到柳劍鋒的身上會有如此的丹藥,那可是青光雷霆暴啊!

一般的人根本不可能有機會獲得如此的丹藥,青光雷霆暴,雖然威力驚人,可是葯宗根本就不外傳,對於青光雷霆暴,很多人都只是羨慕的份,想要購買都無從下手。

市場上的估價雖然不高,也就是幾千萬星元石,但是那是有價無市的東西。

沒有想到在這一刻,竟然出現了這樣的異變,葉川的腦門上一瞬間冷汗淋漓!

千鈞一髮的時刻就在此時!

沒有想到柳劍鋒隱忍這麼久,他還是有著他的底牌,這個底牌竟然就是青光雷霆暴。

他肯定是認識這枚攻擊性的丹藥的,否則他不可能被自己打成這樣,還一直保持著如此的自信,青光雷霆暴絕對不是浪得虛名。

葉川自己就曾經利用青光雷霆暴斬殺了雲武宗的少宗主和他的兩個保鏢。

這個就是這枚丹藥的實力啊,看著距離自己越來越近的青光雷霆暴,此刻的葉川根本就是躲無可躲!

場外,眾人皆是震驚!

肖凌峰也沒有想到這個時候柳劍鋒竟然能夠拿出一枚青光雷霆暴,他之前也沒有想到這一層,現在想想都是有些後悔了。

雖然他現在有些不待見葉川,不過至少這個葉川也算是一個人才,最重要的是他不能夠讓葉川出事,這個是他跟蘇和軒保證過的,蘇和軒可是把葉川當成了未來整個天武宗的基石在培養的,要是這個時候就出事了,而且在自己的地盤上。

肖凌峰不敢在想象下去,雖然蘇和軒將整個天武宗交給了自己,不過要是自己做不好的話,恐怕到時候蘇和軒會雷霆震怒的。

畢竟他做了那麼多的天武宗宗主,一點點的底蘊沒有怎麼可能呢?此刻的他心中擔憂的很。

「混蛋!」肖凌峰此刻想要出手都已經是來不及了,太近了,根本沒有任何的機會出手。

話音未落,一道巨大的轟鳴聲響徹全場!

「轟!」

一道道青光直挺挺的砸在了葉川的身體之上,很多人都震驚的看著這一幕,整個擂台也已經是感覺到了陣陣的顫抖。

威力實在是太過巨大,讓人感覺到了震驚的同時,又感覺到了不可思議。

很多人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就看見在葉川的跟前發生了如此巨大的爆炸!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