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看到大屏幕上播放着的都是對自己不利的信息,如果要是他們再不出手的話,自己真的要慘了。

只不過很可惜,不論自己說什麼,何輕柔如何的叫喊,那些保安都不敢再動彈一分。

因爲剛纔王越出手能夠知道,他們根本不是王越的對手。

何輕柔將目光放到了自己哥哥身上,現在只能把所有希望都寄託在自己哥哥身上了。

二爺可是請來了高手,只能讓他們出手了。

只不過讓他沒有想到的事情很快發生了,此刻二爺臉上一臉的難看,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其實對於二爺來說,剛纔王越上來的時候,二爺已經能夠知道事情已經無法被自己掌控了。

隨後他準備叫那些高手將王越徹底解決掉,但是誰也沒想到,自己請來那些高手突然全部消失了。


難道他們也害怕了,看來他們也能夠知道王越根本不是他們能夠得罪性的存在。

十幾分鍾後,那些記者十分的激動。

因爲上面的內容已經坐實了何輕柔就是在抄襲和竊取範氏集團的勞動成果。

誰也沒想到,堂堂何氏家族的繼承人竟然能夠做出這樣的事情,真的讓人不齒。

原本他們過來是準備看範朵朵的笑話的,但是誰也沒想到竟然事情會變成這樣。 不過說實話,現在誰也沒辦法挽回何氏家族的顏面了,因爲證據確鑿,何輕柔這一次陷入了萬丈深淵。

範朵朵看到這一幕後,露出了一絲燦爛的笑容。

隨後他對着那邊的何輕柔平靜地說道。

“何小姐,記住這裏是濱海市並不是嶺南市,所以趕緊滾吧,我不送了。”

範朵朵說完後,直接冷笑了一聲,轉身向着門外走去。

當王越看到這一幕後也笑了笑,並沒有多說什麼,直接跟了過去。

他現在對於範朵朵來說真是越來越佩服了,倒是有一種霸道總裁的樣子。

不過就在他們準備到達大門口的時候,範朵朵忽然停下了腳步,對着何輕柔再次說道。

“何小姐,我之前可是提醒過你,讓你不要得罪我,不過你不聽我的。既然這樣的話,接下來這件事情還不算結束,不管你想對我做什麼我都奉陪到底。”

範朵朵說完之後,和王越離開了這邊。

他的意思很明顯,那就是範朵朵絕對不會放過何輕柔的,他會用法律手段來維護自己的正當權益。

當然他也是告訴別人不要輕易和範氏集團作對,不然的話,那麼他會付出代價的。

畢竟像何輕柔這種代價一般人無法承受。

周圍的人看到範朵朵離開後,很多記者來到了何輕柔的面前,隨後拿着手中的話筒。

“何小姐,對於今天的事情,您有什麼想說道嗎?”

“對啊,何小姐,剛纔視頻中出現的人到底是什麼人不知道,您能和我們說說嗎?”

“就是啊,何小姐。”

對於這些記者而言,他們現在要做的就是收集第一手資料,等會兒回去後一定會產生巨大的轟動的。

想到這裏,記者十分的興奮。

當何輕柔聽到他們的話後,一臉的憤怒,隨後直接說道。

“都給我滾,這裏不歡迎你們。”

何輕柔說完後,直接一把推開了這些記者,然後離開了這邊。

見到自己小妹離開了,二爺爺急忙跟着上去。

半個小時後,在辦公室裏面何輕柔坐在椅子上,至於二爺對着旁邊的中年男子一臉憤怒的說道。

“你們這羣混蛋,剛纔我可是叫你們出手的,只是在關鍵的時候,你們爲什麼都沒有出手?給了你們那麼多錢,這一次你們知道造成了多大的損失嗎?”

二爺如果不是忌憚這個傢伙的實力十分的厲害的話,恐怕他早就動手了。

說實話,爲什麼這個高手沒有動手。

當中年男子聽到二爺的話後,笑了笑,隨後直接坐在了旁邊的椅子上,一邊坐下來一邊對着二爺說道。

“二爺,你還是不要生氣,剛纔我們不出手其實是有原因的,當着那麼多人的面殺了這兩個人恐怕影響不太好,你放心吧。最多半個小時之內,那個王越和範朵朵傢伙徹底的從這個世界上消失的。”

中年男子的話說完,拿出一根香菸,然後抽了起來。

他剛纔之所以不出手的原因其實很簡單,畢竟如果當着那麼多人的面,要是出手的話恐怕後果不堪設想。

而這時,原本一臉憤怒的二爺聽到中年男子的話後,鬆了一口氣,隨後直接說道。

“你和我說的是真的嗎,你們真的可以將那個傢伙輕而易舉的殺死嗎?”

說實話,現在只有殺了王越,他們才能夠十分的痛快。

畢竟這一次王越和範朵朵讓他們十分的憤怒。


當中年男子聽到兩個人的話後,笑了笑,隨後說道。

“兩位,放心吧,既然你們付了錢,我們一定會讓你們滿意的,你們就等着好消息吧。”

對於中年男子而言,解決王越實在是太簡單不過的事情了。

剛纔王越和範朵朵離開的時候,他已經要自己的手下跟了過去,相信他們很快就會將王越給解決掉。

“如果要是這樣的話,那麼就真的太好了。”

二爺的話剛說完,原本緊閉的大門直接被人給踹開了。

隨後一個男子直接出現在了門口,原本坐在沙發上的中年男子看到這名男子後有些吃驚,隨後他直接說道。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你爲什麼還活着,你把我的手下怎麼樣了?”

此時在門口的正是王越,這讓中年男子一臉的憤怒和無法理解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按道理說自己的手下應該已經解決掉王越了,可是王越爲什麼會出現在這邊,還對着他們笑,這讓他有些毛骨悚然。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當王越聽到這個傢伙的話後,笑了笑,隨後直接說道。

“就憑你這點手段以爲能殺得了我嗎?”

王越說完後,直接向的中年男子走了過去。

王越早就能夠知道,何輕柔他們絕對不會甘心放他們這麼離開的。

只不過王越沒想到他們這麼快就要動手了,既然這樣的話,那麼這讓他們知道一下得罪自己的下場吧。

當中年男子聽到王越的話後,頓時說道。

“臭小子,沒想到你竟然能夠解決了我的手下,我倒是有點小看你了。”

“不過如果你以爲這樣就能殺得了我的話,那麼你也太天真了。”

“現在我就告訴你我真正的名字,恐怕接下來你會十分的恐懼。”

無影覺得自己現在應該好好和王越介紹一下自己到底是什麼人,這樣的話王越才能死得瞑目。

相信等會兒王越知道自己的名字的時候,他一定會十分的恐懼吧。

只不過接下來王越說的話,讓他臉色變得難看了起來。

“無影,今年50歲,天海僱傭兵的隊長,曾經天海僱傭兵也算是一流水準了,不過這些年發展越來越倒退了,根本成爲了不入流的隊伍。”

王越一臉不屑的看着那邊的無影,隨後說道。

這個傢伙還準備介紹自己,讓自己有些無語。

那邊的無影聽到王越的話後,一臉的吃驚,隨後忍不住問道。

“不可能,你怎麼會知道我的名字,你到底是什麼人?”

無影現在十分的震驚,因爲他沒有想到王越竟然知道自己的身份證,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按道理說,王越不可能知道自己是誰啊。

王越聽到他的話後,冷笑了一聲,隨後直接說道。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十年前你可是被華夏龍組警告過,不要再出現在這個地方的,不過既然你不聽警告的話,那麼我將不會再給你機會了。”

王越說完之後直接停下腳步,隨後出手準備將眼前的無影給解決掉。

只不過隨後發生的事情,讓所有人都傻眼了。

“噗通!”

原本站在那邊的無影聽到王越的話後,直接跪倒在了地上。

他能夠知道王越根本不是自己能夠得罪你的存在,他竟然知道龍組曾經給過自己的警告,那麼他一定不是一般人。

原本站在那邊的何輕柔還有二爺看到這一幕後,直接傻眼了。

畢竟無影好歹是傭兵團的隊長,怎麼可能這麼輕易就給人跪下呢?!

不過無影並沒有理會這些人,他能夠知道華夏龍組的恐怖,自己如果要是和這些人做對的話,那麼自己死定了。

在這樣的情況下,他還不如跪下祈求王越的原諒,說不定王運會放過自己。

隨後,他直接說道。

“王總,我錯了,求求你放過我吧,我以後絕對不會再來華夏了。”

無影的話說完,王越直接冷冰冰的說道。

“多行不義必自斃,你已經沒有機會了。”

“砰!”

說完之後,王越直接一腳踹在了無影的身上。

被王越這麼一腳踹中,無影重重的飛了出去,然後砸在了身後的牆壁上。

一瞬間,無影將整個牆壁都擊穿了,隨後落在了旁邊的房間之中。

原本在這樣的衝擊下無影必死無疑,但是讓何輕柔他們沒想到的是,下一秒無影顫抖的站了起來。

這讓他們一臉的激動,希望無影能夠解決了王越。

不過隨後他們想多了,無影還沒有走幾步,直接一口鮮血吐了出來,隨後重重的倒在地上。



在這樣的情況下,無影是不會有任何生還的機會的。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