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其中也不知道喝了多少水,李逸卻毫不在意,修煉起來狀若瘋狂,每次都要練的丹元力和體力都耗盡纔會停下來。

有好幾次因爲太過勞累,跌入水中,差點溺水而亡,幸好黑衣人發現的及時。

李逸的這股子瘋狂勁,讓黑衣人極爲滿意。不過滿意歸滿意,黑衣人下手從不手軟。


當李逸適應了水中的環境,黑衣人又開始釋放火球。數十個火球在水面上快速移動,它們的目標只有一個,那就是砸中水中移動的李逸。

李逸剛剛習慣在水中活動,想要躲過那些急速而來的火球根本不可能,接連被擊中。但李逸的倔脾氣也被激發出來,我就不信躲不過你。

整整一個下午,李逸都在溪水中渡過,瘋狂的修煉也換來了豐厚的收穫。

只見滿天的火球幾乎將水面都給遮住,李逸在水中移動,速度不快,卻很詭異。有的時候明明看見他向前跑,實際上卻是在後退,有的時候是向左側躲避,實則是在向右側移動。

在這滿天的火球之中,見縫插針,竟是將所有的火球都盡數躲避開來。

幻影迷蹤步終於大成了。

“不錯,你的領悟力很好,能在一天之內將幻影迷蹤步修煉大成,就算是在那些大勢力中,領悟力能與你比肩者,也是少之又少。”

黑衣人非常滿意,毫不吝嗇口中的讚美之詞。

李逸看着黑衣人,真誠地道:“多謝前輩的指點,不知前輩是否是我李家的某位前輩,可否告知一二?”

黑衣人呵呵一笑,道:“以後你自然會知道。好了,幻影迷蹤步你也修煉成了,這裏也沒什麼值得你留戀的了。”

李逸環顧四周,心中雖然充滿了好奇和疑惑,但黑衣人下了逐客令,他也不好繼續追問。

黑衣人快速掐動手訣,在李逸面前就出現了一道光門。黑衣人道:“走吧。出去之後不要對任何人說你來過這裏。”

李逸點了點頭,一步跨入了光門。等到李逸離開,黑衣人眼中露出一絲欣慰,他揭下臉上的黑巾,露出一張與李逸的父親有幾分相似的面龐。 月光暗淡。

從後山出來,李逸還在猜測黑衣人的身份,募地發現家族燈火通明,族人行色匆匆,一問之下方纔得知三長老的孫子,那個被李逸斬斷一條手臂的李山死了。

“難道是過度的鬱悶,自殺了?”李逸暗自猜測。

李山是三長老的孫子,身份也不小,他的死也算是一件大事,所以族人才會顯得這麼匆忙。

回到大廳,李逸發現父親和三位長老都在這裏,在他們的面前,躺着一具屍體,正是李山。只不過見到李山的胸口上的傷口,李逸微微皺了下眉。

見到李逸,衆人反應不一。李天面露擔憂,二長老緊皺着眉頭,三長老神情悲傷,四長老滿臉憤怒。

見此,李逸心中陡然升起一股不安,卻又不知道這股不安來自何處。

“李逸,你還敢回來。”四長老沉着臉,衝着李逸大喝道。

李逸眉毛一挑,冷聲回道:“四長老這話何意,我爲何不敢回來。”

四長老指着李山的屍體,對着李逸怒道:“殘殺同族,凌遲處死。你殺了李山,若不拿你問罪,族規何在?”

說着四長老就要衝上前來,拿下李逸,被二長老揮手製止了。二長老看着李逸,道:“李逸,今天你去哪兒了?”

李逸皺了皺眉,道:“去後山修煉了。”

“後山修煉?”四長老冷笑道:“我們剛從後山下來,爲什麼沒有見到你?我倒是想問問,你在後山哪裏修煉,難不成後山還有個隱藏的世界不成?”

李逸心裏暗自嘀咕:“還真有個隱藏的世界。”

不過,李逸答應過那個黑衣人,不將那裏的一切說出來,當即李逸便沉默下來。

見此,四長老更加得意,道:“我看你不是去修煉,而是在行兇殺人。”

李逸臉一沉,語氣冰冷地道:“四長老,說話要講證據,不要血口噴人,你哪隻眼睛見到我殺人了?”

“你要證據是吧?”四長老冷冷一笑,轉身走到一張椅子上,拿出一把大刀,對着李逸冷聲道:“這把刀是你的吧?”

刀身纏繞着兩條蟠龍,赫然正是李逸的蟠龍刀。李逸眉頭一皺,道:“是我的。”


“是你的就好。”四長老又指着李山胸口上的傷口,道:“你看看李山胸口上的傷口跟這把刀的大小,厚度是否吻合。”

李逸晃眼一瞧,就明瞭七八分,那傷口就是蟠龍刀造成的。此時,他哪還不明白,自己是被人陷害了。

他去後山修煉幻影迷蹤步,根本就沒有帶蟠龍刀,也忘了將蟠龍刀放入白玉扳指。肯定是有人趁他不在,拿了他的蟠龍刀殺死了李山,然後嫁禍給他。

這個陷害他的人對他的行蹤瞭如指掌,肯定是李家的人,而且職位還不低。只是到底是誰想要置他於死地?

李逸百思不得其解。

就在這時,三長老走了上來,他一身黑衣,兩條袖口都有着一枚金色的鈕釦。三長老神情悲傷,彎腰抱起李山,對着李天道:“家主,李山我帶走了,我要單獨跟他待一會兒。”

三長老雖然跟他不對付,但怎麼說也是他的二叔,早年喪子,老來喪孫,這種心情不是常人所能理解。於是李天點了點頭,道:“也好,我會讓人給李山修建一座好的墳墓。”

三長老不再說話,抱着李山轉身,看了李逸一眼後離去。

就這一眼,讓李逸心裏一震,他分明在三長老的眼中看到了一絲得意。

爲何會這樣?李逸不解。

三長老走了,背影顯得很悲涼。

四長老看向李天和二長老,道:“家主,二長老,現在證據確鑿,定罪吧。”

李逸沒有說話,表情凝重,苦苦思索。李天欲言又止,但涉及到李逸,他還真不知道說什麼。

開口求情嗎?可他是家主,公正最爲總要。他只要將目光轉向了二長老。

二長老看了看李天,又看了看李逸,最後看着三長老,道:“光憑一把刀就定罪,太過莽撞,畢竟沒有人證,這件事情還有待調查。你放心,如果李山真是李逸所殺,我絕不會姑息。”

四長老眉頭一皺,正要說話,這時,慕容雪慌慌張張地跑了過來,焦急地道:“天哥,小云出事了。”

“什麼?”李逸和李天同時驚呼出聲,二長老和四長老都是一愣。

“怎麼回事?”李天看着李逸,道:“小云不是去找你了嗎?他沒跟你一起回來?”

李逸一愣,道:“我沒見到小云啊。”

慕容雪滿臉焦急,眼中淚花打轉,道:“小云被抓了,那人還留了一張字條。”


李天接過字條一看,頓時殺氣瀰漫,猶如狂風暴雨一般席捲開來。

李逸拿過字條,只見上面寫着:“亥時三刻,黑玄鎮外小樹林,想救人,只能一個人來,否則就給那小傢伙收屍吧。”

李逸握緊了拳頭,滿身殺氣升騰,雙眼變得通紅。

“家主,這些人肯定是以此爲藉口,在小樹林設下埋伏,一個人去很危險。”二長老比較理智,迅速分析了一下,道。

四長老本來還想要繼續說李逸的事,但看了看李天陰沉的臉色,知趣的沒有再提李逸的事,而是道:“直接帶人殺過去,將雲少爺搶回來不久行了。”

“不行。”李天深深地吸了口氣,語氣冰冷地道:“貿然行動只會害了小云。”

“天哥,那怎麼辦?小云會不會出事啊?”慕容雪拉着李天的手臂,焦急又擔憂地道。

李逸此時也是滿臉自責,如果不是因爲自己在後山修煉,自己也不會被人陷害,小云也不會去找他,也就不會出事。

“這兩件事會不會有聯繫?”李逸忽然想到。

李天拍了拍慕容雪的手,看了眼呆立中的李逸,眼中閃過一絲睿智的光芒,想了想,道:“小云應該不會出現在那裏。今晚月光暗淡,亥時三刻,夜早已深沉。能見度不超過數米,對方肯定早已在那裏設下了埋伏,我們貿然前去,定會損失慘重。”

“那該如何是好?”慕容雪都快要哭了。

看着母親這個樣子,李逸心裏也很難受,但他一時半會也想不出什麼好辦法。

二長老想了一會兒,道:“家主,你是一家之主,你不能去,我看還是我去吧,我去最合適。”

李天擺了擺手,道:“去是必須要去,如果不去的話,他們惱羞成怒之下,小云會有危險。但我們現在最重要的是弄清楚小云到底在哪裏,只要知道了小云的位置,就好辦了。”

“那要怎麼知道小云的位置?”慕容雪的一句話再次將氣氛變得沉默。

是啊,如何能夠知道小云的位置呢?

這時,小猴子不知道從什麼地方跑了出來,當見到李逸時,興奮地吱吱大叫。它跳到李逸的肩膀上,對着李逸手舞足蹈,比比劃劃了半天,李逸終於明白過來。

他激動地抓着小猴子揉捏了兩下,看着父親,道:“爹,小猴子說,小云被人抓到了龍家。”

“龍家?”所有人都是一愣。

李天看了看小猴子,懷疑地道:“逸兒,你怎麼知道它說的是龍家。”

知道了李雲的行蹤,李逸終於放鬆了一些,道:“小猴子很聰明,它看見有人把小云抓走了,它就偷偷跟在那人身後,親眼看見他們進了龍家府邸。”

“你在胡扯吧?你能聽得這小畜生說話?”四長老滿臉不信。

李逸冷冷地瞥了他一眼,沒有說話。小猴子卻是憤怒地瞪着四長老,揮舞着小爪子威嚇地大叫了兩聲。顯然它也知道四長老是在罵它。

“既然這樣,那小樹林就不用去了,直接殺上風家,救出雲少爺。”二長老道。

李天想了想,道:“小樹林必須去,他們肯定會將高手都帶到小樹林。如果沒人去,他們就會將人撤回龍家,到時候營救小云的行動會變得極爲困難。”

李逸眼眸閃爍,接過話道:“不錯,小樹林必須去,而且去的人不能太多,否則會打草驚蛇,但人少又會出現危險。因此,去的必須都是高手。”

李天點了點頭,道:“我跟四長老去小樹林,逸兒與二長老去龍家救人。至於三長老就不要去打擾他了。”

李逸搖頭,道:“爹,你們兩個人去太危險了,二長老也跟您一起去,我一個人去龍家救人。”

“不行,這樣太危險了。”李天和二長老齊齊搖頭。

“放心吧,他們抓走小云的目的就是要利用小云來設伏,先殺死我們其中一人或者兩人,到時候趁我們李家大亂之時,他們就可以對我們家族發起進攻,一舉消滅我們。因此,你們纔是最危險的。”

“我跟逸兒去救小云。”慕容雪道。她實在是不放心李逸一個人去,李雲被抓,讓她膽戰心驚,若是李逸在出事,她會崩潰的。

“娘,你不能去。我們都走了,家族就只有靠你來坐鎮,免得有人從中作亂。”李逸看着慕容雪的眼睛,道。

慕容雪本就聰明,一見李逸的眼神,慕容雪就明白了,他是要讓她提防三長老。

照理來說,李山死了,三長老正是悲傷之際,不可能會在這個時候有所行動。但李逸總覺得三長老有陰謀,而且有大陰謀,只不過他猜不到而已。

李天也明白李逸的話中之意,當即點頭道:“好吧,就這樣定了,亥時兩刻出發。”


慕容雪雖然擔憂,但也沒辦法,只得一再提醒李逸等人,要小心謹慎。 亥時兩刻,夜已深,月黑風高,殺人良機。

黑玄鎮寂靜的街道,一道人影一閃而過。

龍家府邸,大門緊閉,裏面的燈光若隱若現。

忽然,一道人影越牆而入,落地之後,迅速隱蔽在前院的一顆大樹後,黑白分明的眸子仔細查看着前院的一切。

在通往府邸內部的通道口,有着兩名大漢站崗。

李逸站在大樹後等了許久,也沒見有換崗之人前來,低頭看了看,便彎腰撿起地上的一顆石子,屈指一彈,石子晃晃悠悠飄向另一側。

啪!

聲音雖然很低,但在這寂靜的夜晚卻顯得格外響亮,兩名站崗的大漢神情一變,大喝一聲:“誰?”

等了一會兒沒有得到迴應,兩人不放心,小心翼翼地走向發出聲響的地方,卻沒有發現什麼異常。

忽然,一道人影從他們身後急速飄過,兩人只覺一股微風吹過。他們有些狐疑地轉身看了看,最終什麼也沒發現,只得搖了搖頭,繼續回到原位站崗。

李逸運轉順風閃,如入無人之地,躲過數道暗哨明哨,進入了後院之中。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