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放屁,老大是那樣的人嗎?你沒資格說老大!”李旋風和趙第一還不等夢星辰說話,便開口罵了起來。

夢星辰的心靜如潭,古井無波,趙坤無論如何說,都無法再挑動他的心了,因爲那句從來沒有當過兄弟深深的刺痛了他,夢星辰並沒有拿出破敗劍,而是之前給趙坤鑄造的那把劍,他爲了點醒趙坤,將其命名爲正氣的那把劍。

將正氣劍直直的提起,劍尖對着趙坤,劍氣噴涌而出,趙坤站立不住,卻咬着牙大聲喝道:“卑鄙小人,仗着修爲高有什麼用!”

“來人,給我殺了他!”趙坤喝道。

趙坤身邊的劍客面面相覷不敢動,趙坤臉色變得脹紅,就要氣急敗壞時,一左一右卻有兩名劍客站了出來,氣勢沉穩,將夢星辰的劍氣抵擋住。

夢星辰看向這二人,定然不是摘星府的弟子,因爲他們胸口都繡着一柄小劍,這是玄劍盟的標誌。

“玄劍盟司徒野、玄劍盟司徒方!”二人齊齊將劍一揮,劍氣倒卷而回,卷向夢星辰,“摘星府主,得罪了!”

這二人夢星辰識得,是玄劍盟雙主,他們一母同胞,劍法是和合劍法,加上心識相通,兩人一起對敵可不是一加一那麼簡單。

夢星辰將正氣劍一掃,破除了二人的試探性攻擊,“玄劍盟來參這趟渾水,看來是準備覆滅了。”

趙坤此刻也來不及教訓自己培養的心腹劍客們,而是恭敬的對着玄劍盟二主說道:“還請兩位盟主,將夢星辰拿下,必有重謝。”

二人的神色鄙夷的看了趙坤一眼,沒有回答,但也沒有拒絕,只是看向夢星辰,殺意暴漲。

夢星辰將這一切都看在眼中,二人並非是趙坤能驅使的,很明顯背後有人,趙坤應當投靠了玄劍盟背後的支持者。

“摘星府的家務事,就不勞二位了!”夢星辰抓住正氣劍,一道威猛劍氣噴涌而出,司徒兄弟皺了皺眉,臉色凝重,合擊一劍,想要破開這道劍氣。

就在二人抵抗劍氣的時候,夢星辰的人已經消失在了原地,出現在了二人上方,一劍掃在司徒兄弟身上。這讓司徒兄弟頭皮發麻,怎麼會快到這個地步?

反應過來時,二人已經被夢星辰的劍掃出了摘星殿,感覺像是清理垃圾一般,不知摔到了哪兒,只是摘星殿裏的人都聽到那一劍隱隱有骨頭斷裂的聲音。看來就算二人不死,也好受不到哪兒去。


趙坤反應過來時,脖子上已經被抵上了一把劍,正是那把正氣劍。

夢星辰開口說道:“認輸吧,不殺你。”若要殺他,夢星辰於心不忍,畢竟共事了這麼久,逐出摘星府便夠了。

然而趙坤卻哈哈大笑了起來:“你覺得你贏了?”

夢星辰有些疑惑的皺了皺眉,趙坤擡起手:“殺掉李旋風和趙第一!”

“你們敢!”夢星辰怒瞪過去,那些押着李旋風和趙第一的人雖然害怕的又退了幾步,但還是將劍用力的抵在二人脖子上。

“我殺了你!”夢星辰眼中怒火噴涌而出,此刻真恨不得將趙坤殺死。

“老大,別管我們,殺了那王八蛋!”李旋風二人眼中也是怒火噴涌,沒想到這趙坤王八蛋竟然敢說這樣的話!

“你殺了我又如何?”趙坤冷哼到,“殺了我,李旋風和趙第一要死;殺了我,這摘星府也不是你的,因爲全部都是我的人,各個堂口你都去殺個乾淨啊!”

似乎看到夢星辰眼中的猶豫,趙坤更是開心了起來:“怎麼樣,你還敢不敢殺我?”趙坤以退爲進,自以爲勝券在握,輕輕的用手指抵住夢星辰的劍,“劍倒是不錯,雖然叫做正氣,可惜不能殺人了。”

殊不知,趙坤以爲夢星辰的猶豫是在害怕,可夢星辰猶豫的只是自己的心,最終夢星辰搖了搖頭,說道:“天都,可以動手了,繳械不殺。”

“是!”也不知哪兒傳來了玄天都的聲音。 玄天都一直沒有出現,並非這個揚威堂主外出了,而是一直潛藏在暗處,等待夢星辰最後的決斷。

此刻,夢星辰的命令下達後,玄天都人站立在摘星府建築羣上,身後跟着數十個劍客,這都是夢星辰下達的密令,組建一支可以力挽狂瀾的隊伍。

緊接着,摘星殿中傳來了更爲激烈的打鬥聲,以及哭喊聲,聲音越來越密集,也越來越近。

“卑鄙!”趙坤怒斥,“原來你早就有準備!”趙坤這樣子,竟然一副怪罪夢星辰的感覺。

夢星辰很疲憊,懶得回答他,將劍壓在他的肩膀上,趙坤感覺肩上的巨力,站立不穩,竟然半跪了下來:“降與不降?”

這三個字,儼然已經沒有絲毫情誼存在,這是對敵人的說辭。

趙坤渾身巨顫,不一會兒,玄天都就帶着人衝入了摘星殿,趙坤的爪牙們企圖抵抗,但三兩下就被這支精英隊伍打趴,李旋風和趙第一二人得以鬆綁,快步走了過來,啪啪兩聲,一人一耳光打在趙坤臉上。

“你爲什麼要這樣做!”歇斯底里吼的是趙第一,這個平時話最少的人。

李旋風此刻卻用手拉住了趙第一,示意老大會處理所有事情的。

然而趙坤被扇了兩耳光,卻哈哈的笑了起來,雖然夢星辰用劍壓着他的肩膀,但他卻慢慢的往上站起,頓時肩膀上血流如注。

“我爲什麼會這樣做?”趙坤歇斯底里的大笑起來,“因爲你們從來都不把我當做兄弟!”

聽到這兒,夢星辰壓着趙坤肩膀的劍鬆了,鬆了一口氣的同時、也沉了一口氣。


鬆了口氣是因爲,趙坤並非一開始就是假的,至少是當過兄弟的!而沉了一口氣是因爲,憑什麼說我們沒有將他當做兄弟?

“你他孃的放屁!”李旋風怒噴了出來,“你不僅豬油豬油懵了心,而且腦子還壞掉了!”

李旋風指着夢星辰說道:“老大怎麼對你還不清楚嗎?”“我們怎麼對你還不清楚嗎?”……李旋風情緒激動,吐露好大一堆心窩子話,衆人都嘆息的點了點頭,說得很對。

“是!”趙坤瘋魔般的笑了起來,“我知道你們怎麼對我!”

“你!”趙坤看着夢星辰,“表面上對我很真誠,很好,實際上只是因爲我曾經熱血過一次站在了你身邊,你只是感動過,勉爲其難的在對我報答!”

“而你們!”趙坤又看着李旋風等人,“若非有夢星辰在,我們根本都不認識!”

這番話一說,衆人都氣得哆嗦了起來。

“我說的沒錯吧?把最重的任務交給我,你們倒一個個樂得清閒,修爲都躥到我頭上來了!這是兄弟所爲嗎?”


“給他們劍不給我劍,你這是看不起我,是在羞辱我!我怎麼跟我手下的人解釋!”

“到得今天這個地步,都是你們逼的!”趙坤大聲吼了出來,也是激動的顫抖。

“都是你姥姥逼的!”李旋風一腳就踹在趙坤肚子上,騎了上去就用拳頭生生的揍着。

二人此刻彷彿都像是凡人一般,拳拳到肉,打得鼻血橫流,趕緊將李旋風拉了起來,夢星辰擺了擺手,走過去對趙坤說道:“你曾經爲我付出的,我的確很感動,可你忽略了一個事實,那就是我也救過你一命!如果沒有情誼在的話,我完全勿用搭理你,因爲我們早已兩清!我敬重你的爲人,我認爲趙坤你是一條漢子,我要跟你做兄弟!”

“摘星府建立,將重擔挑在你的肩上,是因爲你有這個能力,你人脈比我們廣,處事比我們圓滑,人、財、物,所有的東西都交給你來打點,我們一句都沒有問過,這是信任!”

“外面的人欺負了你內務堂的人,哪次不是玄天都第一個上的,這是幫助!”

“你手下的人犯了錯,李旋風哪一次沒有跟你先通個氣,這是尊敬!”

“趙第一雖然現在沒有出現他的職責任務,但他從來都沒有指手畫腳的干預過你的任何事,連你送到殺生堂的歪瓜裂棗他也從來沒有說過半句不滿,這是理解!”

“趙坤啊趙坤,你失去了不僅僅是我們這幾個好兄弟,更是你的良心啊!”

夢星辰痛心疾首,終於將這些話全部說了出來,正氣劍一震便飛到了趙坤身邊的地上插好:“這把劍我是爲你打的,我命它爲正氣劍,就是想讓你能迷途知返,時刻提醒自己,不要位高權重就迷失了本心!”

趙坤愣了,整個摘星殿裏安靜得掉一根針都能聽見,摘星府弟子們也不敢吱聲,所有人都彷彿畫面定格了一般,一動不動。

一種莫名的悲哀縈繞在了所有人身邊,失去的不僅僅是好兄弟,更是自己的良心……

然而此刻,一道聲音響起,“哈哈……好熱鬧的摘星府,好感人的兄弟場面!”一道身影大踏步而進,正是馳義,他的身後跟着許多人,有紫宵執法殿的人,有紫宵劍堂的人。

這些人魚貫而入,包圍了摘星殿裏的所有人。


夢星辰臉色鐵青,向馳義怒斥道:“你這隻老狗,哪兒都能聽到你亂吠!”

馳義橫眉怒眼,就要發怒,但強制忍了下來,因爲罩着夢星辰的大佬太多了,他只有用正當的理由才能對付,否則是要把自己撘進去的,這也是馳義萬般隱忍的原因。

“呵呵,嘴臭的小子,這次哪怕太上長老齊出,也救不了你了。”馳義心情舒爽的向執法殿長老點了點頭。

又是這個執法殿長老,上次執法殿被若青鋒搞得支離破碎,現在又捲土重來了?

執法殿長老會意,朗聲宣佈道:“乾坤朗朗,摘星府主夢星辰,御內鬥毆,死傷極多!脅迫者可免,但夢星辰這主謀必誅。”

這次馳義有了置夢星辰於死地的正當理由,絕不會錯過了。而且執法殿長老這說辭,很明顯是將所有責任推倒了夢星辰的頭上,說這些府內弟子是被脅迫的。

話音剛落,一些弟子便紛紛跪了下來,說都是被夢星辰逼迫的之類云云,祈求饒命。夢星辰便將這些人都一一記在心中。

劍堂長老此刻心情舒爽,宣佈道:“摘星府有違劍盟初衷,目無尊卑,胡亂作爲,今日取締摘星府之名。”

聽到這兒,剩下那些站着的摘星府人都愕然了起來,雖然他們自己打來打去,也的確死了些人,但這是內鬥,這段時間他們對摘星府的歸屬感很強烈,如今要取消摘星府,都有些想不開。

如今摘星府已經成了牆倒衆人推的地步,似乎無力挽回,但無論是各位堂主還是部分忠誠的府內弟子,都紛紛寄希望於夢星辰。

夢星辰看了看馳義,又擡頭看了看屋頂四周,這是他們幾兄弟幾人一起打拼出來的,當初熬夜畫圖紙,一寸一寸的丈量,歷歷在目,仿若昨天。現在,就要將這麼多努力,付之一炬嗎?

“馳長老,不是說今後摘星府交給我一人統領的嗎?怎麼要取締了?”趙坤從地上拔起那把正氣劍,焦急的向馳義走去,沒有人看到,他暗暗抹掉了眼角的淚水。 “今後你就去玄劍盟吧,當個看門的也不錯。”馳義看着趙坤,鄙夷的笑了笑。

趙坤的臉色先是煞白,接着變成了憤怒,但最後強壓下來,走到馳義身邊:“是,馳長老。”

這些表情馳義都收在眼底,可對於這樣的垃圾,又會對自己有什麼威脅呢?於是連看都懶得看了。

衆人都明白了,馳義是趙坤的後手,卻沒想到馳義將趙坤吃得骨頭都不剩。而且這麼說來,玄劍盟也是趙坤罩的了,玄劍盟屢次挑釁摘星府,原來一直都是馳義在針對。

看到趙坤那慫包的模樣,李旋風又是罵了起來:“趙坤,你這個垃圾,枉我將你當做兄弟,想起來就噁心,我呸!”

趙第一也是眼中噴火:“我必殺你!”

玄天都搖了搖頭,如今已無力迴天了。

夢星辰此刻看着站在馳義身後的趙坤,趙坤不敢再對視夢星辰,撇過了頭去。

摘星府這次內亂的傷亡,但終歸來說是紫霄天劍宗的弟子被殺,這是極其嚴重的後果,夢星辰知道,就算叫來太上長老,就算自己是九品鑄劍師,他們最多隻能保下自己,卻不能保下摘星府!

“前輩,我有一事相求。”夢星辰自言自語道。

這一幕讓衆人都愣住了,馳義也是皺了皺眉,以爲夢星辰是在叫太上長老,隨即笑道:“叫太上長老來也沒有用,保不住的!”

可夢星辰仍然在自言自語一般:“今日,闖入摘星殿的,不能就這般輕易離去。”

“哈哈……你們看看,這都失心瘋了!”馳義覺得甚爲痛快,夢星辰這般顯然都是承受不了打擊傻了。

玄天都衆人都擔憂的問道:“老大,怎麼了?別嚇我!”


夢星辰給他們一個放心的眼神,隨即一步踏出,一道劍氣震散開來,衆人皆是覺得渾身發冷。

“鬼氣?”馳義隱隱覺得有些不對勁,紫霄天劍宗裏,怎會有陰魂氣息?

夢星辰剛纔正是求助於賀男晴,一個靠劍氣煉體之術成名的五百年前宗師,那煉體之術稱爲,神魔煉體!賀男晴經過鬼氣的滋養,不僅恢復了創傷,倒還精進了一步!

如今附身於夢星辰,本身身體就是寶甲,加上神魔煉體加持,夢星辰的綜合實力至少躥到了尊級五品。這便是鬼道合魂之術的厲害!

“小貂!”夢星辰的肉身隱隱有金光迸射,暴喝一聲,一隻巨大的白色猛獸從裏屋破牆而出,嚇得衆人皆是一跳,定睛看去,正是放大版的獵天貂哇!

此刻獵天貂沒了那溫順的模樣,完全就是一副洪荒猛獸般的狂野,額頭的血色已經燃起了一團跳躍的火焰。

獵天貂的出場,將馳義等人都是震得一驚,也的確過於震撼,這個有半個屋子般大的猛獸突然出現,任誰都不能淡定。

“大膽夢星辰,還敢與妖爲伍?給我拿下他!”馳義雖然認出了獵天貂模樣,但這等機會又如何能放過?便又是給夢星辰加了一條罪名!

“多說無用,今天我看誰敢動摘星府!”夢星辰的聲音,但這聲音自然有一種陰寒之力,讓衆人聽了就覺得骨頭冷。夢星辰已經豁出去了,一種與摘星府共存亡的氣勢。

此刻夢星辰的詭異和實力,竟然沒有任何人敢動。

這種情況下,會先動手的,就算不是馳義,也應該是夢星辰幾個人,然而令衆人都沒想到的是,趙坤先動手了。

他手中拿着正氣劍,並沒有衝上來砍殺夢星辰,也沒有砍殺李旋風等人,更沒有砍殺身邊的摘星府弟子,而是一劍刺在了馳義的後心,噗嗤一聲,竟然陷進去了半截!

“啊!”馳義吃痛,怒髮衝冠,轉過身就抓起趙坤來了個過肩摔,砸得地面都是一個大坑。

“爲何與我作對?!”馳義同時拔出了插入後心的劍,他沒有料到,趙坤這個看似慫包的東西竟然敢偷襲自己,他是沒有完全防備的,一個宗師需要防備一個垃圾嗎?然而此刻這個自傲的宗師讓一個劍師給刺傷了!

正氣劍應該刺入了馳義體內三寸左右,劍身上還沾着馳義的髒血。

趙坤仰面躺在坑裏,口鼻流血,又是咳嗽了幾聲,他的表情有些遺憾,有些落寞,估計遺憾的是沒能將馳義捅個透心涼,落寞的是自己錯過了太多。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