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山是這綿延山脈的起點,所以想要到對面應該只能通過翻山這一種途徑。

但昆羽在仔細探查完山腳後,發現,在這座山和山脈的連接處,明顯有一塊內部中空的地方。

紅甲飛出,昆羽開始挖眼前鬆散的泥土。

很快,一個不大的縫隙出現在眼前。

順着這道縫隙向上看去,兩座山並不是連接在一起,更像是被人爲放置在這裏的。

從縫隙向裏鑽去,昆羽感知覆蓋山體,一點一點的開始探查。

果然,感知反饋印證了昆羽的猜測。

這兩座山不管是結構還是岩石擠壓的方向,甚至是內部的礦產都完全不一樣。

如果是一個山脈,不可能會出現這種情況。

知道結論的昆羽又多了些心思。

繼續向前移動,縫隙很長,昆羽移動了許久才從另一邊出來。

入眼所見是一片巨大的山谷,山谷中有一口深潭,深潭上飄蕩着濃郁的能量。

昆羽緩緩的向深潭落下去,很快就被濃郁的能量所包圍,久違的能量讓昆羽全身一陣舒爽。

穿過能量霧氣,昆羽落在了深潭旁,深潭旁的峭壁上有着幾十個大小不一的坑道。

深潭裏的水像是被吸引了般,倒着流進了坑道中。

隨便挑了一個坑洞,昆羽迅速的潛入水中,向上游去。

坑道很長,成螺旋狀上升。

昆羽花了不少時間終於從水中浮了上來。

擡眼一看,自己身在一個不大的洞穴裏。

而自己身下則是一個岩石打造的水缸,水缸裏的水就是通過坑道被引上來的。

水缸旁有一個和水缸連在一起的託臺,託臺裏有一個個小小的孔洞。

昆羽看着這些孔洞,掏出一顆果實比劃了一下,大小剛好夠放一顆果實。

立刻明白這是哪裏,昆羽起身從洞穴中出去。

果然,這裏已經是半山腰了,下面依然漆黑一片,只有一聲聲的吼叫從下方傳出,隱約間聽見有重物跌落的聲音。

回到洞穴中,昆羽陷入了糾結。

既然找到了上來半山腰的方法,他到底要不要告訴下面的。

如果不告訴,昆羽完全可以一個人享受所謂的能量洗滌,而且在接下來的淘汰中還能少一些競爭對手。

但是,不管從心裏還是理智上來說,昆羽都必須帶着他們一起上來。

畢竟這才第六天,還有整整四天的時間,誰知道這個試煉後面會出什麼幺蛾子。

有分擔風險的,總比自己一個全部抗下好。

況且,這個能量洗滌也是誰的果實多,誰洗滌的時間就越久,空的洞穴這麼多,也不需要去搶。

做好決定後,昆羽沿着坑道向下游去。

很快,昆羽回到了縫隙前。

從縫隙鑽了回去,昆羽出現在衆人面前。

沒想到虎頭大漢還沒有走,似乎就賴定昆羽的小隊了。

昆羽沒有管他,對着四個少年開口道。

“我找到了另一條上去的路了。”

四個少年包括虎頭大漢同時看向昆羽。


昆羽頓了一下說道。

“我現在有個問題,我找到的那條路是可以直接到達能量洗滌的地方,中間沒有任何風險,這麼好的道,我需不需要告訴這裏剩下的試煉者。”

話音一落,青羽首先張口道。

“肯定不能說,能少一個競爭對手是一個。”

一旁的祕也點了點頭,表示同意。


麟遠、惡前、虎頭大漢則陷入思索中。

許久,虎頭大漢張口說道。

“我覺得,還是告訴的好。”

惡前和麟遠同時點頭,表示同意。

青羽不解。

虎頭大漢解釋道。

“我們一路走來,這個試煉只有兩個字危險,如果再加兩個字就是詭異。”

“這麼詭異這麼危險的地方如果只靠我們自己探路,要耗費太多的時間和精力,甚至面臨失去生命的危機。”

“而多一個去試錯的人,則我們的危險就少一分,比如,現在這種情況。”

“如果沒有這些試錯的,那上去並且摔下來的就會是我們了。”

虎頭大漢解釋完畢,青羽纔不情願的點了點頭,也表示同意。

惡前則側眼看了一下虎頭大漢,對於這個突然塞進隊伍裏的外來者,惡前抱有強烈的警惕性。

看一衆沒有反對意見,昆羽開始和剩下的試煉者接觸。

對於有一條安全的上山路,所有的試煉者都表示非常感興趣,但同時對於昆羽這樣無事獻殷勤的方式表示懷疑。

直到昆羽說出想要帶路,需要支付一顆果實後,對方纔鬆了口氣。

很快昆羽就談妥了,順便收穫了一把果實。


集合完畢,山腳下的試煉者們跟着昆羽開始向遠處的縫隙走去。

而此時,天空中的月亮已經漸漸地豎在了正中央,距離天明沒有多久了。 縫隙前,一衆試煉者看着昆羽輕鬆通過縫隙,卻沒有一個再跟着進來。

回頭看着縫隙對面的試煉者們,昆羽輕笑一聲,擡頭看了眼天空,也不催促。

就在昆羽以爲四個少年會先過來時,沒想到先過來的竟然是虎頭大漢。

大漢深深的看了眼昆羽,面容嚴肅的走進縫隙。

隨着虎頭大漢安全通過,後面的試煉者都鬆了一口氣。

接下來青羽蹦跳的也穿了過來。

陸陸續續的幾個試煉者都通過了縫隙。

直到,一個正在通過縫隙的試煉者突然炸成了血沫。

縫隙兩頭瞬間寂靜。

正準備通過的試煉者急忙收回了腳步,有些驚恐的看着對面的昆羽。

昆羽也是同樣疑惑,並沒有做任何解釋。

虎頭大漢看了眼昆羽,皺了一下眉頭,邁步又向着縫隙走去。

穿過縫隙,什麼事情都沒有,隨後又穿了回來還是沒事。

這就奇怪了,衆人是眼睜睜的看着那個試煉者炸成了血沫,難不成還能是自己想不開自爆的?

沉思中的昆羽主動上前停在那個試煉者炸裂的地方,閉上眼放開感知。

周圍的山壁並沒有任何問題,也沒有特殊的能量波動。

難道?在地下?

昆羽睜開眼,把虎頭大漢喊了過來。

大漢站在昆羽身前,疑惑的看着昆羽。

“問題可能出在地下,我的感知不足以覆蓋整個地面,你和我一起,我這邊,你那邊。”

大漢點了點頭。

兩人同時放開感知,如掃描般一寸寸的探尋地下。

昆羽深入地下極遠的地方,沒有發現什麼,大漢那邊卻突然發出一聲驚呼。

昆羽立刻睜開了眼。

大漢面色凝重的說道。

“地下有東西,好像是個活物。”


昆羽感知散開,小心翼翼的往下探查,很快,就發現了那個跳動的東西。

應該是個活物。

外表被一層血色的筋膜包裹,表皮上有一根很粗的血管,緩慢跳動。

一股若有若無的能量環繞着整個活物。

昆羽的感知剛剛觸碰到跳動的活物,本來還在緩緩跳動的它立刻停止跳動,濃郁的毀滅氣息順着昆羽的感知攀附而上。


立刻收回感知,昆羽向後退了一步,虎頭大漢已經提前一步撤離。

昆羽沒敢多待,立刻撤到了縫隙外。

毀滅的氣息在昆羽剛剛呆立的地方乍現,剎那間,寒氣肆意,勁風舞動。

許久,毀滅的氣息消失,縫隙兩旁的試煉者們久久無語。

“先不管它了,我們先完成任務吧,時間不多了。”

大漢先行發聲,轉身向深潭走去。

昆羽點了點頭,同樣轉身離去。

縫隙對面還沒有過來的幾個試煉者看着昆羽消失在山崖上,一咬牙,閉上眼狂奔而過。

沒有血霧產生,一衆試煉者長出了一口氣。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