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完錄音,許宏祥有氣無力的坐在椅子上,人證物證俱在,他無法辯駁,沉默幾秒后,他問道:「我可以在上面簽字,能回答我幾個問題嗎?」

「你說。」陳宇淡然的說道。

「你們怎麼找到黃強的屍體的?」許宏祥問道。

「屍體被別人的狗刨出來了。」陳宇說道。

「你們為什麼能找到宏祥山莊?」許宏祥又問道。

「是亨利帶我們去宏祥山莊的。」陳宇說道。

「我自問沒有得罪過洋鬼子。」許宏祥說道。

「亨利是我養的一條狗。」陳宇笑道。

「想不到我許宏祥,在東北縱橫了十幾年,在港島也威風了二十幾年,最後卻輸給了一條狗。」許宏祥苦笑道。

「人在做,天在看,這話太假了,世上終歸是好人的天下,再厲害的壞人,早晚都會被抓住,對吧?」陳宇問道。

「嗯。」許宏祥應了一聲,拿起桌子上的筆,刷刷刷的簽下名字,又在認罪書上,按了一個拇指印,成敗已成定局,他無法逆轉乾坤。

PS:電腦壞了,剩下的兩章,明天下午更。 「大家收拾一下,陳督察請吃大餐。」李思琪說道。

「太好了。」眾人驚呼道。

從早上接到案子開始,一直到現在,他們都沒有休息,中午就吃了一桶泡麵,先前忙著辦案,還沒什麼感覺,此時才發現餓得不行。

來到一品堂,陳宇說道:「想吃什麼隨便點。」

「陳督察,我們可不客氣了。」張耀揚說道。

眾人一人點了一道菜,陳宇點了十四份雙頭鮑,又要了兩瓶好酒。

「陳督察,這段時間,你在股市賺了不少吧?」李興志好奇的問道。


「也沒有多少,本金也就翻了幾倍。」陳宇說道。

「我們賺了多少?」張耀揚迫不及待的問道。

「本金翻了五倍。」陳宇說道。

「陳督察,我還想投五萬。」李思琪說道。

「股市有風險,投資需警慎,這段時間賺了,不代表能一直賺。」陳宇說道。

「我想自己買套大一點的房子。」李思琪說道。

「我也想住別墅、開豪車。」張耀揚說道。

「陳督察,就讓我們再投一點吧。」楊貴智說道。

「是啊,陳督察,再讓我們投一點吧。」蕭歸誌哀求道。

「行,最後一次。」陳宇說道。

在港島,買彩票、炒股、賭馬都是合法的。

經營彩票、馬場的人,都是港島的富豪。

自古以來,法律都是那些有權有勢的人制定的。

買股票賺了錢,十幾個下屬誰不想多賺一點?

不想麻煩不斷的陳宇,只好以最後一次為借口,堵住下屬往後再投資。

「我投五十萬。」

「我投三十八萬。」

「我投七十萬。」一個個警員相繼說道。

「你們哪來這麼多錢?」陳宇疑惑的問道。

「我把房子拿去抵押了。」蕭歸志說道。

「我自己有些錢,再找親朋好友借一些。」李思琪說道。

「陳督察,我們相信你,肯定能讓我們換個大房子。」蕭歸志說道。

「陳督察,我的別墅和豪車,可就全靠你了。」張耀揚笑著說道。

「三天之內把錢給我,否則過期不候。」陳宇笑著說道,深知未來的發展趨勢,賺錢的概率高達九成九,用分散投資降低風險,炒股肯定能穩賺不賠。

「謝謝老大。」李興志感謝道。

「謝謝老大。」眾人先後道謝。

次日,港島警隊升級考試,陳宇從一名見習督察榮升為督察。

「老大,你升職了,是不是請我們吃一頓大餐?」李思琪笑著問道。

「你們也升職了,該請我吃一頓了吧?」陳宇反問道。

「我沒什麼錢,請不起一品堂,大排檔行嗎?」李思琪問道。


「我不挑食的。」陳宇說道。

……

到達港島的哈龍,看到報紙上的信息,神情震驚,心中疑惑,暗道:「他不是被我打死了嗎?怎麼還活著?還從一個高級警員升到了督察?」

找接頭人打聽一番后,哈龍拿出一個衛星電話,撥通一個電話后,叫道:「將軍!」

身處金山角的蔡坤,接通電話問道:「什麼事?」

「將軍,港島那個卧底沒死。」哈龍說道。

「他不是被你打中腦袋,摔倒懸崖下面去了嗎?」蔡坤疑惑的問道。

「將軍,我的確打中了他腦袋,查猜、尼森、卡瓦他們都親眼看見的,但我們在懸崖下面,沒有找到他的屍體,也沒找到優盤。」哈龍說道。

「那個可惡的卧底,現在是什麼情況?」蔡坤又問道。

「他失憶了,目前是西河區警局的一個督察。」哈龍說道。

「想辦法把那個優盤,給我拿回來。」蔡坤說道。

「是!」哈龍點頭應下。

「我會通知蔣先生派人協助你。」蔡坤說完之後,又讓幾十個手下,去懸崖下面尋找,對方都失憶了,或許那個關係他生死存亡的優盤,就掉在懸崖下面。

「多謝老大。」哈龍說道。

半個小時后,東耀社團旗下的魅藍夜總會。

「老大,蔡將軍的代言人來了。」一個青年敲了敲門。

「進來,請坐,上茶。」蔣雲鶴笑著說道。

「蔣先生。」哈龍叫道。

「貨在什麼地方?」蔣雲鶴問道。

「一個很安全的地方。」哈龍說完后,又問道:「錢呢?」

「錢也在一個很安全的地方。」蔣雲鶴說道。

「在交易之前,我想先把將軍吩咐的事辦了。」哈龍說道。

「西河區的那個陳督察,可不好對付,你初來乍到,可能還不知道他的厲害,前段時間,宏祥社團一百多人,都被他打成了重傷。」蔣雲鶴說道。

「在金山角的時候,我和他打過,他不是我的對手。」哈龍不以為意的說道。

「那是他失憶之前,自從他失憶之後,槍法變厲害了,拳腳也變厲害了,心思更加縝密……就連實力強大的宏祥社團,都因為他而煙消雲散。」蔣雲鶴說道。

「不管怎麼樣,屬於將軍的東西,誰都不能拿走。」哈龍一字一頓的說道。

「港島可不是金山角。」蔣雲鶴提醒道。

「你想怎麼樣?」哈龍問道。

「我的那些兄弟,不能平白幫忙。」蔣雲鶴說道。

「只要拿回將軍的東西,這次的貨款,我們可以少要一成。」哈龍說道。

「嗯,你們兩個先帶哈龍兄弟去放鬆一下。」蔣雲鶴說道。

……

「陳督察,能不能把亨利借給我一下?」吳迪笑著問道。

「吳督察,你也知道,亨利對我有多重要。」陳宇說道。

「陳督察,有個小孩失蹤了,你看?」吳迪說道。



「洪記香肉店。」陳宇說道,最近西河區警局,誰要是接到人口失蹤、財務丟失、寵物不見之類的案子,首先想到的,就是來找他借亨利。

嗅覺強大的亨利,輕而易舉的找到線索,一時間,西河區警局的破案率,達到了驚人的百分之九十八以上,備受警隊高層與港島人民稱讚。

「沒問題。」吳迪點了點頭。

「簽個字吧。」陳宇拿出一個筆記本,笑著遞了過去。

筆記本上面寫著一條條信息,比如某某某在什麼時候,向他借了一次亨利,答應請他在什麼地方吃飯,每條信息的最下方,都簽了某某某的名字。

「陳督察,都是西河區警局的同事,這就不用了吧?」吳迪說道。

「我相信你們說話算話,但我不相信我的記憶力,你也知道,我的記性不怎麼好,萬一哪天沒錢吃飯了,有這麼一個筆記本,就不至於餓肚子了。」陳宇笑著說道。

吳迪拿起紙筆,快速寫了起來,隨後簽下自己的名字。

「亨利,跟吳督察走一趟。」陳宇說道。

「汪汪汪。」亨利點了點頭,搖著尾巴走了過去。

「小宇,過來一下。」陳博拿起電話說道。

來到總督察辦公室,陳宇叫道:「總督察。」

「下周我們港島警方,與其他國家的警察……」陳博說道。

「我知道了。」陳宇說道。

「你要不要參加?」陳博問道。

「有沒有獎金?」陳宇反問道。

「射擊第一名,獎金十萬,格鬥第一名,獎金十萬……」陳博說道。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