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什麼好查的?這搞不好就是鬼魂索命!」吳文飛懶懶的答道。

「索你個頭!這是兇殺!」

「那你們找了這麼久有發現什麼嗎?」吳文飛頭也不轉的說。

程帥想說什麼,卻說不出,只得沉默的立在原地。唐鵬聽到對話皺了皺眉頭,原本嚴肅的臉上變得更加嚴肅。

「又是這個玩具熊!這些女孩子這麼大了還喜歡玩這個……」一個警察拿起落在地上的玩具熊拍了拍灰塵,準備放回柜子里。

「等等!」程帥連忙走過去搶過玩具熊自己看了看,「前幾個案子也出現了這個玩具熊?」

警察嚇了一跳,有些不滿的說:

「是啊,那個服務生說這個熊似乎很受女孩子歡迎,每次都在床邊的地上發現,大概死者抱著睡時被鬼魂嚇得掉在地上……」

程帥對著玩具熊反覆打量,突然像發現什麼似的打了個響指,然後扔下玩具熊跑到電視前自己看了看,起身興奮的拍了下手,接著又四處跑動,不時的趴下來觀看,一陣折騰后他站起身背對著大家,靜靜的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大家都奇怪的看著他,不知他在搞什麼,正在疑惑,忽然聽到他爆發出一陣狂笑,然後自信的轉過身:


「老子已經知道兇手殺人的手法和他是誰了!」

「什麼?」吳文飛和幾個警察都吃了一驚,「怎麼殺人的?兇手是誰?」

「哼哼哼哼——嘿嘿嘿嘿——哈哈哈哈!」程帥秀出招牌式的大笑,神秘的對警察們說。「這個你們今晚就知道了,讓大家都不許離開這個酒店,今晚有好戲看!」

說著他跑了出去,留下疑惑不解的眾人,唐鵬撿起被他扔在地上的玩具熊仔細看了看,臉上突然有些變色,然後也像程帥一樣在房間里四處觀看,吳文飛實在受不了,起身問道:

「剛才是他,現在又是你——你們兩個搞什麼飛機?」

唐鵬並沒有回答,繼續觀察著,過了一會兒,突然長吐一口氣,然後慢慢站起來,舒了舒筋骨,伸個懶腰,轉過身見大家正好奇的看著自己,愣了一下:

「怎麼了?」

「我們想知道你是不是發現什麼了(老子剛才的話你竟然根本沒聽)。」吳文飛有些不快。

「啊?」唐鵬裝作迷茫的回答道,「沒有啊,程帥那個笨蛋不是已經解開了嘛,我們就等到今晚看他表演吧!」

幾個警察噓了一聲,繼續做自己的事情,吳文飛表情有些懷疑:

「你真的不知道?」

唐鵬沒有回答,只是表情輕鬆的走回自己的房間。吳文飛覺得有些奇怪,跟了出去,見李涵興高采烈的準備外出,連忙叫住:

「李涵!等等!」

李涵愣了一下,好奇的看著吳文飛:

「什麼事?」

「你要到哪兒去?程帥那個笨蛋讓我們不許任何人出去的!」

「這個你放心,就是他讓我出去的!」李涵得意洋洋的說道,「至於去哪兒——這個你晚上就知道了!」

說著頭也不回的跑了出去,吳文飛抓了抓腦袋,搞不懂這個偵探社裡的人在弄什麼,剛好覺得自己有些困了,就打著哈欠自己偷偷跑回房間睡回籠覺……

纏綿入骨:厲少輕輕愛 ,要給大家講解真相,吳文飛答應了一聲,懶洋洋的跟著他來到608號房,一開門就看到程帥在那裡裝神秘的對眾人說:

「人們總以為自己看到的是事實,卻不知這個所謂的事實背後隱藏了怎樣的真相——今晚就讓我來為大家揭開這個凶房殺人的真相!」

吳文飛發現相關人員都到了,連上次那個死者的妹妹羅心悅也被請了過來,大家都正全神貫注的聽著,有的人眼神中居然還有崇拜,自己不覺汗了一下,和那個警察悄悄走過去找了地方坐了下來,突然看見唐鵬也一言不發的坐在自己旁邊,平靜的看那個活寶演講:

「六個死者表面看來都是死於自殺,的確,他們中確實有自殺的,可,那是因為她們死前在這個房間看到了一些令人恐怖的怪象!現在,就讓我們一起體驗一下死者們當晚所經歷的事情!為了更直觀,我專門請我們的助理常晶來為大家表演一下——請看!」


大家順著程帥的手看去,只見常晶坐在床上表情害怕的看著房間的那個掛鐘,像拍電影一樣,程帥在一旁加起了旁白:

「恐懼,是人們的正常反應,尤其是當女人或者老人獨處一個傳言鬧鬼的房間的時候,這個女孩雖然不相信什麼鬼魂,但一旦自己身臨其境的時候,心裡絕對是害怕的——表演的非常好,就是那樣,常晶妹妹加油——接著,掛鐘指像了午夜十二點,因為現在還沒有到,所以請大家想像一下已經是午夜的情景……」

突然,電話鈴響了,常晶身體顫了一下本能準備聽,卻發現來電顯示一片空白!常晶變得有些害怕,這時,燈一下暗了下來,然後一閃一閃的,眾人屏住呼吸,常晶身體抖得越來越厲害,程帥的旁白又響起:

「神秘的電話,忽明忽暗的光線這些在我們這麼多人聚在一起時看來沒有多可怕,可當一個女孩或者老人獨自處在一個傳聞鬧鬼的房間里時,她的恐懼我們應該可以想到,可,這只是前奏,請大家擦亮眼睛好好欣賞接下來發生的事……」

這時,本來關著的電視一下亮了起來,裡面出現的景象讓眾人不覺都感到害怕起來,一個白衣少女面無表情的站在這個房間的窗檯,身體慢慢前傾,然後縱身一躍……只聽見兩人同時發出恐怖的尖叫,一個是常晶,一個是成湯,眾人連忙哄住他,過了好一會兒,他才平靜下來,程帥的「戲」接著開演:只見令眾人更加吃驚的事發生了,那個白衣少女站在窗台上,和電視里一樣的動作,常晶似乎完全崩潰了,呆坐在床上,『旁白』起:

「大家想想,如果是你,你在這種情況下會不會被嚇得讓自己不敢繼續看下去,更讓你恐懼的是無論你如何的大聲呼叫,門外的人始終沒有任何反應,這種絕望的情況下,你會怎樣?於是,有人選擇了死!可那些沒來得及反應或者膽子大的人,接下來看到的是什麼呢?——讓我們繼續觀看……」

只見一隻玩具熊從柜子里慢慢的爬出來,搖搖晃晃的朝常晶走來,常晶顫抖著被逼到窗檯,突然,原本關著的窗子一下打開!眾人屏住了呼吸,有人捂住眼睛不敢再看。

「卡!非常漂亮!」程帥像導演一樣喊了聲停,對常晶誇獎著,「表演了棒極了!常晶妹妹,你先坐到床上好好休息。」

常晶沖大家做了個鬼臉,然後坐到大家中間,聽程帥繼續解釋:

「當時陳誼隱隱約約把她昨晚的經歷告訴我們時,最後一直不停的喊著什麼『熊,熊』,當時我不明白,現在相信大家都明白她指的是什麼了吧!」

「那麼,這一切是怎麼弄出來的呢?」有人問道。

程帥神秘的笑了笑,說道:

「其實這些都很簡單,在以前可能做不出來,可在全電腦化的現代,做到這些卻並不難——讓我們給這些特效的幕後製作者:電腦天才吳靜波和說服他免費出演的李涵鼓掌!」

程帥對著攝像頭敬了個禮,獨自鼓起掌來,眾人汗了一下。

「什麼!電腦?!」眾人吃了一驚,雖然有些明白,但仍有一些事情搞不懂,急切的等著解釋。

「電視,窗子,燈光,隔音設備都可以用電腦進行操控,至於那個窗檯的少女——你們仔細看看電視右下角的牆,有一個針孔般大小的洞,那其實是一個放映孔,窗帘剛好做了放映布!」

幾個警察按照程帥給的方位自己看了看,確實如程帥所說。突然,羅心悅站了起來,急切又憤怒的問程帥:

「這一切是誰做的?」

程帥示意讓眾人安慰羅心悅平靜下來,接著說道:

「相信參與調查此案的人都已經知道了兇手,能夠在遠處觀看著受害者的反應並對這些東西加以控制的只有一人——要不是作為偵探必須冷靜的面對自己的感情,老子恨不得今早就把他騙到沒人的地方,用滿清十大酷刑折磨他……」

吳文飛和幾個警察立刻把頭轉向唐仲之,只見他一臉無辜:

「這些都只是你的猜測,再說,你是怎麼知道這些,我幹什麼要這樣做——她們和我又沒有過節?」

「還記不記得你給我看的那四卷錄影帶?」唐鵬站起來說道,「當時裡面出現的那個少女自殺時,房間的日曆都顯示的是同一個日期!也就是說那段自殺錄象是事先錄好加去的!至於什麼雪花,還有沒有來電顯示的電話,對於你這個電腦高手來說,完全是小兒科——成經理曾經說過,房間的電腦設備和監視器都是你負責設計和參與安裝的,猜得沒錯的話,當時你在這個房間額外裝了一些東西——放映頭,可以操作電視,窗子,電燈,還有電話的電線和一些設備,還有那個可以遠程遙控的玩具熊,猜得沒錯的話,這些原本不在安裝計劃內的東西上都有你的指紋!你當初安裝這些東西的意願可能只是好玩或者無聊,想嚇嚇住客,可當你無意間錄到成湯前女友自殺的錄象,並結合你的那些設備成功嚇死一個人時,你上癮了,隨後陸續的把這個房間變成了一個凶房!」

唐仲之陰著臉沒有回答,程帥不服氣的看了眼唐鵬(你答應過老子不要插手的),唐鵬把頭轉過去假裝沒有看到,羅心悅憤怒衝過去對唐仲之拳打腳踢……

當唐仲之被手銬銬上,準備跟警察回警局時,程帥面無表情的走到他跟前:

「你為什麼要『殺』人?」

唐仲之和程帥對視了一會兒,陰笑的一聲:

「他說的沒錯,人類的心理原來是那麼的脆弱!對於自己未知的東西總懷有恐懼——每當看到他們那扭曲的面孔,驚恐的表情我都感覺一種莫名的興奮!哈哈哈哈……停不下手的……哈哈哈哈……」

程帥黑著臉沒有說話,突然,唐仲之彷彿感覺自己身體有千斤力在壓著一樣,越來越重,完全說不出話,後來連呼吸都做不到,自己感覺快死了般痛苦,他的面容漸漸變得恐怖,身體一下子癱了下來……唐鵬止住程帥:

「夠了,讓警方處理他吧(想不到這笨蛋這麼久沒用武術,居然內勁還這麼厲害)!」

……

(偵探社)陳誼『碰』一下踢開偵探社的房門,氣喘吁吁的對嚇壞了的程帥唐鵬等人說道:

「我哥哥……陳維維……他,他到『北瀛雪山』尋找什麼『北瀛雪怪』時失蹤了!請……請幫我找到他……」

「啊!?」四人吃了一驚。

(請繼續關注下一案:雪怪殺人) 一分頭行動(雙龍偵探社)李涵回學校報到,常晶出去買東西,偵探社裡只留下程帥和唐鵬兩人,此刻,程帥正對著唐鵬嘮叨的倒苦水:

「靠!那個『算盤刑事通』有毛病還是怎麼的?一個人跑那麼遠找什麼雪怪?那個白痴是腦袋壞了還是智商一下變低了?有那麼多空閑還不如好好在家管教一下自己的野蠻妹妹陳誼,順便替她找個婆家……」

唐鵬埋著頭自顧自的的看報紙,假裝沒聽到,等程帥的牢騷發得差不多的時候才頭也不抬的說道:

「不管怎樣,這個案子你這個笨蛋還是要接的,是不是?」

程帥不服的吐了口氣,沒有回答,唐鵬放下報紙站起身舒了舒筋骨,眼神突然變得有些憂慮:

「……這個委託看來又沒有報酬……我們本來就沒有多少資金,常晶的加入讓我們變得更窮了,特別是最近給她買了張床后,我們這個月的生活開支已經所剩無幾了……」

程帥臉色也變得凝重起來,房間了的沉重氣氛持續了好幾分鐘,程帥突然一拍桌子:

「媽的!老子一個人去那個什麼山找陳維維!你去找隋斌熙,告訴他,你願意接他的案子(賺點生活費)!」

唐鵬汗了一下,盯著程帥:


「(憑你那個方向感)我可告訴你,要是你也失蹤了我可不會管你的!」

「老子不用你這個白痴操心!媽的,現在也只能這樣了,那個隋斌熙是不是有毛病?指名要你保護他——我們是偵探,又不是保鏢,再說,那個傢伙現在不是混得有模有樣的嗎?還自稱什麼賭神——要找人保護簡直是小兒科,幹什麼一定要你保護……」

唐鵬坐回沙發上,用手托著下巴想了一會兒,無奈的嘆了口氣:

「我也不知道他在想什麼,但現在也只有接受他的委託了——總比老是替人家調查外遇好,還有,關於我們生活開支不夠的事,最好還是不要告訴常晶,免得她擔心。」

程帥也嘆了口氣,點了點頭……

江南春 ,看見兩人似乎心情不好,以為他們在擔心陳維維,於是走過去安慰道:

「唐鵬哥哥,程帥哥哥,你們不要擔心了,你們的朋友一定沒事的!」

兩人沒有留意常晶已經回來了,嚇了一跳,但臉上很快恢復,並強裝出沒事一般的笑容。

「常晶妹妹你回來了——咦?怎麼買了這麼大包東西?不是只要你買些杯麵嗎?」程帥看著常晶手上脹鼓鼓的購物包問。

「嘻嘻,今天運氣真好!我沒買過東西(以前都是奶奶買的),本來不知道怎麼選的,還好遇到一個好心的服務員,他好好喔!不但教我怎麼挑東西,還給我推薦了好多好東西!」常晶把東西放到桌上,自豪的一樣一樣取出來,「像這個吹風機,最近搞活動正在打折,比平時便宜了好多!還有這個小型電風扇,他說冬天買比夏天要便宜許多!對了,這個新型的吸塵器還在搞抽獎活動!我手氣好,抽了張可以半價購買這個凈水器的優惠券……」

不等常晶說完,程帥已經暈了過去,唐鵬也在一旁表情複雜看著那些東西,似乎心裡有幾滴淚水在流,常晶嚇了一跳,不知發生了什麼事……


二營救小組(飛機場)陳誼等一行人站在一架要起飛的飛機前,樣子十分著急,似乎在等人。

「那個偵探上個廁所怎麼那麼久?飛機就要起飛了。」說話的人叫李亞,是一個年輕的探險家,曾在被稱為『死亡極地』的『北瀛雪山』遇難失蹤,但憑藉著自己豐富的生存經驗,奇迹般存活了兩個星期,最終被營救生還。

「就是,搞不懂我們去營救人叫個偵探來跟著幹什麼?」胡斐也在一旁不耐煩的發著牢騷,他是一個傑出的登山運動員,曾一個人登上過『北瀛雪山』。

於是,大家也都立刻抱怨了起來,陳誼有些受不了,剛要發作,只聽到一個語氣平靜但給人一種說不出的威嚴感的聲音響起:

「都給我安靜!願意等的就等,不願意等的都給我回去!」

眾人立刻安靜了下來,把目光都聚集在說話那人身上,這人十分高大,有些歲數,一雙堅毅的眼睛,石像般的臉上刻著許多飽經滄桑的皺紋,給人一種肅然起敬的威嚴感,陳誼沖他笑了笑:

「不愧是組長,我哥哥的事就拜託你了——王志剛先生!」

王志剛微微點點頭,平靜的站在原處沒有再說話……

過了好一會兒,程帥抓著後腦傻笑著朝眾人走來:

「不好意思,剛才走錯方向了,差點上錯飛機!哈哈哈哈……」

眾人汗了一下,陳誼面無表情的走過去賞了他一拳,程帥沒來得及生氣就被她拖到眾人面前:

「我爸爸不准我陪你們一起去,怕你們上飛機后彼此不熟悉,所以趁現在還有些時間,我來給你們介紹一下——這個方向白痴就是最近名氣不小的一家二流偵探社——雙龍偵探社的程帥。」

「啊!」眾人都有些吃驚,一個年紀二十多歲的漂亮女孩走到程帥面前,把他自己看了看,突然嘆了口氣:

「唉——原以為破了那兩件大案的偵探會有多帥,失望啊!」

「靠!你是誰啊?老子帥不帥關你鳥事!」程帥控制不住朝她吼到。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