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速度,那威勢,似乎整片天空都要被砸碎了一樣,巨柱颳起的呼呼風聲,幾乎淹沒了所有人耳中的任何聲音,只有一種近乎扭曲的破空尖嘯聲,震得人頭暈目眩,一時之間,給人一種天地靜止,但只有這一棒落下的錯覺。

此情此景,正應了偉大領袖的那詩句:

金猴奮起千鈞棒,玉宇澄清萬里埃,今日歡呼孫大聖,只緣妖霧又重來。

金箍棒砸落下來,那凝成了實質一般的蛋殼防禦,這下真的和蛋殼差不多,被金箍棒輕易的砸碎,如鐵榔頭砸雞蛋一樣乾脆。

整個金箍棒接觸的將近上千個巫師軍團的巫師眨眼之間變被砸成了肉泥,只在金箍棒兩側冒出了滾滾濃煙和濃重的黑霧,巫師軍團數量也不過區區三四萬,這樣砸個幾十下就TM徹底團滅了,楚河現在覺得這三千變現點不召喚真身,只召喚一段時間都是佔了天大的便宜,十四個小時啊,現在最可惜的就是楚岳還沒能挖出幕後的BOSS或者知道喪屍的老巢,要是知道的話,十四個小時,足夠孫大聖上天入地,誰擋殺誰,這才是真正能夠拯救世界的強大威能。

砸下這一棒,大聖緊接著便掄起了第二棒,這一次是準備橫掃,以他的性格可沒什麼耐性,這一掃就準備結束這巫師軍團了。


不過就在金箍棒離開巫師軍團的時候,被砸死的那一片巫師軍團的屍體,已經徹底消失了,他們全部化成了大量的黑霧,這些黑霧頃刻之間似是水平*一樣,炸滿了整個巫師軍團,所有的巫師皆都猛力的用鼻子將這些黑霧吸了進去,然後發出了一陣帶著些許腔調的尖嘯聲,或者說更接近於某種吟唱。

待大聖的金箍棒再一次橫掃下來的時候,整個喪屍大軍,居然就像是都成了投影一樣,金箍棒掃過,穿過喪屍們的身體,只是帶動空氣劇烈的扭曲,但是沒有傷到喪屍們分毫,正如剛才免疫法術攻擊一樣,這一下連物理攻擊也免疫了嗎?

楚河略一細想,便能知道這定然不可能是長久的,他們定然是吸收了剛才那千數來個巫師死後的獻祭能量,才能夠暫時的做到這樣,只不過持續多少時間,現在還無法確定。

一棒掃空,大聖哦?了一聲,眨了眨金光連閃的眼睛,手搭涼棚仔細望了望,然後便直接收回了金箍棒,一個空翻翻回了應龍身上,落到楚河等人身邊。

楚河等人也是剛剛升空,現在物理法術都傷害不到敵方了,巫師軍團顯然已經自知不敵,開始率大軍後撤,十幾萬大軍便猶如半透明的幽靈一般向來時的方向快速撤回,楚河等人看著,干著急卻是沒有辦法,只能任由巫師軍團離開。

「魂師小子,你可有山神和精衛?」

大聖上前來收了金箍棒,用手探了探楚河的手臂說道,神態輕鬆,從他身上看不出一絲一毫的大戰的緊張感或者是打擊失敗的挫敗感。

「有,羭山神和精衛。」

楚河一邊說著,一邊用精神力聯繫山神和精衛,他們兩人在城中的戰鬥中作用也不太大,這更是不敢用她倆,所以現在羭山神在M3城牆上,精衛在M3城內施法,一聽到楚河的精神聯繫,兩人快速向楚河靠近了過來。

一到應龍身上,羭山神和精衛都趕忙行禮。

「見過孫大聖。」

「山神老兒,九百年沒見,一向可好啊?」

「都好,都好!」羭山神這恐怕是第一次臉上出現點賠笑的顏色,實在是讓楚河哭笑不得,看來在絕對的實力面前,啥性格都不好使啊。

「來來來,小精衛,你去招來座山,阻住他們的去路。」

大聖又對一旁的精衛說道,隨後指了指正在撤退的喪屍大軍。

楚河等人先是恍然,暗道了一聲自己怎麼沒想到,但是之後也是一腦袋問號,招來座山?想來大聖要通過拖延戰術,延緩這些巫師軍團的撤退時間然後等他們的無敵時間過去之後,再繼續打,若是到時候能夠一擊致命,打死三萬巫師軍團,倒不失為一個好辦法,可是大聖能耐真的大到這種程度嗎??而且,招來的山算不算是法術攻擊?這要是被拷貝了,以後的巫師軍團,那可就也會隨時招來一座甚至是幾座山了,這絕不是楚河想看到的。

能解答這疑惑的,恐怕只有親自操作一番才能知道了。

精衛鳥應了一聲是,隨後飄飄而起,快速飛到了巫師軍團的上空,從袖口中飛出了一個小小錦囊,上銹山川日月,隨手一抖,這錦囊便上了半空,錦囊口打開,一座巨大的石山從天而降,山不算高,但是勝在綿延十數公里,精衛鳥只有召喚山體的能力,但不能控制山體,最多是用山壓死你這招,這在M3城內的巷戰根本無法發揮作用,所以平時精衛都是用水。 一座大山突然擋住了巫師軍團的去路,落地之後,那山根本就是實體的,原來精衛錦囊中的山,實際上並不是什麼法術,而是真實存在的山,都擁有著實體,所以喪屍軍團遇到這大山的阻礙,不得不繞道而行,但是他們的無敵到底剩下多少時間,恐怕只有巫師軍團自己知道了。

但是繞道而行又豈是那麼容易的?羭山神已經被送到了山上,整個山體在他的法力催動之下,根本就是一個隨意變換的積木一樣,山石亂滾,不斷的向兩旁擴張,硬生生的把一座大山改成了一個綿延二十幾公里的天然屏障。

足有十幾分鐘,喪屍軍團沒有找到出路,他們已經從半透明的狀態完全變回了正常的狀態,就在此時,大聖再一次一個翻身上了半空,靈巧的向巫師軍團的上空飛去,隨即直接掄起了金箍棒,直接向巫師軍團當中落了下去,這一落可是嚇了楚河等人一跳,這巫師軍團簡直像是被戳了逆鱗一樣,一見大聖向這個位置落下,當即尖叫之聲大起,比任何時候的聲音都要刺耳,外圍的喪屍們也瞬間瘋狂了起來,嚎叫之聲震天。

容後傳 ,現場最大的啃食者,現在也不過五六米高,本來他們的打算就是指望能製造更多的人類的屍體,達到以戰養戰的目的,沒想到華夏並沒派大軍出擊。

此時的啃食者,一見大聖向那中心落去,頓時狂暴異常的大吼了一聲,然後一步十幾米的大踏步的飛奔了過來,每一腳下去,都要狠狠的踩上一腳路上的喪屍,運氣好的受點傷,缺胳膊斷腿,運氣不好的直接就給踩死了。

楚河等人是在納悶,究竟為什麼?大聖還沒落地呢?這是踩著尾巴了?喪屍為什麼突然之間變得如此的瘋狂?

再看孫大聖,下落過程中,巫師們早已經臨時建立起來了防護結界,但是防不住就是防不住,差距太大,根本毫無用處,大聖的金箍棒都沒用,一腳踩在結界上就直接踩碎了結界,破出一個大窟窿向巫師群中落了下去。

剛一落地,楚河等人就找不到孫大聖的影子了,巫師軍團的巫師們,加上瘋狂趕來的喪屍和啃食者等等,眨眼之間就將孫大聖埋了起來,一時之間這地方竟然被喪屍群疊高到了十幾米的一個人堆。

喪屍的嚎叫聲,逐漸被喪屍堆中一聲穿透力極強的囂張狂笑所取代,狂笑聲中,金光萬道,似一把把利劍一樣從喪屍群的縫隙之中穿了出來,隨後喪屍堆似被一顆巨型*炸開一樣,喪屍們漫天飛散了出去,中間炸出了一大片空地,在空地中間,孫大聖一身金燦燦的霞光籠罩,雙手正舞動起了金箍棒,沖著一個巫師猛砸了下去。

這一片空地徹底肅清了之後,楚河等人才看到,孫大聖所在的位置,正是被五個身材高大的巫師從五個點合圍起來的一個五芒陣之中,這五個喪屍除了身材高大之外,幾乎整個身體都籠罩在黑漆漆的黑色霧氣之中,每個人身上又都有一個純黑色的黑氣籠罩的蛋殼,而孫大聖攻擊的這一個,楚河等人沒看出和其他四個巫師有任何區別,但是孫大聖似乎就認準了眼前這貨,金箍棒橫掃豎劈,一聲聲巨響,空氣都發出一陣陣強烈震爆。

楚河等人暗自吃驚,究竟這幾個喪屍得強到什麼程度,才能扛的住齊天大聖這麼折騰?手中的金箍棒敲了又砸,砸了又戳,那蛋殼晃晃悠悠,好像隨時都會失控一樣。

終於,這個巫師還是頂不住了,發出一聲慘嚎,護盾卡啦一聲被打碎了,緊接著金箍棒毫不留情,一棍子掃向了他的腦袋,這巫師頓時被打散成了一團漆黑如墨的濃霧,但不再有任何的靈性,隨風一吹,徹底消散在了空中。

緊接著,詭異的一幕出現了,隨著他的消失,這十數萬的喪屍大軍,從邊緣開始,似沙塵一樣轟然飄散開去,被風一吹全都卷到了天上,但又很快消失於無形了,十數萬的戰場頃刻之間空空蕩蕩,任何喪屍的屍體,血跡,什麼都沒有了,只有一些人類戰士的遺體顯露了出來,楚河等人簡直是如置身夢境,想不通這是怎麼回事。

孫大聖一個跟頭又翻了回來,穩穩的落在了應龍的身上,對楚河幾人說道:


「哼,這小小的妖怪,不知是修了何等法術,竟然控制了這麼多的鬼怪,若不是俺老孫有火眼金睛,恐怕今天就是打到天黑,也殺不完這麼些的妖怪啊。」

「大聖……你是說,這十幾萬的喪屍,都是你剛才殺得那一個巫師弄出來的???」

半晌,眾人才反應了過來,聽到大聖如此說,疑問更深了,他們的確是看著大聖殺了一個巫師,所有喪屍就都消失了,但是那要是都是一個人弄出來的,那他要強到什麼程度?


「矮!~~這些妖怪早就死過兩次了,那妖怪只是他們的一個陣眼,防禦手段倒是厲害的緊,這所有的妖怪,都將性命連在他一人身上,只要他不死,這些妖怪就殺不死。」

楚河激靈靈打了個冷顫。

火眼金睛,若是沒有火眼金睛,誰能想到這數十萬喪屍只有一條命,沒有火眼金睛永遠也找不到這條命,也就永遠都破除不了這巫師軍團,早早晚晚,是個被耗死的下場,如果不是今天白澤靈機一動,召喚出了齊天大聖,那真是徹底完蛋了。

儘管如此,這一個巫師的防禦力,不僅能夠和所有喪屍的生命相連,想必也是控制這所有喪屍的一個核心,這已經非常強大了,而且那些咒語,反彈法術傷害,免疫物理傷害,等等這一系列的法術,甚至是最後能夠扛住孫悟空連翻猛擊的超強護盾,都證明了這個喪屍的恐怖,在人屍交戰史上是絕無僅有的強大,楚岳的大屍,恐怕就是這個巫師無疑了,現在楚河擔心的是,這大屍,是否只有這一個。 眼下楚河雖然擔心,但是成為總算是告一段落,M3城內和邊境戰場還熱火朝天,楚河等人第一時間回到了M3城內助戰。

有了楚河和超級英雄們,再加上一個能幻化出無數分身的齊天大聖,楚彤早就已經在城外的巫師被打敗的時候下達了撤退的命令,根本不等這些超強的支援到位,僅剩下的三萬左右的喪屍便已經開始了四方逃竄。

即便是逃,這些喪屍也並不是樹倒猢猻散的落荒而逃,他們竭盡自己所能的在逃跑的過程當中,破壞各種自己所能見到的東西,從車輛到建築物,城防設備,公共設施等等,逃跑起來的喪屍大軍製造出了M3史上最大的混亂場面,他們一邊破壞一邊向高處攀爬,只要身邊有異獸飛過,便會跳上異獸的後背。

守夜人支援回來的飛行軍團雖然堪堪能夠做到一對一阻截,但是阻截的效果就不怎麼樣了,這些異獸們飛行軌跡根本就無法預測,大青天上出來的那些飛行鳥獸們遠沒有這些異獸來的靈活,所以天空之中更是亂上加亂。

最終,異獸和喪屍們大部分撤離除了M3區向遠處的天空飛去,數量,大概也只有來時的三分之一,而M3區城內也已經一片狼藉了,猛的一看去跟一座廢城差別不大。

而另一邊,邊境之戰人類也暫時站了上風,這還得歸功於趙靈的巧計。

趙靈之前讓空中的軍隊陸續升空之後,徹底激活了那巨大白色蠕蟲的弱點:疑心重。

在上一次大戰的時候,白桃就曾經利用過一次這白色大蟲子的疑心這一點,給過他重創,炸了喪屍軍團一個昏天暗地,現在的白色大蟲子還是那個白的大蟲子,自然還是要吃這一套。

本身喪屍方面有這幾個巨大的的蟲子,局部優勢還是非常明顯的,不管走到哪裡,人類軍團都必須退避三舍,沒有神獸在場,很難有攻擊能夠傷到他們,這其中白色的蛆蟲就相當於戰場的指揮者,分別在左右兩個巨大戰場上居高臨下的指揮戰局,黑色的甲蟲則是功能性的,嚴重的影響了人類軍團的通訊手段,儘管在上一次的大戰之後,白桃等人也想到了這種巨大戰場上的緊急備用手段,但還是難免有些手忙腳亂,好在黑色的甲蟲,他們每隔一段時間發出的嚎叫聲,只能影響正在通訊的電子設備,並不能影響未通訊的設備,所以在每隔一段時間之後,人類有專門的人統計他們的嚎叫時間,來巧妙的避開他們的干擾。

另外的兩個螳螂和蟑螂,可謂是戰場之上的大殺器,螳螂所到之處,必定會引起極大的傷亡,正是由於他強到如此程度,所以基本上都是由陰陽師和術士軍團來對付,用屍海和式神的數量來拖住兩個螳螂的腳步,這用去了極大數量的陰陽師和術士軍團,將這兩股強大力量栓的死死的。

最噁心的當屬那蟑螂了,巨大蟑螂體形是他們之中最大的,每一腳踩下來,躲閃不及便會直接被踩進泥土之中了,當然這並不是他的殺手鐧,他的強大之處在於他的繁衍能力,一開始的時候它吃的還是喪屍,但是隨著大戰進入白熱化的狀態,蟑螂也到了戰場最前線,所吃的都是喪屍和人類的屍體,這一舉動相當於廢物利用,這還幸虧是那些死去的蟑螂們不能吃,否則那就更加沒清沒完了。

就這,他繁衍的速度已經極其驚人了,數量也非常龐大,關鍵是這樣打下去,被他的蟑螂軍團淹沒是早晚的事情,蟑螂實力並不能算是強大,最多算是五級喪屍的實力,防禦力甚至還不如五級喪屍,但是卻勝在速度快,靈巧而且擁有著一對能輕易刺穿七級變異者骨頭的尖牙,一左一右分別在它們的嘴巴兩側,而他們的數量,已經接近三十萬了。

光是這幾個大蟲子的威力已經對戰局造成了非常大的影響,再加上人類並沒有超級英雄和神獸助陣,這一次,士氣本身就不如之前的時候強大,不過,這一切都在趙靈的命令下達之後有所改變了。

趙靈命令空軍陸續升入雲層,白色局蠕蟲立刻發出了一種類似超頻聲波的嚎叫,在戰場上瞬間傳遍了下來,這也是白色蠕蟲能夠成為統治戰場的核心的原因,他是唯一一個通過聲波可以向戰場上所有喪屍傳遞命令的蟲子。

打的熱火朝天的喪屍大軍和大蟲子們,都開始同時向回收縮,不再向外擴張,戰場好像暫時變成了防守的態勢,這為人類軍團的排兵布陣爭取了大量的時間,本身人類軍團很多的大戰圈都被打散了,在喪屍戰場被分割的同時,人類戰場也被分割了,現在卻能夠重新聚集起來了,通過之前設定好的龍種機甲軍團在上空做出指示來集合。

重新組織起來的人類,這時候也已經重新佔領了上風,而升入雲層的那些飛行軍,早就已經借著厚厚的烏雲的掩映,重新飛回了人類軍團的大後方,重新加入了戰場,然後以同樣的方式,再次進入雲層,如此循環了三次,白色大蟲子終於知道自己上當了。

上去了好幾萬人了,到現在都一點動靜沒有,這TM不是套路是什麼?

就在白色的大蟲子決定反擊的時候,突然之間,從天而降一根巨大無比的大鐵柱子,直徑有三百多米,高聳入雲,看不到頂,直直的從沖著白色的大蟲子砸了下來。

嘭!!

就在大蟲子即將被砸出屎的這千鈞一髮之際,護主螳螂上線了,這巨大螳螂本身離著大蟲子也不太遠,兩個上肢同時抬了起來,橫掃向了這杵天杵地的圓鐵柱子,伴隨著一聲巨響,圓鐵柱子被砸的向旁偏移了不少,恰巧擦著大蟲子的身邊戳到了地上。

白色巨大蠕蟲似是受到了驚嚇,待他反應過來,再看像身邊剛剛救了自己的好兄弟大螳螂,其中一個前肢上那巨大鐮刀直接被從中磕斷了,另一個雖然沒斷,但是也軟踏踏的,一聲聲恐怖的嚎叫從螳螂口中傳出。 楚河還是第一次聽到螳螂叫,這自然肯定是進化出來的叫聲,現實中的螳螂,楚河記得根本就不會叫,但是現在這叫聲就好像是坐在火上的水壺燒開了,聲音由長變短,由高變低,有一種令人毛骨悚然極其驚駭的感覺。

此時不僅螳螂想要保護白色大蟲子,幾個巨大的昆蟲很快聚集到了一起。

那巨大的圓鐵柱子,雖然沒砸中白色大蟲子,但是也砸死了至少有數十個高級別的喪屍,連大螳螂都一磕就斷,更別說喪屍了,這巨圓柱子,就那麼直挺挺的戳在了天地之間,而且就在敵營的正中心,大蟲子等昆蟲的身旁,盎然矗立,其上金光繚繞。

整個華夏戰場,只要不是瞎子,以五六七級變異者的眼神,看這麼巨大的柱子,那還不是一清二楚么,那上面的字更是顯眼無比了:

「如意金箍棒,重一萬三千五百斤。」

縱使是見慣了楚河召喚各種洪荒神獸降臨人間,連應龍天狗白澤畢方等神話世界的神獸都紛紛出現在這末世戰場,但是任誰也想不到,唐唐的齊天大聖美猴王,能夠成為人類陣營的強大靠山,什麼概念?自帶比楚河辛苦十數年打來的威名還要強上千萬倍信仰之力,根深蒂固於華夏人心中的斗戰勝佛。

只是一根金箍棒,就已經讓整個戰場之上的華夏戰士們徹底沸騰了起來,一時之間喊殺聲震得天空之上的楚河雙耳發麻,血氣上涌,簡直就好像是自己的身體被煮開了一樣,渾身都是滾燙滾燙的,生撕虎豹的瘋狂戰意充斥著胸膛,果然是士氣就是最好的BUFF。

站在應龍身上的孫大聖一邊甩手笑了笑,一個縱身上了天空,暗黑色的濃重烏雲當中,飛出了一團白如新雪的白雲,有若實質一樣,但是卻又飄飄蕩蕩,似乎沒有實感,不過孫大聖一到上面,竟然隨意坐了下來,還起身顛了顛,好像是在檢查自己多年不用的座駕是否還牢靠,隨後雙腳一提,竟然蹲在了那白雲上方。

「這就是筋斗雲了么?」

「我怎麼感覺孫大聖好像沒拿他當筋斗雲,倒是當了舊沙發了……」

剛才那動作的確是令人忍俊不禁,不過伴隨著孫大聖和筋斗雲的出現,戰場上再次沸騰了起來,人類軍團簡直跟瘋了一樣,很多喪屍甚至還沒明白怎麼回事,已經被狂暴的人類軍團和戰獸們生生踩碎了,人類大軍第一次輕而易舉的突破了喪屍軍團的防線,主動衝殺進了喪屍軍團的敵陣之中。

此時此刻,什麼軍令如山,什麼戰略戰術,除了提槍上馬乾他娘,戰士們的心中,已經目空一切了,只有揮刀見血,方能發泄胸中的熱烈。

孫大聖沒有飛到金箍棒的上方,而是蹲在筋斗雲上,用手指著金箍棒,向旁一撇,那金箍棒居然直接倒砸了下來,雖然喪屍們肯定是早就知道這玩意可能會砸下來,而且第一目標就是白色蠕蟲,倒砸的方向,跑不了還是這傢伙,所以白色蠕蟲此時已經開始緊急向黑洞撤退了,這要是被這玩意砸中,連TM遺照都省了,直接拍成照片。

可是偏偏這孫悟空,就是讓敵人猜不透,當然,楚河等人這些友方也猜不透,金箍棒倒的位置,是那巨大蠕蟲的偏離了十幾度,向著黑洞方向倒了下去,這一倒,風雷皆驚,空氣中的風嘯帶出了噼啪的爆響,轟砸了下來。

金箍棒的長度,倒下之後,至少有三公里長短,一把三公里長短,三百米粗細的武器,是人都是開天闢地頭一回見到啊,而這把武器現在正跟著孫大聖的手指頭緩緩轉動了起來。

以金箍棒的棒尾為圓心,金箍棒如同一個巨大的滾木開始在戰場上連滾帶掃。


「俺滴個老天呀,老哥,這讓俺想起來俺家的聯合收割機收麥子滴時候咧啊,這可真是大豐收哇……」

半空中一個戰士騎在了四爪鷹的身上,居高臨下把這一切盡收眼底,對一旁騎在天使四翼鳥身上的老大哥說道。

「嘛玩意聯合啊?介尼瑪分明就四擀麵皮兒吶,連擀麵皮兒帶嘬肉餡,一趟得啊介四!你看看那地上的肉餡,我TM今天晚上還吃得下飯去嘛我!」

老大哥的口音不難認出來,兩人說的雖然是半開玩笑,但是眼前確實是這樣的一番場景。

金箍棒表面雖然不是刀鋸叢生,但是就這麼碾壓過去,也不是什麼喪屍都能受得了的,由於戰場太大,喪屍過多,金箍棒並不能完全貼著地面,肯定是要和地面有一定距離,即便如此,還是會在滾的過程中推出一大堆的喪屍,給金箍棒增加些許阻力,所以金箍棒距離地面也有半人多高,很多喪屍都能夠幸運的躲過去,但是還是有很多喪屍被直接壓死。

金箍棒在地上直接轉了一個三百四十度,馬上就要碾回到還沒跑出多遠的白色蠕蟲的身上了,大螳螂和甲蟲同時頂了上來,別說,這兩個蟲子還真是有一股蠻力,竟然能夠頂住金箍棒的繼續翻滾。

金箍棒這一滾,至少碾死了上萬喪屍,而且最主要的是這一根金箍棒,目標鎖定了白色蠕蟲之後,就造成了足夠的威脅,致使所有的蟲子都聚集到了身邊,一時間讓整個喪屍戰場開始出現了慌亂,畢竟現在幾個超級大佬大蟲子自身都難保,喪屍們更不用說了,面對著越發瘋狂的人類,喪屍們節節敗退,即使數量十倍於人類軍團,但是由於排兵布陣不夠精緻,戰場拉的不夠大的情況下,數量根本鋪不開,大都擠在自己的陣營當中。

孫大聖招了招手,金箍棒既然已經無法再有存進,大聖乾脆直接讓金箍棒翻上了空中,猛力的向白色蠕蟲砸了下去。

縱使金箍棒再強再大,還是存在阻力,所以才會出現那種極強的風嘯和震爆,速度還是不夠快,畢竟體積擺在那裡,大蟲子們看到金箍棒砸了下來,在另外兩個大蟲子的幫助下,白色蠕蟲堪堪滾開,躲過了致命一擊,不過此時的喪屍軍,已經徹底形成了敗勢。 在人屍交戰史上,喪屍被打的撤退的戰役不是沒有,但是少之又少,而且每一次都是對人類意義重大的戰役,今天這一戰,可謂是扭轉了乾坤,如果沒有齊天大聖,邊境之戰或許可以堅持打上一兩天,勝負難定,但是M3是定然要淪陷的,而且明天,後天,大後天,除了M3之外的城市,連守護神獸都沒有,就更不用說能守得住巫師了。

喪屍大軍的後撤,人類軍團是不能放過痛打落水狗的好機會的,光是後撤過程中被殺的喪屍,就比這數個小時所殺的喪屍還要多,尤其是孫大聖的金箍棒,在空中轟然炸散成了上萬個正常大小的金箍棒,也不用分身操控,這上萬金箍棒便自從衝進了喪屍大軍瘋狂肆虐,劈、掃、砸、撩、轉每一個都異常靈活似是長了眼睛,自動殺敵。

從戰場追到黑洞口,喪屍留在戰場上的屍體超過三成,落荒而敗,但幾個大蟲子其中的一隻螳螂,為了保住大白蠕蟲,命喪金箍棒之下,不過楚河也讓孫大聖手下留情了,並沒有真打算殺這個白色蠕蟲,這也是白桃的意思,只要喪屍一天不殺乾淨,總有一天會捲土重來,到那時,人類軍團最希望看到的,就是這大白蠕蟲繼續指揮作戰……

戰場上的喪屍大軍如同潮水般褪去,只留下呼嘯的海洋般歡呼的人類軍團。


這一刻,不分國界,種族,性別,也不是人與人之間的爭鬥,更無關什麼經濟、Z治或者是疆域,這是生與死的較量,是整個世界和不屬於這個世界的物種的對抗,值得每一個人歡呼,值得每一個人慶賀,每一場得來不易的大戰役的勝利都是如此,也應該如此。

楚河也是長出了一口氣,巫師被殺,楚彤的詭計沒能得逞,邊境之戰雖然有傷亡,但是堅持到了援軍趕到沒有潰敗,一塊巨石也可以徹底落地了,不過楚河這邊的巨石是落地了,但是還有人的心還提著呢。

「老兄……趁著孫大聖還有不少時間,能不能請他……」

楚河正站在應龍身上看著喪屍大軍撤退進了巨大黑洞,人類軍團歡呼不止,一團綠乎乎的玩意兒從天而降,落到了楚河身邊,向楚河問道,楚河一看,正是變身之後的盧克班納,天上還有一個鋼鐵「大鳥」正奔著自己的方向飛了過來。

「別著急,大聖的時間還早,一會我自然會和他提這件事,只不過,我覺得大聖未免能完全解決你們的問題,除非你們能夠將整個國家的所有屍蝗全部都聚集在一起,像今天的戰場一樣,否則的話各個州跑上一遍,別說十個小時,十天也不夠。」

楚河自然知道他們是想要藉助孫大聖的力量去一趟M國,說實話楚河也想這樣做,還省了自己不少事,不過楚河的話,盧克班納和艾格斯塔克都聽了進去,說的倒是沒錯。

孫大聖收了神通,從筋斗雲上翻了下來,楚河當即將M國的事情跟他說了一下,果然,大聖也表示這件事自己恐怕幫不上忙,畢竟是飛蟲,而且是整個國家都有,總不能自己變成一個電蠅拍子,滿世界去拍蝗蟲吧。

「此事還需交給白澤老兄去想辦法,不過,魂師小子,我來問你,你手中,可還有那個勞什子變現點數啊?」

孫大聖兩三句打發了這件事給白澤,隨後又貼近了楚河,神秘兮兮的問起了變現點。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