蜥蜴人躬身抬臂,消失在傳送陣。

片刻,帶著一男一女又出現在傳送陣,抬臂微微躬身作勢恭請,又沉默的通過傳送陣下去幹活了。

「二小姐,歡迎歡迎。」索里亞比誰都熱情,毫不猶豫取下最貴的酒。

「二小姐,利梭彌,請——」恆毅起身相迎,邀請兩人在酒台落座,索里亞把倒好的酒推到兩人面前。

金天使見索里亞沒給她們斟酒,就把空杯前推,卻見索里亞拿另一瓶酒倒給她們,還衝她們擠眉弄眼。

二小姐今天穿了身白色的長裙,看起來人更顯得青春靚麗,一雙眸子里總帶著的笑意看起來單純天真,十分無害,卻讓徐自在看著更覺得心生寒意,這個活了幾百年的女人,依家的首領到底有多擅長偽裝!

不等二小姐開口,利梭彌眼睛里流露出急切的情緒,忙不迭單刀直入的切入主題,沒有任何無謂的開場白。「族神願意許你為五萬星系的族神王!只等你答應!」

徐白潔頗覺失望的微笑插話「神子知道花園精靈族開出什麼條件嗎?」

二小姐頓時面現尷尬之色,顯然早就聽說。

利梭彌卻不知道,好奇的反問「花園精靈族什麼條件?」

「十萬星系的族王,配一千二百支十二色龍騎軍團。」徐白潔淡淡然拋出對比的條件,利梭彌頓時愣住,做夢沒想到花園精靈族不惜增設一王,對恆毅和許問峰的看重簡直超乎想像。

利塔族的星系領地不如花園精靈族多,如今還被利塔族本身掌握的更少只有不到百萬座星系,從相對情況來說,五萬已經是下足血本,十萬座星系利塔族根本拿不出來,族眾的神子,神王也需要領地。

「請儘管提別的條件,利塔族一定極力滿足,星系我們利塔族給不了更多,請明白我們的難處,不是沒有誠意,而是利塔族的星系不如花園精靈族多。」利梭彌並沒有因此打退堂鼓,仍然極力邀請,並且設法從別的條件上彌補差距。

徐白潔撇撇嘴,很不滿意,本來想幫忙讓利塔族再多擠點星系出來,星系才是最根本,最長久的財富。

二小姐異常沉默,從來至今都沒有開口,恆毅通過她的反應明白到她一定知道了自己拒絕花園精靈族的理由,因此認為利塔族不可能接受一個花費大代價,卻不跟人類和辛德人戰鬥的狂殺神。

利梭彌已經帶了利塔族的誠意,恆毅覺得也該提最關鍵的要求,在利梭彌熱切的注視下,他緩緩道「利塔族的情況我明白,五萬星系可以說是利塔族最大誠意的體現,別的條件可以商量,但有一點必須說明——我不會跟人類和辛德文明作戰,如果不能接受這一點,其它條件再怎麼優厚也沒有談下去的可能。」

利梭彌不禁愣住,早就得到消息的二小姐終於開口道「為什麼呢?人類文明如此負你,辛德人說到底不是我們的同類更不該有所顧慮,我實在不明白你堅持這個條件的理由。」

「權利限制是我們離開的根本理由,不存在誰辜負誰,我們也沒有恨。我個人不想跟同類戰鬥,這是感情用事的條件,但我個人堅持。」(未完待續。。) 「可是你想過嗎?狂殺神不殺大聯盟三大勁敵中的兩方,狂殺神的價值還剩下多少?」二小姐簡直覺得恆毅頑固的不可思議,也顧不得這話說的有些難聽。


「想過,所以我做好前往大聯盟以外文明的心理準備。」

「那些?不人不鬼,亂七八糟的文明,算什麼大文明?不是空有星系人口不足,就是人才偏頗,除了會戰鬥別的什麼都沒有,不會開採資源,不會建造法陣,不會製作法器,不會法術理論發展,不會戰術……這樣的文明空有個大字,如果不是形勢讓他們能夠在夾縫中生存,早就滅亡!根本不可能是發揮你能力的地方。」

二小姐對恆毅的選擇根本無法認同,那些文明各有不同的缺陷,是根本扶不起來的缺陷!

能想象粗線條的人能學會控制不允許出現任何差錯的合成法陣製造法器嗎?

能讓天生對陣法能量沒敏感度的種族學會布置陣法嗎?

能讓憑藉天賦能力,根本製造不出法術工具的種族去開採,分離複雜的資源嗎?

能指望智慧天生低下,力量天生強大的種族學習戰鬥知識?建立神門體系培育後代嗎?

這些都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宇宙中為什麼最強大的文明是人類和類人類智慧生物為主?

那不是偶然,而是必然。人類和類人類的綜合能力最強,幾乎什麼都能做。什麼都能學!沒有最強的繁殖能力,但繁殖能力也不錯;沒有最強的天賦力量,但修鍊出來也很強;沒有對陣法最敏銳的天賦能力。但是經過學習成長同樣能成為陣法大師、煉器大師;沒有天生對戰鬥的特殊直覺,但是憑藉學習不管多少的星系軍隊都能指揮妥當。

而宇宙中許多非類人形異族沒有如此完備的能力,依靠的是天賦力量,缺陷甚至註定了無從學習。

曾經在人類文明的時候二小姐就知道恆毅固執,到了今天她才發現恆毅到底有多固執!

那天她委婉拒絕了許問峰,因為她知道許問峰就是個過河拆橋的人,跟每一個陰謀家。包括她自己一樣,根本不可信任,依家沒有能夠控制許問峰的力量。這樣的人是強大的助力,也是最可怕的虎狼,引狼入室的事情她不會做。

現在發現恆毅這個希望也沒有了,終究還是只能靠依家自己。她必須帶領這些逃出來的人活的漂亮。比在人類文明領導星的那些不能差,如今的她們已經屬於跟領導星依家斷絕關係被宗族除名的境地,只有活的更好才能夠讓他們維持自尊,才能讓跟隨她的那些人認為,這是個正確的決定。

「恆毅你該再好好想想。」

本來直接的利梭彌出奇的半晌沒有言語,只是沉默的,安靜的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一旁的徐白潔,自在儘管早料到這樣的結果。仍然覺得失望。

「如果沒有這個條件,我已經跟大哥一起去了花園精靈族。」恆毅乾脆了當的絕了二小姐的幻想。

「許問峰已經接受花園精靈族的條件了?」利梭彌吃驚不小。見恆毅點頭,他又陷入短暫的沉默,喝了口酒,才緩緩開口道「許問峰看不起我們利塔族嗎?為什麼不等我的消息就接受了花園精靈族的邀請?」

這是一句很沒底氣的話,也不該是利梭彌應該說的語氣,恆毅敏銳的捕捉到他的心思。

「利塔族存在很致命的缺陷,這一點上我跟大哥的想法一致。利塔族用星系,金錢,法器等任何力所能及的條件滿足所有願意加入的強者,一千年的時間造就了如今眾星之尊強者極多的繁華,但是放的太多導致利塔族本身的星系領地很少,僅僅佔據全星系領地的八分之一。七百多萬座交給眾星之尊以上實力各族強者的星系裡,有五分之一是給了辛德文明和人類,剩下的是其它宇宙種族的強者,這其中超過十分之七的強者具備不低的感性度。利塔族早已經失去對這些族神王的完全控制能力,利塔族的內部真實景象是群雄割據,共尊族神為首,卻並不完全聽命行事。眾多族神打下來的星繫上交的不足一半,甚至還有內鬥爭奪領地的情況,而這些利塔族本身都無法控制。」

利梭彌聽著,臉上的冷汗越來越多,最後,抹了把臉上的汗,恭敬抱拳作禮道「族神說過,只要利塔族能夠滿足的條件,不問代價,只要族士!但這個條件我必須再問族神。」

「應該。」恆毅起身相送,二小姐不抱期望的陪著利梭彌往傳送陣走,徐白潔覺得事情已經談崩,也懶得虛與委蛇,只是坐著不動。

索里亞飛出吧台,追上二小姐問說「沒喝完的酒要帶走嗎?」

「不用了。」二小姐早知道辛德文明出身的精靈作風,這話其實就是提醒給錢,她取出儲物道符,掏了一百紫晶還沒遞出去就聽索里亞殷勤微笑道「出於對二小姐和神子的尊重我開了這裡最好的酒——千年忘,價錢是三十萬紫晶,謝謝。」

二小姐眉頭微皺,一旁的利梭彌卻如沒聽到般,顯然仍然在為恆毅的要求苦惱。

這是明宰!

二小姐卻也不想為這麼點錢做有損顏面的事情,便丟了儲物道符過去。「裡面三十二萬,不用找了。」

「謝謝!」索里亞殷切躬身相送,當兩人在傳送陣消失,她立即高興的舉著儲物道符叫喊道「耶耶耶!冤大頭都不買的酒終於處理了!」

「那酒,真有那麼貴?」徐白潔知道索里亞雖然坑人,但做買賣不會以次充好,報的價錢肯定是酒吧里的行價。

「來,剩下很多酒,咱們現在可以喝了!」索里亞高高興興的把那瓶才倒了兩杯的酒打開,均分了給眾人,迫不及待的先喝了一口。「啊……原來的老闆真是白痴!神仙忘哪家酒吧賣的出去呀!要不是我索里亞,這酒還要擺無數年!」

「千年忘……是指喝了這酒武神七月連千年的愛都能忘記?」金天使琢磨這酒的名字,不確定的猜測。

「嗯嗯,當然是!」索里亞給眾人介紹酒的歷史。「酒喝不醉人,但是能讓人忘記心裡最痛苦的事情哦!非常神奇呢,三百年前有一個非常痴迷武神七月的制酒師,他覺得武神七月太難,後來用了兩百多年的時間製造了千年忘,因為知道武神七月很能喝很能吃,窮盡一生積蓄釀造了三萬斤。可惜,喊了幾十年都沒見到武神七月的面,一次出行意外死了,他的子嗣就做賣酒的生意。開始才十紫晶,後來有人說真的能忘記傷心難過的事情,價格飆升,很快漲到五十萬,但沒多久很多慕名而去的人喝了后說根本不能忘記傷痛,價格又回落到十五萬。」

徐自在只當故事聽,只覺得相信的人都很傻,根本不可能有那種酒嘛,看著杯子里酒水那朦朧綠光,昂頭喝了一大口,入口沒覺得有什麼特別的味道,溫溫純純。「就這酒現在還能賣十五萬?」

「嗯嗯,十五萬是拿貨的價錢呢,釀造很費事。」索里亞舒服的喝了一口。「後來有人說只有三萬斤原酒能夠讓人忘記傷痛,後面製作的都沒有這種神奇的力量。」

「這是原酒?」徐白潔好奇的追問。

「當然不可能啦!原酒已經是無價之寶啦。」

恆毅打量著杯子里的酒液,試著喝了一口,沒有任何特別的感覺。


如果原酒有這樣的魔力,武神七月大概也不會喝,因為千年之戀而疼惜她的人覺得她不如忘記了更好,但她自己一定不會這麼想。

比起希望她忘記,恆毅更希望追神軍團的猜測是正確的,很久沒有活動跡象的武神七月如果已經找到復活步驚仙的辦法,那才是最完美的結局。

千年忘……

恆毅放下酒杯,他覺得該喝這酒的人,其實是製造這酒的制酒師。

這不是原酒,千年忘的原酒也未必真有傳聞中的那種神奇力量。

恆毅喝了一口,發現金天使,徐自在,徐白潔都已經喝光。

他突然覺得,每個人內心都藏著痛苦。

但是,如果可以選擇,他寧願繼續記著二師父的死,繼續記著紅的死,也不願意忘記。


頂層吧台旁的傳送陣又出現蜥蜴人的身影。

這時候不該有客人,索里亞舒了口氣,估摸又是來邀請的大文明的人。

可是,蜥蜴人的身影剛變的清晰些時,後面又出現了兩條,分明是一男一女。

二小姐和利梭彌!

他們回來的這麼快?

徐自在發現二小姐變的神采奕奕,利梭彌也恢復了在神殿見面時的精神抖擻和熱情。

這一刻,根本不需要兩人開口,眾人都意識到,很可能出現了奇迹。

唯獨恆毅仍然沉穩。

走出傳送陣的利梭彌還沒坐下就迫不及待的望著恆毅迅快說話道「恆頂尊!族神答應你的條件!除此之外你還需要什麼,儘管說!族神和我都相信,你一定能夠為利塔族帶來強盛的未來!因為你是無雙族士!」

儘管已經猜到,徐白潔手裡的杯子仍然脫手跌落;徐自在仍然難以置信的一陣心潮起伏;索里亞瞪大眼睛,不由自主的緩緩搖頭道「這不是玩笑吧……」

*********

推薦一位書友的書,《城管英雄》。(未完待續。。) 利塔族竟然答應了恆毅那不可思議的條件!

金天使更沒想到利塔族給恆毅的評價如此之高,這才明白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利梭彌對恆毅挑戰,直至挑戰後的交談對象也是恆毅,而不是許問峰的理由。

無雙族士。

這是神秘花園罕見的能力評價,最初出自花園精靈族。

意指智可興族,武可滅軍。

人類文明沒有這種能力評測方式。

「無雙族士?」恆毅也是第一次聽說。

「當然!人類文明都能短時間振興改變,又有一人即軍的超頂尊實力!無愧無雙族士之實!族神相信你一定能夠讓利塔族更強盛!」利梭彌毫不掩飾那種狂熱的期待。

這一刻也讓人明白二小姐籌碼壓恆毅身上的理由,她自然早就知道利塔族對恆毅的在意程度遠遠超過許問峰的事實!

利塔族最渴望得到的是恆毅的力量,其次才是許問峰,因此許問峰的離開不僅沒有讓利塔族的熱情冷卻,反而更激發了利塔族勢在必得的決心。

恆毅萬萬沒想到人類文明五系通法的回歸讓他得到如此高的評價,無雙族士……

他不知道利塔族是否對他期望過高,但利塔族出乎意料的能夠接受那種無理的條件,確實讓他沒有理由不認真考慮此事。

徐自在估計以恆毅的性格並不適合談價錢,對恆毅來說前提條件最重要。但作為巔峰派副掌門人的她很清楚僅僅擁有星系根本不夠的事情,便道「利塔族有這種誠意,讓人難以拒絕。只是空有星系沒有資金,法器,物資的足夠儲備,用人類的話說那叫巧婦難為無米之炊,神子這方面有什麼考慮?」


「五萬座星系都有發展基礎,大多數都能自給自足,少數還有富餘。你們完全不用擔心!我們利塔族從不會拿低發展度的半廢星欺騙重視的朋友。你們有什麼需要,儘管提,利塔族會儘可能滿足。」利梭彌根本不在意這些細枝末節。只為徐自在的表態感到高興,恆毅雖然沒開口,但他身邊的女人既然說了話,理當是了解他心意態度。

「三億紫晶。足夠一千星系軍團編製的法器。物資使用三年的儲備。」徐自在斟酌思量,覺得這是個合適的數字,必須考慮利塔族的實際承受能力,以及五萬座星系正常布防的邊境寬度需要的兵力情況。

「沒有問題!」利梭彌非常痛快的答應,果然表現如所說那樣,只要利塔族力所能及,就會毫不猶豫的滿足。

徐白潔見狀狡黠的接話問道「有多少靈魂一體法器?」

利梭彌微微一怔,旋即明顯表現的缺乏底氣。「我們早準備了一件靈魂一體法器。希望會讓無雙族士滿意。」

「才一件呀?」徐白潔大失所望。「花園精靈族給許問峰五件呢!自己給五億,軍團法器物資夠五年使用!」

二小姐見歷利梭彌沒有聲音。顯然很難堪,利塔族羞辱譏諷弱者的時候十分不留情面,絕不考慮對方的承受能力,但如果自身有錯或者輸了的時候,被人羞辱同樣會沉默,不反擊的承受。

「利塔族的確不如花園精靈族富饒這是眾所周知的事實,可是利塔族有超過花園精靈族的誠意!花園精靈族許諾的星系還不到他們的百分之一,可是利塔族給予的是百分之五;花園精靈族的富饒拿出五億紫晶不足年收入的五十分之一,可是利塔族給予的是十分之一!更重要的是,花園精靈族不能接受恆頂尊最重要的條件,可是利塔族特別重視恆頂尊。誠意的對比不是很明顯嗎?」

二小姐的一番話有理有據,徐白潔本來也只是試探問問,自然再沒有話說。

金天使提出同樣關鍵的問題。「五萬座星系裡有多少眾星之尊以上的強者?」

星系沒有錢,資源,多少軍隊都等於擺設,也難以維持穩定;五萬座星系沒有一定數量的眾星之尊以上的高手,同樣難以面對許多緊急情況,也稱不上戰鬥力足夠。

利梭彌立即恢復了自信,聲音洪亮的道「眾星之尊的高手有一千!眾星之尊二重的高手有三百!頂尊五十人!無雙族士滿意嗎?」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