吼,

沖入變異霸天虎群后最先奏功的卻不是霸王龍,反而是在他身上的擎天柱,未等霸王龍靠前,擎天柱一下就從背後跳了下來,一個大力下劈,一隻變異霸天虎居然活生生的被劈成兩半,

牛,太牛了,

不用猜,一看就知道,能一下劈開一個變形金剛的武器不是赤階皇器才怪,恐懼未盡,色心又起,看著這把神劍,張七的口水都幾乎快要流了出來,這玩意要是自己帶回去,天知道會不會引起整個天泣的劇震,

不過這也就是意淫一下而已,擎天柱就是靠這玩意才這麼牛逼烘烘的,沒有了這東西,他還會是那個擎天柱嗎,到時引起輪迴大亂,自己可就麻煩大了,

然而這些變異霸天虎顯然也不是紙糊的老虎,剛才也只是被擎天柱打了一個忽然襲擊,反應過來的變異霸天虎們立刻就兩兩一對圍住了擎天柱和霸王龍,戰局再度就陷入了膠著,

張七不由得一陣大罵,這擎天柱厲害是厲害,不過也太愛裝逼了吧,出什麼風頭呀,如果他和霸王龍合在一起不分開,威力絕對超過兩倍,

現在倒好,為了逞英雄,一個人跳了出來,被人家分開包圍,一下就陷入了膠著,他自己還好點,但霸王龍就不行了,雖然這傢伙個頭不小,但戰術卻是很單一,在兩隻變異霸天虎的夾攻下,已經開始捉襟見肘,

不行,再這麼下去,他們可要玩完,關鍵時候還是要自己出手呀,鬱悶,

二話不說,張七就扛起一把大口徑武器,照著一隻變異霸天虎就轟了過去,不過可惜的是,有了上次的經驗,這傢伙居然靈活的躲了過去,不過也是有了這層騷擾,霸王龍漸漸的扳回了劣勢,

一向來,張七最討厭的就是種拉鋸戰,添油戰,這種無聊又長久的戰術根本打的就是消耗,對張七來說,每一分的浪費都是可恥的,這種行為絕對不可原諒,

不過可惜的是,這次還真的必須要這麼做,

想想剛才命懸一線的危機,張七也不由得一陣鬱悶,為了這玩意冒這麼大個險,不划算,倒不如自己這邊先拖著,

現在擎天柱這邊已經有了一些優勢,再加上那邊的汽車人們也取得了優勢,不管那一方面戰局一定,都會迅速的打開缺口,這一切自然迎刃而解,而張七現在要做的,就是穩住這裡就可以了,

好在這個紫階槍有一個算是無限彈藥的功能,也不知道這玩意的子彈那裡來的,或許是某種能量轉換裝置吧,但不管怎麼說,現在張七的襲擾工作還是開展的有聲有色,而且關鍵是比起剛才來,那是完全的不同,

最大的區別就是安全,即便是打怒了其中一個,那麼怎麼樣,大不了你衝過來就是了,一對一,以張七的速度,他還未必就會怕了他,所以現在的他,只要是一些小矮牆,甚至是殘壁都足夠讓他躲避那些流彈的襲擊,一時之間打的倒也不亦樂乎,

意外的是破局居然出現在了另一處,就在這邊打的痛快之時,忽然遠處衝過一輛黃色的跑車,其速度之快,尤如一道黃色的閃電,

大黃蜂,

這個拉風的造型也就是它最是出名保證,不過比它更快的是子彈,車上坐的是凱德,這傢伙倒是個打黑槍的好手,至少槍法比張七這個半吊子要准多了,一下就擊中了正在和擎天柱廝殺的兩個機器人中的一個,而且居然一下就打掉了他的武器,

我靠,這太准了吧,

開過這種槍的張七知道,這麼遠的距離打中這個關節那幾乎就是神槍手的層次,貌似這傢伙也沒練過多久呀,持搶的時間和自己差不了多少,怎麼成績卻差了那麼多,唯一的解釋只有一個,

主角光環,

張七心中一動,一直以來,他的方式基本都是和劇情人物硬著來,包括擎天柱、驚破天,甚至是幕風小組的人,卻一直忽然了劇情強者的專用優勢,

於是乎,這個普通人類的凱德之流根本就被他拋到了九宵雲外,現在才發現,自己一開始就走錯了路,不過好在現在還不晚,

接下來的計劃可得好好利用利用,嘿嘿……張七的心中一陣暗笑,

擎天柱卻是沒有想到那麼多,看到那個變異霸天虎的武器被擊飛之後,立即抓住戰機,拚著硬受對方一擊,硬生生的把這個變異霸天虎擊飛了出去,雖然不至於被幹掉,但戰力大減,

偷襲是張七的強項,一看到這個變異霸天虎被擊飛而去,立即槍頭一轉,對著它的背後沖著他就是一頓猛射,而且專撿那種要害之處狂打,

讓張七意外的是,這個看似一臉正氣的凱德居然也是和張七一樣腹黑,居然也是個偷襲流的高手,這還真的看不出來,


不過他可比張七要狠多了,仗著槍法之利,招招盡往人家要害處招呼,直接把人家的一條腿給活活的打斷,雖然凱德如此無恥,不過張七卻喜歡,而且喜歡的緊,

趁著這隻變異霸天虎站立不穩,移動不便之時,張七更是落井下石,巨彈全部向著他另一條腿的關節之處招呼,雖然他的槍法不怎麼樣,但是勝在數量多,一片子彈雨下去,總算也有一兩個打中吧,現加了現在這隻變異霸天虎的全身支撐點就在這一處,而且移動不便,終於……

咔嚓……



最後一條腿終也被活生生的打了下來,

哈哈,

趁你病,要你命,

張七一個箭步就竄了過去,在沖的過程中,這手中的槍還不斷的向著這隻變異霸天虎噴射,而那邊的凱德似乎是「愛」上張七這種無恥的做法,反而一味的配合張七,變異霸天虎的手剛想擋,就被他打歪了,搞的連張七這種爛槍法居然也能槍槍命中,

想到剛才那鬱悶的被追殺,現在的變異霸天虎簡單就是一個固定靶,一個字,爽,

還沒到身前,這個變異霸天虎就這樣被活生生的打死,被區區兩個人類給活活折磨而死,這個變異霸天虎也算是最鬱悶的一個了,

打開個這個缺口,還沒等張七他們回過神來對付另一個變異霸天虎,卻不料被受到這幕刺激的擎天柱奮力擊殺,要是連這個變異霸天虎也被張七他們幹掉,那作為汽車人首領的他可真的沒有面子可言了,因此也在張七行動之前解決了自己的對手,

剩下的就不用說了,兩個變異霸天虎見勢不秒,正準備逃跑,一隻被速度超過他的霸王龍纏住,最後被光榮「咬碎」,另一隻被大黃鋒的一個漂亮解剖給斷成兩截,這邊的戰鬥圓滿結束,

而那邊的戰鬥卻是因為擎天柱和霸王龍還有大黃蜂的離場顯的有點吃力,不過因為之前積累下的優勢還在,一時間還真的很難決出勝負,不過現在這批生力軍加入進去,恐怕戰鬥會很結束,

就在這形勢一片大好的時候,一個忽發的意外忽然出現,

「擎天住,跟我回去吧,」

轟……一枚巨大的炮彈忽然從天而降,有了曾經被偷襲過一次的經驗,這次的擎天柱提前感受到了危險,雙腿向前一躍,跳離了炸彈的著落點,不過巨大的衝擊力還是讓他飛出了很遠,現場卻是陷入了一片狼藉,

我去呀,是禁閉,

一個巨大的飛船忽然出現在了空中,一臉牛逼烘烘的禁閉帶著他的守衛緩緩的走了下來,

看著這狗血而裝逼的畫面,張七也不由的一陣鬱悶,這都什麼事呀,這個輪迴也太急了,這邊沒有結束,第二輪就來了,完全沒有任何的空隙,而且都是切在自己這幫人舊力剛盡之時,太狡猾了,張七第一次感受到輪迴的狡詐,

不過最讓他鬱悶的是,這一次可不像上次,根本就沒有地方躲,禁閉一眼就看到了他,眼神中充滿了疑問,

完了完了,

這回該怎麼辦,如何解釋這一烏龍事件, 不管了,今朝有酒有朝醉,那管明日瓦上霜,

先搞定眼前這個窘況,再慢慢和禁閉談合作之事,

擎天柱倒是不愧為一方首領,巨大的身軀自覺的橫在了禁閉和其他人的中間,大手一揮,示意其他人扛著那些禁閉帶來的那些守衛,甚至連對白都沒來的及說,自顧的直接往禁閉沖了過去,

這一招看似是很講義氣,自覺把最強的禁閉扛在了自己身上,但事實上卻是最笨的一個做法,而且還非常狗血的,

張七實在搞不明白,為什麼狗血的劇情總是喜歡捉對單挑,難道他看不出禁閉帶來的守衛只聽命于禁閉一個嗎,

擒賊先擒王的道理他不會不懂吧,直接帶著手下先集體群毆了禁閉不是更直接嗎,

埋怨歸埋怨,張七最終還是老老實實的跟著擎天柱的節奏打了起來,不過他的挑的對像卻並不是禁閉,那傢伙的戰力確是很可怕,就連救護車這樣的汽車人幾乎一招都吃不了,

更何況是他一個小小的人類,就憑剛才他的那一炮之威,那些所謂的變異霸天虎根本無法與之相比,

遠程強力打擊一向是禁閉的強項,尤其是擅長偷襲,但是他的近身戰同樣也不弱,特別是在變形素的作用之下,攻擊方式特別靈活,可以說是遠近兼強的高手,就這個角度而言,實力確是高出擎天柱一籌,

另一邊的戰鬥卻不知是不是輪迴有意安排,正好是鬥了個實力相當,唯獨現在一個張七還孤伶伶的站在現場,看來自己還真成了決定這場戰鬥的走向一個重要因素了,

有意思,張七摸了摸下巴,這個輪迴還真的越來越有意思了,

這居然還成了一道考題,張七最喜歡考試,尤其是被考,因為他喜歡看到考者的那一副驚詫和絕望的表情,他們會後悔為什麼讓張七參與考試,

劇情原先的情節當然是以擎天柱戰勝禁閉結束,不過有了張七的參與,一切都變的無限可能,

掂了掂了手裡的槍,張七忽然暗暗浮出了笑容,心中卻是對著那無形的輪迴輕聲道:「為什麼只有是非題呢,我張七說它是展示題,它就是展示題,」

槍口一轉,沖著禁閉就是一炮,

呯……這一槍正中了禁閉,不過以禁閉的強大,這一槍顯然沒有對他造成太大的傷害,不過這一槍的意義卻遠勝於實質的傷害,

這就是張七的選擇,

禁閉轉過頭,一臉怒色的看著張七,剎那間,他終於明白,以前的一切只是張七欺騙自己的手段而已,目的就是為了救那個該死的汽車人,

憤怒、極度的憤怒,

禁閉一生縱橫星際,作為一個強大的星際賞金犯獵人,別說是區區一個人類,就算是星球,被他滅掉的也不在少數,現在,居然被一個小小的人類耍的團團轉,

狂怒之下的禁閉放棄了擎天柱,瘋狂的沖向張七,在他眼中的憤怒足以將眼見的小小人類給撕個粉碎,

「霸王龍,」張七一邊狂喊,一邊向著霸王龍衝去,

面對陷入狂怒的禁閉,如果說現場還有誰救的了張七的,卻並不是擎天柱,他的攻擊力雖強,但救人的本事卻是不大,而在這裡,跑的最快的自然當屬霸王龍,

張七在決定攻擊禁閉的時候就想到了這一點,因此開槍的一瞬間,他就開始向霸王龍所在地開始了奔跑,

動物的天性讓霸王龍感覺出了禁閉的強大,一甩它巨大的腦袋,迎著張七一下就頂了起來,扛著張七使命的往前跑,只留下了一臉發愣的擎天柱來對付被霸王龍拋下的機器犬,

真不知道擎天柱這廝以前的決定是裝傻還是真傻,這次倒是沒有顧及什麼面子問題,直接就向著那幾個機器犬干去,也不去追禁閉,張七的心中一陣暗罵,不過也來不及去埋怨什麼,現在逃命才是王道,

他寧願面對十個甚至一百個變異霸天虎也不願面對一個禁閉,那是因為對方的戰力強大還只是一部分,更重要的還有他的經驗和智力,

這傢伙簡直就是一個智能的戰鬥機器,尤其那個遠程攻擊水平,精準度高的可怕,每一個攻擊,幾乎都是霸王龍的下一個落腳之處,

本來以霸王龍的速度,禁閉一時半會還真的追不上來,這也正是張七敢這麼做的原因所在,不過現在看來這一切在禁閉的精確打擊下變的十分迷茫,

禁閉的襲擾式攻擊,快速而精準,導致速度幾乎和張七他們持平,甚至可能還略勝一些,更讓張七鬱悶的是,這傢伙還不只是攻擊霸王龍,就連坐在背上的張七也連帶攻擊,那一排排大口徑機槍就像一個個火舌,從開始追擊到現在,壓根就沒有停過,

開始的時候,張七還可以仗著紫階盾牌擋幾下,不過受到那麼多下的打擊后,他的紫階盾牌已經開始慢慢的顯出一些裂紋,恐怕是絕對撐不到張七計劃的時間,

無奈之下,張七隻好改變剛才直行的路線,讓霸王龍曲線向前,這樣一來倒是躲開些子彈的攻擊,可速度上卻是更慢了下來,

「不行,這樣下去,不被打死也要被他磨死,」張七心中一動,對著霸王龍喊道:「去森林,」

似乎是受到張七的感染,又或許是森林對於霸王龍的有著一種天生的親近感,畢竟森林才是霸王龍的故鄉,就算是被金屬化,那裡也是它最熟悉的地方,

張七的計劃很簡單,就是仗著霸王龍對森林的熟悉,和森林中的密林,應該可以拖住禁閉一段時間,

果不其然,就在張七沖入森林的一瞬間,禁閉也忽然加快了步伐,這個聰明的星際來客似乎也是明白了張七的戰術,想進一步截斷霸王龍的前進步伐,但霸王龍的速度畢竟比他要快,終於還是讓張七先一步沖入了森林,

一入森林,對霸王龍來說,那就是魚入大海,森林裡的那些大樹不但沒有給它造成任何的影響,反而變成了他的助力,速度不減反增,

反觀禁閉,在一片樹林的影響下,不但速度受到了影響,就連視線也受到了影響,更多的時候,樹木直接成了張七他們的盾牌,十顆子彈射出去,一半以上都被樹木給擋住了,

陷入憤怒中的禁閉發了狠,直接仗著自己強壯的身軀,一路橫衝直撞過去,這一來,倒是讓這些樹木倒了大霉,直接讓禁閉給犁出一條條大道來,

如此一樣,禁閉的追擊速度上去了,但這種長時間的連續自我撞擊卻讓他不斷的受傷,再加張七偶爾時不時的用大炮轟他一下,更是讓他苦不堪言,雖然他的身體強大,但也經不住這麼折騰,

好不容易穿過了一片森林,張七這傢伙又想到了山區,別忘了,霸王龍不僅是森林專家,同時還是一位山地專家,在它兩隻強壯的後肢之下,登山的速度根本就不是禁閉所能相比,

不僅如此,張七還很無恥的擊落了不少的巨石,雖然這玩意砸不死禁閉,但卻給他造成了很多的傷痕,原本一身深黑帥酷的外表被砸的到處坑坑窪窪,簡直就像一堆垃圾組合而成,

愈是如此,禁閉追殺張七的心愈發堅定,對他來說,眼前的這個人類已經到了非殺不可的地步,他對張七的仇恨恐怕已經超級對擎天柱的仇恨,硬是拚著受傷也要斃了張七,

不過這些對於張七而言倒不是那麼重要,因為他的目的就是引開禁閉,而不是幹掉禁閉,為的就是讓擎天柱先解決原先霸王龍的那份,然後兩個合力,這才有可能戰勝禁閉,

這個計劃好是好,但唯一的難點就在於如何引走禁閉這一個如此強大的對手,又如何讓擎天柱他們及時趕來補位,

一邊逃命,張七一邊在計算著時間,在他的超級大腦運算之下,對擎天柱的每一個戰況進行推演,好在自己見識過擎天柱的實力,也知道機器犬的實力,想來計算結果應該不會差的太遠,

輕輕的拍了拍霸王龍的腦袋,示意霸王龍開始掉頭了,

霸王龍自從沒找到火種,總覺的自己欠了張七這個「地球大恩人」,對張七的話可謂是言聽計從,張七讓它掉頭,它就掉頭,一轉頭,重新鑽入了森林,

禁閉雖然是看的牙痒痒的,但卻是一點辦法都沒有,主動權在人家手裡,自己還能怎麼辦,只好跟著它後面鑽森林了,

不過這次卻是和上次的有所不同,這次的張七卻是開始了小規模的反擊,攻擊禁閉的頻率也加快了,同時把盾牌直接立了起來,也不顧盾牌什麼時候破裂,反正他手裡還有幾面,

如果說是禁閉激起了張七的決戰之心,那還真是高看了張七,他的目的可不是狗血的熱血上涌,而是為了告訴擎天柱自己現在所處的位置,好讓他那邊結束后趕快過來幫忙,

本來一味的逃跑,現在倒是變成了追逐戰,火炮的攻擊在森林裡不斷響起,雖然禁閉感覺自己和霸王龍越來越接近,但張七的攻擊反而卻越是猛烈,更誇張的是,這傢伙直接從空間里拿出兩把槍,也不去瞄準,直接照著自己的方位就是一頓狂射,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