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音落下,『玉』真子腳下步伐變動,向著林白的身軀便撲了過去!他是仙,是高高在上的仙,想要滅殺,便要以最乾脆利落的手段,而『肉』搏,便是最好的選擇!

這是屬於他所謂的仙的驕傲,既然林白如此,那他便樂得奉陪!既然你不願承認自己是螻蟻,想要有螻蟻分食大象的野心,那我就將你這野心盡數撕裂,擊潰你的神魂!

而對於林白而言,仙又如何,你能視眾生為螻蟻,那為何我不能有吞食你之心?!

光華相連,氣息滔天,這是極盡升華的一戰,也是血與骨相爭的生死之戰!說–55789+dsuaahhh+25550673–> 曹操艦隊當中,無數士卒開始穿戴水下裝備,他們就是蔡瑁訓練的水鬼,每艘船上都有至少幾千甚至幾萬人的水鬼,充當保護船隻的任務。

因爲曹操的命令,蔡瑁只好給他們下令,全部下水,準備對付周瑜的水鬼,哪怕不能戰勝對方,只要能拖延住,他就是勝利了。

可惜這些只是妄想,哪怕甘寧率領的水鬼在人數上佔據絕對的弱勢,但是在品級和等級上,差距太大了。

錦帆賊(金色)

等級91。

……

僅僅這兩個屬性,就完爆蔡瑁的水鬼,哪怕他們只有幾萬人,面對的幾千萬水鬼,也敢勇往直前,在水下開始生死廝殺。

由甘寧率領的水鬼,勢如破竹的在水下馳騁,向着敵人的艦船發起攻擊,他們的攻擊,讓水下的蔡瑁水鬼發現,然後雙方就站在激戰。

一個照面,只有一個照面,這艘艦船的水鬼全部陣亡,然後甘寧開始破壞船底,專業的鑿船裝備拿在手中,只要在船底敲打一會,一個個巨大的窟窿就會出現,然後水就會瘋狂的涌入,不一會,這艘艦船就會傾斜,最後直接沉沒。

船上的將士如何會水性的話那還好說,不會水的直接淹死,因爲這裏距離岸邊太遠了。

第一艘艦船的沉沒,沒有給其他艦船造成什麼影響,繼續開始前進,向着周瑜的樓船發起進攻。

不過周瑜的樓船卻開始後退,看來周瑜打定主意要讓甘寧消耗曹操的有生力量,爲最後的決戰坐着準備。


坐在樓船頂部,眺望後方,那裏一艘最前面的艦船開始傾斜,慢慢沉沒的船體給江面帶來一個不小的旋窩,無數將士從艦船中爬出,但是更多的,被帶入水中,不知去向。

運氣好的被路過的艦船就起,運氣不好只有聽天由命。

“呵呵,甘寧乾的漂亮,這麼快第一艘就搞定了。”周瑜的喃喃自語讓他心情大好,也讓船上的將士士氣高漲,反正敵人追不上他們,只要這麼吊着他們,甘寧會鑿穿所有的船,這樣他們就勝利了。


擡頭看看天色,現在纔是中午時分,估計到了晚上,曹操的艦船至少會消耗三分之一,然後夜間就是和曹操決戰的時刻。

繃緊雙臂周瑜牢牢的抓住船邊的欄杆,在心中爲甘寧加油。

此戰勝利的關鍵就是甘寧能否完成他交代的任務,只要能大量消耗敵人的數量,會對敵人的士氣造成很大影響,是今夜決戰至關重要的一步。

於此同時,甘寧陷入苦戰,因爲蔡瑁的水鬼大軍終於圍攏在一起,數千萬的水鬼,在水下密密麻麻的,讓人看的頭皮發緊,十分不好受。

看着如同牆壁一般的水鬼,甘寧的臉色很差,本來如此數量差距的戰鬥他應該避讓,但是爲了完成任務,他豁出去了。

“啪。”雙手用力在胸前拍擊,拍擊的瞬間,一個真空出現,隨後一個巨大的泡泡快速衝向敵人。

這是甘寧的攻擊,也是命令的信號,一個泡泡就是全體進攻的命令,兩個則是待命,三個則是撤退。

得到甘寧的命令,數萬水鬼緊握手中兵器,開始了瘋狂的廝殺。

數萬水鬼在甘寧的帶領下,殺向敵人。

面對甘寧的突擊, 總裁大人要夠了沒 ,只是讓遠處的水鬼過來,堵住甘寧前行的道路。 病王寵妻:嫡妃不好惹 ,堵住甘寧前進的道路,這樣一來,他就算是完成任務。

當然了,消耗的士卒也在他的計算當中,就算全部戰死也最少能消耗敵人一天的時間,而一天之後,曹操的艦船已經到了地方,這就是蔡瑁的打算。

“啪啪。”忽然,兩聲巨響響起,這讓蔡瑁有些驚訝,透過密集的人羣,他看到甘寧拋出兩個泡泡,然後快速的前進,他的前進,將前方的敵人全部斬殺,殷紅的鮮血將視線全部阻擋,後面的一切都看不見了。

雖然有蔡瑁的命令,但是這恐怖的一幕還是讓衆多水鬼的士氣大降,本來就不高的他們,差點直接崩潰,幸虧蔡瑁的訓練不是白費,終於是把他們安定下來。

等到鮮血沉澱,視線再次恢復清明,遠遠看去,甘寧的水鬼竟然停在原地,只有他們腳下無數屍體正在緩緩沉入江底。

他們怎麼停下來了,這是此刻蔡瑁的想法,難道甘寧打算撤退?

也是,如果是我,一定會後撤,不然一點勝算都沒有。

“咕嚕嚕。”忽然蔡瑁想到什麼,驚訝的張開嘴,無數水流涌入他的口中,發出一連串的氣泡,幸虧他反應及時,把水從口中吐出。

可是心裏一道陰霾迷霧將他籠罩,甘寧去那裏了,他不再自己的大軍當中,去了哪裏,紅色品級的甘寧,在水下可以說是無敵的存在,即便是呂布在水中也無法戰勝他,可以說水下是甘寧的天下。

他的消失,誰知道他去了哪裏,去幹了什麼?

只因愛你到深處 ,快速的很。

未等蔡瑁下達命令,三個巨大的聲響傳來。

三個氣泡在他的大軍中馳騁,凡是接觸到的人都會被撞的四分五裂。

這又是甘寧的技能,同時也是他的命令,是撤退的命令。

因爲正上方的一艘船正在沉沒,在不走會被壓住,會被江底旋窩籠罩,那樣可是死的不能再死。

甘寧數萬水鬼的撤退,讓蔡瑁大感不好,他猜想到甘寧的計策,那就是用船的沉沒,埋葬他的大軍,這一招對他來說是無解的。

因爲數千萬大軍牢牢的站在一起,想要遊走已經不可能,而憑藉他們是無法阻擋已經沉沒的艦船。

“拼了。”蔡瑁的心底響起這麼一句。

他的右手擡起,緩緩巨力,然後直接揮出。

一道長長的水線筆直指向甘寧水鬼,這是蔡瑁的命令,追擊的命令。

得到命令的水鬼們爭先恐後的遊了過去,因爲上方的艦船已經開始沉沒,在不走,會直接死的。

亂糟糟的水鬼們,讓蔡瑁的心情很是鬱悶,沒想到和甘寧的一個罩面,就落到如此地步,這就是差距啊。

蔡瑁水鬼的混亂,沒有給甘寧任何影響,繼續撲向下一艘艦船,然後在次鑿穿,沒了敵人水鬼的阻攔,他把這裏當做了自己的後花園,想要鑿穿那艘,就鑿哪個。

短短一刻鐘,他就鑿沉數十艘艦船,將江底弄得暗流涌動,即便是他也感覺有點吃力。

再次鑿穿一艘的他,正要休息一下,忽然他的身邊一名掙扎的曹軍士卒拼命的揮舞手臂,並且圓睜的大眼怒視着他,好像在祈求,祈求救救他,他還不想死。

看着掙扎的他,甘寧的嘴裂開,用嘴脣訴說什麼,而那士卒好像看懂了,這無聲的話語告訴他,我是敵人,他不會救你。

最後一絲的希望破滅,士卒的掙扎也結束了,因爲他死了,緩慢的開始沉入江底。

可是他的死亡,讓甘寧十分疑惑,以精銳級的士卒爲例,即便不會游泳,他們強大的體質也能讓他們在水下存活一段時間,可是剛纔那名士卒的反應,分明是炮灰級別的士卒,這不像是曹操的大軍啊,那訓練有素的曹軍,至少也是精銳級的。

難道是掌握器械或者操控船隻的士卒?嗯,也只有這樣,對,就是這樣。

搖搖頭,甘寧感覺水下的吸力,小了很多,繼續開始任務。

甘寧的動作,讓江面上的曹軍將士士氣大跌,因爲他們不知道誰是下一艘沉沒的船隻,一但沉沒可是有死無生。

數百艘的艦船在數量龐大的艦隊當中不是很起眼,但是也不容忽視,上面數百萬數千萬士卒的死亡,給了其他人一種渲染,死亡的渲染,讓士氣持續降低。

士氣的降低,讓艦隊的速度也直接下降,感受艦隊速度的下降,曹操微微一笑,什麼都沒說,只是讓大軍繼續前行,摸了摸手中的龍形玉佩,然後繼續等待。

艦隊的前方,周瑜的樓船也發現了這一點,因爲他們按照正常速度行駛,可是後面的曹操艦隊越來越遠,這不得不讓他們放緩速度。

不一會,甘寧的一部分水鬼迴歸,把甘寧的動作如實說出,等到周瑜知曉,也明白了曹操艦隊速度下降的原因。

點點頭,周瑜的心情更加燦爛,給衆多回歸的水鬼們大肆獎勵,美酒美食紛紛奉上,犒勞他們。

吃飽喝足的他們,繼續下水,如今蔡瑁的水鬼十不存一,都被艦船沉沒的旋窩帶走,這讓他們可以放心行動。

沒了蔡瑁水鬼的阻攔,甘寧水鬼開始大肆破壞,他們分成數百隊,開始破壞艦船,這一次,他麼並非直接破壞,而是破壞一半,讓艦船稍微傾斜而已,然後讓上面的曹軍士卒拼命的修補,等到他們修補完成,在開始破壞,這會加大曹軍士氣的降低,讓曹軍的戰鬥力直線下降。

短短兩個時辰,在天黑之前,甘寧一行人攻擊破壞了萬艘艦船,讓近十萬艘艦船不同程度的受損,曹操大軍的士氣差點崩潰,如果這不是在水上,早就有人逃跑了。

等到甘寧迴歸,周瑜大喜,爲甘寧個人展開慶功宴,然後等待後面如同蝸牛一般的曹軍艦隊。 不得不說,在極盡升華之後,『玉』真子的實力果然是達到了一個匪夷所思的地步。。更多最新章節訪問:щw.。[超多]其『肉』身的強橫,以及展『露』出的種種手段,更是叫林白驚詫到了極致。

雖然只是『交』鋒幾個回合,但他已經完全可以確定,這『玉』真子絕對要比自己封印仙『門』時斬殺的那名仙人強橫出數倍以上,即便是在仙路彼岸,也絕非籍籍無名之輩。

林白無法想象,當初六代祖師與這『玉』真子『交』鋒的時候,究竟是用了什麼手段,才會將其重創,使其只能蟄伏在方丈山中六百年之久,寸步不得進。

而『玉』真子這樣強橫的實力,帶給林白最直觀的感受,就唯有憋屈二字!因為在燃燒生機,極盡升華之後,『玉』真子已然是無缺的仙人。雖然林白如今每一擊依舊是以拚命的態勢在進行著搏鬥,但卻是極難再取得此前的戰果,數十擊之下,只有一擊得手。


這數十次的轟擊,更是帶給了林白無以復加的創傷,他的身軀之上,已開始有無數『床』上出現,道道血痕深可見骨,通紅的鮮血幾乎已將他身上的衣衫盡數染濕。

這種慘烈的狀況,相對於林白此前的戰果而言,可謂是憋屈到了極致。但若是仔細去想想,他如今面對著的不是天人,不是什麼鍊氣士,也不是隱世中的那些人,而是一名真真正正的仙人,一名能夠將戰力發揮到極致的仙人,這戰果如何,就值得商槯了。

但凡是能夠成為仙人者,又有哪個能是凡俗之輩,無論是對術法的把握,還是對大道的理解,都已到了出神入化的巔峰境界。林白能夠與之相抗至今,並且還能給對方造成創傷,這已經是極為了不得,甚至都可以說是逆天的戰果了。

而且當初封印仙『門』那一役,究竟是如何將那名仙人斬殺的,對於而今的林白而言,依舊是一個不小的『迷』『惑』,那一戰他勝得可謂是蹊蹺到了極致。

而且此時若是換做尋常人,即便是把林白的戰力給他們,恐怕對上『玉』真子這樣真正的無缺仙人,等待著他們的結果,也就只有死路一條。

因為此時此刻,他們雖然看似是在『肉』搏,但實際上卻是在進行著畢生所學的對抗,他們比拼的已經不是什麼秘術,也不是什麼法器,而是戰鬥的經驗,以及對大道的體悟,還有人心之中最為無法捉『摸』的勇氣、意志等諸多方面。

僅有戰力,卻沒有這種體悟,在此種程度的對決中,除卻死亡,再無他路可選!

林白不好受,但『玉』真子卻也沒有好過到哪裡。他如今雖然極盡升華,但那是以付出了燃燒生命為代價做出的選擇,並不代表著他就真的能夠一直這麼堅持下去。而且更叫他感到不解和嘖嘖稱奇的是,明明作為他對手的林白,無論是術法,還是對大道的體悟,明明都要比他差上一線,甚至許多次明明都可以將他置入死地,但偏偏能被他險之又險的避過。

這種情況,『玉』真子這一生都沒有遇到過,也實在是無法理解。

他無法理解,但並不代表林白就不知道其中的緣由。搏鬥過程的兇險,林白可謂是深有體會,他很清楚,自己之所以能夠堅持到如今,並不是術法的效力,而是『胸』中的那一股氣,那一股不平之氣,那一股浩然之氣!正是有這氣的存在,才能讓他極盡升華。

最重要的是,從林白出道至今,經歷過的生死搏殺可謂是多到了不勝枚舉的地步,而如此之多的搏殺,看似兇險,但對於林白而言,卻是一個極為難得的體悟。因為人的極限,唯有在生死一線之間,才能夠淋漓盡致的盡數展現,才能發揮出往昔不可能做到的實力。

經歷過那無數次戰鬥之後,林白的身體中,冥冥之中已經養成了一種戰鬥本能,一種遇強則強的滔天戰意!哪怕是死亡迫在眉睫,都不會讓他這戰意消減分毫。

而在如今的態勢之下,與仙相搏,雖然危機重重,雖然隨時都可能會有隕落的危機。但對於林白而言,卻是更為難得的體驗。這種完全不同層次的戰鬥,將他的戰鬥本能提升到了一個空前的地步,也把他的戰意催發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地步。

此時此刻,在那些險象環生的招式之中,正在不斷喋血的他,就像是一柄正在不斷經過千錘百鍊,不斷經過淬火錘擊的利劍一般,正在進行著磨礪。越是強勁的磨礪,便會叫他的戰意提升的越多,便會讓他徹底出鞘時散發出的光華更冷冽!

雖然身軀已盡數被鮮血所沾染,但此時此刻的林白,卻是有一種極為古怪的念想。他只覺得,如果自己能夠取得這一戰的勝利,自己的搏殺之術,將會得到一次前所未有的飛升,自己的實力,也將會取得一個極大的突破,會向前走得更遠。

而這對於進入煉神返虛境界后,難求寸進的他而言,可說是一個天大的契機。

一擊接著一擊,『玉』真子的手段也在不斷的攀升,威壓入骨。在那狂暴的轟擊之下,林白周身上下的骨骼幾乎都被擊打的裂開無數的痕迹,甚至都能聽到那種骨骼裂開之時,發出的沉悶聲響,血『肉』破裂,骨骼震『盪』,這模樣可說是猙獰到了極致。

但就是這樣狂暴的攻勢下,林白卻也是又在『玉』真子的身軀上轟擊出了數道傷痕,而且從剛開始之時,數十擊才能取得一次戰果,漸漸變成十餘次轟擊,就能給『玉』真子造成創傷。

雖然只是短短十餘次的差距,但卻已經是一個叫人難以想象,難以置信的飛躍!

甚至於有一次,林白用鋒銳如利劍般的拳頭,又在『玉』真子那恢復如初的肩頭轟擊出了一個巨大的缺口,血『肉』模糊中,就如千錘百鍊的仙骨都斷裂了數根!

這是一場不折不扣的血戰,一場必將要僵持下去的血戰!而在遇強則強的戰意渲染之下,林白的攻勢越來越凌厲,整個人變得愈發神勇,幾乎都要擊潰虛空。

轟!說時遲,那時快,只是頃刻間,兩人的身影便撞擊在了一處,一聲滔天巨響后,林白的左胳臂頓時以一種詭異的姿態朝後背去,顯然是骨骼都被折斷!

但雖然承受著無邊的傷痛,但林白卻也是叫『玉』真子付出了血的代價!他的拳頭在這一刻,在『玉』真子的『胸』口處撕裂出了一道極深的傷口,鮮血淋漓噴涌,甚至於順著那創口,都能看到隱藏在創口中那些森然白骨下的,那顆正在不斷跳動的仙心。

鮮血噴濺,『玉』真子的身軀已然盡數被鮮血所覆蓋!這極度的疼痛,叫他不禁怒吼出聲,而他望向林白的眼眸更是幾乎要噴出火來!他實在是沒想到,雖然在他的心中,對林白的身份已經有了一個推測,但卻是沒想到林白竟然能夠做到重創他的這一步。

這對於自視甚高,認為自己是高高在上的仙人的他而言,可說是不折不扣的羞辱!高高在上的仙人,卻被一隻未成氣候的螻蟻重創,甚至有分食大象之勢,這不是羞辱是什麼!

「就算是再無法從此間脫困,我也要殺了你!只要殺了你,大事便成,而我也將會被重新接引回彼岸!」劇烈的疼痛之下,『玉』真子徹底怒了,眼眸噴火,怒聲嘶吼道。

此時此刻,他已經沒有了磨滅林白的神魂,佔據他的身軀從此間脫困的想法。在他的心中,就只有一個念想,那就是要將這觸犯了自己威壓的螻蟻斬殺!

話音落下,『玉』真子雙拳緊握,朝天一聲凄厲的嘶吼,而後順著他的身軀,陡然有一股澎湃到了極致的殺機驟然顯『露』,那殺機冷冽刺骨,幾乎都要形成實質!

怒吼落下,他雙拳陡然並起,向著林白的脖頸之間便轟擊而下!拳影呼嘯,恍若是從九天之上垂降的倒掛銀河,其威恐怖浩瀚,直叫地面都開始為之而顫慄!

那威勢剛猛無雙,迅疾無邊,拳影還未至,但所裹挾的威壓,卻是已衝破了林白的攻勢,直接將林白的身軀壓得如一塊僵硬的石塊般,重重的朝地面墜降而下!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