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動的這一舉動,讓杜老三一開始失去的神智,緩緩的回籠,隨後尷尬的對着雷動輕笑了兩聲。然後雙手抱拳,對着周圍的人抱了兩下拳,示意抱歉。隨後二話不說就從一跳人流中擠了出去。

但這次杜老三學聰明瞭,不是一個人逃跑,而是拉着雷動的手臂,兩個人一起走。而且杜老三也不是跑到哪裏去,現在的他拉着雷動向着春香宮走去。

春香宮後門,幾個彪形大漢正虎視眈眈的看着遠處走來的杜老三和雷動二人,好像是一開始要出發尋找他們倆,但是剛剛準備好,見雷動二人回來,就一臉怒意的等着他們。

“我說杜老三,你膽夠肥的?居然拉了客人就敢跑?怎麼?季諸城裏不想混了?”

杜老三和雷動二人越走越進,只見得一個身形極爲壯碩的男子向前走來,一手拉住杜老三的衣襟就開始大聲叱呵,一點也不給杜老三留點面子,而且就在這人行動的同時,後面幾個彪形大漢也是躍躍欲試,向着雷動二人走來。

“杜老哥,怎麼?他們和你不熟?”雷動一手推開了這身形壯碩的男子,隨即皺起眉頭嬉笑着說道。

說實話,雷動此刻心中也是有點微微不開心了,自己這事情可能做的有點過了,按照杜老三現在的樣子來說,其實他也是一個很平凡的普通老百姓罷了。

“不是,不是!”聽雷動這麼一說,杜老三神色就越來越尷尬了,無奈的對着雷動搖了搖頭。

而後身形對着彪形大漢又是做了一個禮,現在的他可是雙重打擊啊,心中十分的糾結,還有一點後悔,但是出來混總是要還的,他還有什麼辦法呢?

“彪哥,彪哥,這次的事情,是我的錯!我沒通知你,本來我是想回家取錢去的。你又不是不知道,今天這麼大的開支,我杜老三身上怎麼會有這麼多錢!嘿嘿,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杜老三掐起笑臉輕聲的說道,而後手中還拿出一疊厚厚的光明幣,遞到了彪哥的手中。

此刻的彪哥因爲雷動剛纔的一推,有點氣憤,但是一開始在春香宮的出招彪哥也是映入眼中,他可不想得罪這位內氣高手。

“咳咳!算了,算了!你去上面把錢結了!事情也一筆了結了!”見杜老三伸手遞錢,這位叫彪哥的男子也是皮笑肉不笑的收下了,隨即一指春香宮內,示意他們進去。

聽完彪哥的話語,杜老三也是傾吐一口氣,可惜的是還沒走兩步,彪哥這大嗓門就開始喊了:“對了,偷偷的告訴你,婆婆讓我告訴你,你以後不要來了。盡給他添亂!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彪哥的突然一句話語,讓的杜老三心中咯噔一下,而後就是那一羣貌似彪哥的手下的附和笑聲。

這偷偷的告訴真的有點讓杜老三十分難看,就彪哥這大嗓門可能是一下子就讓整個春香宮給聽到了。

見到此刻的場景,雷動是十分的鬱悶,但是這種肉弱強食,雷動也是看多了,說實話,此刻的雷動只是在他們的肩膀之上罷了,如果遇到一個比他厲害的人,此刻的雷動還能幹什麼呢?

可能會和這個杜老三一樣悲慘吧!

杜老三輕輕的點了兩下頭,那種極其的不情願也是展露無遺,眼神中那淡淡的失落很快就顯露出來,但除了失落,雷動還從他的眼神之中看到了一絲憂慮,好像還有一點不爲人知的事情。

春香宮頂樓一間十分漂亮的木門外,杜老三敲了兩下門,很快就從門裏傳出“進來”的一句話。從話語聲中,雷動也是聽出這講話人的實力在這些普通人中算是很高的,而且這是一個女人,只是已經老了,再過幾年也是入土的年級了。

聽屋內傳來聲響,杜老三立馬推開了木門,腳步輕輕的進去了,雷動當然也是立馬跟上前去。

此刻的心中,杜老三沒有多大的渴望,想想這次這叫蕭晨的男子寸步不離,還故意搭訕,然後到現在咄咄相逼,杜老三心中想到的第一種可能就是自己以前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

而且按照這蕭晨的實力,杜老三真是素手無策啊!

“婆婆!我來了!”杜老三輕聲說道,隨即對着背對着他的老人行了個禮。

“呵呵,來了就好!我就說杜老三他辦的事他肯定能來結尾的。你上次拉的客人,我沒有把錢給你!我全部放在桌子上了,一共37000光明幣,你點一點吧!”這叫婆婆的人輕聲一笑,隨即低聲說道。

雖然這個婆婆的話語很明瞭,但是雷動感覺這裏面還後話沒說出來! “好!多謝婆婆!”杜老三也是心知肚明的點了點頭。

點了一下桌子上的錢,杜老三並沒有立即放進自己的口袋,而是微微無奈的點了點頭。稍許等了一會,見面前的老人還是不講話,杜老三此刻也不敢多等了,上前一步,再次說道。

“婆婆,小三我做事有些不得當,您要怪罪我的話,請明說。這些錢,我不敢收,請您老收好。也謝謝婆婆這些年對我頗爲照顧!”說完,這杜老三就準備要說告辭了,可是眼前的婆婆一晃手,身形卻是轉了過來。

“呵呵,小三啊,不是婆婆我不惜才,是你這兩年的表現不如從前了。你家的一窩老小,我本是看在他們份上給你口飯吃的。可是今天鬧出的事情,這宮裏的很多人都看不下去了,若是婆婆我在把你留下,豈不是讓別人戳我脊樑骨?”婆婆的蒼老話語聲隨機就是緩緩的從口而出。

這一席話非常的小聲,但也並不是聽不見,就是因爲這話語聲小,所以雷動和杜老三才能聽的一清二楚,這話裏有話的話語啊也是讓得一旁看着兩人對話的雷動有點好笑。

這杜老三是不想得罪他們,而這個自稱婆婆的老鵝子卻是想要做了**立碑坊!

“是!是!”杜老三連忙點頭,杜老三也是心中明白的,想當年自己進來的時候,也和現在一樣,在這個人面前擡不起頭,原本他想混個高層玩玩,可是這婆婆並不正眼瞧他,就算他一天拉了許多個外來客商,這婆婆也當沒發生過,只是該給自己的錢還是給了,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好了,既然從你口中說,這錢不敢要。那麼就給你身旁這位兄弟吧!想想你這人啊,拉的基本上是一些年輕人,還有一些權貴的子嗣,我當時就警告過你。現在別人來尋仇了,呵呵,給了錢,散了吧,對了,出門把門帶上!”

婆婆的這一席話語速算是快了起來,此刻的她好像有點不耐煩了,兩眼直勾勾的盯着雷動的雙眼,想從雷動的眼中看出一絲端倪,但是被雷動眼眸中一閃而過的殺氣給嚇的退去了,所以她纔想立馬趕人走。

聽着婆婆的話語,杜老三也是順從的拿起桌面上那一疊疊的光明幣,然後就向着雷動手中送去。

而此時的雷動也是輕笑一聲,擺了擺手,示意隨意,表示自己不需要這些錢。

杜老三此刻也是輕吐一口氣,不好意思的對着雷動點了點頭,然後就隻身出了房間門,而且杜老三也不敢去叫雷動,至少以剛纔雷動的速度來看,自己如果自作主張的讓他出來,可能又再次得罪他。

而且像雷動這樣笑裏藏刀的人,杜老三可是真心怕了,一聲杜老哥是叫到了心裏,可是那一隻強壯有力的手掌也是會狠狠的勾住自己的身體,讓自己不能動彈。

出了房門的杜老三此刻並沒有急着向門外走去,而是在等着在婆婆房門內的雷動,他可不想因爲自己再次的單飛,被這個叫蕭晨的男子給逮住。


也是沒過多久,房屋內的雷動見事情這麼快結束,雖然有點好笑,但是也是有點無奈,擺了擺手,腳步輕緩的走向房門之外。

房門之外,雷動也是見到了杜老三那急迫的樣子,好像是怕了自己,在等着自己處置他呢!這一幕又讓得雷動心中發笑起來,連忙一個瞬步,向着杜老三的身旁湊了過去。

而杜老三也是慢慢感覺到一陣風從自己的身邊擦過,然後一身黑袍的蕭晨就站在了自己的面前。此刻的杜老三也不知道說什麼好,只是兩眼有點哀怨的看着自己,雙手不停的打着轉。

“呵呵,杜老哥,怎麼了?別害怕嘛!小弟我今天讓你丟了工作,心裏也過意不去。我還有點事要出去,你就先走吧!”雷動輕笑一聲,拍了拍杜老三肩膀,而後講話的聲音越來越小,到最後消失不見,當着杜老三擡起頭的時候,這蕭晨的身影早就不見了。

只留杜老三一個人愣愣的看着春香宮此刻的燈紅酒綠,聽着身旁周圍人傳來男女之事的嬉笑。

“主人,您剛纔做事真是大快人心啊!這男人想當年欺負你不懂世間俗世,把你帶到那種地方,還騙了你的錢。呵呵,這下次他真的是賠了夫人又折兵啊!”

人羣中央處,雷動真無聊的看着身旁周圍的攤位,只是腦中緩緩傳來的牌魂講話聲,讓得雷動也是無奈的撇嘴一笑。

“這次我貌似做事有點過了。這杜老三雖然有罪過,可是現在也是丟了工作。從剛纔那老鵝子的樣子來看啊,這杜老三可能以後要被很多類似春香宮這樣的店給封殺了!”說道這句話,雷動又是擡頭看了看天,想了想自己現在可不是被人封殺了嗎?

只是雷動剛剛在感慨人生,就在這時季諸城天空西面傳來了一道劇烈而又響亮的“砰!”的一聲爆炸聲響。

隨機而來的就是那一陣陣的熊熊火焰在天空西頭燃燒了開來,瞬間那火焰猶如朵朵火焰花朵開始向着下面掉落。

瞬間整個季諸城西面傳來了呼救的聲響,而雷動身處的季諸城中心部位的民衆也開始驚恐起來,有的民衆突然開始大叫起來,這瞬間變幻的局勢猶如一道閃電般映入了雷動的眼中。

“不好!”雷動口中緩緩吐出這麼兩個字,突然眼神凜冽起來,眼眸子那漆黑的眼珠此刻突然閃出一道光芒。

一個閃身,雷動魂羽一開,整個身體飛向爆炸散開的地方,此刻雷動心中也是沒多想,雖然這些火焰降落到地面的可能機率不大,但是對於整個季諸城來說,這火焰居然是燃燒了季諸城的四分之一的面積。

俗話說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雖然雷動估計這爆炸產生的火焰花海掉落到地面的可能不大,但是此刻雷動也不想見死不救,這些估計往往會害了別人,也會害了自己。 “季諸城的百姓們,你們不要驚慌!天空的爆炸雖然猛烈,但是掉到地面的或者掉到你們家中的機率並不大。但是某些特別的位置,也會被這些火焰給殘害。你們其中若是有實力高強之人,請助再下一臂之力,一起去西面用內氣將那些火焰給驅趕或者毀滅掉!”

突然之間,就在雷動一個閃身在往季諸城西側趕過去時,一道青年男子的話語聲很快的就從雷動的耳邊擦過,說實話,雷動聽到這些話後,感覺到一絲的好笑,原本自己也想這麼說的,可是被這人給搶了過去。

但是雷動也沒有在意,畢竟不管誰說這句話,都是爲了季諸的老百姓們!而且隱隱約約,雷動感覺到這人說話的語氣以及口氣自己覺得很熟悉。

隨機心裏也不在去想什麼了,瞬間一個閃身速度加快,向着西側天空趕了過去。

西側天空,此刻被這爆炸產生的火海照的十分的紅亮,而且雷動一趕到事發的地方,就感覺到了一陣熾熱在自己的身體上穿梭,這也是讓得雷動一驚,自己是火系內氣,對於火的熱量,有着充足的自信,這爆炸後的能量居然也是能讓自己產生一絲絲的熱感,那確實有點不太尋常!

也就在此時,雷動的頭微微一擡,瞬間是看到了這爆炸爲何會產生的緣由了!

此刻的雷動頭頂漂浮着2隊人馬!一面是全部身穿黑色衣裝,但是露出面貌的7箇中年男子,一面卻是穿着5種不同顏色的,而且臉部被包裹起來的五人。

按照現在他們的對決來看,兩路人馬也是勢均力敵,各自都是喘着粗氣,而且特別是那7個男子,每個人的臉色都不是很好,原本的健康色早已不見,現在的他們一個個臉頰泛白,而且呼吸非常的急促,好像是因爲爆炸的原因,讓得他們的內氣全部耗光!

雙方就這樣看着,誰也不準備再次出手。也是就在此時,雷動的肩膀被人突然拍了一下,瞬間雷動的氣息就開始漲了起來,只是一回頭,雷動就見一個身穿粉色衣裝的長髮女子正氣呼呼的看着雷動,見雷動轉過頭,就嘟了嘟那張櫻桃小嘴道:“你是來幫忙的還是來看戲的?能先處理掉這些火焰?你在不動手,我看整個季諸城西面就被燒成廢墟了!”

此刻雷動也是回過了神,看着眼前的長髮女子微微的發愣,耳朵此刻也是聽着她那嬌弱的訓斥!

也是順着那女子纖細手臂的一指,雷動看到這火焰並沒有自己原本猜測的那般容易解決,那些火焰彷彿猶如野草一般頑強!雖然有些人一開始將它們給滅掉,但是後來卻被風輕輕一吹又開始燃燒起來。


而且這火焰一碰到人的身上就滅不掉,彷彿猶如一顆黏牙糖一般,黏在了你的身上!

雷動此刻也是吸了一口涼氣,按照現在的處境來說,這沒有一開始自己想的那般樂觀,瞬間一個閃身,雷動就向着天空之上飛去。

而雷動的這一動作,也是讓開始拍他肩膀的女子摸不着頭腦,愣了愣看了雷動一眼後,居然是開始破口大罵起來,貌似再說雷動是個傻X,神經病。

罵了兩句之後,這女子也不管雷動了,很快就去火焰聚積的多的地方,趕快去滅掉這些難纏的火焰。


按照常人的思想,雷動現在的舉動肯定是被人罵了幾十遍,幾百遍都不爲過,現在雷動所飛的方向居然是那爆炸後還殘留在空中的火球,按照別人眼中雷動的實力來看,一個6品內破師居然是敢直接與這個火焰源頭做鬥爭,真是不可理喻。

但是雷動自己心裏清楚,嘴角微微一斜,輕聲的笑了一笑,隨後突然張了張嘴,忽然一股強大的吸力從雷動的口中傳來,只聽“呼呼”“嗚嗚!”的風嘯聲響,驚奇的一幕發生了。

那兩隊面面相視的人馬也是看着雷動此刻的動作愣了愣,“幺煞!你看,這小子居然是在吞噬我們的黑鷹之火!”突然一道驚奇的叫聲從那7個人之中傳出,隨後隨着那人的驚叫聲,所有人的目光都是聚集到了雷動的身形之上。

此刻的雷動閉着眼,非常的享受那四處飄散的火焰中給自己帶來的熱感,那種淡淡的熾熱感覺,讓得雷動此刻十分的舒服。

也是隨着雷動突然的舉動,那原本四處飄散的火焰此刻是猶如乖乖聽話的小孩子一般,被着大人訓斥後,回到了天空之上,隨後又緩緩飄落到了雷動的口中。

而雷動的肚子此刻也是好像一個無底洞一般,在將盡10餘分鐘之後,也沒見得雷動的肚子開始鼓起來,只是能見到雷動此刻身體之中散發的能量越來越巨大,壓得那些在天空之中的內氣師有點喘不過氣來。

也是見得突然冒出的一個救星!其他人也覺得自己並無多少用,趕忙回到了地面之上,只是呆呆的望着天空之上那個身穿黑袍的男子那種吞噬這種火焰那驚奇的表現。

再次過了5分鐘之後,雷動拍了拍自己的丹田,隨後兩眼緩緩睜開,那張張大了的嘴巴,也緩緩的閉上,此刻的天空之上,已經沒有那些隨處亂飄的火焰,原本在雷動頭頂的火焰此刻也是消失不見。

用力的深呼吸一下,雷動身形此刻又是一動,飛到了更高的地方,就是那爆炸產生的源頭,那兩路人馬的中間!

也是雷動迅速的動作,都是讓得兩邊的人馬有點震驚,都是在互相猜測着,雷動是否與對面的人有關,屏氣凝神,看着他們的舉動!

而此刻的雷動卻是輕聲一笑,咳了兩聲道:“我說,你們難道不知道,江湖事不涉及平民百姓?要打滾一邊去!別在我的頭上打架!還有!”

說道還有,雷動頓了頓,突然是用鼻子開始用力的聞了聞,好像是在聞着一股熟悉的味道。

而就在此時雷動停止講話的時刻啊,那些人也是知道了,這位能吞噬火焰的人並不是對面的人,心中不免吐了一口氣,漸漸的兩邊緊張的氣氛開始消失!

“還有,剛纔的火焰是誰製造出來的?能不能再給我吃一點,味道還真不錯!” “還有,剛纔的火焰是誰製造出來的?能不能再給我吃一點,味道還真不錯!”

雷動此刻的話語,是讓得那兩路人馬都是苦笑不得,自己在這裏打得十分痛苦!而你卻是在這裏吃的開心!

特別是那七個黑衣男子更加的鬱悶,只是鬱悶的眼神在一個身形靠前的那男子的眼中一閃,隨即一道精光就從他的眼中閃過!

“呵呵,這位前輩!剛剛的火焰是再下失手放出的武技,對於那些季諸的人民我也有點內疚,多虧前輩您啊!哎!”

男子講話聲響很大,而且話語中帶着一絲內疚的意思,特別是那最後的一聲嘆息,彷彿這人是真心不想施展這個強大的讓季諸人民一下子覺得是世界末日的武技來。

聽着這黑衣男子的述說,他身後的六人也是附和了起來,只是那另外的5個人,此刻是非常的氣氛,隨即從中一個身材有點女性化的粉色衣裝的人,緩緩的站了出來!破口大罵道:“他.媽的!你們要不要臉?失手?老孃可是要笑死了!能不能給你們的兒子留點口德,到時候菊花沒有,那屎可是要從口中噴出來了!”

女子的話語聲雖然被布蒙着,但是聲音還是纖細嬌嫩,相似嬌滴滴的姑娘在發怒一般,只是此刻這能站在這裏的女子可和那些普通的嬌滴滴的女人不一樣!


也是這個女子的一罵,瞬間那7個男子臉色一變,這個女人居然膽子這麼大,敢罵他們生兒子沒**!

不管怎麼樣,這口惡氣,他們可是忍不了的!二話不說,零頭的人手中突然出現一把黑色的箭頭的長槍,立刻是向着那個女子身旁襲取!

“哦?又想開打?你用的是搶!呵呵,那讓姑奶奶會會你這個狗東西!”隨着那個領頭男子的身形一動,另外一個身穿紅色衣裝的女子也是向前一挺,手中此刻也是出現一把用着火焰包裹着的長槍,向着領頭男子襲取。

戰局一觸即發,瞬間原本的僵局又是開始打鬧起來,讓得一旁的雷動有點微微的怒意!一股淡淡的殺氣,從他的身體內部緩緩發出,隨機猶如一把鋒利的刀一般,在這羣要打鬥的人身旁擦過。

一羣人心裏一涼,定睛一看,瞬間這羣人的注意力又轉到了雷動的身上!想着一開始雷動說的那句話!他們也是立馬一退,回到了原地!

“恩?怎麼!我剛纔說的話,你們耳朵沒聽進去?要不要我幫忙你們,通通耳朵啊!”雷動的話語陰森,詭異,也在此刻,雷動的手中也是出現了一根黑色的棒子,在自己的耳朵旁邊,做了一個插進去的動作。

這動作很明顯的是在告訴他們,如果剛纔自己的話沒聽見,那麼你們的耳朵就用不着帶着了。

兩路人馬的臉色都是微微的冷了下來,十分的尷尬,他們也是在想,我們管自己打,和你有半毛錢關係,可是話語想從口中出來,卻是被堵了回去。


都是相互一看,嚥了一口唾沫,隨後也不敢亂動了。

“這位前輩,剛纔是我們魯莽了。我們去城外空場的地方打鬥,就不在打擾前輩您了!”說完身形一閃,就立馬想掉頭離去,可是突然又是一個回頭說道:“前輩,再下能否與你做一個交易,您將對面這五顆蒼蠅滅了,我們在給你弄那些火焰!這樣可否!”也是這個領頭的男子有點魄力,此刻還敢和雷動講話,而且居然是光明正大的開始和雷動談生意起來。

瞬間是讓得兩邊的人馬愣了愣!特別是那身穿5中不同顏色的幾人,此刻不僅是發愣,而且是有點微微的恐慌!那種恐慌的感覺,也是讓着那另外一邊的7個男子開始慢慢的發笑!

雷動聽了那領頭男子的話語,皺起了眉頭,那裸露在他們眼中的黑色眸子開始緩緩的轉動起來,氣氛一下子凝聚到了冰點。

現在雷動彷彿是掌控着雙方命運的人,而且尤其是對於那7個男子來說,這個生意穩賺不賠,若是雷動答應了,那麼他們就輕輕鬆鬆的將這對面的5個蒼蠅打掉。若是不答應,他們就拍拍屁股走人,這種生意,說實話,那領頭的男子都是在暗暗發笑,自己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聰明瞭。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