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生!做我的車和我們一起去鎮裏吧!就不要騎你的摩托了!”金彩霞說道。

“好!那我們就一起走!”福生點了點頭。

金彩霞和福根每天到鎮裏的工程總部上班,還別說,把這個工程隊搞得還是挺有規模的!不少到別的地方去打工的農民工,紛紛的回來鎮上,加入了這個兄弟工程隊。因爲在這裏幹活錢把握,到月底就開工資。

很多人因爲在別的地方幹完活要不回來錢,或者包工頭跑了沒地方要錢去。聽說這個兄弟工程隊有鎮**擔保,便都投奔到這裏來了。現在,這個工程隊也有一百多號人了。

“哥哥!縣城那邊的拆遷快完工了吧?是不是需要大量的上人,開始正式動工了!”福生問道。

“嗯!本來早就應該開工了,不過聽說有個釘子戶,佔在首要的位置不肯搬遷,所以工程遲遲的沒有開工。不然,我們在鎮裏還真的就不能有這麼多工人幹活了!嘿嘿!這也算是給鎮裏的這個工程騰出來時間了!讓我們在鎮裏多賺了一筆!”福根笑着說道。


“縣城那邊有釘子戶?不會又是徐宏那幫王八蛋搞得鬼吧!?黃紅他們在那有沒有被外人知道?告訴他們小心一點!別被黑虎他們給抓到!”福生忽然的擔心起來,黃紅這小子可別多事,被人知道他藏在工地上,要是被黑虎知道準不會放過他們的!

“黑虎似乎好久沒什麼動靜了,徐宏也沒有在帶人去過工地。也許是江老闆的人際關係太厲害了,他們不敢去招惹。不過黃紅帶着他的那些小哥們早就不再工地上住了,都回了家。沒聽說有什麼事!”福根說道。

шωш⊕tt kan⊕C O

“哦!這幾個混小子!等有事可就晚了!”福生擔心的說道。這段時間確實挺忙的,竟然忘了他們,這幾個人要是沒人約束還真的害怕弄出來點什麼事來!

“哥!明天有時間我把黃紅叫過來,你們好好的熟悉一下,以後有什麼事你約束這點他們!不能讓他們出事,不然我們也麻煩!”福生忽然的想起來應該讓人看着點這個黃紅,但是這小子除了自己也許只有哥哥他能給個面子聽一聽,換做其他的人,怕是說上一句話就得打起來。

“福生!要我說你就別和他們這幫小子在一起摻和了,跟這幫小混混在一起能有什麼好處,只能給自己帶來麻煩。讓你哥哥管着他們,他們肯聽麼?”金彩霞不放心福根和這幫小子在一起。

“您放心吧!他們一定會聽我哥哥的!以後,你就叫他們在工地代工,包準能避免不少的麻煩!不然你也看到了,什麼樣的人我們都能遇到,到時候還真的就要他們才能解決。免得工人們吃虧。同時,咱們找來的人多了,什麼樣的人都有,我們也不能挨個的去了解。有了他們也許還能壓得住這幫傢伙。不然誰知道會出什麼亂子!”福生說道。

“那好吧!就隨你!不過可不能讓你哥哥吃什麼虧!”一家人向着一家人,金彩霞始終擔心自己的老公。

“呵呵呵!放心吧!我怎麼能讓我哥吃虧呢!我哥只是偶爾的去一趟工地看看,做個指示就行了,其他的完全可以交給別人去做。”福生說道。

很快的到了鎮**,福生進了鎮**辦公樓裏面,忽見齊鎮長正辦公室裏出來。

“齊鎮長!您早!”福生急忙的打招呼。


“呵呵呵!福生啊!過來啦!走!一起去柳書記辦公室吧!”齊鎮長很是高興的樣子。

福生能夠看得出來,今天似乎有些好的預兆,不然這個時候齊鎮長怎麼還能高興的起來。

進了柳書記的辦公室,柳書記正在和宋微微交代着什麼,見到齊鎮長和福生進來急忙的說道:“啊!你們來了!坐吧!坐吧!薇薇!你去給兩位鎮長到杯水!”

“哎!”宋薇薇轉身對福生一笑,略一點頭出去了。

“福生啊!你上次的建議很是不錯啊!現在全鎮都跟着沸騰起來了。不少的人託關係找門路的要承包各種店鋪,竟然有人都託到我這裏來了!如此一來,我們的鎮容鎮貌也改觀了不少啊!哈哈哈!福生!你哥哥那邊的不會耽誤事吧,可是有很多人急着要開張開業的呢!”柳書記笑呵呵的說道。

“應該是不會吧!要求一個半月完工,聽我哥說似乎用不上那麼久。他把大部分的工人都調過來了。”福生說道。

“哦!哈哈!那就好!咳咳!不過這個成績只是短暫的,也只是一個小小的熱潮!等過了這個階段我們該怎麼辦?這就是我找你們兩個人過來的主要目的。齊鎮長,福生!你們說說,還有什麼好的建議沒有!”柳書記問道。

“我…………哈哈!哈哈!福生這小子年輕,觀念新潮。還是讓福生說說吧!”齊鎮長尷尬的笑了笑,把話推給了福生,自己還真的沒什麼好說的! 聽到齊鎮長讓自己說話,福生心裏暗罵:這兩個老傢伙,敢情全指望着自己出彩呢!哼!但是柳書記問了,自己還是得說一說,不然自己的能力豈不是和他們沒什麼區別!

“柳書記!想要讓全鎮的經濟發展起來,首先要讓全鎮人民的消費標準提升上去。讓周邊的老百姓富裕起來,全鎮的居民富裕起來,帶動鎮裏的居民的消費能力。我們不能去搶他們腰包裏的錢,但是我們可以引導他們來花錢。

就像我們現在的普通民房,蓋新房總的來說也要花上兩萬多塊,如果我們給他們蓋樓房,只賣給他們平房的價錢,你說他們是不是會來買樓房住上城裏人一樣的好生活呢!我們村我就是這樣打算的,所以我纔在村裏建造了一棟樓房。爲的就是讓部分人住進去,嚐到住樓房的好處,然後帶動所有人都來住樓房。這樣他們花錢少住的好,當然也會心甘情願的把錢拿出來花掉了!

另外!我們可以招一些小加工企業進來,讓鎮裏的居民有工作,能賺到錢。這樣他們才能捨得花錢,捨得消費!我們這個小鎮並不大,鎮裏的居民並不是很多。要是能有幾家好的小企業,足可以讓他們都有個穩定的工作,穩定的收入!只要我們鎮上的經濟力量提升到一個水平,外面的人看到這裏有商機,自然的就會來這裏投資。我們鎮也就會一步一步的發展起來!”

“好!好啊!福生說的不錯啊!不過如何的才能夠找到願意來我們這裏建造小加工企業的商戶,可就全靠福生你這個副鎮長了!我們這裏也只有你纔有這個關係啊!”柳書記忽然的說道。

“就是!就是!福生年輕有爲,而且,人際關係上還有優勢。這個重任非你莫屬!哈哈!非你莫屬!”齊鎮長在旁邊也順着柳書記的話說道。

我靠!這兩個老傢伙是給自己下了個套啊?虧得自己還認爲這兩個人是白癡呢!原來白癡的是自己!竟然中了這兩個老傢伙的圈攏。還真的是老奸巨猾啊!福生心裏暗自罵着,嘴上還不能推辭了。忽然,福生想起了什麼,說道:“柳書記!目前來說找個大企業過來似乎並不是很困難,不過人家就是想來,只怕也不好進來啊!

我現在的紙箱廠原來就是縣城的一家大企業想要給自己建一個包裝廠,用來降低生產成本。結果到咱們鎮上買塊地皮都沒能買下來!最後成全了我,讓我自己辦了這麼個小廠子,兩年的時間才發展到現在的這麼個規模。現在也有一百多個工人了。如果當初這個企業直接的建成在咱們鎮裏,也許直接就能解決二三百人的工作問題。您說我現在能讓誰來到咱們這裏投資啊?”

旁邊的齊鎮長臉騰的一下子就紅了,當初就是自己要好處費要得太高了,結果把人家給要跑了,現在這個福生怎麼想起來這件事了?

“福生!那都是以前的事了!現在我們絕對保證一定會給來投資的商戶最大的優惠政策!地皮這是件小事!絕不成問題!”柳書記在一旁立刻看出來是怎麼回事,急忙的說道。

“那就好!那我找找我的朋友,看看能不能讓他們來這裏投資。不過,我只是試試,我可不敢保證他們會來!”福生說道。

“哈哈!哈哈!福生謙虛了!你一定能成的!”齊鎮長急忙的說道。

“兩位鎮長!您們喝水!”宋薇薇從外面進來,手裏拿着水杯放到了福生和齊鎮長面前。

從柳書記的辦公室出來,福生撓了撓頭,看來這件事自己是推不出去了,唉!還是找縣城的趙總來試試吧!實在不行了再去找錢市長的夫人李霞,這種事福生真的不想去麻煩金部長。

“福鎮長!你去哪啊!?”忽然身後傳來宋薇薇玲瓏般的聲音。

“哦!薇薇啊!有事嗎?”福生問道。

“嘻嘻!剛纔沒算計過兩個老領導吧!是不是要出去找門路啊?”薇薇一笑說道。

“唉!兩個老狐狸!把我給耍了!你都聽到了?”

“其實我就在門口,聽你談論你的見解很是不錯。咱們鎮要是讓你說了算一定能把全鎮都帶富起來!不過,你真的想要出去找大企業來投資啊?”

“啊!不然能怎麼辦?這兩個老傢伙把這件事強壓在我的頭上了!”

“其實!你這麼有錢,完全可以自己建廠,搞投資。而且,柳書記和齊鎮長都答應給這麼好的優惠正策,這是個很好的機會啊!”宋薇薇說道。

“唉!我還哪裏有錢了!我們村的樓建起來一半了,我現在還愁後期的工程結束以後,這最後的款項怎麼給人家支付呢!再說,我現在也沒什麼好的項目可投資的,都不知道該做什麼好!”福生搖了搖頭,說道。

“我倒是有個好的項目,不知道你願不願意投資!?”宋薇薇神祕的一笑說道。

“什麼項目啊?”福生急忙的問道。

“咱鎮上的冰棍廠,幾乎快要倒閉了。生產出來的冰棍比白水凍的冰塊還難吃。你要是想要投資,把這個冰棍廠給收購下來換一批設備。去城裏學一學人家做的那個奶油冰棍,和冰激凌,一定能夠火起來!”宋薇薇興奮的說道。

“呵呵!你不會是喜歡吃冰激凌吧!哈哈哈!竟然會想到這個!”福生笑了起來。

“人家是說真的!你怎麼開起了玩笑!”宋薇薇忽然紅着臉說道。

“哈哈!你別介意啊!你的建議我會考慮的!不過我需要知道到底要投資多少錢,技術,設備都要考慮到了才行!這樣吧!回頭有時間我請你吃飯,我們在好好的商量一下這件事!不過!薇薇!我們年紀差不多,似乎你還比我大幾歲,以後不用這麼拘束,這麼漂亮怎麼能總不經常的笑笑呢!哈哈哈!我走了啊!”福生哈哈的笑着轉身走了。

“嘻嘻!”宋薇薇看着福生走了,轉身一笑:“其實你也挺帥的!”輕聲的嘀咕了一句,喜滋滋的回去了。

福生來到兄弟工程隊,哥哥和嫂子金彩霞正在給幾個新來的人登記,安排他們到哪裏去幹活。

“嫂子!送我去縣城一趟吧!正好我也讓黃紅以後聽哥哥的,在工地上代工。順便我再辦點別的事!”福生對金彩霞說道。

“那好!我們馬上就走!這個月的工資已經到期了,孫工長怎麼還沒有給打過來款,我們過去問問!”金彩霞說完收拾好東西,叫上福根,三個人出了辦公室。

輕車熟路,三個人很快的便來到了縣城。工地上一些工人在工棚子裏面玩撲克的,睡大覺的,還有人在看小說的,竟然沒有出去幹活。

“你們怎麼沒有幹活啊?全都在幹嘛?罷工了啊?”金彩霞一進來便問道。

“金老闆!不是我們不想幹活,是現在沒有活可幹!工地上的那個釘子戶老霸道了,誰也招惹不起。孫工長也沒轍了,只好暫時先停工了!”牀鋪上一個看書的小夥子說道。

“嫂子!走!我們去孫工長那看看!”福生叫着金彩霞,一同來到了孫工長的辦公室。

“孫工長!怎麼回事啊?這麼多人在這裏幹呆着,怎麼不想辦法啊?”金彩霞一進來便對孫亞軍工長喊道。

“唉唉!不是我不想辦法!是實在沒有辦法啊!這個釘子戶張口就是三十萬,少一份也不搬走!三十萬!夠給他買十套房子了。該找的人我都找了,就連江總都來了。可是這戶人家更有辦法,叫一個七十多歲的老太太看着房子,你是打不得罵不得。江總把市局的人都帶來了,結果也沒敢碰這老太太一指頭,這老太太說有心臟病,見到人多就要犯病,結果把人都下跑了,什麼也沒解決了。”

“那你們打算怎麼辦?總不能這麼幹耗着吧?”福生問道。

“江總叫開發商想辦法,我們建築商沒辦法解決這件事,因爲數額太大了。開發商正在找這戶人家的人出來解決,可是好幾天了,也沒個消息!”孫工長說道。

“這戶人家不會是有什麼背景吧!不然怎麼會有這個膽子,敢獅子大開口!”福生又問道。

“據聽說是有些背景,這家的男戶主以前似乎是個地方小老大,很有勢力。但是這戶主死了,聽說是被人砍死了,不過,這戶主的兒子現在也挺蠻橫。加上有這個年事以高的奶奶,就連一些公安局的人都不敢管這件事!害怕這老太太真的出點啥事佔惹上麻煩!”孫工長說。

“哦!那就麻煩了!那您把我們的工資款給結了吧!我叫工人暫時先回去,在這裏吃住那樣不需要錢啊!我們家裏那邊的好多活還幹不出來挺急得!”金彩霞在旁邊說道。


“呵呵!我也想把錢給你們!但是這邊沒動工,開發商不給撥款。我們也沒錢給你們結賬啊!你們還是等等吧!”孫工長無奈的說道。

“哪有你們這麼辦事的!工人們的錢我們可是按月給開支的,工資我們都墊付出去了,你跟我說這個!?”金彩霞立刻就急眼了,喊道。 聽到金彩霞喊叫,孫工長只是淡淡的一笑。聳了聳肩說道:“那能怎麼辦?我手裏也沒有錢!要不你們去找江總吧!”

“找就去找!你當我們不敢啊?”金彩霞氣急的說道。

“等一下!嫂子!你先別急!我們一起想想辦法!”福生急忙的攔着,這錢要是這種要法怕是更難要回來了。

“有什麼可想的!這分明就是想要賴帳!”金彩霞怒衝衝的說道。

‘叭叭!’兩聲喇叭響,一輛轎車開進了工地,來到了辦公室跟前。說曹操曹操就到,江總從車上下來,走進了辦公室。

“江總!”福生打了聲招呼,伸手過來和江總握了握手。

“江總您來了啊!正好他們想要去找您呢!”孫亞軍站起來對江總說道,心裏暗說你們有能耐和江總喊去吧,跟我喊我也解決不了。

“吆!這麼巧,福生也在這裏啊!什麼事情找我啊?呵呵!說說!”江總笑呵呵的對福生說道。

“是這樣的!我們這兩個月把工人的工資墊付出去了不少,但是現在你們的孫工長跟我們說沒有錢!你說!你們這樣不是不守信用麼?”金彩霞憤憤的說道。

“哈哈哈!就這事啊!沒關係,沒關係!你們放心,錢一定是錯不了的!開發商那邊確實沒給們撥款,不過我們絕不會讓你們賠上。到時候就算是他們真的不給,我也會給你們開支的!這一點你們儘管放心。

不過,目前確實遇到這麼個難題,很難解決啊!現在這個釘子戶影響到了我們的工程,因爲他在我們工地的中心位置,他不搬家,我們沒辦法動工。今天我來也是想找孫工長商量這件事的!爲了不影響到工期,我們只好想一些不是辦法的辦法了!”

“那!那是什麼辦法? ”福生一愣,沒明白江總說的話的意思。

“找人,強拆!”江總說完裝作很無奈的嘆了口氣:“唉!這也是迫不得已!不然就這麼拖着我們的錢也拿不到!”

“強拆?那怎麼拆,那老太太不是不肯走麼!”福生問道。

“所以要強拆啊!在半夜的時候,找人把老太太弄出來,然後把房屋拆掉。等第二天不就…………呵呵!”孫工長在旁邊說道。

福生明白了,看來他們以前也這樣的幹過。媽的!這幫傢伙平時看着都挺不錯的,只有在什麼事頭上才能看出來這都到底是什麼人啊!

“江總!那我們的工錢現在能不能給我們?”金彩霞似乎不管那套,張口問道。

“啊!這個你們放心!等我們把事情解決了之後,這錢不是問題!兩個月的工錢也不過十萬八萬的,差不了你們!”江總又說道。

江總只說差不了卻並不說什麼時候給。福生明白,這錢要是這麼要似乎不太好要。於是站起來說道:“江總!問題就是出在這個釘子戶身上是不是?要是我們幫你把這件事解決了,您打算出多少?”

“啊!你能把這事解決了?”江總疑惑的問了一句,隨後哈哈一笑說道:“哈哈哈!要是你能把這事解決了,你們的工錢我立刻給你們!一分也不會少!”

“呵呵!江總!五萬!我的工錢在外,我另要五萬!”福生忽然的說道。

“福生!不會吧!咱們是什麼關係啊!這談錢是不是就有點…………”

“哈哈!江總,如果你要強拆,平事怕不止這個數您說是吧!請您喝酒是另一回事,這付出怎麼說也應該有回報,而且,這事我也不會親自去做,給小弟一點辛苦錢還是應該的!您說是不是!”福生淡淡的說道。

“啊!這個……”江總似乎沒有想到一向在自己面前都是點頭哈腰前後恭維的福生怎麼說變就變的還挺社會了呢?這個小子還真的像孫工長說的那樣打架鬥兇很不一般?

“您考慮一下!我們還有事,先出去辦點事再回來。”福生轉身給金彩霞和哥哥使了個眼色,三個人出了工程指揮部的辦公室。

“福生!你真的想要幫他們把這釘子戶拔掉啊?你有這個能耐麼?你可別像他們似的胡來!”金彩霞很是擔心福生爲了那五萬塊錢做冒險的事。

“哼!這幫王八蛋!要是不讓他們知道點厲害,以後我們的工資也不會好要!你沒看出來這兩個東西盡在扯皮麼!”福生慍怒的說道。

“那也不能爲了這個去強拆人家的房子啊?這可是犯法的!”

“放心吧!我沒那麼傻!”福生一邊掏出來手機一邊說道:“我叫黃紅過來,瞭解一下這個釘子戶的背景!”

“你要讓這幫小混混動手?”金彩霞更是擔起心來,這幫小混混要是鬧出來個好歹豈不是同樣要跟着受連累。

“不會的!我只是想看情況想辦法!”福生說完打通了黃紅家裏的電話。

黃紅很快的就來了,幾個人找了一家小飯館,一邊喝酒,一邊談論着這個釘子戶。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