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瘋了,喂喂,我認識的你不是這樣的人啊,哇哇,」魂驚得連連大叫,「我不賭我不賭,滅神炮真的不是開玩笑的,而且看這傢伙手裡的滅神炮,估計也沒使用幾次,這一次打你,絕對能夠轟的出來的,」

「秦逸,我承認你現在力量很強大,甚至已經超出了我的想象,這個仙界宇宙,恐怕沒有人是你的對手了,

不過這滅神炮,就算是神祇降臨,都照樣轟碎,所以我現在並不怕你,

不如我們現在各退一步,我走我的陽關道,你過你的獨木橋,今天的事情認栽,而且我會給你一筆賠償,但是你要答應我,以後不準再來打我混元天都的主意,

你的實力是你的倚仗,而這滅神炮,同樣也是我的底氣,如果硬是拼個魚死網破的話,對你對我,都不是什麼好處,」李乾開口說道,

他這個時候這麼說,其實也沒有什麼底氣,只是在試探秦逸,

滅神炮使用一次,就損耗幾次,

雖然這件可以稱得上是逆天的帝器,現在是歸他所有,但事實上,從得到之後到現在,他根本沒有使用過一次,

一是沒有機會,二也是沒有足夠的膽量,


這件帝器,誰知道一炮轟出去后,會產生什麼樣的效果,

足以滅神的東西,要是威力太大,將整個仙界宇宙都轟掉了怎麼辦,

李乾心裡也很忐忑,眼神閃爍著地望向秦逸,

秦逸根本懶得搭理他,只問一句:「給你一個捏碎警訊符的機會,你捏還是不捏,」

「秦逸,我剛剛話已經說的很清楚了,我有滅神炮,所以我不怕……你真來,」

李乾之前還壯著膽子,但是看到秦逸身形一動,整個人彷彿是一束驚雷,在自己的眼眶裡轟然炸開,他的嗓音都變了調,

「秦逸你不要啊,你這是在逼他啊,你知不知道,如果他真的這一炮轟出來的話,就算是因為歲月太久,這滅神炮的威力,不足過去的萬分之一,將這仙界宇宙的一半夷為平地,都是很輕鬆的啊,」魂驚得連連大吼,「你覺得你如果深陷其中,而且是在這爆炸的中心,能夠自保,快停下啊,」

「放心吧,我心裡有數,」秦逸淡淡應了一聲,速度猛然再度提高,轟的一聲,他身後的虛空,都一下子撕裂炸開,整個人彷彿是一道驚鴻,拔劍、揮舞、斬落,

「秦逸,是你逼我的,」

四周殺意如潮水一般要將自己淹沒,李乾的眼中,都透出血紅一樣的光芒,猛一咬牙,催動滅神炮,

嗡嗡嗡嗡,,

天上一個個星辰,此刻都驟然出現,此起彼伏,星光轟然下墜,全都朝著滅神炮上匯攏過去,剎那之間,就形成了一輪銀色的月圓,清光灼人,

「啊啊啊,秦逸,快走啊,現在走還來得及,」魂嚇得全身鱗片都顫抖起來,發出嘩啦啦的聲音,

「怕什麼有我呢,」秦逸一劍毫不猶豫,迎風斬落,

「我殺了你,」李乾全身一震,轟然催動,

「去死吧,」秦逸眼中冷芒閃閃,縮地成寸,近在咫尺,

轟,

一束光輪,就像是開膛的炮彈的一樣,就要從炮口裡吞吐而出,

四周的天空大地,都像是被攪入了漩渦,處處都是天地毀滅,世界末日前的混沌,

「死吧,死吧,」李乾的眼力,全是瘋狂,

「啊,」魂嚇得伸出兩隻爪子,把眼睛一下子捂了起來,身子都縮成了一團,伏倒下來,瑟瑟發抖,

突然間,像是時間定格了一下,

周圍的扭曲、混沌,隆隆作響,一下子變得雲淡風輕,


原本凝聚了耀眼光芒的滅神炮,也在剎那之間,失去了光芒,簡直就像是白晝在眨眼功夫,就變成黑夜一樣,

整個上一刻還在嗚嗚顫抖,要轟出恐怖能量的滅神炮,下一刻就安靜下來,變成了一塊碩大的,安靜得不能再安靜的鐵塊,

「死啊,死啊,快死啊,」李乾此刻還沉浸在熱血沸騰的感覺里,兩隻眼睛直勾勾盯著秦逸,等著天崩地裂,轟然炸響的一刻,口中發出瘋狂的低吼,

但是過了一會兒,他發覺有些不對勁,

四周氣流好像變得安靜,光線也變得清澈,滅神炮已經醞釀而成的光輝沒有轟出,而秦逸此刻,已經到了自己的面前,

「這,,怎麼回事,」疑惑一聲,李乾眼角看到一抹金色光芒,朝著自己跳躍過來,


唰,他的整條左臂,連同左肩的鎖骨以上,全都被挑得飛了起來,

甚至就連巨大的滅神炮,也飛了起來,轟然墜地,震得地面都顫抖一下,大片撕裂,

李乾不敢置信地看著自己光禿禿的肩膀,等了兩個呼吸的時間,劇烈的疼痛,才朝著自己腦中,如同針尖一樣狠狠扎了過來,

剎那之間,無法用語言形容的劇痛,讓他幾乎呼吸都要停止,眼前發黑,就要背過氣去,

鮮血就像是洶湧的泉水一樣,從傷口裡瘋狂噴涌,怎麼都止不住,

汩汩湧出的鮮血中,隱約可以看到一塊拳頭大小的嫩肉,在血泊中一跳一跳,周邊的血管和肌肉,像是蚯蚓一樣抽搐著,

「怎麼會……怎麼會……不可能……不可能……」李乾噗通一聲跪在地上,臉上寫滿了不敢置信,甚至整個人因為暫時還無法從之前那緊張的情緒里抽離出來,現在還顯得有些恍惚,整個人神智不太清醒,口中只會不斷喃喃重複著幾個簡單的詞語,

魂這個時候將龍爪張開,從縫隙里向外張望著,見到倒在地上,小山包一樣的滅神炮,跪在地上,全身是血,左胳膊連同肩膀都沒有了的李乾,一時間以為自己看錯了:「哎,這是怎麼回事,」

注意力轉回到秦逸身上,魂猛地見到,秦逸雙眉中心的那道豎目,此刻睜了開來,裡面血絲掙動,讓人看上一眼,就心驚肉跳,彷彿裡面透出足以將這個世界鎮壓住的力量,

「我明白了,神之怒目,滅神炮被神之怒目的力量扭轉掉了,」魂恍然大悟,忍不住興奮地躍了起來,「我怎麼忘了,神之怒目汲取的是宇宙的能量,你可以在那一剎那,在自己面前打開一條時空通道,讓滅神炮的力量,轟入到那條時空通道里,這樣子就傷害不到自己了,」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李乾這個時候.感覺自己的腦子已經不夠用了.

在最初的時候.他很是懷疑了一下自己手中這門滅神炮的真偽.

若非這是假的.不然怎麼可能沒有轟死眼前這個傢伙呢.

但是之前孕育出來的那毀天滅地的氣勢.卻又是無論如何都做不得假的.

畢竟那個時候.就連催動滅神炮的自己.都感覺到陣陣窒息.眼前發黑.幾乎要暈過去.

但是現在.事實擺在了眼前.

滅神炮打了一記啞炮.然後自己最值得信賴的帝器鎧甲手臂.也被對方卸了下來.

空氣在心臟上流動的感覺.帶來陣陣撕裂般的疼痛.讓李乾的眉頭皺了皺.身體都不由自主顫抖了一下.這不是他現在能夠控制的.

這個時候.他有些獃滯的抬起頭.望著眼前這個抬起金色利刃.對著自己指指點點.像是在對誰講解什麼的年輕人.

「你看吧.現在的赤離劍.雖然沒法斬開他那鎧甲.但是我可以不砍那裡啊.我可以把劍鋒斬落的地方.往旁邊移一點.

蘋果你知道是什麼吧.嗯.對.就是蘋果.」

耳邊傳來年輕人絮絮叨叨的聲音.李乾的神智漸漸恢復過來.原本有些暈眩的視線.也逐漸清明.腦子裡也終於可以開始斷斷續續的.思考一點事情了.

「他把我比作蘋果.」李乾這個時候又是憤怒.又帶著一點可笑.不過讓他這個時候笑出來.顯然是不可能的.

唯一能做的.也就是聽聽對方此刻是什麼評價.然後同時想想今天怎麼脫身.

壓箱底的寶物都對對方沒有用.那其他的法寶.即便使用出來.也只是浪費有限的力氣和元氣.

而且現在自己斷了一條胳膊.就連肩膀都缺了一塊.整個人看上去像是被摔壞的泥人.李乾現在已經實在想不到還有怎麼樣凄慘的描述.能夠來形容自己了.

這個時候.秦逸的聲音.還在不大.卻很清晰地傳入到他耳朵里.

「是的.就是蘋果啊.還是時間擺放久了.它上面就會爛掉一塊.變成褐色.周圍看上去還是好好的.這個時候要是捨不得扔.想吃這個蘋果的話.一般人的做法.就是拿刀將爛掉的那一塊給挖掉.對.就是挖.」

秦逸的臉上.這個時候露出來讓李乾憤怒的笑容.

「我剛剛就是這麼做的呀.相比起他那堅硬的左胳膊.他的左肩膀和那半邊身軀.在我面前就是一塊豆腐.直接劈一下.然後再挖出來.

不過要小心避過他的心臟.不造成致命傷.還是稍微有一點考驗的.

雖然以他現在的境界.沒了心臟.短時間裡也死不掉.甚至自己還可以重新長出一顆新的心臟.但是那樣子總是會浪費時間的對不對.

所以我覺得節約時間還是重要的.我在這方面還算是考慮得比較周全.」

望著對方面對空氣講話時那正經的模樣.李乾簡直要發瘋.

對方的話語里.明顯的沒有將自己放在眼裡.

自己剛剛做出來的反抗.在對方看來.簡直就是一個笑話.

聽那語氣.就像是某人要吃一隻甲魚.甲魚自己以為把頭縮進殼子里就安全了.殊不知對方手裡不僅有大砍刀.甚至還有板斧.或者說.無論紅燒還是清蒸.你把不把頭縮進殼子里.都是沒有任何影響的.

「你剛剛做的一切.都是徒勞.」

就在這個時候.秦逸像是看出了李乾心中所想.然後恰到好處的一句話.徹底擊潰了李乾剩下的那點可憐的自尊.

「好了.不要哭.」秦逸一邊說著話.一邊將赤離劍插進了對方的大腿.然後順勢釘在了地上.

鮮血嗤嗤地.順著劍鋒細細碎碎噴了上來.

「好了.現在可以告訴我.李魚的警訊符在哪裡了吧.」

……

天空上的雲團.像是灌了鉛一樣.陰沉沉地追了下來.

四周的空氣.此刻都彷彿注入了水銀.濃稠又沉重地沉澱下來.處處都充滿了沉默和壓抑的氣息.

天上大片的雲朵.突然像是受到了某種大力的牽引一樣.攪動起來.變成一個漩渦.

漩渦的中心.是一個看上去不知道通向何處的圓圈.

乍一眼望過去.讓人以為天空破了個洞一樣.

片刻之後.一道人影.圓圈裡邁步走了出來.

雨絲一樣密集的雷電.從天空刷一下.朝著地面傾瀉下來.頓時之間.地面大片被撕裂開來.門板大小的岩層剛剛飛起來.就被閃電打得千瘡百孔.下一刻炸碎成了齏粉.

雷電交織.在半空凝聚成層層湛藍色的階梯.一階一階.一直通到了地面.

人影緩緩地.緩緩地在雷電中露出了他本來的樣子.

一身藍色的華麗長袍.看上去三十歲出頭的模樣.不苟言笑.面容肅穆.此刻從他的臉上.看不出絲毫感情的波動.那一雙眼睛里.彷彿孕育出無數的青天.一直延伸到看不見的地方.

如果這個時候李乾看到了.會叫這個看上去比自己還要年輕的人一聲「老祖」.

來者正是混元天都飛升的老祖李魚.

飛升時產生的逆轉時間、空間的力量.讓他的容貌.從一個垂垂老朽的老人.恢復到年輕時的模樣.並且體內的元氣.包括身體.都得到了淬鍊.

此刻的他.降臨仙界宇宙.裹挾著雷霆萬鈞.君臨天下的無上氣勢.

原本以為要稍微花費一番功夫.像是上次降臨時那樣.趕上一段路.才能到達事發的地點.

雖然對於現在的他來說.仙界宇宙這點距離.並不算什麼.

但是讓他在這個現在看來.螻蟻都算不上.只能算是塵埃堆積的仙界宇宙行走.就算是對他的侮辱了.

不過這一次.他感覺自己運氣不錯.

因為僅僅朝地上望了一眼.他就看到了李乾.也看到了警訊符被捏碎后.殘留在虛空中的一團能量波動.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