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亦凡,你……”站在揮筆疾書的葉亦凡身邊,姚婉婷的柳眉深深的擰在了一起。她和所有班上的學生一個樣,那就是對於這個毫不認生的學生,有了太多的詫異。要知道,普通學生,剛來一個陌生的班集體,幾乎都是顯得納木的。

可是,這個傢伙,居然堂而皇之在幕牆上寫下了自己的名字!名字之後,還帶着一大堆其它的字跡。

“同學們,我叫葉亦凡!”男生用手中的磁力筆點着那歪歪扭扭的‘葉亦凡’三個字,臉上帶着淡淡的笑容,說道:“落葉的葉,亦然的亦,平凡的凡。我的名字,據我媽說,是因爲她希望我這輩子做個平平凡凡的人,過着大衆的生活。”

葉亦凡也不管教室裏的人各種各樣的眼神和表情,繼續指着後面的字跡,說道:“我的身高是178CM,我的體重是67公斤,我的三圍分別是……”

“咳咳……葉同學,你不用再說下去了!”作爲班主任的姚婉婷,不等解說得唾沫橫飛的葉亦凡繼續說下去,慌忙的拿起消除磁性字體的擦板,在幕牆上把葉亦凡寫下他自己三圍的數據給消抹掉。

“姚老師,不是你讓自我介紹的嗎?是不是因爲我寫的字體太龍飛鳳舞了,你才把它給擦掉的?”葉亦凡狐疑的摸着自己的額頭,很是嚴肅的問着一臉苦悶的姚婉婷。

“哈哈……這個傢伙有趣!”教室裏,頓時傳來了不少人的嬉笑聲。

那可不是,明明這個傢伙的字體那是醜得扭曲,要不是他自我辨認的話,估計沒有多人能識得它是中文字體,不知道的人,還以爲那是火星文呢!這樣的字體,居然成爲了龍飛鳳舞!可見,這個恬不知恥的男生,臉皮的厚度那不是非一般的厚實!

“不是這樣的,只是老師覺得,這節課留給學生們的時間不很多了,隨着你來班上,大家都會熟識你的。哎哎……現在,我還是給你安排一個座位纔是最主要的!”姚婉婷面對葉亦凡不斷眨巴的眼睛,有些自我解釋得渾餚。

她任教三年,把這個高三六班從高一帶到高三,前前後後加上轉學的學生,沒有七十個也有六十!可是,就壓根沒有見過一個學生介紹自我的時候,會說自己三圍的。

三圍也就罷了,可是葉亦凡在幕牆上寫下的數據,三圍之後居然還有他人生大致簡歷。最刺眼的,莫過於他何年何月第一次初戀!何時何地和第一個女生約會!

姚婉婷的黛眉一挑,望向正在教室裏東張西望的葉亦凡,想起種種對方的做法,心裏那是一陣子暗語:“這個葉亦凡,我怎麼越來也覺得他邪惡呢!” 插班生來了!



在姚婉婷的帶領下,葉亦凡先是在走廊上撞翻了美女班主任,緊跟着來了一次貼面探戈!而插班生一進入高三六班,便大大咧咧的寫下了自己的姓名、三圍和何年何月把妹的信息。

葉亦凡的所作所爲,讓姚婉婷暗自在嘀咕,美女老師覺得,這個初來乍到的插班生有些邪惡!

“姚老師,我粗略的看了一下,教室學生們的座位分佈,是以四列七排分佈,每一列有兩個座位。那就是,全班有56個座位,而現在在座的有52個同學。”葉亦凡撓着頭皮,望着講臺上的美女老師,說道:“那麼剩下的四個位置,是我自己選擇去坐哪裏嗎?”

葉亦凡說着話,看向的一個空位,是一個隔壁坐着一個小清新的女孩子。那個女孩子,也正眨巴着明亮的大眼睛在看着葉亦凡!

“不是,你的位子,是挨着嚴浩明的!”姚婉婷用手一指挨着窗戶的一個空位。那個位子是處於教室裏最後面一排,旁邊是一個發出憨笑像瘦猴一般的短髮男生。

“這個……”葉亦凡聳聳肩,帶着有些遺憾的表情說道:“姚老師,我真不能理解,爲什麼不把男生和女生安排在一起坐呢?這樣的話,男女搭配,學習纔不累嘛!”說罷,葉亦凡從講臺上提起牛仔包,大大咧咧的朝着自己的座位上走去。

“哈哈……葉亦凡,你的話,有見地!”不少男生那是大笑起來。那可不是,誰不想身邊挨着的是一個嬌滴滴的美女呢?看這高三六班,還真有好幾枚美人胚子!只是可惜了,這個班級,全部是清一色的男女分開坐落的。

“咳咳……同學們,肅靜肅靜!”姚婉婷拍動一下講臺,以此來壓住被葉亦凡一來就帶動的全班興奮勁。要知道,在三年來的任教中,當着她這個班主任的面,從來還沒有發生過學生集體鬨笑好幾回的事件!

葉亦凡,這個剛到不久的插班學生,讓姚婉婷有些大傷腦筋的感覺襲來。

“喂,哥們,你真這個!”教室的最後排,挨着窗戶的嚴浩明在葉亦凡走到身邊的時候,伸出了一個大拇指,臉上帶着讚賞的表情。

“牛逼?不是吧?我這就牛逼了,那還混跡着幹嘛?”葉亦凡把牛仔包往課桌上一放,轉而用手勢招呼着嚴浩明,說道:“兄弟,我們換個位置,我挨着窗戶坐!”

“爲什麼?”嚴浩明顯然難以理解。

“我這個人,讀書那是在聽天書,大部分的時候,我總是在周公夢遊。所以吧,我坐在窗戶邊,可以看看風景,纔不至於看到黑板昏昏欲睡。哦……如今這個是白板,不再是黑板了!”葉亦凡用手一指白色的幕牆。

“嘻嘻……有意思,行,哥們我和你換一下!”原本不怎麼樂意的嚴浩明,這才站起身,和葉亦凡進行着換位。

而講臺上,姚婉婷的目光和所有其他五十多個學生的目光一樣,都投射在葉亦凡身上。這個傢伙,不是初來乍到,是喧賓奪主嘛!

“葉亦凡,你身上的中山服和喇叭褲,很有噱頭哦!”趁着葉亦凡和嚴浩明互換位置的時候,前排開始那個冒泡的眼鏡男再次開話了,帶着有些嘲諷的表情望着後排的葉亦凡。

“唉,眼鏡哥,你不用婉轉的說我穿着是2B貨色!”葉亦凡一屁股坐在了位置上,拖着腮幫子對望着眼鏡男生一笑。他完全聽得出來,眼鏡男這是在拿他的穿着取笑!

“哈哈……你知道自己穿着很2就好,還算有自知之明!”眼鏡男和好幾個男生對於葉亦凡穿着都是不怎麼待見的。一來班上就是喧賓奪主,還穿着八十年代的中山服和喇叭褲,揹着一個皺巴巴的牛仔包,完全一個準2貨惹人討厭。

“你們懂個屁!”忽然,葉亦凡的同桌嚴浩明朝着眼鏡男等幾個鄙夷道:“我說你們沒有見識,就別在這裏丟人現眼的說話!”

不等眼鏡男等人反駁,嚴浩明用手一指葉亦凡身上的中山服,說道:“這套淺藍色的中山服,是Gloria生產的,歌莉婭是著名的女裝品牌,它們會生產炎黃國纔有的中山服嗎?

葉亦凡的褲子是意大利阿瑪尼公司生產的,這家生產領帶、眼鏡、絲巾等等的公司,它怎麼就生產了這個八十年代纔有的喇叭褲呢?

葉亦凡的牛仔包,是法國路易威登出廠絕不會錯!全球頂級的生產女士箱包爲主的廠商,它還會弄出我們炎黃國遍地都是的牛仔包嗎?

這些說明什麼?說明葉亦凡身上的行頭,都是那些國際大公司按照炎黃國國情來量身爲他定製的!這些行頭,是2B貨色?我擦,真沒有眼力!”說到此處,嚴浩明再次給了眼鏡男等人不屑的冷哼。

“咳咳……嚴浩明,我這些東西都是我那個親人送我的,想不到,它們居然還會這麼有來頭,真是讓我震驚啊!”葉亦凡捏一下鼻樑骨,顯得大爲驚訝的吐吐舌頭,說道:“感情,我這行頭,值不少錢吧?”

“我的業餘愛好之一,就是喜歡閒下來琢磨一下服飾這些用品,所有我識得好貨色,你這個親人對你還真是很好,這些加在一起,我估計得值這個價!”嚴浩明伸出了左手的食指。

眼鏡男忍不住插話道:“嚴浩明,聽你說得這麼頭頭是道的,難道說,葉亦凡的這套衣褲加上這個市面上普通的十幾元的牛仔包,會值一萬元?”。他實在是覺得好意外,原本在自己心目中寒酸的服飾,居然會是什麼狗屁外國公司量身定製的!凡是定製的,估計不會太便宜!

“呵呵……你猜錯了,我比劃的這一個指頭,是代表十萬!”嚴浩明淡淡一笑。

“啥?十萬元?”眼鏡男等人的眼睛瞪得渾圓,用一種驚駭莫名的眼神盯在了葉亦凡的身上。我的媽呀,這個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嚴浩明,你可別嚇我!”葉亦凡身子往後誇張的一縮,用手拉扯着自己身上的衣物,顯得不可思議的說道:“這些衣物,值十萬元這麼多?”

“估計還不止吧!”嚴浩明極爲欣賞的打量着葉亦凡的穿着,這身行頭,簡直就是品位極高!

“哦哦……”葉亦凡搓着褲子,嘴裏喃喃道:“我的天啦,我居然穿着十萬的衣物在隨處溜達,嘖嘖……看來,我得好好的保護這身行頭了!”

“哈哈……”教室裏,有了一陣子爽笑。而眼鏡男等人則是很難爲情的漲紅了臉。

“喂……葉亦凡,我叫秋楓,歡迎你來到我們班級!”在葉亦凡陪着學生們傻笑的時候,前排的一個梳着小辮子的女孩子,臉上帶着微笑的回過了頭來。

“秋風?這個名字好奇怪,不過,很有詩情畫意!”葉亦凡笑眯眯的伸出手來。

“是秋楓!你這個是什麼意思……”女孩子有一瞬間的呆滯,瞬刻間回過神來,也趕緊伸出手來和葉亦凡一握。握手一禮,這個秋楓還是懂!

“秋楓啊,說實話,你看起來真的很純美,有人這樣說你嗎?”在所有人的注視中,葉亦凡沒有鬆開手中的柔夷,而是緊握住秋楓的右手,用一種欣賞的目光望着對方。

正如同葉亦凡說的一樣,這個秋楓有着一張蘋果臉,精緻的五官往這張臉上那麼一放,形成了一幅美麗的容顏。那彎曲似半月的柳眉在那雙迷人的大眼睛上形成了面部最美的點綴,挺翹的鼻樑之下,一張不加口紅的香脣微微張開,露出一副潔白的皓齒。

“我……人家……沒有人這樣說我啦!”當着班主任和全部同學驚詫的注視下,秋楓趕緊主動縮回了手臂,然後臉頰上沒有由來的泛起一陣燥熱。她,被葉亦凡這樣拉着手,問出這樣的話,給弄得羞紅了整張臉頰。

“嘿嘿……那我葉亦凡可是你的第一次哦,是吧?”葉亦凡笑問。

“你……哎呀,不說了!”秋楓被這個男生唐突的問話弄得一陣心跳,這個男生,說話也太隱射了吧!

“哇擦,哥們,你真讓我刮目相看!”同桌的嚴浩明,瞪大了一雙眼睛,他完全想不到,連屁股都在座位上沒有坐熱乎的葉亦凡,居然就這樣當着五十多人的面,做出這樣大膽的事。

“又來?我說嚴浩明,你別老把牛逼這個的話語贈送給我,牛逼畢竟是畜生的傢伙,哈哈……”葉亦凡獨自樂起來。

“哈哈……”嚴浩明跟笑着。

“啪!”就在兩個男生笑得很開心的時候,講臺上的美女老師猛力一拍講臺,聲音提高了八度,說道:“好啦,同學們從葉亦凡同學來到我們這個班集體的思緒中拉回來。現在,抓緊時間上課!”

隨着姚婉婷的話聲落下,高三六班這才變回到肅靜之中。

“文學,它是指廣義涵蓋文化而誕生的各種文字作品……”姚婉婷拿着教材轉身在白色幕牆書寫之前,再次用眼角餘光瞟了一眼葉亦凡。

“這個邪惡的葉亦凡,又在到處看班上其它女生了,哎……”姚婉婷看到,最後排的葉亦凡,正眼圈翻滾在高三六班的女生身上。美女老師心中暗歎一聲,下意識的在講臺的遮擋下,伸出右手在腰肢上一觸。那個位置,似乎還殘留着被葉亦凡抱住的**感覺。 “吼吼……”再次大吼大叫的不滿聲,把葉亦凡從思緒中拉了回來。

“怎麼了這是?”葉亦凡對着身邊的嚴浩明問道。他開始陷入了沉思之中,並沒有聽到廣播裏究竟公佈了怎麼樣對打人者的懲罰決定。如今看到整個操場上,每個班級都有男生和女生在尖叫,這才疑惑的問道。

“你在發什麼春夢啊,你難道沒有聽到,開始楊校長說了。因爲賀韋強打人,他被責令在今天在學校的公佈欄上面公開寫道歉書,並且會記大過一次,再有這樣的在學校裏傷人事件,便會被勒令退學!”嚴浩明解釋道。

“哦?是這樣的嗎?那兄弟你覺得,賀韋強這樣的人,他會寫什麼道歉書嗎?”葉亦凡因爲摟抱過姚婉婷的緣故,對於賀韋強忽然生出了極大的興致。要知道,一個對姚婉婷有意思的牛逼學生,本來就值得關注,況且,按照肢體猥瑣的定義,那他葉亦凡更加是讓賀韋強恨之入骨的了!

“他纔不會!開玩笑,賀韋強是一個天不怕地不怕的人,他會寫這個狗屁的道歉書纔是怪事。再說了,你難道沒有注意,校長公佈出對於賀韋強的處罰決定之後,學生們有一半都在發出不滿的抗議聲嗎?這件事,我估計,也就不了了之。”畢竟在飛宇私立學校就讀了近三年,嚴浩明對於賀韋強的認知還是很深的。

“嗯,你說的也有些道理,要是我也像賀韋強這樣深得學生擁戴,我也不會甘願寫道歉書在學生們心目中留下陰影的。咦……嚴浩明,那個傢伙出列了!”葉亦凡看到,隔壁高三五班裏,黑色休閒西服裝扮的賀韋強,一邊昂着頭往隊列外走,一邊在學生們的歡呼聲中,揚着手臂不回頭。

對於賀韋強牛逼哄哄的出場,嚴浩明冷哼一聲道:“這傢伙,最讓我看不順眼的,就是他總喜歡在這樣的情況下裝酷的登場。葉亦凡,你等着看吧,賀韋強絕對會刻意的站在姚老師身邊裝B的!”。看來,在飛宇私立學校,擁戴校霸的人不計其數,但心底鄙夷賀韋強的也不在少數。

葉亦凡不語,隨之把目光停留在走出隊列後的賀韋強身上,那個一臉帶笑的傢伙,果然站在了近距離姚婉婷身邊。

“同學們……請大家肅靜一下!”前面的賀韋強似模似樣的雙手舉過頭頂,對着四周環顧一下,那張棱角分明的俊臉上淡淡一笑,說道:“很感謝同學們對我的支持,賀韋強在這裏深表感謝!”說罷,放下雙手,朝着學生們把腰肢微微一躬。

“強哥,我頂你!”

“強哥,你是最棒的!”

一片此起彼伏的支持聲之後,賀韋強站直了身子。

安靜,絕對的安靜。整個兩千多人存在的空曠操場上,除開風聲和呼吸聲之外,竟然靜得只能聽到人類的心跳聲。

賀韋強的笑容,笑得是那麼燦爛,目光在師生之間穿行了一陣,到最後停留在背對她的姚婉婷身上。


“同學們,開始楊校長的處罰決定,我不想多表達意見,希望大家也別讓楊校長太爲難。畢竟,所有鄙夷校方決定的抗議聲,都在證明羣衆的眼光是雪亮的!”賀韋強的話,再次掀起了一陣喝彩聲。

“我就說嘛,這廝是上去出彩的!哼哼……”葉亦凡聽到,嚴浩明鄙視聲也與此響起。

“今天,我藉着這個機會,想說幾句話給大家聽聽!”賀韋強的精湛目光久久停留在姚婉婷身上,似乎此刻他的眼裏,只有根本沒有回頭看一眼自己的美女老師。

“我很感謝某個在我心底很重要的人,她帶給了我護花使者的動力。我沒有後悔過昨夜的舉動,要是時光倒流一百次,我還是依然會那樣做!”賀韋強的話,把不少師生的目光都引向了高三六班前神色極爲難堪的姚婉婷。

葉亦凡看得真實,姚婉婷的皓齒緊緊的咬住下嘴脣,把頭狠狠的低下去,堪堪避開所有人的注意力。那似乎想找個地縫鑽進去的楚楚可憐模樣,看得葉亦凡忽然心中一陣子不忍心。

在葉亦凡看來,在這幾千人的注視下,臺上侃侃而談的賀韋強明顯是在趁機給姚婉婷表白!而這個表白,則讓姚婉婷陷入了極大的難堪之中。美女,是拿來疼惜的,可不是讓她陷入無地自容的難堪!

等了一會兒,賀韋強的聲音又持續加強着:“在這裏,我賀韋強發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要犯我,我必然給予對方十倍代價償還。特別是,誰要是對我的心上人不恭不敬,心存邪念,我即使不讀這個書,也要讓他得到應有的報應!一句話,我賀韋強喜歡的女人,誰也別和我爭搶!”

說罷,賀韋強嘴角一咧,一雙眼睛猛然一鼓,竟然冷颼颼的朝着葉亦凡盯了過來。

“來了!這小子,終於隱晦的針對我了!”葉亦凡心中一笑,對於這一點,他早有所思。

“吼吼……強哥,你好威武!”

“吼吼,強哥,我愛你!”

在賀韋強的宣誓含蓄表白之後,黑西服男生一抹梳理得油麻水光的頭髮,大大咧咧的走回來到高三五班裏。

“啪啪啪……”一千多人的鼓掌聲響徹操場,很顯然的,賀韋強的炫酷引來了支持者賣力的巴巴掌。

“喂……葉亦凡,你看到那傢伙討打的神情了沒有,再看看姚老師的難堪,我要是會絕世神功,我一巴掌把他賀韋強扇到太平洋去吹海風。NND,看着姚老師無地自容,我真動氣!”嚴浩明狠狠的一咬牙。

葉亦凡注意到,高三六班這邊,除開那個眼鏡男錢多多在獨自爲賀韋強的話而喝彩之外,不少學生都是敢怒不敢言的撅着嘴,表達對賀韋強冒犯在高三六班學生心目中神女的不爽快。

“喂,葉亦凡,你這個傢伙怎麼忽然變啞巴啦?你難道看到姚老師受委屈,你不難受的嗎?”前排的小辮子美女秋楓回過頭來,翹着小嘴顯得很鬱悶。

“我能說什麼?我都不知道情況是咋樣的,是不是姚老師也對賀韋強有意思呢?”葉亦凡聳聳肩,無奈的攤開手。

“你傻啊?你難道沒有看出來,姚老師羞愧得低下頭嗎?要是女人心中有一個能在大庭廣衆之下表白呵護自己的男人,那絕對是歡欣鼓舞的偷笑。而不是現在姚老師這樣想要哭的樣子,我心裏真難受,要是我們班上有個比賀韋強還牛的人,那個不要臉的男生也不敢這樣過份的!”

隨着秋楓的話,高三六班裏面不少人都認可的竊竊私語起來。因爲班級和班級之間還有着五米的分割距離,這些議論的學生,並不是特擔心小聲嘀咕能被隔壁班級聽到。

“那麼,秋楓美女,你覺得我應該怎麼樣做呢?”葉亦凡問道。

“這倒也是,你畢竟纔到我們班不到半小時,也不會對姚老師生出我們這樣三年的深厚感情。唉,算了吧,我們只能在心裏詛咒一下賀韋強了。”秋楓嘆着氣,轉過身去。她知道,要鎮住賀韋強的人,在整個學校裏不超過三個人,而這三個,居然是清一色的女子。

女子,沒有必要和賀韋強爭搶風頭,這樣決定了,賀韋強在飛宇私立學校目空一切的原因。

“同學們,散吧……”隨着一番竊竊私語之後,廣播裏傳來了解散的通知。

“散了!”學生們陸陸續續的散開,就像是熱鍋上的螞蟻,黑壓壓的朝四處分流開去。

“嚴浩明,我們也走吧!”葉亦凡在第一時間注意到,前面隊列的班主任姚婉婷埋着頭一陣疾走,在學生們中間惝恍而去。

“走!?葉亦凡,我估計咱們是走不了咯!”嚴浩明苦惱的朝着五班分散後的人羣看去,一個扭着腰肢的紅色魅影朝着他和葉亦凡舉步而來。

“不會吧,這個何倩兒要找我麻煩嗎?”葉亦凡喃喃問道,他這下是看真實了此女的真面目。

迎面微笑而來的女子,一襲捲燙成淡紫色的髮絲凌亂的披散在雪白展露在外的香肩上,玉頸之下近乎吹彈可破的白皙肌膚,在女人的胸口前忽然挺翹的渾圓之下消失在緊身的紅衣之中。在水蛇般的仟腰下,是一雙繃得渾圓帶着線條柔和的修長大腿。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