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傑倍感壓力,他在腦海裏過了一遍姜皓天剛纔所做的動作,發現自己能夠記住的動作很少,他覺得自己一定會讓姜皓天失望,忍不住閃閃的笑了一下。

在姜皓天的注視下,他雙手顫顫巍巍的伸了出來,隨後就做了跟姜皓天動作一樣的動作。

然而正當他的腳尖與雙腿形成90度的時候,石傑突然慘叫了一聲,疼得他額頭上都冒出了冷汗,臉色也蒼白了不少,他整個腿肚子都在不停的打顫。

姜皓天看到這一幕時只是淡淡的點了點頭,輕描淡寫的說道:“你的修行還不到位,這套功法對於每個修仙者來說都是能夠輕鬆做到的,不過因爲你之前沒有過多的修煉,所以導致你現在的體魄跟我們的體質不一樣,不過你放心吧,有我在能夠很好的改善你的體質。”

“謝謝師傅。”石傑說這話的時候,聲音還帶來一點顫抖。

他整個身體都在不停的抽搐。

姜皓天淡淡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石傑立刻露出來一個比哭還要難看的笑容。

只見姜皓天望着他,淡然的說道,“加油鍛鍊吧,我學會這個套功法也僅僅是用了片刻。”

石傑不可思議的張大了嘴巴,那嘴巴里足以塞下一顆雞蛋來。

“師傅啊,你這麼強悍的嗎?我都沒有注意到你的動作還有哪些,你可修煉完了,你能不能再示範一遍給我看看。”

姜皓天聽到他的話時,倒也沒有推辭,又是翻了一遍驚的石傑目瞪口呆。


他原本還以爲自己在姜皓天手底下鍛鍊的這段時間已經有了不少的進步,然而現在他才明白自己哪裏是進步了,分別是在原地踏步,跟以前的他又有什麼區別呢?


石傑在心裏暗暗的下定了決心,自己一定要加強鍛鍊,不辜負姜皓天對自己的期望,他又忍不住好奇地擡起頭來爲姜皓天說道,“師傅,打算教導那幾十個人學些什麼功法呢?”

“他們身體素質比你還要差,就連着簡單的全法都學不了,所以我要給他們更加容易的功法。” 石傑聽到這話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看一看姜皓天會教導他們什麼東西,連忙說道,“那師傅我們現在就過去吧,那幾十個人已經等候在那裏了,他們估計都迫不及待的想要見到師傅了。”

姜皓天點了點頭,回頭走到了萬靈樹旁邊拿出了6個百斤重的水桶,裝滿了靈水。

然後看了看正在跟大黑他們玩的不亦樂乎的姜昕兒笑着說道,“昕兒,爸爸要去那邊的空地一趟,你在這裏玩還是要跟爸爸一起過去?”

小丫頭聽到姜皓天的話,一下子就停下了腳步轉過頭來,明亮的大眼睛裏面充滿了思索,“爸爸,空地很遠嗎?”

姜皓天想了想,按照自己的速度,大概只需要三分鐘就可以走到了。

他看了看姜昕兒摸了摸她的腦袋,柔聲說道,“大概6分鐘的路吧。”

小丫頭哭巴着一張臉,小嘴微微嘟起,“那麼遠呀,我可以和爸爸一起去嗎?”

姜皓天欣然答應了,這裏的溫度一直保持在25度,溫度也比較宜人。

但是後山那邊可就不一定了,那裏直接30多度,而且沒有樹林遮擋,他有些擔憂小丫頭會曬黑的,但是沒想到他卻執意要跟自己一塊兒去,對於小丫頭的請求,姜皓天不會不答應。

“你要跟我一起去也可以,不過你要先戴上帽子。”

姜皓天從包裏掏出一個畫着卡通唐老鴨的小帽子,給姜昕兒帶了上去。

姜皓天轉身吩咐着石傑和大黑,“你們兩個把那邊的靈水拎上。”

石傑看了一眼那幾百斤重的水桶,抽了抽嘴角,他費了好大的勁兒才拎起了兩桶,然而大黑氣匆匆的走了過來,直接將剩下的4桶全部都扛了起來,而且腳步輕盈,這幾百斤的重量對他來說如無物似的。

石傑看了看姜皓天說道,“師傅我知道有一條近路,我們不妨用近路走過去吧,這樣也可以節省時間,方便一些。”

姜皓天看他一眼就點了點頭說他:“這樣也好。”

他們來到了一條小路上,這緊緊的貼着山脈,若是一個不小心就有可能會摔下山去,可是石傑充滿了自信,他覺得自己一定能夠通過這裏。

“師傅我先來吧。”

他拎着兩個水桶直接跳到了那條小路上面,然而卻完全高估了自己。

這兩個水桶的重量超出了他的想象,他猛的一跳,身子卻是被這兩個水桶拽得下墜。

他飛快的向上登着,想要做出飛翔的姿態,然而結果卻是不盡人意,他狼狽的跌了過去,半邊身子貼住那峭壁。

石傑不經意間往山下看了一眼,就感覺到一陣眩暈傳了過來,他緊緊的貼着峭壁動也不敢動。

姜昕兒看到這一幕時,捂着小嘴緊張兮兮地說道,“大哥哥你沒事吧?我剛剛都看到你摔倒了,疼不疼呀?”

被小丫頭質疑了一下,石傑的臉上有些掛不住,畢竟這條路還是之前他提議的,沒想到竟然會在師傅的面前出了醜。

他連忙搖了搖頭,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塵就趕緊迴應到不疼不疼,剛剛只是一點小意外。

小丫頭又擡頭看了看姜皓天,皺着小臉說道,“爸爸看起來好危險呀,我們該怎麼辦呢?我感覺過不去。”

然而姜皓天則是柔聲說道:“別害怕有爸爸在一定不會讓你受傷的。”

聽到他的話時小丫頭半信半疑地擡起頭來看了看姜皓天,眼裏充滿了好奇。


姜皓天的聲音在他的耳邊響起,“你先閉上眼睛,等爸爸讓你睜開眼睛的時候,你再睜開眼睛好不好?”

姜昕兒很乖巧的點了點頭,她閉上了眼睛,下一秒卻感覺到一陣風從耳邊刮過,她還沒來得及睜開眼睛,耳邊就傳來了姜皓天那沉穩有力的聲音,“好了,現在你可以睜開眼睛了。”

當她睜開眼睛的時候卻發現自己已經來到了下面。

姜昕兒不可思議的睜大了眼睛說到:“爸爸你好厲害呀,我好佩服爸爸,我們剛纔到底是怎麼下來的?”

看到小丫頭眼裏的崇拜時,姜皓天臉上的笑意不由的加深。

姜昕兒擡頭看到,大黑小白他們還沒有過來,皺起了眉頭,看着他們催促道,“你們快點下來呀,等一會兒我還要和你們玩呢。”

大黑飛快的跳了下來,整個人直接在空中來了個後空翻。

而他手上掛着的那4桶水,沒有撒出來的痕跡,大黑穩穩當當的就落在了地面上,而且沒有一點受傷。

小白和小黑互相看了一眼,他們飛快地跳了下來,身子直接在空中劃出了一道優美的拋物線,最後穩穩當當的落到了地上。

姜昕兒見狀不由得爲他們豎起了大拇指,說道:“你們也好厲害呀。”

看到小丫頭眼裏的笑意,石傑一時間覺得有些無地自容,他訕訕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灰溜溜的不說話。

畢竟這條路是自己提議過來走的,但是沒想到出手的只是他自己一個人,他以爲自己比不過大黑現在他發現自己就連小黑和小白也比不過。

“這邊吧,我們走這邊幾分鐘就到了。”

石傑乾巴巴的說,他連忙加快了腳步走到了他們的面前。

穿過這片樹林之後,他們就出來走到了一片空地上面,這是這片山的中央地帶,有很大的一塊空地。

石傑早在這裏佈置了沙灘,以防摔倒受傷,還有各種未來能夠訓練買來的儀器。

此時沙灘上幾十個人分成十幾個小團體在一起玩耍。

王彪和孟東他們在蹲着抽菸。

“東哥啊,你說傑哥他們到底在做什麼呀?咱們都在這裏等了幾個小時了,怎麼還不來?太無聊了吧。”

王彪吐了一口煙,忍不住說了幾句。

一旁的孟東看他一眼忍不住說到:“行,那就等這幾個小時看把你急的,只要傑哥,到時候過來不就行了。”

“你見過沒見過傑哥的老闆呀,我都沒有見過,只是聽傑哥說起過他幾次,這個人難道真的那麼厲害嗎?”

王彪好奇地湊到了孟冬的跟前,孟冬十分嫌棄的將他的臉推到了一邊去。

孟冬想了想,突然神色變得嚴謹了起來,他皺着眉頭說的,“其實我見過他老闆一次,就是老狗出事的那天我去找他,但是剛剛走到餐廳的時候就看到老狗被打出來了,他們老闆下手那是真的很,有沒有出全力我不知道,反正我都害怕。”

想起這件事情孟冬還是一臉的後怕,王彪吞嚥了一下口水,他忍不住說道,“後來視頻我們大家不都是看了嗎?我覺得好像沒這麼誇張吧。” 孟東看到他臉上的不以爲然,不由得搖了搖頭。

“親眼看到和你在通過別的媒介看到的完全是兩碼事,如果你當時在場的話一定更害怕這個人的眼神,以及他的氣場,實在是太強大了,我當時看到他的時候真的是快要被嚇死了,有那麼一瞬間覺得自己好像在鬼門關走了一趟。”

見到他臉上流露出來的驚恐,王彪不由的停下了動作,將自己手裏的煙給踩滅了,他忍不住追問到,“你再給我詳細說說看嘛,我真的很好奇。”

孟東深吸了一口氣說道,“雖然是在打人幹這種血腥的事情,可是那個男人從頭到尾都沒有流露出任何的表情,目光實在是太平靜了,平靜的讓人感覺到了詭異,他好像從來都沒有把老狗那種傢伙放在眼中,完全是看不上老狗,當時我腦海裏只有一個念頭這就是強者,真正的高手不需要太多的言語表達,有時只需要一個眼神就足以讓人害怕。”

王彪聽了這話摸了摸腦袋,他忍不住好奇的說道,“可是我怎麼沒有在監控裏見到你呀,你這傢伙跑哪兒去了?”

孟冬聽到這話臉上的表情忽然變得僵硬了起來,他似乎是有些不知道該怎麼說。

孟冬在心中無奈的嘆了口氣,當時他看到那場面簡直嚇壞了,壓根就沒有勇氣再上去直接跑路啦。

要是這話說出來,肯定會被王彪這小兔崽子給嘲笑,正當他不知道該怎麼回話的時候,王彪突然站了起來,身子挺得筆直,衝着他的身後吼了一句,“老闆好,傑哥好。”

他的話一出口,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中的動作,朝着他們的方向看了過來就看到以石傑爲首的人正穿過樹林朝着他們這邊走了過來。

“行啦,都過來集合啦。”孟東連忙說道,指揮着衆人集合。

所有人都收斂了之前那副玩鬧的樣子,連忙跑了過來。

當他們看到走在傑哥後面的小白時表情瞬間有些凝固了,他們可記得這傢伙之前咬人的那股瘋狂勁兒,現在還有種後怕。

“他也來了會不會咬我們呀?我真的怕急了這條狗。”

當他們看到小白旁邊還有一條更爲勇猛的黑色的大狗時,嚇得一個機靈。

王彪此時的表情也有些緊張,他默默的吞嚥了一下口水,說道,“應該不會吧,有傑哥在這裏,你們怕什麼呀?還不快過來集合。”

“那不是頭大猩猩嗎?怎麼會有大猩猩在這裏呀?這不是一座普通的山嗎?”

看到他們身後海邊是一頭兩米多高的大猩猩,所有人都氣血倒流,只感覺手腳冰涼,忍不住驚恐的瞪大了眼睛,又是這大猩猩突然發了狂來襲擊他們的話,肯定會死得很慘。

這頭大猩猩就像是看過的電影金剛裏面的大猩猩一樣,擁有着強壯的身體,樣子倒是挺帥的。

視線又轉移到了姜昕兒的小臉蛋上,衆人又忍不住感慨到:“這些人當中還是老闆家的小姑娘,看着賞心悅目,小丫頭長得真好看,就像洋娃娃一樣精緻。”

“你也不看看老闆什麼樣子,老闆也不醜呀,你看老闆那英俊瀟灑的樣子,站在那裏足以迷倒一羣小姑娘,人家擁有着強悍的基因能夠生出來這麼美麗的小姑娘,那也是應該的。”

“我覺得這小姑娘跟老闆完全是兩個風格的長相呀。”

在衆人的議論下,石傑已經帶着姜皓天走了過來,他和大黑將水桶放下,石傑看着自己的兄弟淡淡的說到:“連怎麼站都不會站好嗎?歪三倒四的,你以爲是來這裏度假的嗎?現在都給我聽好了,抓緊時間排好隊,按照我們之前訓練的那樣排成兩列。”

聽到他的話時,所有人都趕緊動了起來,迅速的排好了隊,雖然他們沒有向正規的部隊那邊整齊,但是已經順眼了很多。

石傑依舊皺了下眉頭,他還在一旁發號施令,“你給我站直一點,不要駝着個背,沒規矩,在老闆面前還敢這麼隨意嗎?現在都給我站好,立正。”

石傑以前也是被人訓練的小崽子,今天中午有種農民翻身當地主的感覺,風風光光的做了一回教官,語氣刻意嚴肅了許多,然而還沒等他風光多久,姜皓天便打斷了他的話。

“大家是來這裏訓練的,不用弄這麼多的規矩,隨意就行。”

石傑臉上的表情瞬間凝固了,看到石傑出醜的時候,王彪很不給面子的笑了出來。

人羣再次打亂衆人,這次倒是很規矩的圍成了一個圓圈,把姜皓天他們這些人圍在了裏面。

王彪笑嘻嘻地說道,“傑哥啊,我們知道你以前是做過訓練的人,可是眼下可不一樣,我們是讓老闆來訓練的,老闆可是說了讓我們隨意。”

聽到他的話,石傑臉上掛不住,不由的瞪了他一眼,揮了揮拳頭示威。

小丫頭還不知道這些人是來做什麼的,但是當他看到這麼多蚊子在這裏的時候,臉上也出現了一絲新奇的異味,忍不住嬌滴滴的問到:“爸爸,這麼多大哥哥大姐姐都是來做什麼的呀?”

“他們是要接受訓練的。”姜皓天言簡意賅的回答。

小丫頭睜着自己無辜的大眼睛,還是滿臉的疑問,不知道這些人都是在搞什麼鬼。

石傑柔聲說道,“他們都是要進行特別嚴厲的訓練,我們會好好教導他們以後有更大的能力來保護昕兒。”

說着他突然收斂了臉上的玩味表情,一下子變得嚴肅了許多。

昕兒嚇了一大跳,望着他,大眼睛裏面還忽閃忽閃的閃爍着不解的光芒。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