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會兒唐小白兩人的身影,就穿過了漆黑一片的空間,抵達了白霧範圍,這白霧僅存在於石橋之上,和石橋下十幾米的距離,一黑一白,完美的從中隔開。

就在他們快要爬上斷口之時,突然下方一陣震動,猛然間一隻類似於鯊魚的怪魚,體型猶如恐龍,血盆大口奮然張開,整個身體一躍而起,穿破白霧,一口咬向唐小白和田單兩人。

所有人都震驚了,根本反應不過來,這時唐小白奮力大吼一聲,右臂用力將田單朝上甩去,並且一腳踹中他的屁股,而反衝之下,唐小白直接落入怪魚之口。

一陣悶響,巨大的怪魚,眨眼間重新跌落到石橋之下,一切恢復如初,而田單被唐小白一腳踢到了石橋上,重重的壓倒韓易,讓他眼珠子都快蹦出來了。

瞳瞳瞪大眼睛,趴在斷口邊緣,緊緊的盯着下方,彷彿要擇人而噬的無底深淵,奮身就要跳下去,還好聞人謹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了瞳瞳,朝她喊道:“你別衝動,下面什麼情況,我們一無所知,而且這樣直接跳下去,實在太危險了,我們去找其他路口,看看能否到達底部。”

田單從韓易身上爬起,老淚縱橫,好兄弟又救了他一命,現在更是命喪黃泉,他更加不可能讓兄弟的女兒出事,大步上前,緊緊抓住瞳瞳的肩膀,看着她的眼睛,凝重的說道:“小瞳,你放心,我們一定會找到唐小白的,但前提是,你不能離開我們的視線,要行動,就一起行動,這裏肯定會有路線,能通到下面的。”

瞳瞳默默的轉頭看了一眼黑暗深淵,輕輕點點頭,見此田單趕緊抱起她,衝聞人謹和韓易說道:“現在還魂門的事情,無關緊要,必須首先找到唐小白。”

這還是韓易第一次見到田單變得如此正經,情不自禁的點點頭,不由自主的跟隨着田單的意思行動,聞人謹更是不會反駁,四人一起,開始尋找出路。

無底洞般的黑暗,延伸而下,伸手不見五指,迷迷糊糊之間,唐小白微微睜開眼睛,發現前方有一絲亮光,他伸出手,想要去抓到,可是明明感覺很近,卻怎麼也抓不到手裏,這團光亮,開始變得越來越大,最終唐小白心臟一緊,轟然一聲悶響,雙眼瞬間睜大。

…… 映入眼簾的是,粉紅色的世界,這是一個花海,粉紅色的花瓣,粉白色的天空,還有一張粉紅色的大牀,唐小白坐在層層花瓣上,靜靜的呼吸着芳香,雙眼癡迷,眼神渙散。

突然遠處的天空,聚集了無數花瓣,它們隨風起舞,嘩啦作響,最終直衝天際,舞作一團,猛然炸開,一位妙齡少女,玉腳輕點散落的花瓣,身上僅存一縷絲紗,正巧遮擋住隱祕部位,巧笑嫣然,緩緩來到唐小白的身前。

輕撫其面頰,少女聲音猶如黃鶯鳴翠,娓娓動聽,讓唐小白不自主跟隨其的身影移動,少女身材曼妙,兩團半圓球顫顫巍巍,雪白透亮,飽滿豐腴,臀部挺翹,大長腿完美的弧線,不時勾動唐小白的心神。

不知不覺,唐小白就躺在了花海中的粉色大牀上,少女順勢撲倒在其身上,手指輕滑其嘴脣,下巴,脖頸,胸口,最後更是解開他的衣服釦子。

唐小白瞬間驚醒,怎麼脫我衣服幹啥呢,他打量四周,一臉迷茫的說道:“這是哪兒啊,我記得明明是被一個怪物魚給吞了,怎麼會在這,而且,你是誰啊?”

少女眯瞪着閃亮的大眼睛,一臉懵懂的樣子,似乎在好奇唐小白怎麼會突然清醒,而唐小白他見少女不說話,就輕輕推了推她,畢竟還在自己身上壓着呢,這樣一直楞下去,可不是辦法啊。

不過觸碰少女的身體後,入指絲滑,彷彿電流傳遞一般,讓唐小白心中一顫,這肌膚也太好了吧,這樣的女人,才真的是水做的。

少女也反應了過來,飛身而起,花瓣席捲,將其團團包圍,瞬間零散,消失無蹤,唐小白連忙起身,伸手去抓,卻只是留手一朵花瓣。

花瓣同樣鮮嫩,就像是它的顏色,粉嫩粉嫩,似乎永遠不會枯竭,這裏就像是一個獨立的空間,除了花朵還是花朵,無邊無際,讓唐小白看久了甚至會頭暈目眩,對花海深深迷戀。

而在外面,田單一行人,來到了一個十字路口,周圍全是牆壁,四通八達,無論走到哪裏,都好像是一樣的,若不是這個十字路口,他們還真以爲自己一直在打轉呢。

可是心中疑慮雖然消除,這路口的去向,卻依然是個難題,田單喘了幾口氣,走這麼長時間的路,確實難爲他這個胖子了,稍微休息了片刻,說道:“現在怎麼辦,我們到底該往哪走?”

“待我卜上一卦。”韓易立即就要大顯身手,卻被聞人謹一把攔住,不屑的說道:“算了,聽你的卦象,還不如自己隨便走一條呢。”

“哎,小師弟,你怎麼這樣啊,好歹這是我拿手本事,被你說成什麼樣了。”韓易表示不服。

“兩個白癡,別吵了,跟着我走。”瞳瞳冷眼瞥向他們,徹骨的寒意,讓其後背發涼,直呼小姑娘太可怕了,雖然聞人謹現在的面貌,也只是比瞳瞳大那麼幾歲而已,但心裏年齡卻是不同。

但他若是知道,瞳瞳現在已經好幾百歲,恐怕也不敢再稱其爲小姑娘了,田單見瞳瞳胸有成竹,連忙點頭說道:“沒錯,跟着小瞳走,她的本事,你們也是有目共睹的。”

而瞳瞳選擇的道路,是右側,十字路,每一條路都不相同,來時的路,是碎石路,左側的是土路,正前方的是石板路,而右側卻是水路。

相對來說,這是最難走的一條路,所以聞人謹爲保險起見,還是問道:“你爲什麼要走這一條路,若是選錯,可不僅僅是耽擱時間,那麼簡單。”

“哼。”瞳瞳卻根本沒有理會聞人謹,徑直踏入水路之中,流水並沒有多深,剛好埋沒瞳瞳的小腿以下,韓易和田單這種成年人,更是不在話下。

看着他們一起走遠,聞人謹頗爲惱怒,不過他還是呼出口氣,將握緊的拳頭鬆開,大踏步跟了上去。

……

唐小白漫步在花海之中,芳香瀰漫,真是讓人心曠神怡,不過,他可沒有心思在此逗留,必須想辦法離開, 瞳瞳他們還在外面,指不定會遇到什麼危險呢。

但是自己現在修爲全無,要怎麼做才能離開這裏呢,要是剛剛那個少女還在,或許有辦法,讓其帶自己出去,可是現在人已經不見了,而且也不知道那少女是人是鬼,自己又能不能對付得了。

剛剛還在想着人家女孩,不多時,就見花瓣飛舞,少女再次出現,唐小白心中一喜,還沒等他開口說話,卻見少女以極快的身法,掠至他的面前,一臉怒容的看着他。

“你這個男人,到底是怎麼回事,你看看,你走來走去,把我的花花都踩爛了。”

唐小白聞言,頓時懵逼了,轉頭看了看四周,確實如此,連忙道歉道:“不好意思啊,美女,實在是這裏沒有落腳的地方,真是對不起了。”

之所以這麼客氣,當然也是爲了能讓她帶自己出去,有求於人家的時候,自然不能把人家惹生氣,不然倒黴的不還是自己嗎。

“那你幹嘛要落腳呢,像我這樣,直接飛在空中不可以嗎。”少女嘟着小嘴,微微皺着眉頭,真是美翻了。

唐小白微微愣了愣神,少女面貌很是清秀,而且是絕對的素顏,一綹靚麗的秀髮微微飛舞,細長的柳眉,一雙眼睛流盼嫵媚,秀挺的瑤鼻,玉腮微微泛紅,嬌豔欲滴的脣,潔白如雪的嬌靨,晶瑩如玉,如玉脂般的雪肌膚色奇美,身材嬌小,而又顯得可愛。

不過聽到少女所言,唐小白頓時無奈的說道:“我也想啊,可是我又不會飛,自然做不到你這樣。”

“你胡說,明明你體內有一股充盈的力量,怎麼可能連最簡單的騰空都做不到。”少女一臉的不相信,伸手指着唐小白,大眼睛中,閃爍着淚花,竟然是要哭的跡象。

這可把唐小白嚇壞了,連忙解釋:“姑娘你別激動,我身上雖然有一股奇異的力量,但我無法控制,它只會在我遇到危險的時候,纔會出現,我真的沒有騙你啊。”


……

(PS:少女乃是由美女書友@籃金絲百合,特別出演!) 少女依然不相信,二話不說,飛身而起,花瓣隨其舞動,竟然全部朝着唐小白攻擊而來,唐小白大驚失色,要不要這樣啊,剛說完,你就真的讓我遇到危險啊,我話還沒說完呢,你也太心急了吧。

“姑娘快住手啊,這真的會出人命的!”唐小白一邊大呼小叫,一邊奪路狂奔,這花瓣雖看似沒有破壞力,但他卻不敢有絲毫大意,誰知道這花瓣會不會突然爆炸啊,這可絕不是開玩笑的。

“你看吧,你果然還是在騙我,根本什麼也沒發生,你就是在故意踐踏我的花花,我要殺了你!”少女很是生氣,漂亮的小臉蛋,顯得更加紅潤,憤怒起來不止沒有那種氣勢,反而讓人覺得太可愛了。

不過唐小白絕對不會有這種想法,因爲現在要死的是他啊,這個時候,他哪有功夫去看人家女孩可不可愛。

“姑娘,你先停手,讓我把話說完啊,雖然是遇到危險,力量纔會出現,可這也不是絕對的,有時候也會不靈啊!”唐小白欲哭無淚,以前很恐懼身上那股莫名的血色力量,可是此時,他多麼希望,這股力量快點出來。


……

水路甬道似乎很是漫長,他們走了很長時間,都沒有走到盡頭,聞人謹這時終於有了說話的理由:“看吧,我早就說過,一個小姑娘的話,怎麼能相信,再走下去,別說找到唐小白了,我們自己也會迷路,困死在這 裏。”

田單和韓易對視一眼,雖然不想承認,可是他們總共帶來的食物,並不多,若是時間耽擱的太久,真的會困死在這也說不定,畢竟還魂門纔是他們此行的目標。

這時瞳瞳突然止步,聞人謹冷笑一聲,說道:“怎麼,現在知道後悔了,可是你不覺得已經晚了嗎,來時的路上七拐八拐,我們的時間已經被你耽誤的夠久了,就算返回,消失的時間,也已經不存在了。”

“小師弟,你少說一點,現在可不是內訌的時候,更何況人家還是個孩子,你真的沒必要這樣。”韓易有點看不過去,就向聞人謹說道。

“都閉嘴。”瞳瞳冷聲說道,並且眉頭緊鎖,就連呼吸也變得細不可聞,田單三人見此連忙湊在一起,好奇的打量四周。

還是田單出言問道:“怎麼了,小瞳,是發現什麼了嗎?”

“嗯,你們有沒有聽到一陣奇怪的聲音。”瞳瞳點點頭,耳朵微動,側耳傾聽,田單等人也不再說話,跟着疑惑的豎起耳朵。

就連聞人謹也不再多言,反而臉色凝重,因爲他確實聽到了異常,而且心中不妙的感覺驟生。

突然的,前方潺潺流淌的水流,仿若海嘯一般,開始沸騰,並朝着瞳瞳等人席捲而來,本來極少的流水,這時候,好像變成了小溪一般。

田單驚呼一聲,立即大喊:“快跑!”

說時遲那時快,在他轉過身後,卻見韓易等人,早已跑在前面,他馬上一臉懵逼,繼而大喝:“你們這羣沒良心的!小瞳我們快走。”

後邊則是一把拽住,還在瞪着眼睛看的瞳瞳,這個時候,不趕緊跑,還傻看什麼,相信一定是嚇的呆住了吧,小姑娘就是小姑娘,膽子就是不大。

……

花海之中,此時一片凌亂,陣陣鬼哭狼嚎,終於唐小白實在跑不動了,直接趴在了地上,而襲來的花瓣,全部重重的擊打在唐小白後背上,和全身。

唐小白更是一聲慘叫,接下來就是良久的沉寂,他突然擡起頭,默默的撿起一朵花瓣,好奇的說道:“真的只是花瓣,爲什麼不疼,而且也沒有受傷,那我剛剛在跑什麼,現在還累成了狗。”

少女翩然而至,一腳踏在唐小白後背上,嬌哼一聲說道:“這裏一切都是假的,自然不可能傷到人,你竟然還狼狽逃跑,真是笑死人了。”

“我去,你咋不早說呢,明明那麼可愛,卻原來如此腹黑,你欺騙了我的感情,浪費了我的表情啊,嗚嗚。”唐小白從欲哭無淚,變成了哭笑不得,虧自己還那麼緊張,到頭來,卻是這樣。

“你胡說什麼,我哪裏有欺騙你的感情了,我們又不是夫妻。”少女雙腳用力,在唐小白身上蹦來蹦去,讓其大呼小叫,直呼謀殺親夫。

少女更加焦急了,滿臉悲憤的說道:“你別胡說,我們根本沒有關係,你再亂說,我就生氣了。”

“那好啊,你生氣來讓我看看。”唐小白扭過頭,嬉皮笑臉,一副賤人的模樣,調戲她道。

“啊啊啊~~~”少女忍無可忍,右腳發力,瞬間擊向唐小白的雙腿之間,見此,唐小白無比驚恐的立即翻身,一把抱住了少女,將其撲倒在地。

這傢伙,要是被其踢中,那還得了,雖然她說這裏的一切都是假的,可自己是真的啊,他可不想,莫名其妙的廢在這裏。

“你快放開我。”少女被唐小白壓在身下,滿臉嬌紅,初時挑逗唐小白的樣子,再也不見,反而極其害羞加惱怒。

唐小白近距離看着少女,發現她真的好美,尤其是一雙眼睛,好像一湖清水般,清澈,乾淨,純潔,讓人心下憐惜,他情不自禁,緩緩低下頭,默默的吻住了少女的脣。

這一刻,時間彷彿靜止,天空飛舞的花瓣定格在其周身,盡顯浪漫,而女生心跳加速,本來就嬌紅的臉蛋,變得更加紅熱,雙手緊緊握起,放在一邊,渾身緊繃,根本不知道要做什麼。

眼睛瞪的大大的,直直看着唐小白,感受到嘴脣裏,一條柔軟的東西出現,她好奇的舌頭輕點,卻沒想到對方,彷彿是收到了某種信號,如狂風驟雨般,席捲過來,頃刻間就捕捉到了自己的小香舌,避無可避,只能任其施爲。


少女的身體,突然酥軟了下來,緊緊握起的雙手也漸漸鬆開了,並且不自主的環抱住唐小白的肩膀,雙眼緊緊閉上,甜蜜的感受着嘴脣裏的糾纏。

甚至她竟然開始反擊,從被動變主動,戰況愈演愈烈,雙舌交戰,一時間難分難解,最終鹿死誰手?且看下回見分曉。

…… 結合上回,我們來接着說,且見二人緊緊抱在一起,雙舌糾纏,嘖嘖聲不斷,甚至於少女已經發出**之音,在此緊張時刻,而唐小白卻突然睜開眼睛,並與少女的嘴脣分開,這讓少女頗爲疑惑,莫名的看着他。

唐小白微微一笑,緩緩說道:“小樣兒,你想幹嘛,竟然想佔我唐小白的便宜,可沒那麼簡單。”

說着他竟然放開少女,坐起了身,遙望遠方,一副思考者的模樣,少女雙眼微眯,剛纔的氣氛,瞬間瓦解,噘着嘴,默默的嘟囔了句:“你這種人,註定孤獨一生。”

不過回想起剛纔的感覺,少女臉蛋更加紅潤,她心裏甚至有點渴望,好想唐小白再吻她一次,這種不害臊的想法,讓少女大爲震驚,她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怎麼了,不過是意外的一次親吻而已,怎麼腦海中,全是唐 小白的身影。

情商幾乎成負數的唐小白,這時突然的轉過身,一把抓住了少女的肩膀,而且眼神犀利,其中又透着溫柔,一瞬間,少女整個身體都軟了,眼睛迷離的看着唐小白,嘴脣微噘,似是期待唐小白會上前吻她。

而唐小白如她所願,緩緩湊近少女,感受到溫熱的氣息,少女心頭小鹿亂撞,胸前半球微顫,一縷絲紗被其攢在手裏,腹部以下要害部位暴露無遺,但好在是坐着的,又有唐小白在前遮擋,不過,若隱若現的樣子, 反而更具誘惑力。

正當少女呼吸急促,雙眼緊閉,已經迫不及待時,忽聽唐小白的聲音在耳邊響起:“你知道怎麼離開這個地方嗎,外面還有我的朋友,他們肯定很着急,而且難免遇到危險,希望你能幫幫我。”

耳邊被唐小白呼出的熱氣,弄的癢癢的,少女微微一愣之下,睜開雙眼,她嘴脣噘起,很是委屈,幹嘛要這樣呢,不是親我,早說嘛,幹嘛讓我這麼期待,最後卻是一盆冷水當頭澆下。

一眨眼的功夫,少女就眼眶泛淚,肩膀微微抖動,極有規律,唐小白好奇不已,回身看向少女的臉頰,見其淚眼婆娑,鼻子紅紅的,且不斷抽泣,他立即傻眼了。

這是什麼情況,只是請她幫個忙而已,要不要哭出來,自己又沒有欺負她,呃,雖然剛剛那個吻,的確是自己主動,但當時她不是也沒說什麼嗎,現在又是怎麼了呀?

“那個,你…對了,我竟然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呃,真是不好意思,你快別哭了,到底怎麼了,我也沒說什麼呀。”唐小白撓撓後腦勺,頗爲無語。

“嗚嗚啊啊~~~”少女這時反而哭的更厲害了,絲紗掉落,玉體竟直接呈現在唐小白眼前,讓其大驚失色。

連忙伸手要爲少女遮擋,可是忘記自己距離少女很近,一雙手,直接按了上去,入手滑膩,盈盈可握,頗具彈性,觸感極其舒服。

“……”

此時場面很是尷尬,唐小白微微轉頭,看向鏡頭,以拜託的方式,說道:“這種時候,你還不趕緊切換鏡頭,我尷尬癌都快要犯了好嘛,身爲主角,能不能給點面子?”

我默默的點點頭,並向唐小白比出了OK的手勢,接着畫面漆黑,再次出現,已經到了甬道之內,聞人謹和韓易速度極快,瞬間就跑回了十字路口,而田單和瞳瞳緊跟其後,但很顯然以死胖子的體格,根本甩不掉身後的神祕敵人。

如海嘯一般的流水,嘩的一聲席捲而來,直達田單頭頂,眼看就要將其吞沒,卻見千鈞一髮之際,聞人謹咬破自己的手指,拿出一張符咒,口中喃喃低語,大喝一聲,拋向空中,與海嘯相遇,發出一聲爆破,流水四散而下,將田單和瞳瞳一起淋成了落湯雞。

好在生命沒有危險,他們站在十字路口,見水路上變得安靜,一切如常,都很是奇怪,不明白剛纔那到底是什麼,這種詭異之地,剛剛水中肯定存在着異物,不然也不可能,流水莫名其妙的沸騰起來,並追着他們不 放。

聞人謹瞥了一眼瞳瞳後,說道:“剛纔倉促之間,我注意到,水流之中,有一團黑影,現在雖然看似平靜,但我覺得,它一定還潛伏在水中,此乃小瞳選的正確道路,所以我們是必須要過去的,這前提,當然是消滅這個神祕怪物。”

“這…小瞳啊,其他路不能走嗎,這裏本就看不清路,更是在水中,若是那怪物偷襲,我們可不會像剛纔似的,輕易逃出了。”田單擦了擦臉上水珠,緊張的向瞳瞳詢問道。

“其他路,全是死路,要想到達某個地方,必須穿過這條水流甬道。”瞳瞳語氣冷淡,表明只此一條路可走 。

“哼,你憑什麼說就是死路,小小年紀,不要太過自大,或者你只是在耍脾氣,前面已經說過了走這條路,覺得現在更改,會沒面子對嗎。”聞人謹總是在針對瞳瞳,也不知道他意欲何爲。

“小師弟,你能不能別說話了,既然你不相信小瞳的,那你說,該走哪邊?”田單很是生氣,這個小師弟的心裏實在太陰暗了,而且他從開始就覺得是小師弟殺害了師父,但畢竟沒有親眼所見,而且對方也不曾承認,所以向來比較軟弱的田單,至今也沒有告發小師弟,他覺得還缺少證據。

“這種事情,你不是應該問韓師兄嗎,我們這些人裏,他纔是最在行的吧。”聞人謹纔不會上當,若是也選了一個錯誤的道路,豈不是在打自己臉嗎。

“喂,你們說你們的,怎麼又繞到我身上來了,而且我的卦象,你們不是一直都不相信的嗎。”韓易很不開心,沒事的時候,連個鏡頭都不給,現在有事了纔想起我,把我當什麼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