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控制飛行法寶的一半都是靠神識的。那元嬰期的修士被斬一臂,意識自然就混亂了,影響了神識的控制,所以那修士就會從那符寶上掉落下來。龍夢辰可不會傻傻的等著對方掉落之後,站起身來恢復了意識再去與對方搏殺。現在是生死之敵,當然是要以最小的代價殺死對方了。

龍夢辰飛身到了那元嬰修士,那元嬰修士因為失去手臂的劇痛再加上從高墜落,有一些意識混亂。龍夢辰來到起身前,舉起手中的劍,將那修士的頭顱斬了下來,並且刺穿了對方的丹田,毀掉了對方的丹田。

那些圍觀的人,都知道這前來挑釁的是一個元嬰期的修士。都沒有想到這元嬰期的修士居然在沒有任何反擊的情況下就被殺死了。丹器閣的名聲一下就響亮了起來,這可是比丹器閣出售符丹、符寶還要震撼人心啊。很快龍夢辰的事情就被三重天、四重天的人知道了。同時仇萬仞也被眾人熟知了,但仇萬仞卻成為了笑柄。當仇斷痕得知自己的爺爺派出來的元嬰期的修士被龍夢辰殺死之後,內心就開始忐忑起來。就怕這龍夢辰找上門來。但龍夢辰並沒有去對付仇斷痕。

當街殺死了一名元嬰期的修士之後,龍夢辰就引起了九天城的關注。整個九天城都知道有一個築基期的修士,居然殺死了元嬰期的修士。無論是一重天的勢力,還是五重天的勢力,都開始刻意的與龍夢辰套近乎。這就是實力,當你擁有了實力,那麼就會有大量的人討好你。而龍夢辰對待所有的勢力都是一個態度,不示好也不得罪。

而仇萬仞就要難受的多了,現在的仇萬仞可是成了整個九天城的笑柄了。仇萬仞成立的萬人幫,在一重天那是三大勢力之一。在五重天那也是屬於中上的勢力的。三重天、二重天也有自己的分屬勢力。自從龍夢辰殺死了仇萬仞派來的元嬰期的修士之後,就開始自兵城調派人員來了。並且開始對萬人幫開始打擊。打擊的都是二重天以上的。反而近在咫尺的一重天,沒有受到龍夢辰的打擊。

現在可以說,龍夢辰已經完全與萬人幫對立了。兩個勢力宣戰,白天也不可以戰爭。但可以繳納一定數量的元靈石,這樣就可免除那殺一個人繳納一百下品元靈石了。說白了就是團購一下然後打個折而已。一共是需要繳納五萬的元靈石。二重天的萬人幫遭到了龍夢辰的無情的打擊。而三重天的人到二重天,每一天同一個勢力最多十人。四重天的每天五人,五重天的每天就只能有一個人了。

所以元嬰期的修士每一天最多六人,結單期的修士每天最多十人。這樣的人數,龍夢辰還是能夠接受的。並且能夠全部的殺死。萬人幫是想通過三天的積攢,然後一次性的對龍夢辰進行毀滅性的打擊。但每一天只要是有萬人幫的人從三重天,四重天來到二重天,無論是幾個人,都會被龍夢辰知道。當天的夜裡就會遭受到龍夢辰的劫殺。

一個月的時間,萬人幫損失了十多個元嬰期的修士。一百五十多結單期的修士。仇萬仞沒有想到的是,一個小小的築基期的修士,居然將自己一手建立起來的勢力全部毀掉了。仇萬仞對龍夢辰的恨意已經達到了一定的高度了。這種恨意能夠讓人失去理智,仇萬仞要不惜一切的代價也要殺死龍夢辰。

而九天城的其他的勢力,雖然都向龍夢辰示好,但都沒有出面幫助龍夢辰的意思。而仇萬仞也因為完全瘋狂了,居然不惜違背九天城規矩,帶出了剩下的所有的人員,一下出現在了二重天。並且在白天就對龍夢辰發起了進攻。而龍夢辰因為沒有絲毫的準備。被仇萬仞的突然的襲擊,損失了大量的人員。不過在龍夢辰與南宮雲的合力之下,還是殺死了仇萬仞。萬人幫剩下的那些人則趁亂都跑了。雖然九天城的城衛軍抓捕了一部分的人,但還是被一少部分的人逃跑了。

而這一次也讓龍夢辰殺夠了所有晉陞任務的要求。龍夢辰終於晉陞成為了結單期的修士。當殺夠所有的人數之後,龍夢辰就趕快的找了一個地方準備晉陞了。系統的提示的聲音傳來,讓龍夢辰感受到了全身的舒暢。丹田中所有的真元都開始聚集,然後逐漸的形成了一顆渾圓的金丹。龍夢辰終於的成為了結單期的修士了。

成為結單期之後,龍夢辰就能夠修鍊九龍破天劍訣的第二式了,龍元回春。這第二式是木行的力量。能夠恢復損傷,在沒有天材地寶的幫助之下,一些殘疾的傷勢是很難恢復的。能夠殘肢再生,除非修鍊了特殊的功法,或者是成為仙人。而龍夢辰修鍊這龍元回春之後,就能夠實行斷臂再生了。甚至是一切的毒藥都能夠驅除。可見這功法的強大。

但因為掌控是木行的力量,所以也是有限制的,那就是要在一定的時間範圍內。超出了這個時間範圍就無效了。但這也是非常的厲害了。要知道能夠修復身體的天材地寶那是非常的稀有的。在修真界能夠擁有這樣的能力的人,那可是會收到重點保護的。而自己的師傅,也留下了結單期的攻擊功法。風雷斬天。一共就三招,但這三招可是得了快准狠的真諦了。都是殺人的大招。可以說龍夢辰的實力又提高了。並且有了很大的提高。現在再與元嬰期的修士作戰,恐怕能夠完全的秒殺了。 第十一章

完成了晉陞的任務龍夢辰,得到了50萬的玄真積分,五萬的下品元靈石。最最主要的是得到了一件上品的法器,而且是一件攻擊性的法器。更為重要的是,龍夢辰得到了三個攜帶令,有了攜帶令就能夠將系統當中的妖修帶出來了。現在龍夢辰是結單期的修士,只要一塊攜帶令就能夠帶出結單期的妖修了。要知道妖修一般的情況下戰鬥力都是非常的強悍的。這一次的晉陞得到了這麼大的好處,那可是讓龍夢辰笑的合不攏嘴了。

殺死仇萬仞的第三天,龍夢辰在丹器閣與諸葛流雲商討下一步的事情。「三哥,我們在九天城的發展你有什麼看法?」

「九天城的規矩太多,我們會受到很大的限制。我們的勢力不能夠在九天城有太多的滲透。我看我們發展但現在已經不錯了。天雲大陸上的人族的勢力範圍內已經被我們統一了。剩下的就是妖族的勢力範圍了,我們現在可以說已經統一了天雲了」諸葛流雲說。

「就因為天雲大陸都已經被我們統一了,而我們下一步還怎麼發展呢?」龍夢辰說。

「我們在天雲的基礎還沒有完全的牢靠,我們應該在天雲建立一個絕對統治的權力中心。這樣我們就擁有一個大後方,無論未來我們發展的怎麼樣,我們都有一個退路。」

「沒明白,能具體一點嗎?」龍夢辰追問。

「就比如我們現在的兵城。我們就可以把兵城變成天雲的另一個九天城。成為武者,修士的嚮往的中心。只要我們擁有絕對的控制權,那麼兵城是不是就成為了我們力量的發展的根本了」諸葛流雲說。

「哦,我明白了。就是要可持續發展。但我想,我們應該將玄武城建設一下。兵城將成為我們真正的秘密基地。」龍夢辰說。

「…….」

「……..」

兩個人你一句我一句的,雙方正討論未來的發展的方向,相互補充,又都能提出新的意見。就在二人說的熱火朝天的時候。嚴文喜前來稟報「將軍,在大堂上有幾個人,說是六重天來的。想要見見您」

「六重天的,那不是九天大陸上人族,妖族的各大門派所住的地方嗎?怎麼會來我們這?三哥我先去看看。」龍夢辰說。

「嗯,一切都要小心啊」諸葛流雲說。

龍夢辰點了點頭隨著嚴文喜來到大堂。見大堂上坐著一些人,仔細的一看大約分為六個的勢力。見龍夢辰進來,所有的人都站起身來。最先說話的是一個長相十分粗獷,但一臉的堅毅的男子「見過龍公子。在下呼延應天。我是來自九天大陸的玄天門的。今天來就是因為龍公子以築基期的修為,就斬殺了元嬰期的修士。可謂是天才中的天才。我代表玄天門,來邀龍公子加入。當然龍公子也可以提出一些條件。以龍公子的潛力來看,就是龍公子你漫天要價我們玄天門也會答應的」

這呼延應天這麼一說,可是把其他人都坑了。玄天門是九天大陸上的第一大門派。有誰能夠跟玄天門比有錢。明顯呼延應天就是將其他人的路都堵死了。剩下的那六個勢力的人都憤怒的看著呼延應天,但都沒有對呼延應天指責。都只是自報了家門,然後說出了門派早就已經定好的待遇了。還別說,各門派給的條件都非常的高。要說現在就只有玄天沒有什麼實質的好處,就只是說加入玄天門可以漫天的要價。這呼延應天還真是夠狡猾的。

「我也不瞞各位,想必大家都知道了。我是天雲大陸玄都門的弟子。而我玄都門的開派祖師,與玄天門也有著淵源。所以各位的好意我也只能心領了。就算在下遠渡九天大陸,也不敢欺師滅祖。還請各位見諒」龍夢辰說。

「哼,既然龍公子都這麼說了。那我們也沒有必要再留在這裡了。希望龍公子好自為之。告辭」玄虛門的代表起身離開了。

而其他的人也都起身紛紛告辭了。但並沒有跟龍夢辰鬧僵,而是恭喜了龍夢辰居然能夠成為玄天門的弟子,希望以後多加的照顧。龍夢辰也都每一個人都說了道歉的話。所有的人都離開之後。呼延應天則起身,來到龍夢辰的面前,狠狠的給龍夢辰一個熊抱。然後哈哈大笑的說「難怪我家老頭子那麼的誇你,果然是做事果斷啊。而且沒有想到小師弟你這麼的厲害啊」

聽呼延應天的話,龍夢辰先是一愣。然後說「難道師傅是…」

「對,我是你師傅的唯一的兒子。聽說我家那老頭子居然在飛升之前還收了一個徒弟。我就好奇的前來看看。我家老爺子回去之後說什麼在天雲收了一個絕世的天才。原本我還不相信,現在看到你本人了。我相信了老頭子說收你當徒弟的時候你還是武者呢。沒有想到這七年不見你都成為結單期的修士的。果然厲害啊。看來你在百歲之前成為元嬰期的修士那是太簡單不過了」呼延應天說。

「龍夢辰參見應天師兄」龍夢辰直接跪下了。

「小師弟趕快起來」呼延應天扶起了龍夢辰。

龍夢辰也沒有想到玄天門來的代表居然是自己師傅的兒子。兩個人雖然沒有見過面,但卻一見如故。呼延應天更是跟龍夢辰說了很多九天大陸的事。包括九天城的一些事情。九天城是九天大陸人族、妖族共同建立的。為的就是能夠在天雲城找到一些天才。然後帶回九天大陸進行培養。這樣不僅壯大了門派的勢力,又能夠為未來天雲儲備力量。

而九天城的九重天的設立,那也是為了更好的找到人才。這樣能夠更有效的找到相應修為的人。修為達到靈動期而潛力還不是特別大的那就會成為九天城的管理者,而這些管理者當中有機緣的,得到了高人指點成為記名弟子的,那就能夠成為九天陳的守護者了。一般守護者修為都會達到空冥期。而九天大陸的九重天,那是留給那些擁有大能力的修士的。他們可以到九天城暫住,然後在天雲選一些自己能夠看上的弟子。當初龍夢辰就是被呼延驚雷帶到了九天城的九重天。

而龍夢辰又問了當初殺仇萬仞的時候的疑問了。仇萬仞為什麼突然的召集所有的人,這就等於自尋死路一樣。呼延應天說「那仇萬仞是想離開九天城,然後到腥藍之海去。但在到達腥藍之海的這一路上,那些逃出九天城的人,已經全部的被殺了。以前倒是有逃出去的人,但數量還是非常的少的。」

「原來那仇萬仞是有這樣的打算啊。怪不得會不惜一切代價的要殺我」龍夢辰說。


「小師弟,你打算什麼時候去九天大陸啊?」呼延應天問。

「暫時恐怕不行,我想知道天雲大陸的空間不是被封鎖了嗎?那要怎麼去九天大陸啊?」龍夢辰說。

「去九天大陸有兩種方法,第一是通過九天城的轉送陣傳送到九天大陸。另一種方法就是橫渡腥藍之海,但腥藍之海當中的海族十分的強大。能夠活著通過腥藍之海的人非常的少。所以師弟要是想去九天大陸,還是通過九天城的傳送陣的好。」呼延應天說。

「我要是想去九天大陸了,我就聯繫師兄。但現在我還有一些事情要處理。所以不能離開。」龍夢辰說。

「行,你隨時都能夠來找我」呼延應天說。

送走了呼延應天,龍夢辰就趕快的將得到的信息告訴了諸葛流雲。兩人也決定暫時先離開九天城。現在九天城的丹器閣已經有了規模。也無需再多的打理了。再說九天城的發展也沒有打算做的太大。還是要將兵城與玄武城建設好。並且龍夢辰想著到天雲的腥藍之海去看看。了解一下腥藍之海中的海族的實力。也好為將來做好打算啊。 在九天城已經完成了晉陞的任務了。所以也是龍夢辰離開九天城的時候了。這一次龍夢辰決定自己一個人先去探探路。當然嚴文喜與郭力那是一定要跟在身邊的。三人騎著九階的妖獸炎虎就一路向南而去。腥藍之海環繞著天雲,但南面的腥藍之海最靠近九天大陸。同時自楚皇朝的帝都出發也是最近的。

而龍夢辰離開,兵城、玄武城的建設就都要留給諸葛流雲等人了。龍夢辰三人一路向南。一路上倒也沒有發生什麼不愉快。很快龍夢辰等人就到達了這一次的目的地,觀海城。觀海城是天雲大陸上沿海城池當中比較有實力的。無論是城池的建設,還是所控制的海域,在天雲那都能夠排在前三的。

沿海的城池的建設與其他的地方的不一樣。因為主要面對的是海族的攻擊,所以會針對海族進行一些防禦。海族要是離開了海水戰鬥力就會下降的很多。所以在城池的四周會有大量的排水的系統。而因為要常年與海族戰鬥,所以這裡的人無論是男還是女穿的衣服都要少很多。

像龍夢辰這樣騎著九階的炎虎的人,一下子就吸引了眾人的眼球。九階的炎虎在觀海城的價錢那恐怕會是其他地方的三四倍。因為這裡很少會有妖獸的出現。但是海族的人在這裡成為了常見的物種了。剛走進觀海城,龍夢辰就看到了那與人有些相似但又不相同的種族。他們的手掌之中會有肉相連,沒有鼻子,但在眼睛下面會有六道口子。那就是他們用來呼吸的地方。海族人每一個都非常的強壯。

當炎虎靠近的時候,那些海族會出現恐懼。海族天生的就懼怕火焰。炎虎身上可是一直的帶著火焰的。雖然那火焰對人只造成很小的傷害。但那也會讓海族畏懼。觀海城一直就是楚王朝的城池。這一次龍夢辰到這裡,已經提前的跟觀海城的城主打好了招呼。所以龍夢辰進如觀海城不久,觀海城的城主就出現了。


「龍將軍到來我未能及時的迎接,還請龍將軍見諒。我是觀海城的城主,魏海濤。」

「魏城主客氣了,是我給魏城主添麻煩了」龍夢辰說。


「龍將軍先到城主府吧」魏海濤沖著龍夢辰笑了笑。

要說這觀海城的城主府,與其他的內陸的城池的城主府那可是要寒酸的多。在這腥藍之海的邊緣,隨時都可能遭受海族的攻擊。所以一切都會從簡。看到城主府居然這樣的老舊,龍夢辰就能夠知道這魏海濤是個干實事的城主。

「鄙府寒酸,讓龍將軍見笑了」魏海濤不好意思的說。

「魏城主一心只為城池建設,只為守住我楚皇朝的一方之地。並不貪圖享樂。魏城主的忠君愛國的行為讓我敬佩。並沒有感覺魏城主的城府寒酸。反而認為魏城主的城主府散發著威嚴」龍夢辰嚴肅的說。

見龍夢辰這樣認真的說。魏海濤內心十分的感動。「士為知己者死,龍將軍以後有什麼要求儘管吩咐」魏海濤認真的說。

「對於海族我了解的很少。所以還希望魏城主能夠告知一些海族的事情」龍夢辰說。

「這有什麼問題。等一會為龍將軍接風之後,我與再詳細的說海族的事情」魏海濤說。

到了海邊,自然的就有一些海中的特色。魏海濤為龍夢辰準備的都是海中的特產。那都是海中鮮美的食物。龍夢辰之前也吃過幾次,但從來沒有吃過這麼新鮮的。這一次吃的到時別有一番味道。

酒足飯飽之後,魏海濤就開始與龍夢辰說一些關於海族的事情了。一般的情況下,海族進攻的都是武者境界的修為。很少會出現修士境界的海族。一般也就是以掠奪為主,大部分都是金屬等等。海族不會製造武器、丹藥。所以對人族的武器、丹藥就十分的熱衷。很短的一段時間內就會對人族發動一次攻擊。

而海族當中不是沒有修士,而是因為在大海當中有一種海獸。海獸才是海族的最大的敵人。大部分的修士都在對付海獸。雖然海族的繁育能力非常的強,海獸的繁育能力非常的弱。但海獸成年之後都擁有修士的實力。所以海族就要靠修士來對付海獸。而海族雖然人口眾多,但能夠成為修士的,數量就要少的多了。所以海族與海獸一直都是勢均力敵,海獸因為智力較低,所以經常的會遭受到海族的圍殺。但同時圍殺海獸海族也要付出很大的代價。而在人族那裡搶奪而來的武器、丹藥就會被那些修士所使用。但因為海獸的防禦能力實在是強,所以那些武器很容易的就會損毀。

武器損毀之後,那就需要大量的補充。沒有辦法的情況下就需要到人族這裡來搶了。這樣就形成了一個死循環了。同樣的人族也需要從那些海族那裡獲取東西。海族被俘虜了之後將會成為非常好的奴隸。而且有很多的東西都只是海中有。有很多的時候人族也會都海族發動戰爭,去掠奪海族的一些資源。就這樣兩個種族的積怨就越來越深了。而兩個種族也逐漸的習慣了這樣你來我往的戰爭了。

聽了魏海濤的話之後,龍夢辰仔細的將前前後後思索了一下。然後對魏海濤說「魏城主,雖然我是一個將軍,但我更不希望看到戰爭。我們與海族就不能停止戰爭嗎?」

「龍將軍,不是我們不想停止戰爭。海族根本就不給我們和談的機會啊」魏海濤說。

「海族需要的是我們的武器、丹藥。我們同時也需要海族的資源。為什麼我們雙方不能偶坐在一起談談交易的事情呢?」龍夢辰說。

「我們也想過,雙方也談過。當我們跟對方進行交易的時候。卻遭到了對方的搶劫。所以我們不可能與海族進行和談了。他們就是一群不守信譽的野蠻人。」魏海濤說。

「既然不能夠和平相處,那我們就打敗他們。並且統治他們」龍夢辰說。

龍夢辰並沒有想到什麼方法去對付海族。成為修士之後,在水中停留的時間倒是久了。但也不能夠像海族那樣的在水中生活。龍夢辰思前想後的也不知道到該怎麼做。送走了魏海濤。龍夢辰就在獨自一個人在房中思考。就在龍夢辰沒有頭緒的時候,系統又頒布任務了。

「叮,種族任務。打探海族實力。完成任務獎勵玄真積分50000.下品元靈石5000.種族貢獻10.避水珠一顆。」

聽到了系統的任務,龍夢辰眼睛一亮。是啊,先看看海族的實力。然後再針對海族做一個戰略啊。想知道海族實力,那就要親身的與海族進行戰鬥。現在身在觀海城,那麼就等待著海族進攻的時候,親自的斬殺幾個海族的人。海族的攻擊還是非常的頻繁的。幾乎每一天都會有。

龍夢辰到來的傍晚,海族就發動了進攻了。那些海族的人,基本上都是赤身**的。從海中悄悄的游過來。然後藉助著傍晚光線灰暗,對觀海城進行襲擊。聽到觀海城的警報鐘聲。龍夢辰立刻的衝出了房中。從儲物戒指當中拿出一把九階的凡器。就向大海的方向而去。當到達城牆上的時候,龍夢辰看到了大量的海族從海水中冒出頭。

原本龍夢辰認為每天都有的戰爭,因該是小規模的。但沒有想到居然會有這麼多的海族集結。那些海族赤手空拳的就沖了上來。大量的海族都會死在士兵的刀下。但也有一部分的海族會衝到士兵的面前。一個個前仆後繼的,直到將士兵手中的武器搶奪下來之後,就會拿著武器向海中沖回去。平均十幾個海族,才能夠換取一把士兵用的三階的凡器。龍夢辰沒有想到,那些海族居然就是為了這樣地等級的武器,就與人族開戰。

龍夢辰跳下城牆,手起刀落的就見那海族就分生了兩半。然後刻意的受到其他海族的攻擊。來感受海族的力量。龍夢辰沒有想到海族的力量居然非常的大。怪不得那些士兵被海族攻擊一下,就會向後退出那麼遠。這一半的海族的力量,都是普通士兵的三到四倍。一些海族的頭領,那力量就更大了。一般進攻擊的都是武者境界的海族。但他們的攻擊力卻要被人族高很多了。

很快,那些海族就撤退了。雙方都各有損失。魏海濤在城牆上看到龍夢辰居然也參加到了戰鬥。趕快的從城牆上跑了下來。來到了龍夢辰的面前。「龍將軍,您怎麼親自參加戰鬥了呢」

「我是一個將軍,本職就是戰場殺敵。雖然你跟我了海族的很多的情況。但不親身的經歷,永遠都不會真正的了解。我也總算見到海族的野蠻了」龍夢辰說。

「這樣的戰鬥天天都有。我們觀海城每一天都會有新的士兵補充。差不多每天都會有上百人陣亡。而海族每一天都會有上萬人陣亡。但這麼多年以來,海族的數量從來就不曾減少過。」魏海濤說。

「看來海族的生育能力的確很強。我們人族的生育能力就很強。但成為修士之後,生育能力就會大大的削減。但成為修士之前泄了元氣,那麼在未來的修鍊的路上又會有重重的困境。所以人類一直就是一個生育有限制的種族。到不像是海族,居然能夠毫無限制的生育啊」龍夢辰說。 「今天我感受到了海族在陸地上的戰鬥力了。我想等明天早上下海。與那海族進行一番戰鬥。看看那些海族在海中的戰鬥力如何」龍夢辰說。

「龍將軍,海族之所以被稱為海族。就應為他們是大海的寵兒。在海中的戰鬥力那是陸地上的幾倍啊。一般都是修士進入到海域,才有可能活著回來,將軍您可要三思啊」魏海濤說。

「還是那句話,既然我是將軍,那麼我就要決戰沙場。士兵能夠戰死海域,為什麼我不能。放心吧,我在觀海城的所有行為都由我自己負責。」龍夢辰說。

魏海濤張了張嘴不知道說什麼。當天的夜晚,龍夢辰就通知兵城。讓兵城增兵,天戰、血龍衛、絕殺、還有那三十五萬的精銳全部的出動。還包括一部分的工程兵、丹器閣的人。龍夢辰這動作就相當於是要完成一個小規模的戰役啊。當然龍夢辰這樣的調遣,魏海濤是不知道的。這樣大規模的軍事行動,那是要耗費很長的時間的。所有的大軍差不多要兩個半月之後才能夠到達觀海城。

如果不能化干戈為玉帛,那就徹底的統治。雖然單單以現在的力量,龍夢辰還不能夠完全的讓海族屈服。但做到震懾海族還是可以的。想要震懾海族,那就要讓海族感受到威脅。海族不願意與人族和解,就是海族認為人族不是海族的最大的威脅。海獸才是海族的最大的威脅。那麼就讓海族感受到人族的威脅。

只有戰爭才能感受到威脅,但戰爭需要足夠多的信息。所以龍夢辰就要親自的下到海域當中,去感受那些海族的實力。更何況龍夢辰再殺死那些進攻的海族的時候,就完成了那個種族任務。種族任務不但得到了避水珠,還得到了種族貢獻。並且開啟的種族貢獻系統。避水珠,佩戴在身上就能夠如同在陸地上一樣。這可是水中的絕佳的裝備。

種族貢獻,就是為宗族做出的貢獻值。種族貢獻能夠兌換攜帶令,每一點貢獻值就能夠兌換一個攜帶令。要知道同等級的由系統當中只需要消耗一塊攜帶令就能夠帶出系統。而每高出一個等級,就需要增加十倍。未來這將成為龍夢辰的一大助力。現在龍夢辰的修為還非常的低,所以不會去消耗攜帶令。但這也將是龍夢辰的一個底牌。

第二天天明時,龍夢辰一個人來到了海邊。由系統中取出獎勵的避水珠,然後縱身跳入了大海之中。這避水珠果然神奇,居然能夠讓水不沾衣。進入到水中,龍夢辰居然沒有絲毫的不適應。在水中居然能夠來去自如。拿出早已經準備好的武器,就向海中而去了。那些海族都是生活還海水當中的。在海中也建有房屋。龍夢辰入海之後就斬殺了一條大魚,然後變化成為大魚的樣子。這樣就能夠肆意的在海中遊盪了。

以大魚的樣子靠近那些海族的聚集地,海族的房屋建築的還真是漂亮。原本龍夢辰還以為海族既然生活在海中,那就應該與魚的生活差不多。但沒有想到海族還擁有巨大的城池,並且城池上面擁有一層深藍色的膜。通過那層膜就能夠看到海族的人在城池當中行走工作。而海族的城池居然巨大無比,就這樣一座前沿城池,就比觀海城大了十倍也不止。龍夢辰變身成為魚的樣子就在這海族的城池的上方游弋。倒是像在天空飛行一樣。

而海族的人想要出城,那就只有像人族一樣要走出城池。海族的建築風格都是以圓形為主的。房子的頂棚大部分都是圓的。龍夢辰從觀海城來到這海族的最前沿的城池,那是整整的話費了一天的時間。現在變身的時間也快到。龍夢辰還再想著是不是要殺死一個海族,然後混進海族的城池當中,做更進一步的調查。

就看見有大量的海族開始集結。想要混入城中的想法就暫時的放下了。決定想跟上前去,觀察一下這些人的行蹤然後再做其他的打算。在那些海族的頭頂,龍夢辰大概的觀察了一下,那些海族差不多有十萬之巨,當那些海族集結完畢之後。就向一個方向開始移動了。龍夢辰辨別了一下發現這些海族前進的方向居然是觀海城的方向。原來這些海族進攻觀海城是提前一天就出發的啊。龍夢辰趕快的尾隨這支隊伍的後面,隨著海族的隊伍的方向而前進著。

龍夢辰的速度自然的要比那些海族的要快。剛進來的時候是因為需要進行觀察記錄所以速度收到了影響。在海中海族的速度要是人族的三倍左右。龍夢辰以人族的速度要一天的時間才能夠達到海族的城池。而海族只需要四個時辰就能夠到達觀海城。龍夢辰因為變身的時間就快要到了。所以快速的離開了。計算了海族的速度,大概夠海族一個時辰的路程,龍夢辰就停留了下來。並且解除了變化,等待著那些海族的到來龍夢辰居然想要一個挑戰海族的十萬大軍,這是多麼瘋狂的舉動啊。

龍夢辰停留大概半個小時的時間,就看到海族出現了。原本躺在珊瑚上的龍夢辰跳下了珊瑚,伸了伸懶腰。當那些海族的靠近的時候,龍夢辰囂張的說「今天大爺是來打劫的,你們有什麼寶貝就趕快拿出來吧」

海族的語言與人族的差不多。所以不存在語言上的障礙。「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人族小子,也敢來打劫我們海族的大軍」一個海族的頭領說。

「你們這麼說就是不想將你們的寶物交給我嘍」龍夢辰說。

「交給你?你有命離開再說吧。兄弟們上去把那人族的小子剁了」海族的頭領說。

一聲令下,海族的士兵就沖了上來。原本以為龍夢辰會驚慌失措的離開。但讓海族沒有想到的是,龍夢辰不但沒有離開,反而拿出了武器。開始與海族的人對戰了起來。那些海族居然直接的就會被秒殺。一片一片的倒下去。那個笑呵呵的人族現在在海族的眼中比惡魔還要可怕。人族在水中都能夠發揮這麼強的戰鬥力,那要是離開了大海回到陸地上那要有多厲害啊。只要是從龍夢辰身邊過的海族,就只有一個結果,那就是被分成兩段。那些海族遇上了這樣的強敵,不但沒有逃走,反而更加兇猛向龍夢辰沖了過去。

整個的一片的海域逐漸的變了顏色。剛開始還有一絲淡淡的粉色。現在已經逐漸的變成了淡紅色,並且顏色還在逐漸的加深。十萬海族士兵,成片成片的倒下。慢慢的海族的士兵的數量越來越少,而這一片海域的鮮血卻越來越多了。海域由淡紅色逐漸的變成了深紅色。而海族的士兵由十萬已經下降到了五萬。龍夢辰這一戰就屠殺了海族五萬。

那些海族已經被龍夢辰嚇破了膽。原本勇猛無敵的海族,也開始有了退意。這個時候就是一意志的戰鬥了。龍夢辰雖然是屠殺的一方,但一次性的屠殺這麼多的人,卻要承受巨大的心理壓力。而海族正面對死亡的壓力。要是龍夢辰承受不住這屠殺的壓力,那麼以後就會留下一道裂痕,意志不堅定的裂痕。要是海族承受不住那死亡的壓力,就會潰敗。

龍夢辰在開始的時候,還沒有感覺到。但當海族越來越多的死在了自己的劍下的時候。龍夢辰身在這深海之中頭上居然滲透出了汗水。作為一個修士,已經很久沒有感受到汗水浸透衣服的潮濕的感覺了豆大的汗水一顆一顆的從頭上滴落了下來。但龍夢辰的雙眼卻非常的堅定。慢慢的眼中充滿了血絲,龍夢辰也逐漸再向一種魔化的狀態走去。

那些海族被一身煞氣的龍夢辰摧毀了心理防線。在剩下三萬的時候,終於還是撤退了。看著海族撤退。龍夢辰身上的殺意卻不止。龍夢辰快速將避水珠收進了儲物戒指當中。那一瞬間冰冷的海水讓龍夢辰一下就壓制住了內心的燥熱。龍夢辰也沒有多想,就原地的坐了下來。查看自身的情況。

經過一番查看,龍夢辰發現自己的身體當中並沒有什麼問題。然後又查看了靈魂,在靈魂當中,龍夢辰感受到了那嗜血的悸動。龍夢辰不明白,怎麼會有這樣的悸動。難道自己原本就是一個嗜血成性的人?還是自己的修鍊出了問題呢?經過仔細的思考,也沒有找出來自己的問題。最後就只能先將事情發下,以後多加的注意就是了。

龍夢辰不知道,自己的這一無意的舉動,居然為自己以後鋪下了一個怎麼樣的基礎。也正因為這一次無意的發現,讓龍夢辰在未來得到了巨大的好處。經過檢查之後,發現沒有大問題之後,龍夢辰就離開了這一片血海。向著那海族士兵撤退的方向追了上去。這一次追上去不是為了殺死那些海族,而是想要進入到海族的城池當中,做一個更詳細的了解。隨便的在一個死去的海族的身上確定了一滴血,龍夢辰就運轉了千變萬化的功法,變成了一個海族。變化成海族之後,龍夢辰居然發現自己不使用避水珠,居然也能夠在大海中行動自如。以前還真沒有注意到原來千變萬化還有這樣的作用。 煉化了那滴海族的血液之後,龍夢辰就變化成為了那海族的樣子,並且獲取了那海族的一些信息。海族的名字非常的奇怪,這海族就叫咕唄啤誕。剛剛這咕唄啤誕親眼的看見自己的親哥哥被龍夢辰殺死了。在家中自己還有一個母親。按照人族的年齡計算,這些海族其實都還未成年。但在海族來說,六歲就已經成年了。這咕唄啤誕也只不過才七歲。其母親也才二十歲。還沒有龍夢辰的年紀大呢。

而在海族最不能讓人接受的就是,海族的婚姻非常的隨意。只要是取得了武器、丹藥。或者是殺死了海獸。都可以任意的迎娶海族的女性。迎娶多少都可以,但要是這個海族的戰士死去了,那麼這個戰士的所有的遺產都會被其他的戰士瓜分。女人也是一樣的。在海族兒子與母親發生關係,又生下了孩子都是在正常不過的事情了。在龍夢辰得到的記憶當中,這個咕唄啤誕就對自己的母親情有獨鍾。但因為一直的受到的哥哥的打壓,所以一直沒有跟母親發生關係的機會。而在自己的哥哥被殺死了之後,這個咕唄啤誕的第一想法就是可以跟母親發生關係了,而不是憤怒。

居然得到了這樣的思想,讓龍夢辰一時間無法接受。沒有想到海族居然是一個這樣的種族。看來人族是不應該跟這樣的一個種族進行和談。龍夢辰這一瞬間突然下定了決心。永遠不與海族和談。而海族那藍色的膜,那層不會讓水滲透的膜居然是海族男性的**,在女性的體內停留一天之後,由女性排出體外形成的。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