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拿什麼寄託的神國?」

陳青這是怕草兒用了尋常之物,白白浪費了這麼好的天賦,草兒又是一笑,額頭飛出一顆珠子,陳青看著這顆珠子很眼熟,這不是送給花瓊芳那顆

原來花瓊芳竟然轉送給草兒了,這無名顆珠子可不簡單,經過手下神靈們的堅定,堪比生命樹的存在,最重要的是吸收天地元氣就可以自己凝聚物質製造神國,都不用草兒在四處尋找浮空島嶼填充,只需找人進去居住就可以,而且還能協助主人將魂力轉換成神力,是不可多得的神物。

有次神物,陳青也放了心,接著看看草兒還背著當初送她的雙手大劍,這劍檔次已經有點低了,立刻開口說道。

「有時間去寶庫挑一把合適的攻擊型神器,這破劍扔了吧。」

草兒立刻一呶嘴,識海里又飛出一把長柄鐮刀狀的武器,看到這裡陳青沒話說了,備受寵愛的草兒什麼都不缺,只不過就是喜歡背著那把自己親手送給她的大劍而已。

陳青取出茶具,草兒主動給他泡茶,兩人就默默的在那喝茶。陳青是在等,不是等蠻神放心,而是等樂鬼消化掉從那個侵佔他身體的使鬼那裡得來的記憶。

沒有等太久時間,樂鬼從識海飛了出來,竟然也接過草兒遞過來的一杯茶喝掉才開口稟告。


「主子,了解清楚了,那傢伙的主子可是個恐怖人物,就是他創造了鬼族,還改變了天地規則,允許鬼物存在,不過後來被幽冥主神斬殺了。殘餘的一絲靈魂幻化成了惡鬼遊盪在天地間,由於以鬼物為食,後來被鬼族的一位大能力者封印。這次幽冥系的神靈無意間將它給放了出來。」

豪門契約:總裁,先吃後愛 ,都過去那麼久了,早就物是人非。

「有什麼咱們需要的消息嗎?」

這話的意思很明顯,是讓樂鬼說重要的事情,趣聞之類的就免了。樂鬼也不耽擱,立刻回答出聲。

「當然有,鬼族百萬年前就秘密建造了七十二座地下鬼城,全都選的是極陰之地,為的就是提高自身修為。不過滄海桑田,一些鬼城後來被其他種族佔領,變成了普通的地下城,我得到的記憶顯示,那傢伙再被封印前,還去過幾處鬼城覓食,不過被大能力者趕了出來。」

陳青的眼睛一眯,「什麼是大能力者?」

「神靈之上,主神之下,翻手為雲覆手為雨,已經可以創造規則,就是大能力者。」


「規則?」

「就是類似空間禁制,將自己擅長的能力加入進去,在規則空間里,自己就是主宰,除非實力高過你才能破解。」

樂鬼的解釋讓陳青點點頭,其實也是一知半解,心裡還對狂神詛咒出聲。

「你個老不死的,什麼也不教教我,弄得我跟個土鱉似得!」

詛咒完畢看向草兒,「草兒,你去找瓊兒,讓她去纏著狂神,務必把狂神知道的事情全掏空。那老不死的若是不願意教,就讓瓊兒找幫潑婦,天天在他門口罵大街。」

「噗嗤……」

草兒立刻就笑出了聲,抱了下陳青之後,蹦蹦跳跳的返回了分身塔,她知道陳青是去要辦大事,找個借口支開自己,自己還需努力修鍊擴充神國,以後才能幫上陳青的忙。

確實跟她想的一樣,既然知道了鬼城的消息,陳青自然第一時間就要趕過去,以免再次被幽冥神族捷足先登。

樂鬼說出了地點,可都是上古時期的地名,現在的地名陳青都不知道多少,立刻聽得頭暈,只好將自己幾個神靈保鏢叫了過來。

「鳴鳩山,泣血平原,哀嚎森林!主子,我都沒聽說過!」

一個神靈保鏢聽完之後就苦笑著開了口,其他人也是直搖頭,人們看向樂鬼,樂鬼也一聳肩,「我把沒用的記憶全都剔除了,而且以前的路經過上次神戰之後肯定早就沒了,我也不知道怎麼走!對了,鳴鳩山最為重要,那裡有創作滅魂決之人的神國大門。」

這時其中一個神靈突然出聲,「對了,我有幅上古地圖!」

接著他就拿出了一張破爛的地圖,上面把山川地貌描畫的很小,只在重要地點上標註了地名,也只是無盡大陸一部分區域而已。當人們仔細辨認,從上面發現了哀嚎森林的名字,又有人拿出了很多張如今無盡大陸的地圖。開始一張一張的對照,想找到跟舊地圖上名字相似或是地貌一樣的地方。

功夫不負有心人,還真在一張地圖上找到了幾處相似地點,在一對照哀嚎森林的位置,讓人蛋疼了。新地圖上那地方畫著一座城,城市的名字很土氣,叫木之城,卻是木系神靈擁有的那座商業城!

那地方陳青已經去過幾次了,沒想到城市推平了森林,還建在一座地下鬼城的上面,這要是那天下面的遠古鬼族冒出來,那結果可就慘烈了!

而且有了這座城市,陳青很擔心那座鬼城早就被木系神族發現,這才將城市建立在上面。不過要是往好的方面想,也許燈下黑,有了那座城市,那地下鬼城反而更加安全。

存不存在,只能去看看再說,還好能夠傳送,讓一個擁有分身塔的手下跑來后,陳青收起自己的分身塔就傳送了過去。

數天後,一個公子哥打扮的人再次光臨了這座宏偉的城市,這裡依舊是車水馬龍非常繁華。

公子哥和幾個隨從邁步走進一處雜貨鋪,向店內掌柜的展示了一面令牌后被迎到後院休息。

這裡離著當初的暗黑商會秘密據點緊緊一牆之隔,不過暗黑商會已經被秩序神族內部大清洗,據點也換了地方,旁邊店鋪早就轉讓他人,變成了一家青樓。

店裡的掌柜是雇傭的本地人,他拿著賬冊進入房間給陳青請安,「少東家,這是鋪子里的賬目,請您過目。」

[綜]退休master的觀察日記

「好啦,本少是來遊玩的,只是暫住這裡,無事不要打擾。」

「好的好的,旁邊就是一家新開的青樓,要不要晚上我找幾個女子給少東家侍寢?」

掌柜的有巴結奉承之一,陳青白了他一眼,有瞟了眼自己身邊一個神靈女保鏢,掌柜的順眼望去不吭聲了,不論樣貌氣質,那些青樓女子哪裡比得上少東家的這位侍女。

「那……那小人告退!」

掌柜的走了,陳青的幾個手下立刻各司其職,有的裝作在院子里閑聊,有的出去逛街裝作採買物品,而陳青則是將自己關在房間里,立刻召喚出了幾個惡鬼,這幾個惡鬼一出現,就在樂鬼的帶領下,悄無聲息的潛入地下開始尋找。

雖然滄海桑田,地面上已經完全變了樣子,可深深的地面之下恆古不變,永遠是那麼沉寂厚重。樂鬼憑著記憶,帶著惡鬼們一路下潛,很長時間之後他們撞上了東西,再也無法下潛一絲一毫。意識到這是撞上了地下空間的外壁,它們四散而去,又開始尋找入口。

陳青足足等到晚上,消息都沒有傳回來,到了該吃飯的時間,總不能窩房間里惹店裡掌柜和夥計們懷疑,遊玩就要有遊玩的樣子,溜溜達達的從房間里走了出來,帶著侍女和隨從就向大街走去。

陳青這一生,什麼好玩的沒見過,逛街恐怕是最無聊的,找個好點的酒樓吃完晚飯,看著各種燈光閃爍,反而更加熱鬧的街道,興趣索然的往回走。 路過隔壁青樓時,看著門口車水馬龍,很多富商都敢往這裡,門口還貼著一個充滿仙靈氣息的女子畫像,畫像下方還寫著展示才藝的目錄單,反正無事可做,看看錶演也不錯,陳青帶著手下們就邁步走了進去。

「歡迎光臨……」

讓陳青意外的是,這裡的青樓與別處不一樣,幾個身材高挑靚麗的女子位列門內兩側齊聲歡迎,一個充滿嫵媚氣息的女子招呼完其他客人,也扭動著腰肢走來,無視了跟在陳神身後的眾手下,直接挽住了他的胳膊。

「公子是第一次來吧,看您器宇軒昂,定能成為凌波仙子的入幕之賓。隨我去二樓包房吧,很快節目就要開始了。」

這女子倒是嘴很甜,陳青直接將一顆極品元氣石就塞進了她衣領中間雪白的鴻溝中,弄得女子更是眉開眼笑。

二樓的豪華包廂內,女子親自做陪,很快瓜果茶點就擺了上來,陳青俯視樓下全場,看著人們一個個期待的眼神,倒是被那無雙仙子勾起興趣,看來她在這裡大受歡迎。

演出很快開始,不過都是些普通女子的舞蹈和琴藝,看得陳青有些無聊,知道壓軸戲都在最後,只好耐心等待,就在這個時候,門外突然傳來爭吵聲,接著包廂的門就被踹開了,一個滿臉囂張跋扈的傢伙帶著護衛邁步走進,直接沖扭頭觀望的陳青喊出聲。

「本公子定的包房都敢搶,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膽,滾出去……」

這囂張公子一來,作陪的女子就大吃一驚,趕忙起身迎過去。

「陸公子勿要發怒,您遣手下退了包房,我們擦,哎呀……」

這陸公子根本就不聽他說話,一把就將其推到一邊,大步向陳青走來,伸手就要抓他的頭髮,身子卻突然僵直在那裡動都動不了。

看場表演都有人搗亂,陳青的好心情徹底沒了,若不是暗中阻止,這些闖進來的人早就被手下們殺光了。

「大膽……」

囂張的陸公子動不了,可他的屬下們還不知死的往前沖,陳青眼中凶光一閃,神威一閃而過,骨裂聲傳來,這些陸公子的護衛全都腿骨折斷跪倒在地,知道提到了鐵板,那陸公子的額頭也冒汗了!可他口不能言,急的都快哭了。

「公子息怒,這位陸公子乃是城主外侄,還請手下留情。」

一聲輕靈的話語從門外傳來,接著一個身穿雪白長裙,衣帶飄舞的女子足不沾地的飄了進來,此女子樣貌不俗,難得的是一臉聖潔之像,進屋后懸浮在空中向陳青緩緩施禮。

看樣貌青樓門外上畫像之人,陳青一眼就看出境界竟然是仙境,一個仙境女子竟然出現在青樓里,弄得他一愣。

見他發獃,女子淺笑一聲,更是讓人感覺仙氣十足,似是不食人間煙火。

「小女子凌波拜見公子。」

陳青知道這家青樓為何如此火爆了,一個仙境強者,還是如此美麗,如此清塵脫俗都出來賣,不火才是怪事。恐怕那些有錢卻境界低下的人,爭破頭也要爬上她的床。

陳青這次來,是有重要的事情,不想招惹是非,輕輕一揮手開了口。

「讓他們滾吧,不要壞了我的興緻。」

陸公子和他屬下們立刻能夠活動,連怨毒之色都不敢露,更是不敢吭聲,連滾帶爬的出了房間,青樓的人趕緊將那些傷者抬走。

而這時那凌波仙子的色卻大變,既興奮又緊張,弄得陳青有些莫名其妙。

只見那凌波仙子對著之前作陪的女子就開了口,「取消今天我的表演,我要陪這位公子。」

「可是……」

凌波仙子的臉一寒,「沒什麼可是,誰若不滿,可以把錢全都退回去。」

話一說完,她也不飄著了,雙足落地竟然帶著討好的媚笑看向陳青,讓青樓的人看到這一幕大吃一驚,為了突出仙靈之氣,這凌波仙子在外人面前可是從來不落地的。

「還請公子到我閨房一敘。」

一個清塵脫俗的女子,轉眼變得不倫不類,看得陳青大翻白眼,去她閨房的興趣更是沒有,天知道她的床上躺過多少男人。

「免了!」

話一說完,站起身就要走,那凌波仙子一下就急了,不知道如何勸阻下,關上房門就向陳青跪下了,接著取出一張手帕,向著陳青展示手帕上的刺繡。手帕上繡的是踏山嘯天野狼,這正是陳青第七脈的標記,只不過稍微做了些變動,山峰上還加了一棟樓,看得陳青大翻白眼,弄了半天,這女子還是自己屬下!

「起來吧,前邊帶路。」

女子慌忙起身,整了整衣服,又慢慢懸浮而起,臉上再次出現聖潔和輕塵脫俗之色,開門后在前邊引路,一看就受過專業訓練,弄得陳青幾個屬下都快笑噴了。

五樓的套間之內,陳青的手下們留在了外屋,女子直接將陳青領到了香噴噴的閨房,陳青鞋都沒脫,直接躺倒了床上,凌波趕緊落到地面想要幫其除去鞋襪,陳青淡淡的聲音卻傳來。

「免了,你是怎麼認出我的?」

凌波慌忙跪倒,「屬下是看到主人手上的戒指,這才認出您的身份。」

陳青可以易容了的,他抬起自己的左手看看,手上帶著兩枚戒指,一枚儲物一枚是私人印章,這枚印章戒指忘記摘下來了,趕忙摘下扔進了儲物戒指里,又再次詢問出聲。

「這青樓是咱們的產業?」

他倒是不反對開辦青樓,只不過不喜星海女人干這行,靠出賣**賺錢,還好的是凌波看起來不是星海人。


「啟稟我主,青樓是外圍組織,不光是為了賺取錢財,更是為了方便收集情報和協助其他部門。如今已經遍布人類世界所有大型城市,正打算在異族地盤也開辦分店。」

陳青點點頭,不過並不太看好,收集的情報也太有價值不了,不過下面人倒是用得著。

「主子,我只賣藝不……不賣身,今晚您……您在這裡休息吧……」

說這話時,凌波很是緊張,這是她一步登天的機會,陳青到無所謂,不過他那神靈侍女卻走了進來。

「主子,這裡被人包圍了,城衛軍統領要見你,是個偽神。」

陳青一下就笑了,肯定是那姓陸的囂張公子請來的援兵,從床上坐起身看向凌波。

「以後多跟其他部門聯絡一下,我已經下過令,撤出這座城裡的所有自己人,這座城早晚是要毀滅的。」

凌波一下大驚失色,他們不但開辦了青樓,還在城內置辦了一些其他產業,陳青卻已經站起大步向門外走去,只得磕了個頭后準備撤退事宜。

青樓里的客人已經被全部轟走,一樓的大堂里,一位盔甲瓦亮的魁梧男子端坐在那,周邊全都是境界不俗的士兵,陳青邁步從樓上走下,直接坐到了這城衛軍統領的對面。

「有事?」

城衛軍統領神情冷漠的看了他一眼,「你犯了城內不準動武的禁令,跟我走一趟吧。」

「我要說不呢?」

陳青更冷的話語傳來,對方笑了,「呵呵,你要知道這裡誰做主,不反抗的話,派個奴僕回家拿錢贖人就成了,反抗的話格殺勿論。就算你打得過我,也逃不出去。」

見是來敲詐勒索,弄得陳青也笑了,不想惹事,可也不怕事,一個神族的走狗而已,也敢跟自己囂張,真是不知道死字怎麼寫。不過還要等青樓的人撤離,他向站一旁的奴僕打個眼色,那屬下立刻爆出神威將這城衛軍統領籠罩。

「咔嚓……」

一聲脆響傳來,城衛軍統領的座椅破碎,一屁股就坐到了地上,臉色立刻大驚。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