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劉然正在和機場的服務人員爭執,旁邊有兩名荷槍實彈的士兵包圍了她。

“寧哥。”

看到葉寧的到來,楚風立刻迎了上去。

“嗯。”

葉寧微微點頭。

“你覺得能逃出江陵嗎?”

葉寧冰冷的話語響起,盯着劉然,殺氣激盪。

聽到熟悉既陌生的聲音,劉然嬌軀猛然一個激靈,瑟瑟發抖的轉過身,臉色慘白。

“不關我的事啊!”

感受到來自葉寧那冰冷的氣息,劉然嚇壞了,哭哭啼啼的,一臉委屈的樣子,很想說趙紫嫣的死和自己沒關係。

但是葉寧根本都不聽他說一句廢話。

“帶走!”

“是!”

楚風點頭,立刻兩個戰狼的人上前,摁住劉然的肩膀控制住了她。

“戰神如何處置這個女人?”

楚風追上葉寧,詢問他的意思,好好的一個花季少女被害死,生前還遭受了那麼多的屈辱,被逼的咬舌自盡。

想到小趙的慘死,楚風突然想到了一句話。

最毒婦人心這句話不是說說那麼簡單的,有些女人可能真做的出來。

“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葉寧冷冷道。

“呃……”

楚風有些懵圈,有些不懂戰神的意思,自己和戰狼的人可做不出這種卑鄙無恥的事情啊。

“直接讓其從人間蒸發吧,這種人就不配活着,這也算是對小趙有一個交代,告慰她和趙爺爺的在天之靈。”

葉寧淡漠的看了劉然一眼。

“是戰神。”

楚風點頭,而後帶着眼神透着絕望的劉然離開了機場。

當葉寧回到集團後,剛走進總裁辦公室一道倩影就撲進了懷裏,忍不住失聲痛哭。

“葉寧……嗚嗚……小趙……怎麼會這樣啊?”

林淺雪美眸含淚,極度悲傷,抱着葉寧哭泣,眼淚不停的滑落,像一個失去玩具的孩子一樣。

心如刀絞。

悲痛。

嗚嗚嗚嗚。

“小趙……”


林淺雪聲音哽咽,無法走小趙去世的陰影中走出,畢竟兩個人在一起工作快兩三年了,當初還是她親手提拔起來的小趙,對她像是自己的親妹妹一樣。

可是變故來的太突然了,昨天還活生生的一個花季少女,今天就變成了一具冰涼的屍體。

兩人不似姐妹,卻勝似姐妹。


那麼可愛的一個女孩子,到底是誰會對她下如此狠手?

心腸歹毒啊!

“淺雪別哭。”

葉寧溫柔的安慰着林淺雪,輕輕的拍着她雪白的後背,心裏也很難過。

“如果不是我給小趙批假回家,是不是就不會發生這種事情啊?如果不是我執意讓她回家,也許小趙就不會出事對不對?” 林淺雪放聲痛哭,

有自責和愧疚,更多的是悲痛。

她把責任都攬到了自己身上,不敢想象小趙生前遭遇到了多麼可怕的事情。

“淺雪這事不怪你,我想小趙也不會怪你的,殺害小趙的人已經抓到了,我已經替她報了仇。”

葉寧怕她多想,於是擦着着林淺雪眼角的淚水,柔聲的說道。

“真的嗎?是誰?”

聽到葉寧這句話,林淺雪頓時擡頭看着他,極其惱怒,粉拳微微緊握起來。

“劉然。”

“劉然?”


林淺雪有些疑惑的樣子。

“你還記得那天咱們去接小趙的事嗎?就是那個污衊小趙偷手機的女孩!”

葉寧慢條斯理的說道。

“是她?!”

林淺雪美眸緊縮,神色有些駭然;“竟然是她乾的,她爲什麼要這麼做?”

“爲了報復。”

葉寧話語冷淡。

“好歹毒的女人,蛇蠍心腸!”

林淺雪極其氣憤的說道,緊緊握着粉拳,恨不得親自替小趙報仇。

下午葉寧和林淺雪親手把小趙和趙清輝的骨灰放入了江陵市的一座陵園,並且立下了墓碑。

到了現場林淺雪才知道,小趙的爺爺也遭遇了不測。

爺孫女倆都沒能逃過這次劫難。

“小趙你和爺爺在此地安息吧,傷害你的那些人都已經遭到了報應。”

葉寧握着林淺雪的手看着面前的墓碑情緒有些低落的說道。

“小趙我會經常來看你和爺爺的。”

林淺雪眼睛通紅,有淚水再打轉,聲音哽咽。

“走吧。”

葉寧看了看小趙的墓碑,彷彿看到了曾經那個愛笑的女孩在對自己揮手。

一口一個寧哥的喊着。

彷彿這個女孩不曾離去,依然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

即使多年後葉寧和林淺雪也會不辭萬里來看看小趙,偶爾他們的後世子孫也會經常特意來此探望。

轉眼時間已經過去了一個月。

刺骨的寒風呼嘯,漫天的大雪紛飛,吹得林淺雪的臉頰生疼,一片通紅。

剛進入十二月份江陵市就開始下起了大雪。

氣候低的可怕。

寒冷至極。

“林總董事會開始了,董事長讓您過去。”

新來的祕書小邱抱着文件夾走了進來。

這是葉寧從戰狼裏挑選的一個單兵作戰能力極強的女孩,特意調來給林淺雪做祕書。

其一是杜絕再發生上次小趙那種悲慘的事情,其二是爲了保護林淺雪。

如今面對來勢洶洶的東海王族趙家和戰家集團,林氏集團上下員工同心協力,和兩個王族的企業打的不可開交,各種業務以及項目上的碰撞極爲激烈。


東海王族伺機而動,不僅僅是戰家和趙家,其它的幾個王族也加入了進來,想要入駐江陵市。

爭奪這裏的資源。

一個月前大夏頒佈政策,要設立一個國際新城,佔地面積三十萬平米,打造出一個國際都市的頂級科技城市,對此再大夏掀起了巨大的熱議,後來這個位置就選在了江陵市的旁邊,於是東海王族的人坐不住了,紛紛調兵遣將要讓自己的企業入駐江陵。

東海王族不僅僅是傳承下來的世家,更是從商百年的商人。

以前他們對江陵市可以說只是抱着嘗試入駐的心態,畢竟這裏雖然是一塊肥肉,可是狼太多肉不夠,現在隨着大夏的政策頒佈,立刻就讓東海王族的人坐不住了。


但是具體實施這個政策的時間還沒定下來,也可能是一年兩年,甚至五年十年也說不準。

果然就在這個政策頒佈沒多久,立刻次日大夏再度宣佈這個政策有待商榷,需要從長計議,立刻蠢蠢欲動的東海王族暗罵晦氣。

本來萬事俱備,只欠東風,結果這個結果出來後氣的東海王族直爆粗口。

這政策三天兩頭的變化,讓許多人爲之詬病。

“好的。”

林淺雪擡頭看了一眼小邱,放下筆伸了個懶腰。

“走吧。”

沙發上正在打遊戲的葉寧收起電話。

此時會議室,林氏集團高層齊聚,林凡位居首座。

林淺雪和葉寧到了之後會議正式開始。

“吳總,開始吧。”

林凡看向左側一旁座位上的吳濤。

“好的董事長。”

吳濤點了點頭,打開面前的厚厚文件夾。

“大家都知道最近集團的增速很快,許多業務都已經到了瓶頸期,隨着大夏國際新城的政策頒佈後,江陵市就一直備受關注,不過這個政策雖然對咱們來說是好事,但是還有待確認,具體什麼時候實行還不知道,隨着東海王族對江陵市的資源虎視眈眈,集團的業務都受到了打壓和排擠,而且王家和展家以及錢家也再背地裏捅刀子,讓集團是腹背受敵,不知大家對新業務的擴張有何新的看法?”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