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是這飛劍好啊,比什麼汽車飛機好多了,不用燒油,也不會產生污染,最重要的是速度快,簡直就是完美的代步工具。”

葉荒說這話倒是出自真心的,恐怕任何一個人見到飛劍都會生出感嘆,只不過普通人感嘆的可能是,哇!好帥!

而葉荒的感嘆,是這飛劍不用燒油,污染少。

李忘生回頭看了一眼葉荒。

這飛劍足夠大,兩人一個站在前端,一個站在尾端,這中間的空隙還能在站下兩個人,如果是全部站滿的話恐怕也能站七八個人。


所以兩人站在這個上面並不擁擠。

“這也是無奈之舉,師弟你看我們這華瓊界的環境,根本就不適合開車,不要說是開車,就算是飛機都都沒有地方停,所以呦,就很無奈,也只能踩飛劍了。”

李忘生是半開玩笑,半說實話。

其實華瓊派用飛劍的原因或多或少跟環境有一點關係,但是絕對不是說的華瓊界這個環境,以爲御劍飛行這種事情又不是出自華瓊界的。

這也是天門背後的那個世界流傳出來的。

至於李忘生說的之所以御劍飛行是因爲路不好走,或許也那麼一點點的道理,但是絕對不是因爲華瓊界的路不好走,所以纔有了御劍飛行。

應該是御劍飛行誕生的那個地方,路或多或少的有些不是很好走,所以人們纔會想到辦法御劍飛行。

但是主要的原因,葉荒猜測肯定不是這樣。


就像是在地球的人間,幾乎所有的科技在最開始的時候都是爲軍事服務的。

人間的軍事,就可以帶入到修真世界的功法。

也就可以理解成,在修真界任何一種功法的誕生,其目的肯定都是爲了鬥爭的。

所以這個飛劍,在葉荒看來,肯定最開始也是殺敵用的,只不過最後大家發現這個飛劍速度好快。

用來趕路應該不錯。

於是後面就有了御劍飛行。

葉荒覺得這種解釋纔算是沒毛病,不過李忘生也不過就開一個玩笑,所以葉荒也沒有打算一直糾結這個問題。

“就是不知道御劍飛行難學不難學,我可是迫不及待的想要駕駛飛劍了。”

本來葉荒還想着說駕駛飛劍是不是有點不太合適?

駕駛飛劍,和駕駛飛機,駕駛汽車,感覺還是很違和,但是一時之間又想不到什麼好的說法。

“憑藉師弟你的天資,估計很快就可以掌握了,不用擔心。”

李忘生擺擺手示意葉荒站穩,話音剛落飛劍就閃電一樣直接飛出去!

在空中不像是在地上,地上有路,空中沒有路。

在地上的人看來,路是爲了讓自己更好更快的到達目的地,但是在空中的人看來,地上的路是限制地上的人自由的原因。

兩點之間線段最短,有時候趕路就是這麼簡單。

幾乎是在瞬間,李忘生的飛劍就已經趕到了主峯,這裏依然是燈火通明。

不然的話飛劍也到不了這裏,外面實在是太黑了,主峯的燈火,直接就變成了燈塔一樣的東西。

“師弟,我就在這裏吧,不要讓掌門久等。”

李忘生站在大殿門前,後面跟的是葉荒。

掌門找的是葉荒而不是自己,這一點李忘生很清楚,所以也不會貿然進去。

這麼多年了,這點規矩還是懂的。

葉荒走到前面,轉身說道:“多謝大師兄了。”

“不妨,快些進去吧,不要讓掌門久等。”

葉荒也不在扭捏,直接將門推開走了進去…… 葉荒走進之後門直接就自動關閉了。

不知道是自動門,還是被人給控制了。

往裏面一看就發現這裏除了掌門之外,還有另外一個人。

王珂。

實在是沒有想到王珂竟然還沒有走。

見到王珂盤腿做到一邊,葉荒很想上去問王珂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但是終究還是忍住了,現在可不是說這麼多的時候。

“葉荒,你來了。”

“是,夢精大師。”

葉荒拱手行了一禮。

現在葉荒還不算是華瓊派的正式弟子,所以也自然不能直接張口叫師傅,雖然夢精也好像不太可能拒絕葉荒加入,但是該做的禮還是要做的。

和李忘生說師兄弟,那是爲了表示親近,而且叫師兄弟其實也沒有什麼,就像是在學校裏面有人叫學長學姐一樣。

其實就是一個親切的稱呼而已,但是師傅就不是那麼簡單的了。

師傅這個詞,不管是在修真界,還是在江湖,都不是可以隨便叫的。

也就是說這個詞是一個很嚴肅的詞語。

所以這麼嚴肅的場合,已經當然也要表現的嚴肅一點。

“不用多禮,這麼晚了還喊你過來,是在是不好意思。”

葉荒趕緊還禮,連忙說不敢當。

心想這算是什麼?

未來師傅先給自己道歉?

這不符合規矩啊!

而且還是因爲這麼小的事情,真不知道說着夢精平易近人比較好,還是說夢精隨心所欲比較好一點。

因爲這個事情在葉荒看來其實還沒有什麼,但是在一些老學究看來,這簡直就是不能接受的事情。

其實就算是葉荒心中也有一點膈應。

不管是修真者還是武者,都是及其敬重師傅的,因爲作爲修真者和武者,自己的一切都可以說是師傅給的 ,所以一般都會對師傅恭恭敬敬。

是真正把師傅當做是父親看待的。


再加上華夏的傳統文化,講究君君臣臣,父父子子。

也就是說,在很多人的眼睛裏,師傅這個字還是權威的象徵,師傅不可能犯錯,就算是犯錯了那也是弟子的錯。

就算是真的犯錯了也不能認錯,更不要說是因爲這麼一個小事情就對弟子認錯了,這簡直就是不可能的。

但是葉荒竟然聽到了,在一個瞬間,葉荒還以爲自己聽錯了,但是瞬間就知道自己沒有聽錯。

而且葉荒猜測夢精接下來肯定還有話要說。

不然的話就是夢精吃飽了撐得,這麼半夜把自己叫過來,就是爲了跟自己說這麼晚喊你過來真是不好意思啊!

這算什麼?說吃飽了撐的都不合適。

而且葉荒有預感,接下來說的事情,肯定是有關自己的一件大事,而且很有可能是一件不太好的消息。

不然的話,夢精也不會是這種態度。

果然夢精接下來的話就是這個。

“葉荒,這麼晚讓你過來,就是有一個事情要跟你說一下。”

“夢精大師儘管說。”

夢精看着葉荒真誠的面龐,微微嘆氣道:“葉荒,雖然你天資聰穎,我也很想收你爲徒,但是……但是因爲一些事情還是不能繼續收你爲徒了,你想要什麼補償就儘管說吧。”

夢精說完就看着葉荒。

奇怪的是葉荒並沒有像是自己預想一般的那樣,漏出非常遺憾,或者是一臉不敢相信的表情。

在夢精看來,華瓊派是不知道多少人做夢都想加入的修真門派,尤其是在見識到了華瓊界之後。

葉荒一定也是這樣,很羨慕華瓊派很想加入華瓊派,夢精在內心深處就是這麼想的。

不是因爲夢精看不起葉荒,或是怎麼樣,而是這在夢精的眼中第一次見到華瓊界的人,基本上都是這個反應,不說哭着喊着不願理離開,也相差不多了。

秦昊的這麼平淡的反應夢精還是第一次見到。

心中不免又多了幾分對葉荒的欣賞,但是轉眼看了一下旁邊的王珂。


夢精微微搖了搖頭。

雖然很是欣賞葉荒,但是也不能收葉荒爲徒,這就比較痛苦了。

葉荒沉默了一會,似乎是在慢慢的消化這個消息,夢精也不急就這麼在上面等着。

也不知道到過了多久,葉荒終於開口,

“夢精大師,如果說是補償的話,我是在是不能要的,這本來就是一個你情我願的事情,沒有誰對不起誰。”

夢精聽到這話,又是對葉荒高看一分。

“你就不想知道爲什麼突然就不收你爲徒了嗎?”

“我知道我問了你也不會說的。”

“哦?爲什麼這麼?”

葉荒咂了咂嘴說道:“您剛纔其實在跟我說不收我爲徒的這件事情的時候,不知道你有沒有發現你自己猶豫了一下,似乎是在想該不該說,但是到了最後還是沒有說,而是說因爲一些事情,所以我就猜其實這原因就算是我問了你也不會告訴我,是這樣吧?”

夢精嘆了一口氣說道:“真是英雄出少年啊!你說的不錯,這件事情就算是你問了我也不會告訴你,不過補償的事情你還是稍微提一下吧,不然的話爲心理過意不去。”

葉荒說的收徒和拜師是你情我願的事情,大師夢精並不是因爲看不上葉荒纔不收葉荒爲徒的,而是因爲其他的一些原因。

就是因爲有這總原因在,所以夢精纔會對於葉荒有這種稍微有些愧疚的感覺。

見到夢精態度堅決,葉荒也皺眉思考了一下,不就之後張口說道:“既然夢精大師這麼說的話,我倒是還真的想要一點補償了。”

夢精微微一笑。

“想要什麼,儘管說,只要你說出來,只要我有。”

夢精這話也不是在假客套,而是夢精本來就視各種法寶如同身外之物,所以還真的不在意葉荒要什麼。

再說了真正的好東西葉荒肯定也不會知道,所以沒呢夢精也沒有什麼好擔心的。

“我先謝一下夢精大師的好意,我要的不是什麼東西,而是想要問夢境大師幾個問題,不知道可以不可以?”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