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門主,對不起。”邢海這次把聲音提高了不少。

“聲音太大,態度太惡劣,不接受。”秦少傑掏了掏耳朵,漫不經心的說道。

“秦門主,可以了吧?適可而止吧。”沈元放在一旁都看不下去了,走過來對秦少傑說道。

怎麼說那邢海都是一派之掌門,那性格,那脾氣在修行界是衆所周知的。今天能三次說出對不起,已經是到極限了。

“沈掌門,不用說了。”邢海卻不領沈元放的情。頓了頓才說道。

“秦門主,對不起。”這次無論是在語氣上,還是在聲調上,邢海都把握的很好。沒辦法。這小子,如果不讓他滿意,他的藉口可是多着呢。

“好吧,看你這麼有誠意,我就勉強答應了。”秦少傑假裝爲難的說道,那表情,要多欠揍有多欠揍。惹得峨眉一羣女弟子嬌笑不止。

也就是她們笑的出來。女人嘛,向來是有特權的。


“好了,那咱們就說正事。”沈元放見邢海還要說話,深怕他再對秦少傑說出什麼,惹得這位小爺拍屁股走人,那可就不好了,於是連忙說道。

“這開天寶匣,就交給你了,現在就打開吧。”說着,把那個不起眼的黑色黑子遞給了秦少傑。

“怎麼打開?”秦少傑抱着盒子,看了半天也不知道該怎麼弄。

“把你的真元灌注進去,寶匣便會自動打開。你是天丹傳人,盒子能感應到的。”沈元放解釋道。

秦少傑一道真元剛灌注進去,便聽到咔的一聲,盒子慢慢的打開了。沒有出現什麼傳說中的金光一閃,也沒有什麼天地爲之變色的現象。就只有那麼咔的一聲,寶匣便打開了。

“傳說是真的,果然有兩本功法。”愣了一會,也沒見到什麼電閃雷鳴金光閃閃現象的沈元放,才湊過去,看着靜靜擺在寶匣裏的兩本功法喃喃的說道。 直到沈元放說話,各派掌門才都湊了過來,向寶匣內望去。

秦少傑緩緩的取出寶匣內的兩本功法,慢慢的放在了桌子上。

“軒轅訣,亡靈術,竟然是軒轅訣跟亡靈術。”冥激動的說道。

“軒轅訣跟亡靈術怎麼了?你激動個什麼?”秦少傑莫名其妙的問道。

“小子,這可是寶啊。那軒轅訣,相傳是黃帝的劍訣,據說是一套劍陣法訣,其威力,就算是天帝也擋不住的。”冥說道。

“軒轅劍陣嗎?那跟御魔劍陣比起來如何?”

“對,可以說是軒轅劍陣。御魔劍陣?笑話,御魔劍陣跟它比起來,那真是大人跟小孩的差別。”冥苦笑着說道。雖然他所創出的御魔劍陣的威力也不小,但怎麼能跟上古劍陣比呢。

“據傳說,當年黃帝帶領族人跟蚩尤的九黎族大戰,而九黎族兇狠異常,最後,黃帝就是靠着這軒轅劍陣,才取勝的。”冥說道。

“不過,秦小子,我勸你,不要去學那軒轅劍陣了,既然你是天丹傳人,那就沒有什麼功法能限制你,你還是去學那亡靈術吧。”

“不學軒轅訣,學亡靈術?”秦少傑一愣。“那不是修魔的功法嗎?”

亡靈術,聽名字就知道很邪惡。

“你懂什麼,那劍訣既然叫做軒轅訣,又是黃帝所用,我問你,黃帝的武器是什麼,別告訴我你不知道。”冥說道。

秦少傑不明所以。“黃帝的武器?當然是軒轅劍啊。這我知道,可這跟軒轅訣有什麼關係啊。”

“你知道就好,傳說軒轅訣要配合軒轅劍,才能發揮出它最大的威力,普通的劍?威力不足百分之一的。”冥說道。

“就算是你的虎魄劍,雖然也是上古神器,但它卻是魔劍。用來跟軒轅訣配合,效果你自己清楚吧?”

靠,原來是這麼回事,這就好像汽車配件,不同的汽車用不同的配件。如果你非要把卡車的零件裝在寶馬車上,那根本裝不上去。退一步來說,就算是強行裝上去,效果也不怎麼樣。

“那亡靈術是什麼?”秦少傑問道。


“亡靈術是蚩尤當年的法術,據說是能召喚亡靈爲自己戰鬥,修爲越高,召喚出來的亡靈就越厲害。”冥想了想說道。

日,這東西怎麼越聽越像現在很火的一款遊戲,冰封王座裏面死亡騎士的召喚死靈的那個法術呢。難道蚩尤他老人家當初也留過洋?

“對了,老傢伙,你怎麼知道的這麼清楚?”秦少傑纔想起來,自黃帝以後,這開天寶匣就再沒打開過。冥這老傢伙雖然活了一千多年。但黃帝跟蚩尤一戰,貌似已經數千年了。他是怎麼知道的。

“這個,嘿嘿,我聽說的。”冥訕訕的笑道。

秦少傑一愣。

“我靠,你聽說的?你聽說的也敢拿出來忽悠我?要是跟你說的不一樣怎麼辦?”秦少傑鬱悶的說道。

這老傢伙,道聽途說的事情,到了他嘴裏,說的跟真事似得。

“道聽途說?這可不叫道聽途說,這叫傳說,懂嗎?”冥沒好氣的說道。“不信你去問問那幾派的掌門,他們說的,絕對跟我說的差不多。”

秦少傑不再跟冥計較,他確實聽到了。各派掌門對於兩種功法所聽到的傳說,都是那麼回事。要是想知道真正的情況,估計也只能去找黃帝或蚩尤瞭解了。

“現在知道了吧?”冥說道。

“傳說都是那樣,但我覺得,我的猜測應該是對的。”

“好,我決定了,兩本都學。”秦少傑想了想,攥着拳頭說道。

“嗯,不錯,孺子可教。”冥見秦少傑聽了他的意見,滿意的說道。

“等等……你小子,剛纔說什麼?”突然,冥驚訝的問道。“你說你兩本都學?”

“廢話,既然我不受這些功法的約束,那當然是都要學了,先不管它能不能發揮的出威力,學了再說。有便宜不佔王八蛋。”秦少傑說道。

“隨你好了。”冥說道。反正這小子多學點也好,至少能保證他的安全,也就能保證我的安全。

“這軒轅訣你們先看着,那本給我。”秦少傑說着,便把那本亡靈術拿了過來。

“秦門主,你這是?”沈元放不解的問道。

“你們不是說不學這魔道的法術麼。當然,你們想學也學不來,可我能學啊。你們學那個,這個歸我。”

“這個萬萬不行啊。”沈元放大驚。

他知道,天丹傳人是不受門派功法約束的,什麼都可以學,如果讓他學了亡靈術,那後果可想而知。憑他這無賴性格,誰還能管的住他?

“我靠,這盒子是我打開的,我說了算。”秦少傑又開始耍起無賴。

說着,一把抱過盒子。


“秦門主,你這是何意?”沈元放見他抱起開天寶匣,皺着眉頭問道。

“這裏面的功法,可不是你一個人的。”

“我也沒說是我一個人的,但現在在我手裏,我想先給誰看,就給誰看。”說着,對秋若招了招手。

“秋若師妹,過來,你先看。”

“這……這不好吧。”秋若喏喏的說道。

“我說先給你看就給你看,誰要敢有意見,我就把這寶匣合上。來,過來拿給去給你師傅。”秦少傑這話說的,要多無賴就有多無賴,要多不講理就多不講理。誰叫人家是天丹傳人呢。

一羣掌門聽了秦少傑的話,都面面相覷。這小子,臉皮厚的幾乎無敵了。不過他要讓誰看就讓誰看吧,反正都能排得上,何必在乎早晚呢。

秋若見各派掌門都不說話了,便上前從秦少傑手中接過寶匣。

而這時候,天上突然落下一隻巨大的大雕,竟然在各派掌門都沒反映過來之前,瞬間抓起秋若,振翅飛走。速度快若閃電。

“我靠,師姐,你在着等着,我去追。”還是秦少傑先反映過來。取出虎魄劍,直接順着已經越來越小的黑影追了過去。

“秋若。”靈月也反映過來。正準備追上去,卻被凌芳拉住。

“靈月掌門,少傑已經追過去了,那大雕的速度太快,你現在去,也已經晚了。等等吧。”

靈月面無表情的看了看遠處,什麼也沒說,但卻不準備再追。 秦少傑現在是後悔的要命。

奶奶的,幹嗎把盒子給秋若呢。早知如此,還不如直接丟給邢海,讓他被那鳥抓去好了。

後悔歸後悔,秦少傑絲毫不敢放慢速度。但也只能堪堪跟在後面。

“小子,那傢伙可是妖獸。而且,修爲絕對不低。”冥說道。

“妖獸?魔道還有妖獸?”秦少傑滿打滿算才修行了不到一年,對修行界的瞭解實在是太少。

“當然有,魔道有八門,但妖獸,卻不屬於這八門之中。”冥解釋道。

“剛纔那鳥人是什麼?”

“如果沒看錯的話,你所說的那鳥人,是上古妖獸,金翅大鵬雕的後裔,只是……”

“只是什麼?你道是說啊。”秦少傑見冥不往下說,着急的催促道。

“只是我在統領魔道的時候,卻從來不知道,妖獸中竟然還有金翅大鵬雕。”

“那鳥人什麼來頭?”秦少傑問道。

“你是說金翅大鵬雕嗎?”冥想了想說道。

“他又叫迦樓羅鳥,是遠古的一種妖獸,具體存在的多久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妖獸築基後便可化爲人形。看那金翅大鵬雕的修爲,至少都要是散仙期,不然的話,剛纔也不會在那麼多人的眼皮子下抓走那女娃娃。”

“靠,這畜生飛的還真快。”秦少傑的真元瘋狂的調動起來,來催動着虎魄劍,這纔不至於被徹底甩開。

“那當然,這金翅大鵬雕的飛行速度是很快的。”冥說道。

“只是,我想不明白,妖獸怎麼會來搶這開天寶匣。難道是受了那神祕人的指使?不對,不應該啊。”

“什麼不應該?老傢伙,你說清楚,別自言自語的。”

“妖獸一族,雖然說也屬於魔道。但卻從來不受魔道的控制。他們可以說是自成一系。而且,金翅大鵬雕天生性格高傲,難以馴服。怎麼可能會聽那神祕人的命令。”冥說出了自己的疑惑。

“先不管了。這傢伙再飛下去,我可就被他甩沒影了。”秦少傑看着在前面越飛越快的金翅大鵬雕說道。

“***。”秦少傑捏了個指訣,一道御雷符便打了出來。一道藍色的電光,直奔那金翅大鵬雕而去。

“轟轟轟。”秦少傑不斷的打出御雷符,想用來拖一下金翅大鵬雕的速度。

“小子,不可再用。這麼高的地方用這種法術,會招來真正的天雷的。”秦少傑打的正歡,卻突然聽冥說道。

“管不了那麼多了。”秦少傑答了一句,便又是一道符文拍了出去。

“快停下,你看看天上。”冥着急的說道。

“嗯?”秦少傑擡頭一看,也嚇了一跳。

剛纔把注意力都放在了追那金翅大鵬雕上,這一擡頭,秦少傑可嚇的夠嗆。天空黑壓壓的被烏雲遮住,甚至能夠看到雲層內電光閃動。

奶奶的,還真招來天雷了。秦少傑趕快往下面飛去,不然這一道天雷砸下來。他可就真實玩完了。

不過讓他比較欣慰的是,那金翅大鵬雕也落了下去。看樣子,他也是怕那天雷之威。

“你就是那鳥人?”好不容易追到跟前的秦少傑,剛落到地上,便看見一個男子左手抱着開天寶匣,右手從後面掐住秋若的脖子站在那裏。

“無知的人類,本座是迦樓羅王。”那金翅大鵬雕說道。

幻化成人形的金翅大鵬雕,除了身子是人類的,臉還是那鳥樣。消瘦的臉上掛着一個大大的鷹鉤鼻子。

“你才無知呢。”秦少傑回了他一句說道。

“我不管你搶寶匣做什麼,放了她,我讓你走。”秦少傑看着眼睛睜的大大的,卻沒有任何力氣反抗的秋若說道。顯然,秋若是被封住了修爲。

“秦大哥,你快走,不要管我。”秋若大聲的喊道。

他來救我了,怎麼是他來救我呢? 左先生為何如此摳門 。甚至有些甜蜜。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