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蘿莉臉上汗滴落下,好像很是吃力,小口一張,“去!”字吐出,一大半的喪屍整齊的轉身,向着同伴互相撕咬,還有喪屍前去救援夜焱,將夜焱身上的喪屍統統咬死,讓夜焱得以脫身。

小蘿莉很是疲憊,上前扶起夜焱,回到車內,卻見到夜焱身上鮮血淋漓,森白骨頭映入眼簾,這種恐怖之景,讓年僅十四的蘿莉嚇得雙眼一翻,乾嘔不止!

雖然喪屍也很恐怖,但也沒有如此近距離看過不是,這不止看了,自己還抱着,濃濃的血腥味,讓小蘿莉喘不過氣來,饒是如此,她還是繼續抱着夜焱,只是眼眶淚水轉動:“哥哥要變喪屍了,都怪我不好!”

蘇巧雲也是痛哭流涕,看着陷入昏迷的夜焱,緊張擔心之下,不由忘了他們身在何處。

小蘿莉的控制失效,一衆喪屍又繼續咆哮着朝汽車走來,小蘿莉表情突然變得陰冷,雙眼緊閉:“你們這些怪物,將哥哥還給我!!!”

由汽車爲中心,一陣龍捲風肆虐而起,不斷擴大,將整個街道包裹,颶風猶如攜帶利刃,所到之處,喪屍盡皆四分五裂,爆破而亡!

狂風過後,街道上整整幾千只喪屍,全部化作肉醬,鮮紅,碧綠的液體噁心的黏在地面上,牆壁上,又濃又稠,不禁讓人作嘔!

蘇巧雲目瞪口呆的看着車外,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剛剛還成羣的喪屍,怎麼一轉眼,全都不見了?

驚愕的看着小蘿莉,她的心裏只有恐怖二字!

……

海城以外,還是那個小鎮上,現在空空如也,沒有人類,也沒有喪屍,一輛汽車緩緩開了進來,走下車的是兩女一男,兩個女子駕着男子,非常吃力的向前走,將男子扶進一個房子裏,找到一個房間,把他輕輕的放在牀上,呼出口氣,蘇巧雲說道:“我去找點吃的,你好好看着他。”

小蘿莉點點頭,蘇巧雲離開房間去尋找食物,小蘿莉爬在熟睡中的夜焱身上,扒開他的衣服,雪白光滑,剛剛的血肉模糊一點痕跡也找不到了,小蘿莉很是驚奇,不由將夜焱扒個精光。

在這時,又一輛越野車駛進小鎮,正巧停在了夜焱所在的房子下,也就是蘇巧雲的車旁,車門打開,走下兩名精壯男子,打量了一下蘇巧雲的車,兩人緩緩走進房子。

小蘿莉有所察覺,立刻拉起被子,蓋住夜焱的玉體,眼神冰冷,緊緊盯着門外。

一秒,兩秒,三秒!

先是一個黑影,接着是一個壯漢站在門外,然後又一個男子一把拍中壯漢的面龐,將他推向一邊,走進了房間。

見到是一個小女孩和躺在牀上,好似死人一般的男子,如此病殘的組合,讓來人也不好意思,於是輕聲說道:“小妹妹,這位哥哥是怎麼了?”

小蘿莉仍然盯着男子,不發一言,男子覺得有點尷尬,自娛自說的道:“想必是生病了,這樣吧,不如你們跟着我走,讓我來幫你治好這位小哥,如何?”

“誰要跟你走,醜八怪!”小蘿莉終於開口說話了,但說的話,卻讓男子差點背過氣去。

醜八怪?!

老子這麼英俊,竟然說我醜八怪!

男子憤怒之下,整個臉都扭曲在一起,伸手入懷,掏出一個針筒,身後壯漢立刻上前,一把抱住小蘿莉,男子將針筒紮在其勃頸上,使綠色的液體輸進去,小蘿莉掙扎一陣,就漸漸感到疲憊,沉沉睡去。

男子呸了一聲,向壯漢打個眼色說道:“將牀上那個男人也帶走,或許還有點用處!”

壯漢點點頭,一把掀開被子,頓時怔住,突然滿面羞愧,臉色憋得通紅,男子奇怪的看了壯漢一眼,向牀上瞅去,頓時也是滿臉通紅,大吼一聲:“什麼玩意兒!怎麼這麼大,還讓不讓人活!”

“……”

……

等蘇巧雲回來,卻發現房間中空無一人,而且牀鋪凌亂,顯然有情況發生,她不由滿臉緊張,不知所措,跑出房子,一眼望去,空曠無垠。

越野車離開小鎮,一路向西前行,經過一天的行程,到了夜晚纔到目的地,這是一個巨大的倉庫。

壯漢一手駕着小蘿莉,一手扛着夜焱,大踏步向前走去,來到一個陰暗的倉庫中,那裏有兩名男子看守,其打開一個鐵籠,壯漢將兩人直接扔了進去。

而那名男子來到倉庫最大的房間中,見到一位中年男子說道:“老大,今天又抓來兩個小白鼠,一個嬌小可愛,一個半死不活。”

中年男子面容剛毅,國字臉,名方震,是這個團隊的老大,聞言點點頭說道:“幹得不錯,下去吧。”

“是,老大。”男子喜笑顏開的轉身離去。

在關押夜焱的鐵籠中,小蘿莉悠悠轉醒,覺得眼前昏暗,看不真切,搖搖小腦袋,清醒清醒,頓時面色一緊,在她面前有着數十個巨大的鐵籠,裏面都或坐或躺着男子、女子,甚至小孩。

轉頭一看,夜焱躺在一邊,還在昏迷,小蘿莉很是害怕,趕緊搖晃夜焱,想要將他叫醒,而夜焱就跟真的死去一樣,一動不動,就連呼吸都變得微弱,只是小蘿莉沒有察覺。

她害怕恐懼之下,捲縮在夜焱懷裏,緊緊抱住他,良久,迷迷糊糊睡去。

……

末日爆發第二十四天。

位於海城和京城之間的大型倉庫中,方震站在瞭望臺之上,手裏拿着望遠鏡,而鏡中看到的卻是一大片喪屍,奔襲而來,方震身邊還有一個人,同樣拿着望遠鏡觀看着,良久向方震說道:“大哥,那是什麼?”

方震吐出一口口水,冷聲道:“是喪屍羣,看情況,他們正朝這個方向而來,立刻通知所有人,全速撤退!”

“是!”

突如其來的喪屍狂潮,讓衆人陷入恐慌,急急忙忙收拾行李,能拿的都拿上,被關在一邊倉庫中的人類,不由向外張望,不清楚發生了什麼。

而這時的夜焱,纔剛剛轉醒,看着懷裏的小蘿莉,夜焱悶哼一聲,一起身,身體微微用力,一陣撕裂般的疼痛,這個動靜,也讓熟睡的小蘿莉眯瞪着眼睛醒來,一眼見到夜焱,頓時一個前撲,直接將剛剛坐起的夜焱,一把撲倒,嬌聲道:“哥哥,你終於醒了,我還以爲你死了呢!”

你才死了!

夜焱心裏反駁了一句,讓小蘿莉起來,打量一下四周,說道:“這是哪兒啊?巧雲呢?”

“我們被一些人給抓了,巧雲姐去找吃的,僥倖逃脫,現在也不知道在哪兒。”小蘿莉苦着臉的說道。

“這麼說來,這裏的人,都是被抓來的了!”夜焱細細數了數,這裏有十個鐵籠,算上自己兩人,一共有三十六人。

他們抓這麼多人,到底想幹什麼?

“快點!快點!它們要到了!”

“出發!”

……

倉庫一陣騷亂的聲音傳來,夜焱目光一凝,瞳孔再次變成黑色,視線穿透倉庫,來到外面,見到數十輛越野車,加足馬力,疾奔而去,夜焱的視線轉向,入目之處,黑壓壓一片,塵土飛揚,從高空俯視,一眼望不到,喪屍羣的數量,高達數萬!

“我靠!什麼鬼!”

夜焱震驚的無以復加,喪屍狂潮已經近在眼前,整個倉庫都會被喪屍羣踏平的!

“外面全是喪屍,我們必須想辦法離開這裏!”

小蘿莉迷之一笑,說道:“交給我吧。”

“你?”夜焱疑惑的看着她,她能幹什麼?

就見小蘿莉閉上眼睛,距離倉庫還有一段距離的喪屍羣中,突然一隻喪屍眼珠一動,發出嘶吼,腿部發力,瞬間超過喪屍羣,向着倉庫方向,急速狂奔!

它…是一名四級的暴走喪屍!

不一會兒,倉庫門被整個撞開,暴走噁心的臉印入夜焱的眼中,其他鐵籠的人類頓時驚叫聲一片,在籠中擠成一團!

“小妹妹!小心!”夜焱連忙護住小蘿莉,卻見小蘿莉微微一笑,打個響指,暴走來到夜焱的鐵籠處,抓起鎖鏈,一把拽斷,小蘿莉嬌哼一聲,拉着夜焱鑽出鐵籠。

“這…!”夜焱不可思議的看着站立不動的暴走喪屍,這小蘿莉竟能控制喪屍?!

“走吧!”小蘿莉哼着小曲,走出倉庫,夜焱轉頭看着鐵籠中的其他人,想了想,找出一把砍刀,將鎖鏈統統砍斷,說道:“你們各自逃命去吧,喪屍羣很快就要來了。”

之後不管他們作何打算,一刀砍死暴走,和小蘿莉一起,朝喪屍羣的右方跑去。

……

末日爆發第三十天。

距離海城六百里地,洋城的地界,夜焱和小蘿莉滿臉疲憊,雙眼無神,走起路來,晃晃悠悠,小蘿莉看了一眼夜焱,說道:“哥哥,我好餓啊,我們已經開壞了兩輛車,經過了兩個城市了,卻只吃了一丁點東西,再不找些吃的來,我們就死了!”

夜焱瞟了她一眼,說道:“你當我想啊,這不是沒有吃的嗎!”

“那你倒是去找啊!”小蘿莉惱怒的吼道。

“我…!”夜焱無語的看了看前面,說道:“應該到了洋城了,已經離王城不遠了,那裏應該有吃的,我們加快腳步。”

“不要,我走不動了!”小蘿莉一屁股坐在地上,撇着嘴說道。

夜焱擡頭看看天,陽光毒辣,讓人恨不得中暑,更何況小蘿莉還沒有吃東西,確實是難爲她了,想了想,說道:“好吧,小瞳,你在這兒等着我,我去L市找吃的,一定儘快回來。”

“那不行,我如果丟了怎麼辦?”小蘿莉還真會無理取鬧。

“那怎麼辦啊?”夜焱更加無語了,就在這時,一輛疾馳的麪包車從夜焱面前經過,夜焱微微一笑,想到了絕佳辦法。

站在路中間,擋住麪包車的去路,車門‘哐!’的打開,一個黑絲襪美腿從車上跨下,緊接着一個清純而又顯得霸氣的女子完全印入夜焱的面前。

一身幹練的黑皮緊身衣,胸前飽滿將衣服撐得高高鼓起,在陽光刺眼的背景下,更是閃閃發光,露出的胸部上,幾滴汗珠,俏皮的滾動着,玩耍着,讓夜焱的心也跟着舞動起來。

這上火的天氣,加上這惹火的景色,真是想不噴鼻血都難,然而,夜焱忍住了,因爲身體已經夠虛了,如果再噴血的話,真是要死翹翹了。

“你小子找死啊!”而美女下車之後,一聲暴喝,差點讓夜焱剛剛平緩的心情,再次吐血而亡!

尼瑪,這是女漢子啊!

“那個…我想搭個便車,你看我妹妹,多可憐啊,小小年紀不僅要面臨喪屍的威脅,還吃不飽飯,連個兒都長不起來了啊!”夜焱哭喪着臉,指着小蘿莉,一副她好可憐的樣子。

雖然性格爽快,但畢竟是女人,見到如此可愛的小蘿莉,頓時母愛氾濫,立刻上前,抱起一臉懵逼的小蘿莉,說道:“小妹妹,別怕,走,跟姐姐上車。”

夜焱呼出口氣,跟在美女身後,而美女將小蘿莉抱上車後,直接一腳踹中夜焱的胸口,將他直接飛了出去,冷哼道:“離老孃遠點!”

你!你!

夜焱委屈的看着女漢子,不由掩面輕啼! 洋城不同於其他城市,這裏的喪屍更加狂暴,像暴走這種級別的喪屍數不勝數,而且還有着一個喪屍領袖,他正是和鬼忍一樣的異化者!


只是和鬼忍不同,他的記憶更加完善,而且智商堪比大學學識的人類,可以給喪屍佈防,有計劃的圈養着人類,不必四處尋找人類,每天放一點血,或砍去一腳一臂,供喪屍們進食。

整個洋城的人類,全被圈養於一個大型工廠之內,那裏有着數十隻暴走和幾十只刺骨獸看守,他則率領着衆喪屍將洋城建成一座喪屍王國,一個喪屍的國度,一個供喪屍玩耍的遊樂場。

他正是洋城的王者,陰剎!

此時夜焱所在的麪包車駛進了洋城,車內,除了那個女漢子,還有三名男子,全部手拿***和重擊炮,這簡直是特種部隊的裝備啊,這些人到底是誰啊?

此時一名臉部黝黑的男子衝那個女漢子說道:“欣然姐,已經到了洋城,這裏情況不明,我們應該停車步行前進,以免打草驚蛇。”

女漢子欣然點點頭,輕輕撫摸着小蘿莉的頭髮,說道:“也好,這次我們來只是打探情況,沒必要起衝突,下車!”

“是!”

麪包車停在一邊,幾人陸續下車,欣然看着小蘿莉說道:“這車裏有吃的,你好好呆在裏面,不要出來,我們很快就回來。”

小蘿莉點點頭,欣然又向夜焱吼道:“那個笨蛋,保護好小妹妹!”

夜焱一愣:“笨蛋?說我嗎?”

“不是你是誰?這裏還有別人嗎!”欣然瞪着夜焱,一副你是白癡的樣子。

“你…!”夜焱大怒,真是見了鬼了,老子招你惹你了,竟然這麼說我!

夜焱還想要動手,卻被欣然一腳踢向下巴,直接KO!

“我…你…”夜焱躺在地上指着欣然,滿心無語,這女人,尼瑪真厲害!


“哥哥,你可真夠笨的。”小蘿莉這時還在說風涼話。

看着欣然和三個男子一起走遠,夜焱爬起身,說道:“哎,小桐兒,你說他們要幹嘛去?”

“我怎麼知道,哎,哥哥,有面包你吃不吃?”小蘿莉在車裏一陣翻騰,找出一大包零食,一把一把往嘴裏塞,同時遞出一個麪包說道。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