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好帥哦。」

那些花痴少女尖叫聲一片,其中不乏一些貴族的家眷,雖然想要立即展開追求攻勢,可當她們見到木白和公主親昵的牽手在一起時,無不失望極了,但仍不影響她們那火辣的熱情,不少少女還大膽的朝木白拋出手中的鮮花。

「這木白大人真年輕啊,好厲害。」 「是啊,比我想象中要年輕太多了。」一些平民是第一見到木白真容,也是極震驚。

柳十三笑呵呵的站在原地,等木白一行人走到身前,旋即上前說了幾句送行的客套話,那些貴族和宮廷大臣紛紛上前和木白握手道別,暗中往他袖子里暗中塞著財寶,或是獻媚的拍馬屁。


木白眉頭暗皺,對這些讒言媚語大為反感,但也不好拉下臉來。

隨後,一行人走到馬車旁。

丹尼上前和木白擁抱了一下,嘆道:「老大,我也該回去了,就在這裡分別吧,以後有機會我會來你的領地找你。」

木白拍了拍丹尼的肩膀,點頭道:「兄弟一路保重,月底我和火狼同時舉辦婚禮,你可別忘了來參加。」

丹尼笑道:「哈哈哈,只要我還沒沒死,肯定會來。」

隨著,他又走到火狼身前,和他說了一會兒分別話語,便帶著兩名白銀比蒙離開了。

柳十三的目光也注意到了離去的丹尼,只是覺得很眼熟,但想不起來丹尼的身份了,不知道他和身邊那兩位壯士和木白是什麼身份,關係居然如此要好,早知道如此就因該上前挽留住他的,留在身邊也是一大助力,但現在後悔了晚了,丹尼一行三人的身影很快消失在了眾人的視線里。

……

白帝城,那巍峨的城池屹立在山谷之間,銅牆鐵壁,外部看上去就像是一個鋼鐵要塞,層層守衛得極森嚴,根本看不到當初那黑岩城的影子。

在地精和矮人長達一年多時間的建設下,這城市的建設規劃,初步完成了三分之一左右,內部還有很多設施需要完善,堪稱大陸最強大的城市,畢竟是由地精族最偉大的工程手一手設計,矮人族親自動工建造,各種防禦完美都到了一種完畢的地步。

現在聖荒島已經被冥域大軍佔領,隱居在那裡的地精和矮人,只好暫時遷移到了這個城市裡,不僅如此,這裡面還容納了近七十萬的普通民眾,要是整個城市都建設完好的話,足夠容納下兩百萬人口。 木白一行人從皇城出發,歷經半個月的時間,此刻終於抵擋了亡靈魔谷的範圍。


一場春雨過後,地面很泥濘。

三輛馬車之間,保持著五米左右的距離,一路緩緩行駛在山谷外荒蕪人煙的崎嶇小道上。

火狼騎著他的七級狂暴之熊在馬車最前方帶路,拜迪和阿拉貢分別跟在最後方的一輛馬車後頭,有說有笑,聊得挺快樂。

木白頭戴一頂草帽,一條腿吊在車輪旁晃來晃去,另一條腿翹起而坐,不時甩動手裡的長鞭狠狠抽在兩匹獨角獸的大臀上。

那獨角獸每被抽打一次,一聲嘶鳴,宛如吃了興奮劑一樣,發足狂奔。

「木白你慢點兒,小心顛到孩子。」寒煙的怨怪聲幽幽從馬車內傳來。

這崎嶇的小路很不平坦,馬車跑動時極顛簸。

木白聞言,勒起手中的韁繩,旋即讓獨角獸放慢了速度。

掀開車簾,木白回頭望著坐在裡面的寒煙,笑道:「你沒事吧?」

寒煙白了他一眼,走上前,探出腦袋在車外望了一會兒,已經能隱隱看到前方的亡靈魔谷了。

「前面就是亡靈魔谷了啊。」她咯咯笑道,想起即將舉行的大婚,心裡便如吃了蜜桃一樣,甜蜜極了。

木白微笑道:「再忍一忍就到了。」

寒煙輕輕一點頭,便將腦袋縮回到了馬車內。

木白拉下車簾,繼續專心駕馭著馬車。

兩個小時后,車隊便已駛入了亡靈魔古內那狹長的山谷中。


在他們進入亡靈魔谷內的時候,城樓上的守軍,就已經通過地精族研製的魔力水晶,觀察到了木白一行人的身影。

「駕!」

「駕!」

一隊十一人的騎兵,急速從前方行駛了過來。

這些騎兵裝備的都是矮人族大師親手打造的頂級重裝黑甲,手持一柄三米長矛,騎著坐下由馭獸場馴養的魔獸。普通士兵是三級魔獸,隊長級的則是四級。 那隊騎兵動作很迅速,一上來就將眾人包圍了起來。

「混蛋,眼兒都瞎了嗎?」騎在紅色亞龍背上的阿拉貢一聲怒斥。

那一隊騎兵聞言一陣吃驚,朝阿拉貢望去,從他身上那套金色騎士重甲,和配備的金色長槍來看,一眼就可以認出這是騎兵師團的高級軍官。

那隊長慌忙帶著手下士兵從魔獸背上翻下身,摘下頭上的鋼盔,單膝跪在地上行禮道:「參見大人。」

阿拉貢微微點頭,詢問道:「你們是哪個師團的?」

隊長答道:「屬下是第二師團的,入伍剛滿三個月。」

阿拉貢聞言,這才知道他們是新兵,便沒責怪他們,道:「都起來吧,回去通報,木白大人回來了。」

「什麼?木白大人回來了?」

那隊長和身後的一眾士兵聞言,都是大吃了一驚,目光下意識的撇向最前方的馬車,但能看到一名帶著草帽的青年。

「還愣著幹什麼。」阿拉貢不耐煩的呵斥一句。

「是,屬下這就回去通報。」

隊長慌忙帶上鋼盔,翻身上了魔獸背上,帶著手下士兵很快就朝原路迅速返回而去。

木白轉頭對後方的阿拉貢笑道:「你手下訓練的新兵蛋子還不錯啊,裝備也比皇家軍團強上不止一個檔次,真有你的。」

阿拉貢笑道:「大人過獎了。看來以後要把你的肖像掛在城頭才行,不然回來都沒人認識你,引起不必要的衝突就不好了。」木白笑罵道:「你敢這麼干,我第一個撤了你的職。」

火狼在前方哈哈笑道:「等回去在扯吧,前面就是白帝城了,我們快進去。」

木白點點頭,催動馬車繼續趕路,一邊打量著白帝城那宏偉的身影。

離開這麼久,這次才回來,他幾乎都不認識這座城市了,心裡暗自讚歎,都把城市建設成這樣,也是舉世無雙了。

……

那些騎兵返回城內后,木白回來的消息頓如一陣風般傳遍了城內的大街小巷,引起巨大轟動。 「咔嚓!咔嚓!」鋼鐵齒輪的清脆摩擦聲從城門傳來。

只見那高達十米的鋼鐵巨門,頓被緩緩朝上拉開了。

旋即,一隊隊裝備精良的重裝步兵從城內蜂擁而出,分兩排站定,大約有一千來人,一字排開上千米,拔出後背的雪白重劍斜指在半空,擺開最為隆重的迎接陣勢。

無數平民都站在城門內的街道兩旁翹首盼望,聊得極歡騰。

三輛馬車遠遠行駛了過來。坐在車前的木白壓低草帽,笑道:「人還真多啊。」

前方的火狼道:「這裡的人,幾乎都是東方邊境的難民,現在已經是我們白帝城的人了,只要你願意,就算是在這裡建立一個國王都沒問題。」

木白眉頭暗自皺起,沉聲說道:「我對這些不感興趣。火狼,白帝城能夠建設成今天的規模,你花了不少心血在其中吧。」

火狼笑道:「我只是按照你設計好的計劃來做而已,這都是大家的功勞。」

「好厲害的城市,比皇城還要宏偉得多啊。」寒煙此時從馬車裡探出腦袋,近距離的直觀身前這座鋼鐵城市,驚嘆極了,她還是第一次見到這傳說中的白帝城。

木白微微一笑道:「以後這裡就是我們的共同的家了。」

寒煙心裡流淌著一股暖,找到了一種歸屬感。

「來了!是木白大人他們來了!」

人群頓時沸騰到了極點。

忽然,只見城內衝起上百道絢爛的魔法光芒,在半空中猛烈爆發,那飛舞的七彩光芒,宛如一朵朵綻放的鮮花般。

木白見了,不禁奇道:「我們軍團中也組建了魔法師團嗎?」

火狼點頭道:「很多在大陸浪跡的高手都自願加入了我們的軍團服役,我們給出的待遇很好,每天都有很多人慕名投靠。」

寒煙道:「難怪我在皇宮的時候,聽聞白帝城的軍團戰鬥力很強大,原來你們還收編了這麼多高手,你們哪兒這麼的資金來兌付軍團的開銷?」 現在是困難時間,連帝國的國庫都虧空了,白帝城卻能在這個戰亂時期奇迹般的組建出一支強大的軍團,其開銷之巨大,可想而之。

火狼得意道:「木白建立的商會,現在是我在管理,我們有自己的特別產業,積累了很多財富。」

寒煙聞言,臉色微微一變。據她的了解,現在白帝城的商會勢力已經是全國主流,幾乎將帝國所有財富都聚集在了這裡。以白帝城如此驚人發展勢頭,恐怕用不了多長時間,就可以達到掌控全國的地步。就如火狼先前說所,只要木白願意,隨時都可以在這裡建立一個全新的帝國,就看他願不願意而已。

……

入夜。喧囂了一天的白帝城,這才歸於寧靜。

城中心,有一棟全新建立起來的九層高樓,這樓是圓柱形,鋼鐵澆築,樓頂則如一個圓帽,將整個大樓籠罩在其中,點亮著萬盞輝煌燈火,外觀看上去美麗極了。樓下,有層層精銳的戰士在巡邏,就連上空也有武鬥機甲軍團的士兵在飛行巡邏,監視著城內的一切動靜。

這棟大樓,便是新建立起來的城主府。

大樓頂層的一間會議大廳內,一張長桌兩旁,此時匯聚了近百名白帝城內所有的高級軍官、幕僚以及地精族和矮人族的族長。這便是白帝城的最高決策議會。

那些幕僚多是總商會分佈在全國各地分會的會長,負責商業貿易,少數幕僚則是提供城市建設的規劃方案,以及行政管理。

每個人身前,都擺放著一杯冒著騰騰白霧的香茶,散發出一陣沁人心脾的芬芳。

木白端坐在最上方,目光驚訝的打量著身前那一張張陌生的臉孔,不知道火狼用了什麼辦法,居然能夠招募到如此多的高手和智者,這些人曾經在帝國上可都擁有不小的名頭。

白髮稀鬆的地精族族長耶魯修,乾咳兩聲,會議廳內的氣氛頓時變得極嚴肅。他望著木白咧嘴一笑,露出幾個搖搖欲墜的老黃牙,聲音略帶幾分嘶啞道:「小子,才幾年不見,你身上的變化還真是讓我感到吃驚。啰嗦的話就不說了,現在你回來了,我們都很尊敬你這個城主,願意隨時聽從你的決議。」 收復皇城一戰,木白儼然成了帝國所有人心目中最偉大的英雄,此時在眾人心目中的地位自是無可比擬。

木白點了點頭,目光在眾人身上掃視一眼,緩緩說道:「我這次回來,並不准備接掌權利,我準備把城主之位讓給我的好兄弟火狼。」

此話一出,頓時在眾人心裡驚出一層巨浪。

白帝城現在匯聚的力量,相當於天龍帝國以前半個國家的國力,木白居然不要這個權利,這實在讓人不解和吃驚。倒是矮人族和地精族的族長始終比較平靜。

矮人族長亞歷諾斯哈哈笑道:「小子,我真喜歡你這樣爽快的人,不簡單,不簡單啊。」在巨大的權利誘惑前,能夠拿得起放得下的人,整個大陸也沒幾個人能夠做到。

「木白……你腦袋沒糊塗吧?」坐在一旁的火狼吃驚道。

木白道:「我現在很冷靜,在路上的時候心裡就已經有這個打算了。」

火狼不敢置通道:「這怎麼行,白帝城可是你一手打下來的,怎能把城主之位讓給我?」

木白道:「因為你是我兄弟,我了解你,也最為信任你,相信白帝城在你的管理下,能夠實現我當初的理想,把這裡建設成一個沒有階級壓迫和不公等的法則制度,公平溫暖的家園,這裡沒有奴隸,大家都是平等以待。」

那些幕僚聽了木白的話,紛紛讚賞的點頭,當初他們也是因為這個理想,才願意加入白帝城。


「火狼。」木白目光灼灼的望著身旁的火狼道:「沒有我,現在這一切不是發展的很好嗎?我回來只是看看大家,我相信你會做到比我更好,不要再推辭了。」

火狼的眼眶都被熱淚濕潤,深深吸了口氣,讓內心平靜下來,他重重一點頭道:「好,我答應你。但你不就任城主,以後準備去哪兒發展?」

木白笑道:「還有更遠的路在等我去走,這裡不是我想待的地方。」

火狼聞言,當時就明白了木白的意思,看來他是準備繼續朝強之路前進,畢竟他擁有神級的實力,一些權利對他來說,根本就不重要。 那些官僚交頭接耳,小聲議論著木白的決議,就算他們生平閱人無數,此刻也有一個人能夠看懂木白內心的想法。

木白微笑道:「還有一件事要跟大家宣布。」

眾人聞言,會議廳內瞬間安靜下來。

木白道:「月底的最後一天,我會和火狼同時舉辦婚禮,到時候全城同慶,我相信這將是白帝城建成以來最熱鬧的一天。」

一名樣貌精明的中年幕僚道:「大人,舉辦婚禮的時候是否要邀請全大陸的王公貴族?」

火狼道:「我看就不用了吧,這是我們自己人慶祝,邀請他們幹什麼。」

木白卻搖頭道:「不,一定邀請到,而且每個人都得來,到時候我還用重要的事情要宣布。」

「重要的事情?」眾人心中一陣疑惑。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