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到這一幕,郎夫婦的戒備感終於弱了下來,對於面前這個青年漸漸變得友好。

「中域的疆土可謂是無邊無際,其中百門林立,勢力的分佈複雜至極,我們就拿你所要尋找的暴風學院來說吧!」

這話是男子主動站出來說的,作為一個修鍊者,他比婦女要了解的更多。 心安何方 好啊,那就勞煩了!」

葉天微微點頭說道,同時豎耳恭聽起來。

818學校那對鬼見愁CP ,坐落於中域極東之地,其中強者無數,它是所有下域人最渴望前往的地方之一。」

男子緩緩的解釋道,說的極為的詳細。

但是這卻不是葉天所要聽的重地,於是他直接問道:「那你們之前所謂的領地又是什麼意思?還有,中域有城池嗎?」

男子見話語被打斷並不生氣,耐心解釋道:「領地區別了中域一切勢力所涵蓋的範圍,就像暴風學院,據說他們將方圓一千里的土地都涵蓋在了自己的管轄範圍之中,我們就稱之為領地,一旦進入了那個地方,那一切都得要聽他們的了。至於你所說的城池,這在中域簡直不可勝數,在城池之下還有城鎮,村莊,不過這些都是被涵蓋在領地之中,因此我們是不提及的!」

「哦,原來是這樣,那暴風學院也算是夠霸道的!」

葉天頗有些敢感慨的說道。

「那是自然,實力代表著一切嘛,就像是我們這兒,屬於烈焰學院領地的極偏遠地區,但照樣歸他們管轄!」

說道此處,男子的臉色突然顯現了一絲憤恨,但一閃即逝。

葉天雖然捕捉到了,但是沒有多管,繼續問著自己的問題道:「那這烈焰學院佔地多少呢?相比於暴風學院又是如何?」

聽了這話,男子好似被難到了,沉吟了一會才道:「這還真不好說,兩者都是中域最為強大的勢力,但是從佔地來看,烈焰學院要稍稍差上一些,因為他們只有方圓九百里,不過饒是如此這也是一個無法想象的面積了!」

葉天略有深意的點了點頭,心中極為贊同男子的說法。

暴風下域的面積總和起來差不多也只有幾千里左右,那已經可以用無邊無際來形容,總之葉天是沒有走完過。

但是一個學院的佔地就要颳去近千里,而這中域又是百門林立,真的很難想象整個中域到底有多大,說不定真像男子所說那樣無邊無際。

「那烈焰學院地處哪裡呢?距離暴風學院有多少距離?」

葉天再次拋出了問題,這也是他此刻迫切想要知道的,因為他的第一站就是暴風學院。

男子聽罷沉吟了一下,半響才道:「距離我是算不出來,但是烈焰學院處於極北之地,與暴風學院形成了一個對角,光是以方圓來算就難以估計!」

「那你們假如前往兩大區域豈不是要花上許多時間?」

葉天滿臉詫異的說道,這距離感也太變態了吧!

「豈止是許多,有時候甚至需要好幾年,不過這個只是對於我們這些窮人而言,假如你有錢,那可以前往驛站雇傭一頭代步妖獸,它的速度極為快速,至少能節約你一半的時間,而且傳說中各大學院都有一種特別代步的奇物,速度能達到圓滿境巔峰強者全力奔跑的程度,只可惜這東西我們也只是聽說,從沒有見過!」

男子說道最後奇物時臉上布滿了嚮往,彷彿很想見一面一般。

聽到了這東西,葉天的臉上頓時也露出了詭異的笑容,這東西他不止見過,還親自乘過。

就想烈焰學院的烈焰飛駒,這真的是一件極為強大的代步工具。

「妖獸?你確定所說的不是馬嗎?」

這時葉天又想起了男子所說的另一種方法,心中不由的再次驚異了起來,這中域驛站也太厲害了吧,居然能抓來妖獸做代步工具。

聽了葉天的話,男子忍不住笑了起來,道:「當然不會是馬,它們代步慢不說又死得快,因此早就已經被淘汰了,我所說的乃是最為正宗的妖獸,比如六階或者七階的風狼,當然你有錢就連九階的風狼也可以僱到,反正這些都是他們調教好了的!」

「嘎!九階風狼?」

葉天在這一刻徹底驚訝了,這九階的妖獸怕已經到達了圓滿境了吧,居然也能被抓來,這中域的底子到底有多麼深厚,不應該是驛站的底子。

男子彷彿看出了葉天心頭的震驚,主動解釋道:「你不要驚訝,這驛站乃是三大學院共同開設運營的,因此才能獲得這麼多強大的妖獸!」

「原來如此!」

葉天深深的點了點頭,這三大學院還真是會做生意啊。

同時他的心中想到了暴風安當初強塞給他的三百金石,也許這東西真有大用。

在這一刻葉天心中已經有了打算,假如可以他要親自前往烈焰學院一趟,最好能從烈焰虹的手中借一頭烈焰飛駒來,畢竟自己那時候不惜性命救了她的弟子。

至於之前與烈焰虹的仇恨,此刻經歷了生死大落的葉天早已經看破了,那隻不過是意氣用事罷了。

「能跟我說一下那些妖獸的價格嗎?畢竟我初來乍到不太熟悉!」

葉天繼續如同小白一般的問道,同時對於這對夫妻好感增加了不少,他們孜孜不倦的回答與善心令葉天為之感激。


男子臉上依舊淡定,此刻他已經徹底將葉天當成了外域人了,只見其微微一笑解釋道:「當然可以,我們中域所使用的是一種名為金石的東西,它來自於中域一些珍貴的礦藏內!至於妖獸的雇傭價格,我就知道一種,一頭六階風狼的價格好像是五顆金石!」

「什麼?五顆金石?」

葉天聽罷臉色一驚,忍不住驚呼道。

「你不要激動,我知道這價格確實貴了些,但是畢竟一頭六階風狼等同於八階巔峰強者,而且是極佳的代步工具,收這個價格也算合理了,反正我們是消費不起的!」

男子語氣平淡的解釋道,話語間不經意的流露出無奈感。

葉天將這些都聽在心裡,但是並沒有多言。

「這……好吧!」

葉天以一種無奈的語氣說道,其實他不受覺得貴,反倒是驚嘆這妖獸的便宜價格,看來之前那三百金石真是夠用很久了。

感情暴風安這個先知卓見的老者早已為他鋪好了一切道路,只可惜在中域大道上發生了那件事。

而且現在葉天在這裡也不知道距離自己遇襲到底過去了多少時間,在幽冥天霧中他曾昏迷過一段時間,時間完全計算不清了。

此刻只能抵擋暴風學院後去問自己的幾個兄弟了。

「唉!友宜他們可能以為我已經死了吧!」

想到此處,葉天的心中就不免泛出絲絲的傷感,自己不在,他們不要受到司空典欺負才好。

越是如此,他對於前往暴風學院的慾望就更加強烈。

「恩人,距離此地最近的驛站在哪裡?」

葉天直接出言問道,語氣中充滿了擊破感。

「額……」

面對其火急火燎的姿態,男子的身子忍不住一頓,道:「小兄弟,現在已是黑夜,而此刻也是極為偏僻之地,你還是在此地休整一夜在出發吧,而且距離此地最近的驛站也在方圓兩百里之外,這一去得花上很長時間!」

「什麼?這麼遠?」


葉天聽了這話額頭忍不住冒出了冷汗,終於明白了男子所言那個極為偏僻之地是什麼意思了,感情偏僻到了這個地步。

「那好吧,看來我只能叨擾一晚了!」

葉天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無妨無妨,小兄弟還有什麼問題就儘管問,我們儘可能幫你解惑,畢竟我們這兒已經好幾年沒有客人來了!」

婦女當即就接話道,語氣極為熱情。

「那小子還有最後一個問題,諸如暴風學院這些強大勢力,他們所涵蓋的領地如此之大,那該如何管轄呢?」

葉天問出了心中最深處的疑惑,這也是極為重要的問題。

誰知聽到這個問題後夫婦兩人頓時就臉色大變,臉上統統都顯現了慍怒之色。

葉天見狀心頭大驚,忙道:「你們這是怎麼了,小子言語間假如有哪裡得罪了兩位,還請見諒!」

聽了這話,夫婦的臉色稍稍平緩了一些,那位婦女臉上強擠出了一絲笑容道:「小兄弟,不好意思了,這事與你無關,今天我們累了,這個問題下次再給你解釋吧!」

婦女說完不待葉天回答就與男子一同走出了小屋。


今晚他們怕是要露宿野外了,因為唯一的床被葉天給佔了。

看著這一幕,葉天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這兩人定然有著某些心事,此刻不願意說他也不好多問。

兩人離去后,他在床上盤腿坐了下來,其實他選擇留下還有另外一個原因,那就是修為。

此刻他完全就等同於一個普通人,空擁有九階初期的境界,卻沒有其力量。

「刷!」

剛一坐下,丹田內的氣旋就如同饑渴難耐的痴女一般瘋狂的吸收起周圍的靈氣來。

這不吸可好,一吸就讓葉天心驚了。

此刻雖然地處偏僻,但靈氣卻極為渾厚,完全與下域無法相比,是下域的兩到三倍之多。

之前葉天只顧詢問問題,現在終於發現了中域這個最大的特點,在此等環境下長大的人真可謂是擁有得天獨厚的修鍊優勢。

而在現在,葉天這個下域人也擁有了,一代耀眼的新星將要誕生。

靈氣連綿不斷的流入身軀,使得葉天全身生出了一股充盈舒暢的感覺,真的是不可言喻。


而這個狀態,維持了一整夜…… 「砰!」

第二天一早,天還蒙蒙亮,葉天修鍊的屋內就傳出了一聲悶響。

隨即他的臉上就露出了興奮的笑容,因為在這一刻他突破了,經過一夜的修鍊后一舉來到了九階中期。

經歷了這麼多磨難,到至最後還能有所突破,這真是一種大幸。

也許這就是所謂的破而後立,危險與機遇永遠並存。

「蹬蹬蹬!」

外面很快就傳來了男子的腳步聲,他彷彿是聽到了裡面的動靜。

「嘩!」

見狀葉天剛剛升騰起來的氣勢一下就隱了下去,又恢復了之前略有些虛弱的樣子。

「小兄弟,你怎麼了?屋內發生了何事?」

男子直接走了進來,他與婦女就休憩在外面的茅草堆上,裡面的悶響驚動了他們,同時還伴隨著一股絕強的氣息,所以男子必須要跑進來看一下。

「沒事,沒事,剛剛我真氣絮亂了,不小心從床上摔了下來!」

葉天罷了罷手,笑著解釋道。

他的修為能藏還是藏著好,一旦讓外人看透了總會有隱患,而且面前這男子也是九階中期高手,修為著實不弱。

「那好吧,小兄弟再休息一會就起來吃早餐吧,我婆娘已經去準備了!」

男子點了點頭,也沒有再多問,說罷就走出了房門。

葉天看著他略有些蕭瑟的背影暗自點了點頭,其實他的心底很感謝這兩夫妻,不僅救了他不說還將自己的小屋子讓給自己,光是這一舉動就能體現他們淳樸的心境。

只是不知為何,這對夫妻的臉上總是帶著一抹濃濃的憂愁,而且遇到某些事就會大變臉色,就像聽了葉天昨天那個問題一樣。

在房內又休息了一會,徹底穩定了體內的靈氣之後,葉天終於踏出了房門。

屋外此刻天已經亮了,一股只屬於早晨的清新氣息撲面而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