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天窗之後,所有的霧氣全部消失不見了。

吳三通沒有再說話。

而是控制著吳淵的身體,微眯著眼睛看著天窗之內。

視野完全共享,吳淵也能夠看見。

天窗的落腳之地,約莫有兩米多寬。

材質也是青石。

往前,是一條通道,只不過越來越小。

最開始有兩米多的高度,越往裡,高度越低。

吳淵也沒有發問了。

這裡並不是絕對的安全,吳三通的修為,也不能夠碾壓一切。

尤其是杜乾被他放回去,就更需要小心翼翼。

自然吳淵也命比啊,吳三通是為了保證杜乾的安全,同樣也說明,他有一些把握了。

就在這時,一塊初始之石忽而出現在吳淵的面前。

自然,這也是吳三通控制身體所取出來的。

手,點在了初始之石上。

大量的陰陽之氣,轉瞬之間全部湧入了吳淵的丹田中。

轉瞬之間,修為完全恢復。

多餘的陰陽之力,被壓縮成了一小團,落在了吳淵的心口位置。

同樣,吳三通的這個施法過程,也完全被吳淵所記憶。

「芥子……」


忽而,吳淵的口中吐出兩個字,同時又是一道法訣掐出。

吳淵明顯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忽然變得輕盈了起來,緊跟著就開始縮小。

傾刻之間,本來在視野中,最後不足一人的通道,已經變得巨大無比。自己的身體,變得如同米粒一般大小。

身體直接往前走去,吳淵壓抑著心頭的驚愕,法術,竟然能夠這樣用?人的身體,都能夠縮小成這個程度。

修鍊者,果然是無所不能。

身體的速度,很快,陰陽之力在吳三通的操控之下,似乎轉變成了另外一種靈力,帶著自己迅速往通道另一側飛去。


約莫幾分鐘之後,通道到了盡頭。

最後在自己這個米粒大小的程度去看,已經不再是那麼寬闊高大。

最多只有一個人的頭顱大小了。

進入通道之後,一股失重的感覺驟然出現。


吳淵只覺得身體完全無法漂浮!猛的往下墜落!

「莫要驚慌!」吳三通的聲音在意念之中響起。

陰陽之力再一次變化,更加的輕盈。

墜落稍微緩慢了一點兒,吳淵也看到了下方的一切。

這裡是一個巨大的封閉空間,光線很暗。

在最中心的位置,有一個巨大的祭壇。

四周,則是有近百個小祭壇,每個祭壇之上,都放置著一塊初始之石!每一塊初始之石,都有兩米左右大小!

而自己墜落的地方,距離祭壇,目測有兩三百米的距離!

就在這時,耳邊,也想起了地獄空間的提示音!

「進入情景地圖雲隱城之史詩情景。」

「難度增加:史詩1星。」

「任務獎勵增加:由獲取陰陽初始訣線索,更換為,獎勵整本陰陽初始訣。」

「任務要求:殺死祭壇殘留之魂。」

「任務提示:強大的外力,地藏王的傳承,將是你制勝的唯一途徑!」 吳淵的眼睛微眯了起來。

自然,這也是吳三通在控制,吳淵本人已經是一個旁觀者。

「殘留之魂?」

吳淵口中吐出喃喃的話語。

「為師的力量,以及地藏王的那一部分傳承么?傳承之中,只有一式。」

吳淵意念微凌,此刻卻不敢打擾吳三通。

身體,落在了地上。

那輕飄飄的感覺,頓時變成了厚重。

「這裡禁止了御空,剛才為師使用酒仙宗的風靈決,將陰陽之力轉換成了風屬性的靈力,即便是有禁止御空的法陣,也無法讓你本身變得沉重,若是其他人,以這樣的方式忽然落地,即便是沒有重傷,也一定會驚醒這裡的東西。

吳三通的話語在意識中響起。

繼續控制著吳淵的身體往前走去。

接觸到地面,那厚重的感覺就像是拉扯著腳下一樣。

所有的陰陽之力,都進入了身體之中,此刻吳三通竟然控制著身體,單憑肉體的力量前進。

吳三通這樣做,一定有他的道理,吳淵依舊沒有去問。

周圍的那些小祭壇上,初始之石蘊含著大量的陰陽之氣。

這些陰陽之氣的濃郁程度,已經完全超越了吳三通在酒仙宗拿出來的那塊初始之石。

那一塊,都能夠讓自己築基之後嘗試結金丹。

這些初始之石,要全部落在自己的手中,自己能夠達到什麼修為?

很快,吳三通就控制著吳淵的身體,來到了第一個小祭壇旁邊。

手,觸碰到了祭壇,就像是有粘連性一樣,直接往上攀爬。

片刻之後,就來到了祭壇之上。

初始之石在自己如今這個身體大小去比較,如同山嶽。

吳三通控制著,將手落在了初始之石上。

下一瞬,初始之石就消失不見了。

吳淵能夠清晰的感覺到,地獄第二層,多了一塊初始之石!

並且地獄第二層給他的感覺,已經開始有了變化。

陰陽之氣的強大,會讓陰陽路也變得強大。

下一刻,吳淵的意識被拉了回來。

因為吳三通控制著身體,又開始前往附近的小祭壇,如法炮製的收取初始之石。

這個動作在吳淵看來,怎麼都不像是光明正大的取。

而是在偷……

回想剛才的任務要求,中心的大祭壇之上,有一個殘留之魂……

吳三通應該是不想驚醒那個魂。

動作重複多了,吳淵看的都覺得有些麻木了起來。

只不過,這裡的氣息,似乎有些變化了。

初始之石會無時無刻的釋放陰陽之氣。

此刻,已經被自己收取了一小半。

這個空間之中的氣息,開始變得極為的不穩定。

最中間的大祭壇之上,忽而飄起幾團忽明忽暗的灰白色火焰。

一個若隱若現的身影,連帶著一個巨大的座椅,出現在祭壇中心。

火焰開始燃燒的穩定起來,那身影也在逐漸清晰。


吳淵明顯察覺,自己的身體動作快了很多。

吳三通,明顯在搶時間。

一個小時,看似很長,實際上自己的身體絲毫都沒有停頓。

初始之石,只剩下最後十幾塊。

祭壇之上的身影,已經完全清晰起來。

那是一個男人!

渾身皮膚乾癟無比,面容枯槁的男人!

一身黑白兩色的長袍,透出一股濃郁的死氣。

在他的身下,那張巨大的椅子,是一種詭異的樹木。

就像是生長在祭壇之上一樣。

細小的藤蔓刺進了他的身體,只不過,此刻那些藤蔓也像是很多年沒有吸收到養分似的,已經枯萎了大半。

此刻,那男人的身體正在顫動著,他的眉心顯得格外的痛苦,就像是吳淵取走了初始之石,也給她造成了傷害一樣。

他的眼睛,不停的顫抖,眼皮緩慢的想要睜開。


吳三通凝重的聲音在吳淵意念之中響起:「仔細觀摩,為師會完全控制你的身體和他鬥法,記住你的修為,都可以怎麼樣去使用。離開這裡之後,為師也會將記憶給你,讓你感受離神境界的修為。」

聲音落下的瞬間。

吳淵已經感受到自己的意識被擠壓到了一個極小的地方。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