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那快點刷牙洗臉吧,我等着你!”吳良點點頭,收回眼神,拿出兩個碗,把豆腐腦的袋子套在碗裏,然後打開裝油條的袋子。

蘇冰下了牀就開始洗漱起來,吳良坐在桌旁看着蘇冰忙來忙去,蘇冰的每一個動作吳良都開的十分仔細,而且記在心裏。

看着吳良這樣在家裏忙活,吳良很希望兩人能夠永遠的這樣,平凡的生活。

可是生活往往都是身不由己。

“好了!”蘇冰做完一切,也打扮的十分漂亮,於是就來到桌子旁坐下。

“嗯,那好,咱們一起吃吧!”吳良把豆腐腦放在蘇冰的面前,並且把油條和小籠包放在兩人中間。

“呵呵,好!”蘇冰露出迷人的微笑,夾起一個小籠包輕輕的咬了一口。

吳良見此,微微一笑,拿起筷子夾起一根油條,往豆腐腦裏沾了沾, 然後一口咬下,一下豆腐腦的鮮嫩與油條的香脆席捲了吳良的舌尖。

“真好吃!”吳良大口咀嚼了幾下,油條豆腐腦永遠都是最好吃的小吃。

“呵呵!”看着吳良嘴裏流出豆腐腦,蘇冰忍不住笑了兩聲,然後一口將另一半的小籠包放入嘴中。

“笑什麼,這樣的確很好吃,不信你嚐嚐!”吳良微微一愣,蘇冰笑的很美,很誘人,讓吳良心中有種激動。

“不了,我一會再吃!”蘇冰吞下小籠包,然後夾起油條學着吳良的樣子,將油條放進豆腐腦泡了一下,然後再夾起輕輕的放入嘴中。

蘇冰輕輕地咬了一口油條,然後感覺味道不錯,最後學着吳良的樣子,眯起眼睛,露出一副很享受的樣子。

看着蘇冰的樣子,吳良露出一個微笑,然後夾起剩餘的油條,開始大口大口的吃着。

兩人都被這種美味吸引,於是開始了你爭我奪。

不一會油條全部被吃完,而豆腐腦也是吃的乾乾淨淨,至於小籠包蘇冰吃了一個後就不吃了,最後還是吳良捨不得浪費,全部塞進自己的肚子裏。

“好飽了,從來都沒有這麼吃過!”蘇冰拍拍自己的肚子,同時抱怨道:“以後我要是長胖了,你可不能嫌棄我,不然我恨你一輩子!”

“那能呢,不管你變成什麼樣子,都是我的女神!”吳良把胸口拍的啪啪作響,拍完就去拿抹布把桌子抹了一邊。

“討厭了!”蘇冰臉紅撲撲的看着吳良做完一切,坐在椅子上不好意思的低下頭。

“呵呵,是不是惦記着什麼啊!”吳良放好抹布就走到蘇冰身前坐下。

“哼,你有什麼值得我惦記的啊!”蘇冰崛起小嘴,慢慢擡起頭,此時蘇冰臉上的紅暈已經消失的差不多了。

“是嗎?那好,我今天準備教某人成爲煉氣師的,幾人某人不願意學,那麼我也省下心了!”吳良眉頭一跳,似笑非笑道。

蘇冰聽見吳良的話,頓時大急,伸手拽着吳良的耳朵:“你說什麼,居然不想教我了,哼,再說一邊!”

經過吳良的刺激,蘇冰立即就表現出原本女漢子的一面,捏着吳良的耳朵說什麼也不放。

這如果讓一個氣士知道今天蘇冰的所作所爲,那麼這個煉氣師肯定嚇得半死,並且還會誇讚蘇冰一句:“真是膽大妄爲,一個個小小的凡人,居然敢擰氣王的存在,這是不是找死的行爲呢?”

但如果這一切都是真的,而且這一切又被吳良知道話,吳良肯定會說一句:“老婆管老公那是天經地義的事!”

所以不管蘇冰怎麼鬧,吳良都不會生氣,反而樂在其中。

“呵呵,不敢,不敢了,我下次不敢了!”吳良呵呵一笑,滿臉的討好道。

“哼,還敢有下一次!”蘇冰冷哼一聲,看着吳良那一副享受的表情,蘇冰就氣不打一處來。

“啊!”吳良愣了一下,知道說錯話了,於是連忙道:“沒有下次了,還不行嗎?”

吳良說完就露出一個很痛的表情,這讓蘇冰見了,立即就鬆開了手,並且還對着吳良的耳朵吹了吹。

“沒擰疼你吧!”蘇冰輕輕揉着吳良的耳朵,一口口吹着氣。

“你說呢?”吳良繼續裝痛道。

“那好,是我不對,以後再也不擰你了好了吧!”蘇冰心疼道。

從小到大,蘇冰都是站在吳良的前面,一旦有人欺負吳良,蘇冰總是第一個站出來,並且和那些欺負吳良的人,進行着各種的鬥爭。

所以這也養成了,蘇冰在吳良面前,就是一個大姐姐的形象,而且是那種無微不至的形象。

“好,現在好多了!”見好就收,這是每一個成功人的天性,所以吳良也不例外。

“真的好多了嗎?那現在咱們是不是該談談其他的事了!”蘇冰不確定的問了一句,然後就把話題扯了回來。

“嗯,好,我也不逗你了!”吳良擺出一副嚴肅的表情道:“經過昨晚我對你的資質檢測,發現你的資質還不錯,所以現在我鄭重的問你,你是否願意跟我學習靈訣,然後成爲煉氣師!”

“願意,願意,當然願意!”蘇冰急忙拉着吳良的手激動道。

在吳良說出自己是煉氣師時,蘇冰就有種要和吳良一起修爲的衝動。

蘇冰因爲這事已經有了一天一夜的煎熬,等待這麼久,蘇冰就是想從吳良口中說出自己有當煉氣師的資質。

如今吳良說出來了,蘇冰卻有種恍如夢中的感覺,好像自己得到了全世界,而且以後也可以和吳良一起踏着煉氣師的道路。

“呵呵,那好,經過檢查,你的資質水屬性偏強,那麼今天我就教你葵水九變,並且再教你兩個法訣,一個是水遁術,一個是水箭術,這兩個一個是逃跑加趕路使用,另一個則是,攻擊型靈訣!”吳良微微一笑,對着緊張看着自己的蘇冰的額頭一點,三種靈訣就進入蘇冰的識海之中,並且牢記在其精神之中。

今天吳良交給蘇冰的,都是吳良做完睡覺時,翻閱出來的幾種適合蘇冰修煉的法訣。 吳良對着蘇冰的額頭輕輕一點,蘇冰立即就覺得自己的額頭有些痛,把並且好像還有什麼東西往自己的腦袋裏鑽似的。

痛來的快,去的也快,一個來回用了不到一秒。

“感覺怎麼樣?”吳良收回手,關心的問道。


“啊!就是頭有些痛,不過現在好了,而且我感覺我的腦袋裏,多了很多不屬於我的東西,裏面有你說的那些法訣,難道這都是你弄的嗎?”蘇冰捂着頭,用手拍了拍,然後有些驚訝與疑惑。

“呵呵,沒錯,剛纔我用了傳神之法,把一切想要教你的東西,全部映在你的腦袋裏,這樣你就永遠不會忘記了!”吳良微微一笑,點點頭。

這種把知識傳到別人腦袋的手法,很是耗費心神,只要稍微有些差錯就可能在牀上躺個三五天。

如果不是因爲要讓蘇冰永遠記住這些靈訣,吳良也不會使出這一招。

“嗯!我看看到底有什麼東西?”蘇冰點點頭,昨天已經見識了吳良的諸多手段,現在吳良的這一招,蘇冰也就是愣了一下,之後也沒有什麼的好在意的。

“哪好,你先看看,如果有什麼不懂的,一定要告訴我,我爲你講解一下!”吳良點點頭。

蘇冰輕嗯一聲,閉上眼睛就陷入自己的腦海中的那些知識海洋之中了。

蘇冰查看靈訣,吳良在一旁也沒有閒着,同樣是閉上眼睛,開始進入修煉之中。

在這出租屋裏修煉很是費勁,只要運轉幾息聚寶決,吳良身邊的靈氣就形成一個真空帶,不過現在吳良也沒有好的辦法,有蘇冰在這,吳良也不好意思往雷陣山而去。

雖然哪裏的靈氣還算充裕,但和陪蘇冰比起來,雷陣山哪裏就不值一提了。

幾息之後,身邊的靈氣消失殆盡,吳良睜開雙眼,發現蘇冰依舊閉着眼睛,查看着自己給的靈訣之中。


閒來無事的吳良,就開始計劃着自己的未來,現在自己已經被學校趕了出去,而且暫時還不能找自己的父母,那麼接下來就只能修煉修煉再修煉了,順便賣些丹藥賺些錢。

“唉,沒有實力,幹什麼都不順,如果自己能天下無敵,世界任意闖蕩多好!”吳良嘆口氣,眼睛看向蘇冰。

蘇冰閉着眼睛,雙手放在腿上,一種氣勢脫俗之感悠然而起,如果穿上古裝,那就是一個絕天下之美的美人胚子。

吳良看着看着就入迷了,心裏想着與蘇冰比翼雙飛,然後子孫滿堂,最後隱居山林,過着神仙般的生活。

“嗯,你傳給我的都是水屬性的靈訣!”在吳良入迷之際,蘇冰已經匆忙的看了一邊所有靈訣的內容。

“沒錯啊!你的根基比較接近水,所以教你水屬性的靈訣,這樣你修煉起來就會比修煉其他屬性的靈訣快些!”吳良點點頭笑道。

“那我是不是不能學習其他屬性的靈訣了?”蘇冰疑惑道。

“當然不是,你也可以學習其他屬性的靈訣,但是那樣修煉的速度會很慢,甚至你還沒有修煉出什麼,但你的大限就到了,所以很多人都會學習與自己屬性相同的靈訣!”吳良搖搖頭,耐心解釋道。

“哦,那我要是把葵水九變練成了,可不可以學習別的靈訣啊!”蘇冰點點頭道。

“可以,但是我建議你最好只修煉一種屬性的靈訣!”吳良眉頭一皺建議道。

“嗯!”蘇冰點點頭同意道。

“那好,趁現在還有點時間,我給你講解一下葵水九變的要點吧!”吳良拉起蘇冰往牀上而去。

兩人來到牀邊坐下,吳良就開始給蘇冰講解葵水九變與水箭術與水遁術的要點。


葵水九變需要進行九次蛻變,每一次蛻變,修爲與實力都會進行一次跳躍性的飛躍,每一次的飛躍都是生命的綻放,每一次修爲的提升,壽元都會無限制的增加。

而水遁術就是一種遁術,只要有水,就能一個地方瞬息直接到達另一個地方,哪怕兩方距離千萬裏,只要施展幾次水遁之術就能來回穿梭一個來回,可見水遁之術的可怕之處。

這是這水遁之術需要有水才行,並且維持水遁術還需要強大的靈氣支撐,如果沒有濃厚的靈力,也許沒有到達目的地,就會從水遁狀態下脫離出來。

至於水箭術,其實也就是一種攻擊手段,水箭術可以根據煉氣師的修爲與靈力的多少,進行攻擊。

只要煉氣師的修爲高,施展的靈力多就能造成巨大的傷害。

經過長達一個多小時的述說,吳良纔講解完三種靈訣的要點。

當然水遁術與水箭術都是建立在葵水九變的基礎上的,只要葵水九變層次提升,水遁術與水箭術威力才能發揮到最大。

“好了,先說這麼多,以後還有什麼不懂的,你再問我,我的手機號你也知道,到時打電話就行了!”吳良舒口氣,輕輕摟過蘇冰。

蘇冰在剛纔吳良的講解中聽的很仔細,雖然有很多東西她還不是很瞭解,但吳良所說的一切都被她記在腦袋之中。

“嗯,以後我就打你的電話了!”蘇冰點點頭,然後嘴巴一下親在吳良的臉上,然後足足過了半分鐘才離開:“呵呵,這是賞你的!”

蘇冰說着雙眼媚絲流轉,舌頭還在嘴脣之上舔了下。

吳良感覺這一切都不真實,特別是蘇冰那突然一吻,吳良的心都快跳出心臟之中了。

“你在勾引我嗎?”吳良摸摸自己臉,再看看懷裏的蘇冰,蘇冰此時已是媚態橫生。

“是啊,我就是在挑逗你,你敢接受嗎?”蘇冰點點頭,然後離開吳良的懷抱,站在吳良的面前擺出一個狐媚的姿勢。

“好啊,你個小妖精!”吳良微微一笑站起身,一下就抱着蘇冰,並且不經意間,捏住了蘇冰的兩個饅頭。

“啊!”蘇冰緊緊捂着吳良的手,身體有些嬌軟:“你又不聽話哦!怎麼總捏別人這裏啊!”

蘇冰說着扭動着身體,那兩團軟肉在吳良的手掌之下不斷變形。

“真是受不了了!”吳良感覺自己的鼻血都差點流了出來,也是趕緊把自己的雙手抽回來。

“哼!怕了吧!”蘇冰翹起高傲的脖子,悄悄的把衣服的拉鍊拉了上去。

“怕,我怕什麼?”吳良露出一個賊笑的表情,雙手搓着就要往蘇冰的身上摸去。

“呵呵,我怕你不成!”蘇冰呵呵一笑,再次拉下衣服的拉鍊,裏面粉紅內衣露在吳良的眼前。

吳良眼睛猛然一縮,然後快速的移開,吳良實在不敢看下去了,如果再看下去,真是會被蘇冰那熬人的山峯給誘惑的流出鼻血。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厲害!”吳良轉過頭,擺擺手,不過眼睛的餘光還是有意無意的在蘇冰的胸口流連。

“哼,現在知道厲害了,爲什麼晚上睡覺時你的手就不老實了!”蘇冰冷哼一聲,不屑的看了吳良一眼。

蘇冰的一眼,吳良眼角的餘光全部看在眼裏,吳良也不知道說些什麼,晚上摸蘇冰,那是因爲關着燈,所以膽子就大些,臉皮也厚些,但是現在是白天,怎麼能和晚上比呢?

“你厲害,你厲害!”吳良點點頭,雙手做投降狀。

“這還差不多!”蘇冰嘴角翹起,拉起衣服上的拉鍊,然後再也不看吳良一眼。

等蘇冰拉上拉鍊,吳良放下一口氣,然後把屋子收拾了一下,就送蘇冰去學習上學去了。

來到外面,今天天氣不錯,陽光普照。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