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沒用啊”張小邪看着沒有動靜的銀色符籙,苦笑道。

“威力越強的符籙之術在銀色符籙特有的吸力之下激發的越慢”隨着張小邪手中的銀色符籙遲遲不動,林頓的臉色也變得凝重起來,手中的青符閃現,抖手將一道道的青色符籙之力布在了房間石壁之上。

可能感覺這樣還不夠,林頓一臉肉疼的從腰間的小口袋裏掏出了一根魔法卷軸,頓時房間內的土系元素一滯。

高級的土系魔法卷軸大地監牢。

對於耗用了大量金錢進行符籙實驗的林頓,這根高級的土系魔法卷軸可是僅有的幾隻中唯一的防禦性魔法卷軸了,其餘的卷軸早已經在其他的符籙實驗中耗用一空。

對於一般的符籙師自然是無法激發魔法卷軸的,但是對於林頓卻不存在這條規則,從青符之上射出的符籙這裏激發了元素之力,然後引發了魔法卷軸,頓時一道道濃郁的土系元素在石壁之上又凝結成了一道道的防禦之壁。

“咻”

一聲疾風之聲過後,被高級土系魔法大地監牢外加林頓青火符籙之力佈下的防禦層彷彿一張薄紙被洞穿,從銀白色符籙之上射出的一道紅影直接破開了石壁,不知道穿到了何處。

“好厲害!”林頓立刻的竄到了被洞開的石壁處,仔細的撫摸着石壁那彷彿被極高溫熔融的石汁,彷彿在撫摸着新婚的妻子。

只感覺銀白色符籙之中的靈氣一衝而出,極快的就在空中化爲了一道蜿蜒的紅影,破開了石壁不見了蹤影,張小邪在大意之下也沒有看到剛纔從符籙上射出的紅影究竟是何物。

“應該還是屬於火系的符籙之術”感慨的看着石壁上被熔融的缺口,林頓咂舌不已:這需要多高的溫度?而且在那種速度之下,反倒是以火能破壞爲主,只能說明了這種火焰攻擊恐怕已經達到了超階火系魔法那種程度的高溫。

“剛纔看到那條紅影了嗎?似乎並不是火獸之符所發出的火怪之形”張小邪朝着仍然在洞開石壁那裏觀察不停的林頓問道。

“我也沒有看到,嚇了我一跳”林頓終於把視線從洞開的石壁上收了回來,慢慢走了回來:“還好這符籙之術屬於直線穿透攻擊,不然我這個房子可要不保。”

“再試一遍吧”張小邪躍躍欲試的抓着藍金:剛纔那種靈氣的轉變就是屬於達到內相之境後的銀色靈氣,再來一次自己一定要好好的體會。

“等等,我這個房子可經不起你這麼折騰”林頓拉過了長條石桌堵在了洞口的石壁口上,轉頭拉着張小邪朝着門外走去:“既然這符籙之術動靜不大,我看我們就在外面試試應該沒什麼問題。”

“他媽的!是誰把我房子的房頂給射穿了!”張小邪與林頓纔剛剛從小屋出來,就聽到了這小屋之後一個如雷的吼叫聲。

扭頭望去,在這小屋之後的一棟石樓上,一個高大的壯漢正站在樓頂咆哮着,身處的石樓頂上赫然一個巨大的貫穿性洞口直通前後。

“竟然把戴維斯的房頂給射穿了”林頓愕然道,馬上拉着張小邪疾奔而去:“他應該馬上就會發現這道攻擊是從我的小屋裏射出去的,快跑!”

“戴維斯?是誰?連林頓大叔你都要跑路?”張小邪扭頭看着站在石樓上的壯漢,奇怪的問道。

“如果說在符籙會裏我對符籙之術還有點才能的話,那麼戴維斯這個傢伙就是在戰寵上有天賦”林頓急急的說道:“他這個傢伙是符籙會裏唯一擁有三頭戰寵的傢伙!”

“三頭…戰寵!”張小邪砸了咂舌:“符籙師不是隻能擁有一頭戰寵嗎?擁有了戰寵之後也不能隨意的更換戰寵。”

“這傢伙的戰寵是罕見的三生之子,也是他運氣好,竟然找到了三胞同生之卵,就是我的小狼碰到他的戰寵也能有跑路的份“林頓扭頭朝着身後望了望,鬆了口氣:“戴維斯這個傢伙應該還沒發現,嘿嘿,伯邪你的這符可真是厲害,竟然直接把人家的屋頂給掀翻了!”


“喂,大叔,話可不能亂說,我可只是幫助你實驗符籙,這個黑鍋你可不能蓋到我的頭上”張小邪立刻警覺的盯住了林頓:“你不會是想讓我來背吧?”


“怎麼可能讓你背黑鍋呢”林頓心虛的叫道:“不過看來短時期內我是無法再回這裏了,戴維斯這個傢伙可是火暴脾氣,我可不想被他把我這身老骨頭給拆了。”

“戴維斯他也是青火符籙師嗎”依稀看到了戴維斯身上好像穿着一套黑色的符籙長袍,但是卻又有點帶青色,張小邪不確定的問道:畢竟符籙會裏的符籙長袍沒聽過有黑色的。

那應該是髒到了極點後變成了黑色吧,張小邪猜測到。

“這傢伙和我一起晉升的青火符籙師,只不過我來之於西神廟,而戴維斯是從東神廟裏出身的,所以我們經常會較量較量”林頓搖搖頭:“雖然這傢伙的符籙之術爛到了家,但是他的三胞戰寵實在是過於威猛,如果不是我的小狼是超高級魔獸級別的,比戴維斯這傢伙的高級魔獸級別的戰寵高上半階,可就真的要被他蹂躪了。”

“不過是憑着運氣搞到了三胞同生的魔獸罷了,又怎麼說他在戰寵上有天賦?”跟着林頓快速的從小道里竄出,兩人朝着符籙會外走去。

“這倒也不是亂說,戴維斯的三生之子戰寵最開始只是中級的魔獸水準,而他硬是把三頭戰寵同時進階爲了高級魔獸,要知道戰寵的晉升比之符籙師本身的晉升要難上了數倍”林頓左顧右盼四望了一會,拉着張小邪朝着城東走去。

“不過是運氣吧”張小邪打趣道。

“如果只是這樣自然不能說他在戰寵上有天賦”林頓笑笑:“他給戰寵發明的大力丸與鎮定劑可是連我也偷偷的在他那裏搞了一些。”

“大力丸?鎮定劑?”張小邪腦海裏立刻浮現出了小時候在街邊看到的那些賣藝順便賣些狗皮膏藥的小販。

“增強戰寵戰鬥力與降低戰寵戰鬥時會陷入瘋狂的可能”林頓從腰間的袋子裏掏出了兩個小瓷瓶,遞給了張小邪:“這可是我讓奇諾去找戴維斯要到的大力丸與鎮定劑,好不容易纔得到的一點。”


打開瓶塞,一股清香飄了出來,張小邪疑惑的問道:“這吃了不會有副作用吧?”

“經過了幾年的臨牀,還沒有發現有問題”林頓聳聳肩:“本來憑着這些貢獻戴維斯這傢伙完全可以成爲符籙會的戰寵部的部長,沒想到這傢伙卻和我一樣喜歡自己搞些研究,所以也跟着我在符籙會外自己搞了一棟小樓。”

“你不也是沒有在符籙會的符籙術部裏混嗎?”張小邪笑道:“我看你們兩個如果不是從東西神廟出來的,倒是很可能成爲要好的朋友。”

“不打不相識嘛”林頓也笑着搖搖頭:“如果真的不是從東西神廟出來而是都在帝都的符籙總會出身,可就沒有現在這麼熱鬧了。”

“難道你和戴維斯拼鬥的時候他沒發現你的戰寵也吃了大力丸和鎮定劑嗎?”守護在東城的守衛對着林頓這位青火符籙師恭敬的敬禮,放兩人離開了城門,張小邪繼續問道。

“嘿嘿,自然是知道的,不過他也沒辦法,這兩種藥丸的配方他已經交給了符籙會,符籙會裏已經有專門的符籙師來配置藥丸,雖然這種藥丸配製不易,在符籙會裏也屬於珍貴的資源”林頓頓了頓,嘎嘎笑道:“不過我的這些藥丸都是奇諾出面去找戴維斯要的,畢竟戴維斯這傢伙原配的藥丸效果要好許多。對於奇諾這個掌管着他研究經費的頭頭,他還是要給點面子的。” (請注意,是貴賓會員的兄弟,投票啦,小弟參加分成PK,急需您的支持!


投票地址:17k.com/promotion/PK/PK_VOL0003.html

點擊第二排第五本)

在帝都的東城外是一片茂密的竹林。

“據說這片竹林是當年的傳奇長老巴喬所種”林頓帶着張小邪在竹林前站定:“不過這個說法到也沒有去考證。”

“就在這嗎?”張小邪打量着這片看不到頭的竹林,問道。

“當然不,在這竹林之中我記得有一處山泉,我們到那裏看看,希望沒人”林頓也不廢話,直接帶着張小邪就朝着竹林裏面鑽去。

竹林雖大,但是每個小徑上都有明顯的標識,在林頓的領頭下兩人到也沒有費什麼周折的就到了林頓所說的山泉處。

這是被一圈青竹包圍的山泉,正好沒人。

“好了,這次就用不着銀符了,看看我這新的符籙之術究竟威力多大!”林頓興沖沖的從手中幻出了青符,在腰間摸出了裝有魔獸血液的小瓶開始在符籙上畫出陣法。

相比於這個世界的符籙之術陣法繪製的繁瑣,張小邪所掌握的符籙之術甚至可以在對敵時迅速的畫出,攻擊敵人。從小在師傅那裏學到的基本功就是速畫,張小邪現在已經可以在一秒鐘之內將自己所掌握的符籙圖形刻畫在符籙之上。

只不過看起來林頓的速度也不慢,用一根不知道什麼動物的羽毛沾着獸血,很快這個被林頓改造過的火獸之符就被畫在了青符之上。

“把你的青符也給我”林頓將畫好的青符放在了一邊,對着張小邪招招手。

“幹嗎?”疑惑的問道,張小邪還是依言將體內的青符幻出,遞給了林頓。

“看來你這個靈火符籙師真是上天給我的禮物”林頓看着張小邪的目光就像是看着自己的愛妻,讓張小邪立刻身上汗毛直豎:“我想以你的實力應該可以足夠將兩道青符同時發出,只要你注意兩道青符輸入的符籙之力相當,那麼我們就可以直接看出我所改變的火獸之符與原有的火獸之符有什麼改變了。”

點了點頭,張小邪算是明白了林頓的意思,這種實驗方法還真的只有靈火符籙師這種可以掌握他人符籙的存在纔可以,畢竟每一階段的符籙符籙師們只能擁有一個,而其他的自制特殊符籙卻又不盡相同。

很快兩道青符完工,林頓鄭重的將兩符遞給了張小邪,臉上竟微微的出了汗,可見對於自己研究的這改進符籙林頓卻很是緊張。

“那我開始了”接過了林頓的兩塊青符,張小邪開始將同量的靈氣注入其中。

“等等!”林頓突然想起了什麼,突然的叫停,差點讓張小邪岔了氣。

“又怎麼了?”張小邪不禁有點好笑:現在的林頓根本就和一個小孩一樣。

“差點忘記用這個了”林頓拍拍頭,從兜裏又抓出了兩根魔法卷軸。

光系的低級魔法卷軸-明目術。

可以暫時增加少量視力的輔助魔法。

“用這個應該可以看清楚了”林頓直接將兩個卷軸激發,給張小邪與自己各自加持了一個。

別說,這個明目術使用後張小邪果然感覺自己的視力似乎清晰了一些。

“好了,這下應該沒問題了吧?”張小邪盯住林頓,笑道。

“開始吧”林頓全神貫注的望着張小邪手中的兩塊青符,嘴裏嘟囔着:“這次成功了可就可以給戴維斯那傢伙好看了,這幾次可是被蹂躪慘啦!”

心裏暗笑,張小邪將靈氣注入了藍金,果然,相同的漩渦又開始出現,將靈氣不斷的揉合成團,這次在張小邪的全神關注下,在這靈氣旋團中心的地方一顆微小的銀白色靈氣粒子在靈氣的集聚凝聚間猛然爆出,接着引發了周圍靈氣的轉變,幾乎是瞬間這一顆微小的銀白色靈氣粒子就將周圍一大塊的凝聚靈氣轉變爲了同樣的銀白色靈氣粒子,這些粒子一粘即合,很快一團銀白色的靈氣團就在藍金中成形。

這些變異後的靈氣與之前的靈氣一樣並沒有變得不可控制,張小邪可以隨意的調動它們,感受着這團靈氣中的異化,張小邪將這團銀白色的靈氣分爲了兩股,同時注入了左右手中的青符之中。

這次的符籙很快就被激發。

“吼!”

“咻!”

兩聲決然不同的聲音響起,在明目術與兩人刻意的關注下,這次兩根符籙所發出的攻擊被看了個一清二楚:張小邪左手的青符之上爆開了一團火焰,一隻半人高的火焰魔獸從火焰之中怒吼一聲,朝着這處據林頓說是深不見底的山泉譚底衝去,正是火獸之符。與當初伊麗所發的火獸之符相比,張小邪以藍火符籙師程度水準發出的火獸之符卻比伊麗所發的火獸小上了一號,但是這小上了一號的火獸卻是通體紅的晶亮,彷彿一尊用紅色瑪瑙所制的雕像,而且在這火紅之中還有着一絲妖豔的紫,卻是火焰的溫度達到了極高所呈現的顏色。

雖然這個看起來威力頗大的火獸是林度與張小邪都未見過的厲害,但是兩人還是將大部分的注意力放到了張小邪右手的青符之上。

同樣是極速破開空氣的“咻”聲,但是沒有了銀色符籙的加速與明目之術,張小邪與林頓還是看清了這道改進版的火獸之符所發出的東西。

狼形紫火!

紫影搖曳,在這極速之下,通體冒着紫色火焰的飽滿狼形火焰帶出了一條殘影,一頭扎進了山泉潭水之中。

只見先行衝入了潭水之中的火狼將身周的潭水瞬間氣化,在潭水水面上破開了一個黑洞,在潭水還沒有平復時,火獸也接着趕到,轟然巨響中,一道巨大的水柱炸開,張小邪眼疾手快的將林頓拉到了一邊,避免了被淋成了落湯雞。

“厲害,好厲害!”林頓望着潭水,喃喃說道。

“剛纔那紫色的狼形火焰我看溫度已經達到了一個恐怖的地步,連潭水都在一瞬間汽化了,火獸不論在威力與速度上都要差上一截”張小邪拍了拍林頓身上的少許水跡,總結道。

“哈哈,這次我看戴維斯這傢伙還怎麼贏我”林頓大笑着抓着張小邪:“這道符籙之術的威力可是要大大的超過了火獸之符!”

“但是好像只有藍火符籙師纔可以使用這招符籙之術”看着林頓那得意忘形的樣子,張小邪還是忍不住的潑了一碗冷水到林頓頭上。

“呃”頓時林頓呆了下來,片刻才訕笑道:“嘿嘿,好像是的。”

不過馬上林頓又笑了起來:“怕什麼,我相信我肯定會在戴維斯那傢伙之前突破,達到藍火,到時候就好好的教訓教訓他!”

將林頓的青符交還了林頓,張小邪把玩着藍金:“林頓大叔,這藍金果然是威力巨大,竟然可以把我的藍色符籙之力轉化爲更高層次的能量,恩,就和當初在學徒儀式裏那道神力的光柱中的能量相似。”

“就知道你小子拿着就不捨得了,但是這可是我從銀鬚那傢伙那裏好不容易借到的,馬上就要歸還給他”林頓從張小邪手中幾乎是硬掰了張小邪的手指把藍金抓了回來:“如果還晚了就是我的面子也沒辦法搞定那傢伙的。”

看到張小邪滿臉的不捨,林頓哈哈大笑:“小子,你明天就是大祭祀了,還怕看不到藍金嗎?你可是保管符籙會剩餘的三塊藍符的大祭祀,就是以後每天抱着藍金睡覺也沒有說吧。”

“我也想啊”張小邪苦着臉搖了搖頭:“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是有着藍火實力的靈火符籙師,符籙會的左麟右李長老可是不放心讓我來管理這藍符,所以裝着藍符的符籙盒的鑰匙是保存在兩位長老手裏的。”

“看來以後只能看的到卻摸不着了”林頓也知道這種做法也沒錯,對於張小邪這種情況自己也無能爲力:畢竟符籙會僅剩的三道藍符在這個世界上沒有幾人能抗拒這種誘惑。

“走啦”張小邪將手中的青符收回了體內,對着林頓叫道。

“轟!”

還沒等張小邪與林頓轉身,一聲水爆聲從山泉潭水中炸響,在張小邪與林頓驚然的眼神中一條巨大的黑影在潭水之中分水而出,咆哮聲直衝竹林上空!

怪獸來了!

幸好張小邪與林頓也不是常人,纔沒有在這突然出現的情況下尖叫出聲。

不過兩人的心臟卻是不由自主的開始加速跳動:這條水中怪獸實在是他媽的太大了! 足有十多米的長長身軀還只是升出了水面的半截身體而已,佈滿了金色鱗片的‘蛇軀’足有兩人合抱大小的頭部上是兩顆燈籠般大小的紅眼,不停流着黏液的長長紅舌不時的在利齒密佈的狹長嘴巴中游動。

“這是什麼怪物?”在初始的驚訝過後張小邪迅速的冷靜了下來,手中幻出了青符扭頭對着身邊的林頓問道。

“我在帝都這麼多年還從來沒有聽說過這山泉潭水之中竟然會有怪物!”林頓手中同樣幻出了青符,緊張的望着在水中咆哮的怪獸。

從怪獸突然從水中出現到張小邪與林頓幻出青符,不過短短几秒,隨之一股無形的威壓在張小邪與林頓的心頭一滯。

超階魔獸!

林頓失聲怪叫道。

能夠釋放這種類似於領域的威壓之勢,無疑這個長蛇怪已經具有了超階魔獸的水準!

“迪斯,出來吧!”滿臉凝重,林頓另一隻手中出現了綠色符籙,一陣六角星陣憑空浮現,白光涌動間一頭一人高的巨狼出現在了林頓身邊:正式林頓的戰寵,風狼王。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