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問峰的種族滅絕已經讓神魂聯盟人心離散,反抗的意志日漸薄弱,未來離散的聯合文明會越來越多,投降許問峰的應該最多,因為很多聯合文明都會認為擁有這種力量的許問峰肯定能一統宇宙;其次是厭惡許問峰,對四戰族失望不滿,厭戰情緒特別濃烈而加入無雙神族的;至於加入自然王聯盟和同心聯盟的一定也會有,但比重一定最小。」智帝語氣冷淡的道「李西雲手段和勇氣都很過人,可惜時運更李狂一樣遭,她想通過全面戰爭的長久對抗把神魂聯盟非主戰派的人都逼成主戰派,把厭戰情緒濃烈的都變向驅逐,利用神魂子樹多,人口眾多的優勢爭取到頂尖戰鬥力數量具備足夠優勢的那天。本來還有成功的可能性,許問峰的種族滅絕也毀滅她的希望。」(未完待續。。) 「到時多虧了李西雲的手段,否則何來眼前眾多聯合文明環繞神魂族星系的全面戰爭?」黑月哂然一笑,李西雲本來當然有成功的希望,但對她來說,從沒以為神魂聯盟能夠在全面戰爭中長久支撐下去。

比起神魂聯盟的將來,她更在意的仍然是恆毅領導的無雙神族!


無雙神族勢必會因為全面戰爭再度壯大,而且以無雙神族的星系領地,人口基數和神魂體制改革的進程情況來看,未來若干年內無雙神族擁有的新興頂尖戰鬥力數量仍然會遙遙領先,具有極大的優勢。

……

紫銅聯合文明邊境居住星。

恆毅抵達的時候,看見天地之間全是灰黑飄揚的情景。

那種死寂如果再加上一地的金屬,簡直就如同七年獨修時候所呆的死亡禁地了!

種族滅絕……

的確是種族滅絕!


紫銅聯合文明一百多萬座星系同時遭受攻擊,全境都成為了廢墟一般的存在,紫銅聯合文明的眾多種族頻臨滅絕了那般,除了頂尖戰鬥力的族眾沒有還活著的人。

滿目蒼夷,而這,有他的責任。

灰濛濛的天空中,許問峰特意帶著一群女新興頂尊穿過時空之門,出現在恆毅面前。

看著那多年未見的臉,恆毅目光中難以掩飾悲傷的作禮道「大哥……」

許問峰嘴角掛著一如既往的自信微笑,雙手各摟著個女新興頂尊的腰。打量了片刻恆毅,笑道「大哥知道你來是為了宣告紫銅聯合文明已經加入無雙神族的事情,你放心。無雙神族的領地大哥不會指染,我已經命令暗影族該撤離的全都撤離。」

恆毅的心情說不出的低落,這是流程。

可是,紫銅聯合文明如今這些領地擁有和不曾擁有還有區別嗎?

人都死完了……

恆毅望著死寂的大地,沉聲道「大哥,當年種族滅絕是七年獨修之地所得,那是死亡禁地。昔日鋼鐵文明的主神星。這麼多年來我一直沒有忘記那裡的情景,到處是破毀的金屬建築,灰濛濛的天地。始終沒有活物存在的死寂……暗影族的形勢固然有其難,可我仍然想勸大哥慎重使用種族滅絕的力量。如果勝利的代價是如眼前這般,一座座星系根本無法生存的話,那種破壞豈不如當初鋼鐵文明帶來的惡果一樣了嗎?種子陣。能量建築的神門時代最大的價值之一就是對星球的保護。過往舊科技時代戰爭常有毀滅星球的事情發生,而種子陣的力量保護讓神門時代的宇宙種族之戰能夠極好的確保星球不會因為戰爭而遭遇破壞。可這種族滅絕看似沒有毀滅星球,卻讓星球陷入種子陣也無法恢復的、讓活物不能生存的境地。」

許問峰懷裡的那兩個女新興頂尊雙雙嘲弄的一陣嬌笑,恆毅對她們只當視如不見。

許問峰放開她們,冷冷呵斥道「我跟恆毅說話,你們兩隻母狗笑什麼笑?滾!」

那兩個女新興頂尊忙不迭的低著頭飛退到了後面。

許問峰轉而微笑注視著恆毅道「恆毅你看,這就是權力。你歸為無雙神族的領導者卻沒有這種隨心所欲主宰他人的權力。」

「大哥,我所做的本就是願意的隨心所欲的事情。只是並非大哥所喜好。」

「也罷,跟你談論這個從來各執己見。正所謂存在即合理。種族滅絕本不應該存在,卻流傳至今。大哥我經常在思索,當初夢幻真神為什麼沒有消滅乾淨?獨獨留下了這一枚?用還是不用,大哥我也經過了很長久的思考。後來我明白了,因為測試種族滅絕威力的時候發現神魂子樹和神魂樹是不會滅亡的,而且我可以告訴你,看起來這些都是不毛之地,如果神魂子樹能夠加速生長,隨著神魂子樹的茁壯成長就能讓死地恢復如初,只是在如何讓神魂子樹迅速恢復的問題上,並不是每個種族都能辦到。」

恆毅倒沒想到是這樣,但原本也如此,除了許問峰誰還暗中做過這種測試?

許問峰傲然笑道「恆毅啊恆毅!神魂族力量才是宇宙未來生存的基礎,沒有神魂族力量根本連生存的資格都沒有。猶如宇宙中無數滅亡的孱弱物種一樣,那些真氣停止增長的時候連星尊修為都沒有的,全都是註定滅亡的存在。你知道我曾經為養父母的離世一度很傷心,當想通這些的時候我不難過了,這就是宇宙的定律。種族滅絕無法毀滅神魂子樹,擁有神魂族的力量能夠在活物不能生存的種族滅絕力量影響連續活動一個月,只要離開影響範圍很快就能完全消除負面能量的危害,本該完全被消滅的種族滅絕偏偏留下了一枚成品,這一切能不能說是洗滌宇宙眾生的計劃?」

「大哥想多了,或許僅僅是個意外。」許問峰的想法實在讓恆毅無法苟同,一個武器放在那裡,無人使用則不會殺人,使之以殺人的卻說,那是武器製造者的錯誤,是沒有把武器毀滅的那些人的錯,這豈能不是推諉責任的邏輯?

「我沒想多!」許問峰失笑道「人類文明領導者依郁行動又作何解釋?別人不知道種族滅絕的存在,依郁可清楚的很。明明知道種族滅絕,他卻仍然人為促成持續了一個月的大決戰!難道他不知道我會用嗎?難道他不知道這是給我使用種族滅絕的天賜良機嗎?」

恆毅當然早思考過這個問題,依郁當然知道,他是故意在誘導許問峰,猶如使用的決定權仍然在許問峰手裡。「大哥還準備繼續如此嗎?」

「恆毅!宇宙生存只講結果,本來就是冷酷殘忍的。弱小的種族滅亡,敵對的種族滅絕消亡,殺死所有的敵人,只存在自己就是大一統和長久和平的唯一途徑。人類文明領導者依郁不過是借我許問峰的手做著一樣的事情,他讓我許問峰背負所有的惡名,對神魂聯盟無數的種族實現大清掃,讓宇宙形式走入幾強對決,再沒有無數弱小組成的聯合文明礙事的局面。而那時,人類文明則高呼剷除我這個滅絕無數種族的兇手為名戰鬥,在人類歷史中這樣的事情數不勝數。在兩大超級文明眼裡,宇宙中無數弱小組成的聯合文明同樣是沒有資格生存下去的障礙而已。」

「大哥既然這麼說,就更不該使用種族滅絕。」恆毅並不能否認許問峰的這種推測,依郁的責任是對人類文明,延伸之餘也只是加上辛德文明,兩大超級文明以外的宇宙種族不是他的責任,戰勝、消滅除此之外的種族才是他的責任,才是他作為人類文明領導者對人類文明盡責、關愛的方式。

這很殘忍,越愛人類,他就越要極盡手段的滅亡其它的種族。

然而,許問峰既然看明白了兩大超級文明的意圖,卻仍然自願入套。

「我很喜歡這個計劃。未來的宇宙本就不需要沒有神魂族力量的生物,他們在如今的宇宙時代有什麼用?擁有神魂族力量的頂尖戰鬥力一百個就能實現彼此交替休息恢復,條件和時間允許的情況下多少沒有神魂族力量的星尊和天尊修為都只有被屠殺殆盡的份,他們就沒有生存的權利。至於兩大超級文明的意圖,至少短期內很符合我的心意,至於未來是我滅亡他們,還是他們滅亡我許問峰,猶未可知。贏的若是我許問峰,我就是不敗戰神族、暗影族永遠膜拜的大帝,後世的兩族不會以為什麼滅絕多少宇宙異族是過錯,只會稱頌這是創造宇宙大一統的豐功偉績。」

許問峰毫不掩飾自己的內心的話,只聽的背後那群跟隨而來的女新興頂尊們不由自主的暗暗發寒……

儘管神魂族力量的普及的確造就過去的中堅戰鬥力星尊、天尊階層變成上不了檯面,除了輔助性戰鬥職能外根本無法參與正面作戰的實情,可是說天尊及以下的那些人都是該滅亡的存在,卻又明顯過份,多少煉器師,陣尊等等貢獻極大,沒有這些人就沒有戰爭物資,這番話等於把這些人的存在價值全都抹殺。

恆毅默然以對,許問峰果然沒有變,其想法仍然如同過去一樣,在其心中並沒有所謂的平等共存的概念,除了服從他的人外,只有他還沒有消滅的敵人才能共存,他不愛不敗戰神族,也不存在對不敗戰神族的責任感,他愛自己,所有一切為滿足其意願需求而存在,不敗戰神族也不例外。

許問峰說到這裡,緩了口氣微笑道「當然,我知道你這人向來喜歡把谷關緊要的人的生死看的太重。種族滅絕將來還會使用,但是一定會有度,紫銅聯合文明的情況你也能想到,不是大哥我喜歡無謂殺戮,這種族滅絕初用的時候必須表現出足夠的震懾力,紫銅聯合文明的慘狀才能讓神魂聯盟眾多聯合文明看清楚而知道對抗的結果,其實這裡的慘反而是減少未來使用種族滅絕必要性的好事,相信將來我許問峰攻到的地方沒有什麼還敢反抗的人了。如果還有聯合文明這麼做,那就不是我許問峰冷酷無情,而是那些頑抗的聯合文明的族神長、族神們不愛他們的族眾,自取滅亡了。」(未完待續。。) 恆毅並沒有因為許問峰的話而覺得寬慰,這其實等於什麼都沒有變,還是肆意使用種族滅絕的結果。

因為許問峰手裡製造的種族滅絕數量有限,紫銅聯合文明耗費了許多,未來當然不可能每一次進攻聯合文明都如這樣動用,一個紫銅聯合文明使用百多萬枚,如果連續如此十個紫銅聯合文明規模的中型聯合文明估摸就會耗盡許問峰多年的儲備。

許問峰見恆毅異常沉默,哂然失笑道「好了,不說這些,我們兄弟見面聊點高興的事情,你看看我挑的這些女頂尊里有沒有合心意的?如果有,讓大哥給你開開眼,看看不敗戰神族裡有能力的強者平時是如何縱情恣意享用溫柔的。」

「多謝大哥心意,大哥知道我並不好此道。」

許問峰失笑道「這裡只有你我兄弟,又沒有別人看見,何必還如過去一樣固執?」

「只是不喜,並非怕人知道而不為。」

許問峰不由笑道「好了好了,我知道。論大膽嘛你可不輸給別人,當初希拉星系敢在無數人眼皮底下跟天仙子親嘴,至今還是引無數男人茶餘飯後交談的風流韻事啊!說起來,你怎麼沒想過找天仙子?那女人可不錯。」

「隨緣吧。」恆毅自然不可能告訴許問峰真實情況,那是關係七月身份的秘密,未經七月許可他不可能告訴任何人。

許問峰笑著詢問依孜姿,白潔和自在她們的近況之類。又談論起黑月的事情。

恆毅也確實不想繼續跟許問峰談論種族滅絕的事情,如同過去每一次的談論那樣,本不信念想法不同的人。對待事情的想法固然不能一致,真理這東西其實本存在與人心,人相信什麼是真理,對其而言就是,只是大多數人所相信的真理只不過是隨著環境改變而改變的東西,不存在真正屬於自我的堅定認知。

於是歷史上世風如何,人們就隨世風而變換相信的真理。於是可以一些年談論道德為人,大多聲音都鄙夷利益之風;一些年又可以大多以追逐利益為榮,鄙夷那些談論道德為人的人。

說到底。就不過是隨波逐流而已。

許問峰信奉的道理跟宇宙種族之戰時代長久以來環境影響下的一樣,但他不是隨波逐流的人,而是堅定不移信奉這種道理,大約不會改變。

閑談著無關大局的話題。氣氛反而越漸融洽。許問峰又問起大元,還有元十三的事情。

「當時的情況我聽說了,我若是你,當時就殺了他得了,左右此子沒有道理可講,懦弱逃避,不能直面殘忍的人生,將來也不過是個危害你、危害師父的障礙。留之無用而有害,也就你還放過他……」

聽著許問峰這番話。恆毅實在無言。


這番兄弟相聚的融洽交談氣氛不遠的氣層外——

宇宙虛空。

聚集了許多不敗戰神族的新興頂尊們。

這種距離只需要通過歷練珠他們就能夠清楚知道許問峰和恆毅見面的周圍環境情況。

氣層外,許許多多不敗戰神族的新興頂尊們飛移查看,確定在距離氣層一定範圍內沒有位置的傳送陣,也沒有發現無雙神族埋伏的人。

帶隊的副統帥對統帥道「啟稟統帥,確認無雙神沒有在氣層一定區域安排伏兵,只要我們發動星系干擾符衝進去,無雙神絕沒有活路,更遠的虛空區域即使有人接應,我們至少也有一個時辰的時間實施圍殺!」

那神統帥呵斥道「胡說八道什麼!大帝何時說過要圍殺無雙神?」

那副統帥忙道「是、是我亂猜。」他明白這些話不該說出來,實際上他們一起接受了許問峰的命令,儘管沒有名言,但從交待的情況來看,就是等許問峰一聲令下的時候圍殺無雙神的。

他賠罪之後左右看看,又低聲道「這些話也只是在神統帥面前屬下才說。」

那神統帥見周圍確實沒人,這才輕聲道「不是我要責備你,這件事情大帝所以密令而不名言,你就要揣摩到大帝的心思。大帝固然有此心,但顯然沒有確定,所以才沒有明令而只是暗示我們做足準備,如果你胡言亂語傳開了出去,大帝必殺你無疑。知道了嗎?」

那副統帥暗暗一怔,忙道「是!多謝統帥照應,也只有統帥面前我才敢說心裡話,如果是別人一定稟報大帝要了我的命!」

那神統帥很滿意的點頭笑道「你知道就好。」

那副統帥又道「大帝跟無雙神兄弟情深,宇宙中人盡皆知,一直傳為美談,說起來我真不明白大帝為什麼有這種想法?」

那神統帥不以為然的冷笑道「你啊,還是不夠明智。什麼兄弟情深在宇宙種族之戰里能有什麼用?大帝的志願是一統宇宙,我問你,將來所有敵人都消滅了,只剩下無雙神族的時候難道大帝因為兄弟情深就不打了?終究要打,那麼現在有機會的時候為什麼不動手?」那神統帥說著,又笑道「尤其現在,大帝的種族滅絕橫掃神魂聯盟,將來勢必能得到許多神魂子樹,攻下神魂族星系得到神魂母樹也指日可待。不敗戰神族還需要在乎從無雙神族獲取神魂族力量的幫助嗎?」

「神統帥看到的,實在是屬下的智慧一輩子都看不明白的啊!」那副統帥一副心悅誠服之態,讓那神統帥十分得意。「只是為什麼大帝又沒有下定決心?」

「依我看,這件事情有兩層顧慮,第一是無雙神族本身,如今全面戰爭中沒有參戰的無雙神族其實又異常可怕,現在無雙神族的新興戰鬥力最多,如果舉族投入戰爭打誰誰倒霉,大帝當然要考慮除去無雙神后無雙神族復仇的可能性;這第二嘛,還是無雙神本身太厲害,你想當初冰雪族邊境星系他被暗影族十戰帝帶頭圍殺幾天幾夜都沒死,這得有多耐命啊?看起來照理說一個時辰圍殺足以解決,就是大帝單打獨鬥也不怕他,可是萬一時間不夠沒成功呢?豈不是搬石頭砸自己的腳!」

那副統帥心悅誠服的點頭稱是,心裡卻在暗暗冷笑。『你這個蠢貨,自以為聰明!我他嗎的想取代你好久了,就知道你最喜歡自鳴得意話多,這次還不讓你死無葬身之地!等把剛才的情景記錄去掉開頭呈交給大帝,就是你的死期!』

……

與之同時。

宇宙虛空。

一片原本極大聯合文明之間的宇宙虛空交匯地帶,黑月親自帶著黑壓壓的暗影族出現。

時空之門開啟的時候,赤影帶著一群暗影族飛了出來。

「大帝親自帶領,勞煩。」赤影客氣招呼,其實已經知道黑月親自把那些新生的、擁有感性度的暗影族送來一定是為別的事情。


黑月冷冷然揮手示意,跟隨赤影來的那些心愿星系出來的擁有神魂族力量和感性度的暗影族們紛紛指引那些被送來的暗影族飛入時空之門,帶著先返回了心愿星系。

這是當初他們的和平協議,無感性度的暗影族大帝是黑月,赤影永遠不爭,有感性度的暗影族則交給赤影,不再如過去那樣出生就被殺死,而黑月也無法干涉有感性度的暗影族的事情。

這麼多年來,黑月一直信守,三天送來一次,當然不是全部,因為絕大多數情況根本不允許特意聚集送來。

只是如此,至今為止的數量也已經很多。

「你所掌握的生存領地到底有多大?依我看現在應該已經人滿為患了吧?」黑月不知道赤影的生存之地在哪裡,但是,她知道隱藏星系的法陣極限絕不超過中型星系規模,也就是最多是一坐數量不超過百萬顆星球的星系,再多則無法做到。


以此計算,自然能推測出早已人滿為患的情況。

「距離人滿為患還很早。」赤影沒有說更多,他知道黑月無法算準,因為黑月的計算是以暗影族傳統的繁育速度為基礎,但實際上在心愿星系的暗影族已經改變了那種繁育速度,而是如神魂族星系、無雙神族如今大多數種族那樣,結婚的夫妻在神魂母樹的生命之花里結合,留下新生命在生命之花里孕育,繁育的速度自然不可同日而語,所以心愿星系雖然比黑月計算的星系規模還小的多,但居住空間距離爆滿卻還差的很遠。

「總有一天會滿。」黑月不以為意,並不完全相信赤影的回答。「固然你我不同道,但你畢竟以暗影族自居,念於此,我可以送你一些星系領地。」

赤影淡淡然道「多謝大帝好意,我族的居住地永遠不夠,我從沒想過佔用大帝一支族眾的領地。」赤影很了解黑月,知道這不是白得,因為黑月不可能有好心這種東西,她如果給領地,那就是需要他赤影做點比那些領地價值高更多的事情作為交換。

利益不能打動,黑月不再兜兜轉轉,單刀直入的道「領地你是否要可以再說,今天我來是為暗影族的未來,你我固然不同道,但你既然仍然以暗影族自居,在我族面對生死憂患的情況下,只有你能解救時——難道你能夠置身事外嗎?」(未完待續。。) 赤影早料到黑月為什麼而來,他雖然長在心愿星系不外出了,但是黑暗情報組織仍然有情報消息送到,尤其有拉希斯的幫助宇宙大事都知道的很及時。

許問峰的種族滅絕對黑月和暗影族的威脅是毋庸置疑的。

「我固然不希望我族遭遇種族滅絕的重創,但這是你的責任,招募許問峰你本料到他會有反擊的時候,而現在如何善後本就是作為大帝的責任,而我所信奉的未來不可能參與這種事情。」赤影神帝的答覆讓黑月冷冷然反問道「即使我族滅亡?」

「在你的領導下我族不會滅亡。」

「種族滅絕的存在不是能夠預料,如果許問峰以種族滅絕攻擊我族領地,不僅輕易滅殺我族一座座星系,種族滅絕遺留的負能量不知何年何月才會消散,從此不能再做生存使用。許問峰的不敗戰神族內有許多擁有我族暗影霸氣的新興頂尊,然而在種族滅絕的力量面前,許問峰防備森嚴,不會讓我有機會涉足其中。其它戰帝沒有智慧度,而且身份情況都被許問峰所掌握,也不可能潛入。只有你——是許問峰根本不知道也無從預料的存在,憑你的暗影霸氣只要進入不敗戰神族,就能夠把許問峰所有的戰鬥力都變成聽從你吩咐的戰鬥力,如此輕易可以圍殺許問峰,拯救我族於生死存亡的危機之中。」

這是黑月在得知種族滅絕的情況后,思索出的最有效的辦法。

赤影神帝是暗影族特殊的存在。包括赤影神帝帶領的那些有智慧度的暗影族都是除黑月外沒有其它暗影族知道的事情,許問峰不可能知曉。

赤影神帝如果帶人假作加入不敗戰神族的話,許問峰無從防備。那時不敗戰神族裡的許多擁有暗影族殘魂力量的新興頂尊必定在赤影神帝的暗影霸氣威脅下無從選擇迫於眼前的存亡而參與對許問峰的圍殺。

而說服赤影神帝的依仗一是同為暗影族的責任感,二是赤影神帝所領的暗影族必然面臨生存居住環境不足的問題。

赤影神帝幾乎沒有猶豫就道「黑月大帝,從我決定帶領如今的族眾那刻開始,對於未來的道路就已經看的十分明確。過去八百多年在族眾一直帶著疑問和迷惑,我的智慧和經歷認知總在不停呼喚我去做些什麼,然而我族固有的傳統又讓我清楚的知道,我所想做的事情。會為我族依照傳統生存至今的無數族眾帶來無所適從的滅亡,甚至引發難以調和的內鬥。所以我一直壓抑自己的想法,直到離開無雙神族的時候開始。我清楚知道未來的路應該怎麼走。我族固有的傳統由你也好,還是其它大帝守護都好,但不是我能夠走下去。我族傳統的發展方式帶來的未來或許是大一統的實現,也或許是滅亡。這不是我能夠改變。如今我所領族眾的改變很多。已經不是過去我族的生存模式,可以說跟宇宙中許多智慧生物一樣,如何守護他們、如何帶領他們開創更好的未來是我的責任,也只有這是我的責任。」

黑月聽明白了,不由冷冷然道「不可思議!我族的一員竟然相信無雙神族的開放派理念?」

「是的,我相信。比起夢幻空間的超脫凡俗置身於神之空間置身事外而言,我更願意竭盡所能為更多族眾做些什麼,以此為念的前方。只有開放派的理念能夠讓我看到成功的希望。」赤影神帝毫不避諱的承認,讓黑月意識到這一次是白來一趟。赤影神帝無法說動,不會答應她的請求。

「赤影大帝,難道你所帶領的族眾真沒有生存空間的迫切需求嗎?」

「我族的繁育模式確實已經改變。」

黑月猶自半信半疑。「我族繁育豈能改變?如若改變,我族憑什麼生存立足於宇宙之中?」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