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稱爲混沌亂龍的黑龍,看起來和獵戶相熟,他嘗試了幾次從峽谷之中衝出去,但是每次都被一道像銀杏葉一樣的結界擋住了,根本就出不去。

他只好泄氣地和獵戶說:“不是很確定,但是洪荒之中不知爲何太陽神力的氣氛忽然濃郁了起來,憑着我的鱗甲真身,如果再配合你的冰弓玄箭,肯定能夠出去!”

獵戶聽到這話,有些心驚地看向了自己手中的強弓,冰弓玄箭乃是他祖上所傳至寶,巫族之中也分派系,現在還好些了,要是以前十二祖巫都在的時候,那紛爭才叫激烈呢。

冰弓玄箭就是獵戶這一派系中所傳的至強法器,尤其是玄箭,因爲數量有限,而且是爆裂型屬性功法的剋星,即專門針對威力巨大,殺傷力強的那種功法,所以,每一次使用冰弓玄箭,神弓族的後人都會非常謹慎。

如果有一天玄箭都使用光了,那麼單單隻有冰弓,威力就會大打折扣,而且新的玄箭鑄造工期相對十分漫長,需要從炎谷和玄冰谷取得材料,並由巫族天才的鑄造師使用火神的神火爐才能夠鑄成。

“抱歉,我不能輕易使用冰弓玄箭,祖上有訓,除非是重大情況,像是有滅族之危這種情況,才能夠使用,”獵戶有些慚愧地說,“如果我用它來救自己的朋友的話……”

他的話沒有說完,因爲今天的溫度,忽然又熱到一個新的離奇程度,熱到他不得不眯着眼睛,往天上再去看一樣,這一看,簡直不得了。

天上出現了兩個太陽!

混沌亂龍也擡起頭,他的頭頂被陸壓的結界困住了,一揚起頭就會觸碰到那片銀杏葉的封印而劇烈地疼痛一陣,但是這次他還是擡起頭,卻只感受到了微弱的麻醉感。

陸壓結界的力量越來越弱,自從那第二個太陽離奇出現以後。

不,現在是三個太陽!

不,四個!

五個!

六個!七個!八個!九個!十個!

整整十個太陽!

混沌亂龍已經感覺到了身上傳來的灼熱感和蒸騰流失感,這不是他的靈力和水分的流失,而是結界的消失!

“我出來了!” 陸壓彷彿有着吞吐寰宇的氣勢,他張開口,深深地吸進去一口氣,頓時就如同無數的黑洞聚集成爲一個吸納物質的大孔一樣,將青辰創造的這個宇宙中的所有物質,都吸進去將近四分之一!

女媧見狀察覺出危險,連忙帶着孔宣和羲和與嫦曦等人自保,青辰現在和這個宇宙化爲一體,就相當於自身被陸壓剛纔吸進去了四分之一,剩下的這四分之三,在維持着剩下來的空間!


青辰卻仍然像是滄桑的老者一樣安如泰山,彷彿在化身爲宇宙大道之後,他的心性也變得像是宇宙一樣蒼老和沉穩,即使是自身被如此摧殘毀滅。也沒有絲毫慌亂,只是將身下的星辰和黑暗物質越發地緊縮,簡直是緊縮到了完全貼近陸壓的身體的地步,而女媧他們,已經越發的到了完全無法容身的地步。

“呵呵,青辰,你可真是想得太多了,這種方法來對付我,你以爲會有效嗎?”陸壓森嚴的聲音不知道從哪個方向傳過來,反正耳朵邊上都是她的聲音,“這裏的規則由你來定,而你,卻本來是由我來決定的!”

說完,原本包裹在陸壓的身體周圍的所有星辰和一切物質,都被旋轉起來包裹成球狀物體,以一種非正常的高速轉動着,並且還伴隨着無規則的運動,緊緊圍繞着陸壓的身體。

這個時候,女媧她們能夠聽到一種類似於雞蛋殼碎裂的聲音,是那種逐漸產生了裂紋,並且裂紋越來越擴大的聲音。

正當女媧茫然而無所適從的時候,忽然從所有人的身後伸出了四雙漆黑的手,捂住了他們的嘴巴!


“別出聲!”

她們剛想掙開那雙捂住她們嘴巴的手,卻愕然發現對方壓根就觸摸不到,然而對方就是可以捂住她們的嘴,讓他們不至於發出聲音。

那應該是由宇宙本身化身出來的手臂,是宇宙最深處的黑暗物質,可以將能量或者物質,消化成爲一種叫做“虛無”的概念。

也就是說,包括聲音和光線、熱量這種東西,在接觸到這種物質之後,都可以消失。

女媧有些心安了,“你是青辰吧?”

“嗯,快走!連我也不是她的對手!”青辰的聲音聽起來很急促,像是經歷了劇烈運動的人,消耗了大量的體力正在喘息,“我要用最後的一種方法對付她,你們在裏面的話,會形神俱滅的,待會兒我就放開一條小小的通道,三妹你趕緊帶着他們出去!”

孔宣還想多說幾句什麼,但是在下一刻,他們的腳下就出現了一道白色的缺口,那裏有着劇烈的氣流往裏面灌進來,衝撞着他們的身體,在阻止他們往那個白色的缺口裏面走。

“都跟着我,不要反抗我的播種!”女媧的聲音在此刻顯得那麼冷峻,“他只能開這種出口,因爲如果是那種從宇宙裏向外界流動的缺口的話,宇宙中的物質量很有限,很容易就會被陸壓發現缺口在哪裏,所以你們必須跟着我頂住流動的壓力出去!”

這也是無可奈何,青辰所創建的本就是容量小的宇宙空間,如果是開那種從裏面向外面流動物質的缺口的話,很快裏面的物質就會流光了,很容易就會被陸壓發現能量和物質流動的方向和痕跡,但是如果是外界向着物質缺乏的宇宙中流進來物質,那就很容易獲得一個緩衝擴張的空間,不那麼容易被身體那麼龐大而神經元難以快速交流信息的陸壓發現。

不過,這同樣也有一個問題:隨着這個宇宙被擴張越來越大,那個缺口也會越來越大,被發現是遲早的事情。黑色之中的白點,比起白色之中的黑點,要扎眼得多了。

當然,也不需要過於擔心,即使往裏面流動的流體造成的阻力不小,但是憑藉着女媧的聖人實力,帶着那幾個油瓶出去,也只是一瞬間的事情。

終於,那幾個傢伙全都出來了,而在這麼點時間內,從真實世界中滲透進來的物質和能量也有着不少,這種滲透作用本來就是從濃度高的方向滲透向物質濃度低的方向,在這個過程中青辰被陸壓剛剛吸走四分之一物質而萎縮的宇宙,終於還是又恢復擴張了一些。


但是不知道爲什麼,在剛剛流動進來的物質和能量之中,總是摻雜着濃烈的熱量和陽剛神力,那種感覺,簡直要比他當年對付火力全開的帝俊還要難纏。

“發現你在哪裏了!”

陸壓的聲音突然傳來,揮動着手臂,圍繞着他以高速無規則作着運動的星辰球形團體被這樣的動量推動到了一種相對於極致的角落,青辰受挫,連佈局都錯亂了位置,但是現在這些都已經無關緊要了。

他從宇宙中脫身出來,爲了能夠讓陸壓巨大的身體看見自己,也使用了一個小型的法相天地,出現在了陸壓的眼睛能夠看見的位置。

那是何等碩大的兩隻眼睛,明眸善睞在這種尺寸下也顯得像怪物一樣恐怖,如果是你最喜歡的那個女生在你的面前變成這種級別的大小,恐怕你也再不會產生什麼好感,只會覺得那是比怪獸還要恐怖的東西。

陸壓笑了一下,她明明很漂亮,每次變化的臉蛋都很不錯,可是在這種時候,有着星辰的映襯也看不清楚她的臉,因爲根本就無法在她的臉上反射出去光線,所有的能量接觸到了以後,基本都是被她吸收進去了。

“你還以爲,你能跑到哪裏去?你明明已經開了個口子,爲什麼自己不出去呢?”

“因爲,我說過要跟你討教系統的能力,你卻還沒有使出全力,分明是看不起我,”青辰笑笑,“我也不勉強,不告訴我來源也沒有關係,我自己的這道分身,可以正好堵住那道缺口,您就好好享受一下宇宙劇烈膨脹後坍塌產生大爆炸的威力吧!”

說完,青辰的身體就化作了一道黑暗的物質,陸壓能夠明顯感覺到一道流體疾速衝向了那個有着白色缺口的地方,他還沒來得及伸出手去把那個地方堵住,青辰的分身化出的流體就已經到達了缺口的地方,將那個地方堵上了。

該死,晚了一步,陸壓懊悔地一拍大腿,這一拍,整個宇宙都震盪晃動了幾下,久久不能平靜。

青辰這傢伙,真的不知道是什麼時候分化出的分身,他出手太快了,而且能夠在別人注意不到的時候默默做好接下來計劃的準備工作,起到讓人意想不到的效果。

在崑崙山,青辰已經先女媧他們一步落地,在將女媧等人拉出來以後,他們都站在一座山峯之巔,青辰手指間捻着一顆黑色的漩渦狀球體,此刻裏面正在像翻江倒海一般發生劇烈的物質流動,看起來就快要傾瀉而出了!

青辰口中唸唸有詞,在氣定之後,運足力氣,用食指和拇指將那顆漩渦狀流體捏碎!

“大羅星辰破!傲天!” “大羅星辰破!傲天!”

青辰本想當場就把那個漩渦狀球體給捏碎,因爲那個就是束縛住陸壓的正在坍塌爆炸的宇宙,但是他們在回到現實世界,落地在山峯之巔的那一刻,灼熱到比桑拿汗蒸還要炕上一千倍的溫度瞬間就把他們都烤到了嗷嗷叫的地步!

女媧忍不住當場大罵:“該死的缺心眼,你吃飽了撐的把姑奶奶降落到山頂上來,我都睜不開眼睛了!”

青辰狂吼道:“我怎麼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咱們先找個山洞進去再說!”

最慘的其實還是孔宣和嫦曦,他們兩個相對來說實力最差,孔宣的毛都差點被烤焦了,而嫦曦,本來就連說話做表情的能力都被羲和封住了,還有半刻鐘纔到解封的時候,在這種關頭簡直是真的要她的命!

在這種高溫下,哮天犬的追蹤之術也不能用了,否則連鼻子都得烤熟了,腦子裏的神經元估計也得變成壞死的一坨蛋白質,不過好在青辰對於崑崙山也算是熟悉了,而且有水神之前傳授給他過水靈之術,好容易召喚出了雪水來給周圍護法了一會兒,讓他們飛下去找到了一個山洞,幾個人趕緊逃難似的躲了進去。

好傢伙!這纔多久一會兒啊,進去裏面一趟,出來以後外面就改天換地了,真還是洞中才數月,世上已千年吶!

“這外面到底什麼鬼?”剛落入黑漆漆的洞中,女媧就忍不住吐槽道。

好不容易在洞中陰涼一點,可以歇下來休息一會兒了,青辰還覺得不過癮,實在是太熱了,乾脆就選擇了一個山洞中的地下裂縫,在地下的更深處肯定會有更加涼快的地方,他可以再在那裏開一個洞天,這樣的話,就可以更加舒服一點了。

不過在另外一個洞天之中,就沒有辦法捏碎這一顆洞天的混沌珠球,所以,他得在進去之前,先把陸壓在裏面的那一顆,給捏碎掉,狂暴的空間坍塌的能量,應該可以將陸壓的身體絞成碎片!

“你問我,我哪裏知道?”青辰翻了個白眼,“現在我需要先做的,是先把陸壓還在裏面的這個洞天的混沌珠球捏碎了,否則她要是能在這種情況下也想出辦法找到修改規則的位置出來的話,那咱們就都完蛋了!”

女媧想起那個陸壓居然也有些心有餘悸,從須彌山之戰後,她都達到如今的境界,這洪荒中能夠讓她也產生害怕感覺的人,真是沒幾個了。

她趕緊催促道:“那你趕緊的吧!別讓那人妖給跑出來了!”

人妖這個說法,倒是讓羲和很感興趣,她一向也是瞧不起自己這個侄子——或者說侄女也行,人族和妖族的結合體,哈哈,有趣,妖族本身都是吃人族的,這種矛盾的結合體,用來形容陸壓這種怪物,真是再合適不過!

“說的好!那傢伙以後就叫她人妖!”羲和忍不住大聲高興地附和道,這讓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她吸引了過去。

青辰回過頭,集中了精神,重新感受着原來的這個洞天,要捏碎這個冬天其實並不難,難的是,大羅星辰破要使用傲天模式,也就是相當於把爆破的效果和破壞力發揮到最大程度,那就勢必得犧牲一點精準度和速度,不過大羅星辰破這玩意兒在這種條件下,也用不着什麼精準度和速度。


“啪!”

青辰在將那顆漩渦狀球體捏碎以後,從中傾瀉而出幾滴黑色的濃重流體,流淌到地上,其中有幾顆在空中的時候女媧還想用手指去接一下,被青辰攔住了。

“別鬧,這玩意兒重着呢,質量能達到把你的手指都砸穿的地步,別不信,”青辰煞有介事地說,“就算是崑崙山,從剛纔的山頂落下去,就這幾滴的分量,能夠一直落到地心。”

“這麼恐怖?”羲和有些緊張地問,“那這種程度的話,陸壓應該死了吧?”

陸壓剛纔在青辰的洞天之中表現出來的實力和壓迫感她可是實實在在的感受到了的,她還慶幸自己在扶桑樹下沒有真的和陸壓交手上呢,這個叫青辰的年輕人雖然實力也非常深不可測,可是如果兩個高手能死掉一個,也是讓人非常開心的事情。

青辰一聽這話就不由得翻了個白眼:“阿姨您在開玩笑吧?這種級別的攻擊就想殺了陸壓這種有着大道之外能力的傢伙,您未免也太小看人家了,頂多給他造成個骨質疏鬆什麼的!”

說者無心,可是此言一出,簡直如同晴天霹靂。

不爲別的,只爲青辰剛纔那幾個字,“大道以外的能力”。

什麼鬼?什麼意思?青辰剛纔這幾個字超出了他們的認知範圍,難道還有什麼事物,什麼功法什麼能力,竟然是在道這個字之外的嗎?

不可能!道從他們出現之前,就一直存在了,而且也是所有問題所有存在的根源和解釋,不可能有任何東西,可以逃脫得出大道的範疇!

“小、小兄弟,”羲和不知道在這種時候該怎麼說了,她要說這種話很矛盾,“雖然我和你一樣非常不恥那些老東西,但是不得不承認,沒有任何東西,是可以超脫得了大道的範疇的,陸壓雖然剛纔表現的實力很讓人震撼,可是就算他能夠從你的洞天之中逃脫,那也未必……”

“唔!”

羲和的話還沒有說完,這時候她旁邊一直以來帶着的那個美女,終於嘴巴里發出了一點聲音,並且從嘴中吐出一道銳利的紫色氣刃,割向了羲和的脖子。

不過羲和到底還是羲和,這種程度的攻擊,即使是在猝不及防之下,也仍然傷不了羲和,她怒不可遏地張開太陰魂咒就要對嫦曦動手,可是接觸到了青辰眼神之後,只好悻悻地收手。

青辰這才滿意地將白眼收回來,嘿,這中年婦女,還挺識趣的。

在這個時候,青辰才真正開始注意起羲和旁邊這個號稱是嫦娥前世的嫦曦大神,這位美女可真是怪,從一開始就是雙哀傷的眼神,而且還一直都不說話,該不會是個啞巴吧?

“喂,美女?”青辰試探性地問嫦曦,“能說話不?咱交個朋友唄,你掃我還是我掃你……”


Www_ ttκΛ n_ co

說着說着他自己尬住了,他這問題可真夠傻的,居然在洪荒,還是問嫦娥要不要加微信,缺心眼兒到什麼程度才能問出這種話?

可能是職業病吧,唉。

不過。讓青辰沒有想到的是,這美女還真的迴應他了——嫦曦終於是可以活動了,她不知道從哪裏摸出來一個袖珍的小掃把,看着還挺可愛的。

她拿着小掃把,在青辰的手背上,輕輕地掃動了幾下,癢癢的,還蠻舒服。 嫦曦掏出一個小掃把,輕輕地在青辰的手背上刷了幾下,那感覺酥**麻的,青辰覺得舒服到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他連忙把手縮回來,又點不好意思地問嫦曦,“美女,你幹啥?”

這小妞,還真是,看着斯斯文文,膽子倒是挺……大,青辰看着她的胸部忍不住吞了下口水,還真有點小熱情哈,很久沒有這樣被妹子這樣熱情過了,青辰還真有點小高興。

嫦曦不知道爲什麼,居然是有些臉紅地低着頭,“道友果然是非同凡響之人,想必已經達到聖人的境界了吧?”

此言一出,不知道是算冷場了還是震驚全場,反正是沒有人再說話了,羲和是覺得丟人,孔宣是在思考可能性,而女媧,則是在想自己這個聖人到底值幾毛錢,要不要把它給賣了。

至於青辰自己……

“你說啥呢美女?”青辰被她逗笑了,“你從哪兒看出來我是聖人的,我可不是什麼聖人,我菜得很呢。”

這樣的說辭顯得自己很謙虛,當然了,古人不一定聽得懂“菜”是什麼意思,不過讓他們聽不懂又不給他們解釋,那就對了。

“因爲您剛纔,一下子就說出了我的祕密,關於我的這個私密法器,從來都只有我一個人知道,而卻沒有瞞得過您,您剛纔還詢問我,所以就爲您奉獻上了。”嫦曦的臉蛋仍然有點紅撲撲的,“不過此物並無損害性,只是用於肉身與元神的愉悅,掃清一些疲倦之用。”

啥?這個小掃把,居然還是個法器?青辰屬實是沒有想到,還有這種用途的法器,想來那些發明法器的神魔們,也不完全是隻知道打架那麼愣而已啊。

好傢伙,這東西就相當於按摩用的工具,沒想到,嫦娥還留着這一手,嘿嘿,后羿真是有福氣呢,怪不得八戒寧肯冒着下凡做豬的風險,也得一親美人的芳澤,原來還有技術好這一層啊。

同時,他心裏也對嫦曦這個女人生起了幾分疏遠和地方,看起來人畜無害的女人往往最致命,她剛剛看出了自己的實力非凡,之前應該是受制於羲和,一個人再怎麼天真呆萌也不至於說連人話都聽不懂,她剛纔那麼做,分明就是想要靠上自己這個相當粗壯的大腿。

青辰看了下週圍,“你們在附近找找有沒有相對比較深一點的地縫,待會兒我在那裏鑄造一個洞天,我們都躲到那裏去,即使是在山洞裏,溫度還是挺高的。”

聽完青辰的話,其他人自然是乖乖聽從,女媧來到青辰身邊,“我就想知道,外面那麼高的溫度,是不是和太陽神有關係?”

青辰微微點頭,“你是說帝俊?不,你猜錯了,他雖然有這個實力能夠讓凡間變成這樣,而且是個混賬,但是他卻並不會這麼做,這點我還是知道的,你不用猜了,我心裏大概知道是怎麼回事,雖然不是帝俊做的,但是這場災禍,卻實實在在和他有關係。”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