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雨漫天,肢體亂飛!

以前斬塵劍都是將人劃成兩半,可這一次,**的力量直接將郝庚的身體撐爆!

啪!

一個儲物袋掉落下來,秦天伸手一招將之攝回手中。

“嗯,居然還是一箇中級的儲物袋,不僅比我的堅固,而且容量也是我現在使用的成百上千倍。 ”

滲入一絲靈氣,秦天便看到儲物袋裏的所有東西。

數千枚低級的靈石堆積的像個小山一樣,還有滿滿地兩排書架的書籍卷軸。除些之外,秦天還看到一把法品中級的大刀,還有十來把法品低級的法寶飛劍,無數煉習陣符的材料。

“身爲小侯爺,想不到他的身家如此富有。幾次殺人奪寶後,我還以爲我所擁的足夠多,但和郝庚相比,簡直是不值一提!都不好意思拿出來比較。”秦天吞了口唾沫,內心之中,盪漾着一股深深的震憾。

“這裏面居然還存了這麼多煉習陣符的材料,看來我以後再也不用花錢買材料了。咦,這是什麼?”秦天翻看着裏面滿滿的一倉庫的陣符材料,心中又驚又喜。忽然目光一窒,被一件非金非石,形狀好似毛筆的物品吸引。

將那東西取了出來,秦天問噬魂玉道:“這是什麼?”

噬魂玉望了一眼,臉色微變,然後迅速飄近了一些,神情變地凝重起來。

反覆了看了數遍,噬魂玉好像在鑑定一件稀世珍寶一樣,看了又看。

“金石符筆!”噬魂玉突然驚叫一聲,然後滿臉的驚喜,聲音也變地語無倫次起來。

“不錯,這就是金石符筆,符尊者當年遺留在天陸的兩大奇珍之一。我不會看錯的,絕對不會!”

秦天從噬魂玉的話裏明白,自己手裏的這根看似毫不起眼的毛筆竟然是一位傳說中的天尊境強者遺留的東西。

符尊者,有尊者兩字稱呼的都是修爲達到天尊境的傳說中強者。修如無上魔尊‘舛’,他的修爲據說就達到了天尊境第九重,修爲蓋世,無人可敵。

噬魂玉慢慢地平復激動的情緒,替秦天解釋道:“天哥,恭喜你,你手裏的這支符筆名叫金石符筆,有點石成金的強大能力,是陣符一道中成就最高的符尊者的兩大法寶之一。有了這支金石符筆,天哥以後修煉符篆術可以事半功倍!”

“竟有如此神奇的功效!”秦天知道噬魂玉的見識,絕對不懷疑她所說的話。

噬魂玉肯定地點了點頭,道:“數千年之前,符尊者是與魔尊者齊名的幾大傳說高手,雖然他修爲比不上魔尊者,但一身陣符術,就是魔尊者也不敢小覷!他殞落後,遺留了兩件法寶,其中一件就是這支金石符筆。”

舔了舔嘴脣,噬魂玉接着道:“金石符筆是用千年真龍的鬍鬚和千年鳳凰的翅骨煉製,再將其浸泡在八級妖獸的血水之中九九八十一天,方纔煉成。用這支金石符筆練習畫符,不需要再醮獸血,下筆有神,符力聚而不散,用它練習一張,可以抵地上天哥平時練習十張!”

“果然是個好東西!”秦天強行壓制住自己的興奮,雙手端着這支符筆,仔細地看了一遍,然後小心地將它收回儲物袋中。

噬魂玉嘻笑道:“沒想到斬殺一個一品的陣符師居然有這麼大的好處,一開始我還想勸天哥不要殺陣符師,現在看來,就算爲了這隻金石符筆,也要殺了他!”

噬魂玉看上去雖然是個小女孩,可秦天知道她骨子裏是個跟隨殺人不眨眼的魔尊修煉了無數歲月的器靈,對於打打殺殺,一點都不會含糊。

“這麼名貴的東西竟然在一個一品陣符師手裏,難道天下的寶貝都不值錢了麼?”秦天心裏納悶,郝庚區區一名一品的陣符師,居然收藏着這等絕世寶貝。

噬魂玉道:“天下知道金石符筆的人雖然不少,但真正見過它的人卻沒幾個,我也是偶然跟隨魔尊者見到過一次。一開始我還不清楚,直到我發現到符筆中那股真龍鳳凰的遠古氣息,纔敢斷定它的真正身份。我想姓郝的肯定不知道這是鼎鼎大名的金石符筆,可能是他父親見這符筆神奇,無需蘸獸血就能畫符,而且用了此筆,進步神速,纔會給他寶貝兒子用的。”

秦天暗想不錯,郝庚的老子是平南王,十大異姓王之一,而且還是六品陣符師,機緣巧合下得到這隻符筆。其中最大的可能就是別人爲了巴結這位王爺,將這件神奇的符筆當禮物貢獻給他,他再交給他兒子。

“我現在殺了郝庚,等於是得罪了平南王府,得罪了一名六品的陣符師,一個連聖上都不敢隨便開罪的王爺!”秦天看着地上的殘屍碎片,目光閃爍。

伸手一揮,一道魔焰飛出,將地上的所有碎片全都燒成灰燼。

拍了拍手,秦天冷笑道:“現在就算平南王親自來鎮魔塔查探,也不會懷疑到我的身上,只會認爲他兒子死於魔王之手!”

噬魂玉點了點,這招毀屍滅跡,再加上禍水東移,實在是夠毒辣的!

“不對,還要加上一招:死無對證!”噬魂玉心中一動,目光在遠處眺了一眼,急忙提醒秦天:“那七位導師回來了,天哥快收起魔氣!看來大魔王已經被消失了!”

秦天聞言,身軀一震,魔氣登時全部消散不見,重新變回了通靈四重的鴻蒙學院弟子。

不一會兒,蕭聖公爲首的七位導師一臉疲倦地飛了回來,見到伏在原地一動不動的秦天,蕭聖會滿意地笑了笑:“秦天,可以出來了,大魔王已經被我等消失了!現在隨我一起去營救被抓的弟子。”

秦天假裝驚喜地站起身來,臉上表露出一副驚魂方定的神色。


“走!”

蕭聖公右手一拉,將秦天帶上飛劍,朝賬蓬處中央處飛去。

秦天一路指點,很快就見到躺滿弟子的兩個賬蓬。


七位導師一起出手,秦天在一旁幫忙給這些弟子喂靈藥藥汁,不到半個時辰就將所有的弟子全部解救。

衆弟子見秦天和導師們在一起解救他們,一個個心生感激。

奇怪的是,他們心底深處覺得導師們辛辛苦苦地替他們解除禁制是天經地義,秦天簡簡單單地給他們喂些靈藥藥汁卻是大恩大德。

“天哥,這些弟子恐怕以後就是你的忠誠擁護者!”噬魂玉的聲音輕輕地秦天心底響起。

秦天心中一動,更加賣力地幫助這些弟子恢復靈力。 鴻蒙學院的傳送大廳,此刻不只圍滿了弟子,而且在大廳中央,還站着數名導師。

自從蕭聖公帶領十名導師進塔降魔之後,就只有三名導師將幾名弟子帶出來,然後傳送陣再也沒了動靜。

所有人都緊張地盯着傳送陣,這一次歷練總共的一百六十多名弟子參加,如今安全返回的只有不到十位。

瑜公主,紀菲,聶少爺幸運的成爲這爲數不多的安全返回的弟子之一。

這次歷練可以算的上是死亡歷練,所有的導師都沒有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

人羣前面站着的這些導師之中,以陣符分院的的副院長歐陽古爲首。

此刻,所有的導師都一臉的苦色,一向是喜笑不離的歐陽古也是一臉的愁容。

“副院長大人,此次大魔王出世,恐怕會折損不少弟子!”其中一名導師,唉聲嘆氣地道。


歐陽古臉色沉重地道:“不管有多少弟子殞落,我都會向院長大人請罪。鎮魔塔中存有大魔王,犯下這樣的疏忽,我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但願倖存的弟子能夠超過半數,否則我等也沒臉在學院呆了。”

“還好公主殿下和郡主殿下都安全返回,否則我真沒有勇氣還能站地住!”

“可是我得到彙報,還有一位被聖上親封的小侯爺,南平王的獨子郝庚也參加了此次歷練,希望他能夠平安無事!”

“南平王!我們陣符分院還是他出資建立的,他獨子倘若出事,我們恐怕連導師都沒得做了!”

……

不僅導師們在一邊議論,大廳中的弟子也都一個個議論開來。

九五宿舍的其它三位成員也都趕來了這裏,和瑜公主,紀菲還有一羣女弟子在一起討論着。

“秦天怎麼還不出來?”紀菲目光不時的望着空空如也的傳送陣,心裏十分的焦急。

聶少爺看上去比較冷靜:“放心吧,你不是說導師已經接應到你們了麼,我想秦天很快就能和導師一起回來。”

“是啊,秦天師兄修爲那麼高深,一定會沒事的!”那些女弟子都爭先搶道。

秦天救了她們一次,而且展示出來的實力,讓這些女弟子佩服不已。

修爲倒是其次,秦天的勇氣,和善心給她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能夠在那種時候出手相救,不是每一位弟子都敢做的。

葛成有些懊惱地自責起來:“都是我,秦天若不是爲了我,就不會不顧一切地想要進鎮魔塔歷練了。”

王天才用胳膊碰了碰他,道:“你別說這種話,咱們都是好兄弟!”

“你們說,秦天怎麼還不出來?”紀菲好像沒有聽到他們的說話,轉過頭又重複了一句。

瑜公主秀眉皺了起來,她已經感覺到紀菲的整個心都寄託在了秦天的身上。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我一定要好好找個機會和秦天談一談。紀菲的身上,可是寄託了草原部落無數人的命運,大蒙與草原的戰爭萬萬不可因爲紀菲而開啓。”瑜公主暗暗想着,漆黑深邃的美眸中,有種難於言明的悲憫。

“出來了!”突然,一個聲音叫了起來。

登時,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傳送陣。

果然,傳送陣慢慢升起一道白光,白光越來越亮。

突然,白光之中數道黑影閃現出來。

“啊!是歷練的弟子!”一名導師見傳送陣中突然出現的六名弟子,興奮地叫了起來。

那幾名弟子短暫地適應後,微笑地走出傳送陣,每個人的臉上,都洋溢着大難不死的慶幸。

“裏面還有弟子麼,你們是蕭聖公導師解救的麼?”一時間,無數問話如潮般地涌向這幾名剛剛走出大陣的弟子。

被無數聲音圍攏,這幾名弟子不禁愣住了。

歐陽古雙手虛壓,頓時大廳變地安靜下來。

“諸位不要吵,由我來問他們,裏面還有沒其它倖存的弟子?”

那幾名弟子中的一個點了點頭,道:“裏面還有許多弟子,差不多有八九十人,我們都是幾位導師和秦天師兄解救出來的。”

這名弟子的話音剛落,整個大廳頓時響起一陣劇烈的歡呼聲。

幾位導師重重地鬆了一口氣。


保住了大部分的弟子,就算院長大人怪罪,處罰也不會太重,必竟歷練並非萬無一失,往年的歷練也經常有弟子在裏面被魔頭殺害。

都說修煉者命硬,其實修煉就是走鋼絲,一不小心就會殞落。

“雖然有三分之一的弟子殞落,但只要那位小侯爺沒事,此次的歷練算是有驚無險地過去了。”幾名導師心裏暗暗想着。

大廳中除了歡慶的聲音之外,更多的是充滿疑惑的議論聲。

“咦?這個秦天師兄是何許人?”

“難道也是隨導師一齊進去降服大魔頭的高手麼?”

“哇,你連秦天都不認識,你真白癡!你忘了進校三天就在決戰臺上擊殺西寧會弟子的那個狂人麼?”

“啊,我也想起來,他好像還被邀請到陣符分院去聽課?”

“嘿嘿,這小子可夠狂的,後來西寧會的人上門挑事,他一個單挑二十幾名西寧會弟子,結果怎麼着,你知道麼?”

“這個……好像沒聽說……”

“這事情被西寧會的人給壓住,不過我卻是知道詳情,秦天直接把這些挑事的二十多人全部斬掉一隻右手,然後還把帶頭的那個靈元都給擊碎了!”

“什麼!這小子居然這麼狂!”

……

大廳的一角,蘇晶兒一臉緊張地望着中央的那個傳送陣,她因爲修爲不夠,並沒有參加此次的歷練。

秦天進入鎮魔塔的前一天晚上,他還和秦天一起聊天望月。當她知道鎮魔塔中出事的時候,心中再無一絲修煉的平靜,急忙趕到傳送大廳,和衆多弟子守在這裏。

直到剛纔那名弟子說完,蘇晶兒緊張地的心情才慢慢地放鬆下來。

“又有人要出來了!”

傳送陣白光又亮了起來,又有六名弟子走出來。

接着傳送陣不停地將弟子傳送出來,直到秦天和蕭聖會一齊被傳送出來後,傳送陣才重新歸於平靜。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