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間傳送陣!小個子看的熱血沸騰,連忙捂住自己叫好的嘴巴,一雙大眼睛仔細看著,不想錯過任何一個細節,在戰鬥中使用空間傳送陣,這可是附魔師的絕招!對手不會有反應的時間,勝負也在瞬間出現,就如現在!

「趴!」

長鞭抽打在地,激起不小塵土,阿德尼眼見著長鞭落空,瞪大眼睛的轉身,所有的動作在這一刻開始放慢,阿德尼驚訝甚至是驚恐的雙眼,長大的嘴巴,憐冷漠的神情還有她手中舉起的巨劍!

會死!

這是阿德尼腦袋裡面蹦出的唯一年頭,黑耀的劍刃瘋狂壓了下來,阿德尼似乎能感覺到死神的鐮刀就在喉邊,一陣冷風自身體深處竄出,讓阿德尼狠狠一個冷戰,當下手腕一甩,他死不了,輕易還死不了!

「啪!」什麼東西在掌心被徹底捏碎,憐預感到了什麼拿著黑耀急速後退,但仍然是晚了!

一道兇猛力量自阿德尼的掌心被釋放出,如一頭猛獸朝著憐狂撲而來!

水花平白無故的被翻起,頃刻間形成一股巨大的水浪漩渦,在漩渦深處,似乎有什麼東西要撲出來,憐迅速後退,然這力量追擊的更快,水浪呼嘯,眼看就要拍到憐的臉上!空間之力?在這一刻,恐怕也要慢了!

「轟!」水浪發出震天咆哮,最後消失不見,阿德尼雙眼瘋狂的看著,「哈哈哈!我怎麼可能輕易死去,做夢去吧!會死的是你!」

「噗嗤!」

長劍入身,沒有絲毫猶豫,哪怕是一秒!

「什、什麼?」阿德尼看著自己胸前被刺入的黑色巨劍,有些想不明白,一雙眼不甘的看著憐,憐黑眸冰冷,當阿德尼的眼神見到那一堵巨大的冰牆之後猛然意識到什麼,一口鮮血自嘴邊湧出,阿德尼的身體狠狠一個顫抖,倒在憐的劍下。

憐呼吸急促,如果不是元素擬化的薔薇用冰牆保護,她很有可能被剛才的力量直接吞沒其中,那股力量……應該是不是屬於他的,應該是屬於什麼領主,領主的兒子……怎麼可能沒有保命的技巧,只不過這個技巧終究也沒能讓他活下來。

周圍的幾個黑影早就被剛才的震動也給震死了,幾具屍體這麼靜靜的躺在地上,這片空間是出了名的寂靜,憐深吸一口氣,身體微微搖晃了幾下,雖然有冰牆阻擋但她依舊受到了衝擊,深吸一口氣,憐坐了下來開始調整自己的呼吸,血腥味有些沖鼻,但憐也顧不了這麼多,身體受到的波及不輕,如果不調整的好,她領悟的那次神諭可就白費了,在一片安靜之中,一陣腳步聲緩緩靠近憐,跨過這幾具屍體來到憐的面前,緩緩將身體蹲了下來,憐抬眸,就看到了那雙大的出奇的眼睛,「小子,你怎麼還不死心?竟然跟到了這種地方。」

小個子默默的看著憐,憐吐出一口氣完全睜開雙眼,黑眸平靜,小個子指了指一旁,「我都看到了,是你殺了他們。」

憐挑眉,小個子嘿嘿一笑,「你要知道,他可不是什麼普通傢伙,他是阿列夫領主的兒子,阿列夫可是十大小領主之一,他如果知道是你殺了他唯一的兒子,絕對不會放過你,會傾盡一切來追殺你。」

憐微微眯起眼睛,「所以,你拿這個要挾我?」

小個子連忙點頭,「沒錯!就是這樣!你只要願意教我附魔,我就不會去亂說,如果你不肯的話,拿就活在被追殺的日子裡吧!」

憐冷冷一哼站起身,「你以為我會怕?」開什麼玩笑,在外海的這段時光她有哪一天是生活平靜的嗎?被追殺?那已經是家常便飯了好嗎?雖然被追殺會影響她尋找父親,但也沒有關係,「小子,你以為附魔師是用來做什麼的,追殺?」



小個子忽然明白了憐的意思,當下愣住,憐黑眸看著他,「別再糾纏我,否則我真的會對你動手。」

小個子眨了眨眼睛,憐打算轉身離開,在她才邁出兩步的時候小個子突然高喊了一聲,「你如果還拒絕我,我就把你是人類的消息散播出去!」

憐身體怔住,回頭,小個子笑的特別賊,「別說你不是,我可是看的真切,元素擬化,你是人類!人類!」小個子聲音很為嘹亮,憐臉色一黑,當下回身出掌將他的嘴巴整個捂住,小個子的聲音完全被堵住,也很配合的不再開口,那雙大眼睛眨巴了幾下,憐狠狠皺眉忍不住罵了出來,「該死的!」

「你教我附魔,我就當什麼都沒有看到!」小個子連忙開口,看著憐如此糾結的表情小個子繼續開口,「你不教我,拿你也別想在這裡呆下去,你知道一個人類潛入這裡對於外海異族意味著什麼!」

憐突然冷笑,伸手將小個子的脖子狠狠卡住,「你說的沒錯,我絕對不能讓這個消息散播出去,所以,就讓你永遠閉嘴也是個不錯的主意,我最討厭被人威脅。」憐目光發狠,手中的力量也開始加大,小個子被她死死卡在半空中,卻絲毫沒有掙扎的樣子,那雙大眼睛就這麼看著憐,憐的呼吸一緊,手掌忍不住鬆開,小個子跌落在地咳嗽了幾聲卻嘿嘿一笑,「我就知道你下不了手。」

「小子,你別惹惱我,我不殺你是有我的顧慮。」

「哦,是什麼顧慮?」

「……」憐不想再和他說話,小個子卻一把抓住憐,「你既然不想殺我,那就教我附魔吧!我是真的很想學習附魔,想讓自己的附魔能力變的更強!我沒有其他任何想法,你教我附魔,我絕對不會再給你找任何麻煩,如果你還是不同意的話……那就別想安寧了,我會一直跟著你,跟著你肯教我為止!」小個子發狠的開口,我就是這樣,跟定你了,就是一副跟定你的姿態!

憐的黑眸閃動,她自認自己沒資格做什麼老師,因為在她心中老師應該像她的老師那樣偉大,她到了那個地步才有資格被別人稱為老師,看著小個子那雙明亮的大眼睛,憐冷冷一哼,轉過身,「你要知道,附魔的高深知識是很難掌握的。」

小個子狂喜,自原地狠狠跳了起來,「哈哈!你同意了!你同意了!哈哈哈!」

看著這小子傻笑蹦跳的樣子,憐也忍不住揚起嘴角,小個子連忙跑過來,「老師,你先教我什麼!搭建更遠的傳送陣嗎,不不不,還是製造更高等級的傳送陣吧,不不,我還是想要學更高深的……」

小個子在一旁歡喜的胡言亂語,憐則是默默的將阿德尼和其他幾個的身體掩埋在海沙之中,小個子忍不住問了一句,「為什麼?」

「不留下任何線索,避免麻煩,沒人教過你嗎?」

小個子愣了一下,隨後也快步走了過來,同憐一起掩埋屍體,腦袋點了幾下,「老師,學生受教了。」 關於肖恩思憐還有很多疑問,比如說領主的稱呼在安迪娜和索羅姆都是以族王稱呼最高領導者,想想阿德尼的實力水平憐的疑問更深,族王的兒子就這點水準?那肖恩思的整體水平未免太低了。

解決這些疑問的最好辦法就是讓這個小尾巴,不,現在應該稱呼為甘迪爾,這小尾巴報上了自己的名字,將自己的疑問說完之後,甘迪爾不知為何爆笑不止,讓憐有些尷尬。

「老師,你會不會太單純了點,肖恩思如果真的只有這點水平,不早就被其他兩族吞併了?」安迪爾好笑的看著憐,看到憐有些惱火的樣子之後立刻點頭,「嗯嗯,老師畢竟是人類,對海中異族的狀況不了解是應該的,我的笑聲沒有任何惡意,老師千萬不要在意。」

憐沒好氣的開口道,「行了,先和我說說肖恩思的情況吧。」

甘迪爾點頭,「外海之中的三大異族老師知道嗎?」憐點頭,正確說來不是知道而是都有所交情,一個是親近另一個則是避之不及。看到憐點頭甘迪爾表示驚訝,「老師怎麼知道這麼多!」

「我來外海這麼久,不可能只遇到你一個外海異族,繼續說。」

甘迪爾還想問問卻被憐的表情嚇了回去,「好吧,咳咳,那我繼續說,相對於安迪娜和索羅姆,肖恩思是特殊的,安迪那和索羅姆是單一族群,肖恩思才是真正的族群群體,肖恩思是由大大小小的族群組成,統稱為肖恩思,由實力最強的異族統治,這樣的異族被稱為王者,族王是指這個異族的首領,才不是一個小小領主。」

「小領主?也就是說還有大領主?」

甘迪爾點頭,「沒錯,有十個小領主,三個大領主,老師這麼聰明應該知道這是怎麼劃分的。」

憐沉默,肖恩思這樣的組成就如人類的帝國世界,大小城市的存在,還有所謂王室血脈,按照實力等級劃分的大小區域,一等王國便是大領主,二等王國便是小領主,再其他的便是實力不夠的小組群,外海族群的基數還是不如人類世界,但整體實力卻太高於人類。

導演之王 大小領主的實力如何?」

甘迪爾呵呵一笑,「不知道老師的實力如何,小領主的實力是神之領域,大領主么要麼是神之領域的最高級別,要麼就是已經跨過,據我所知,到達半神境界的只有一個大領主,至於族王么,那就不知道了。」

果然,因為大大小小的族群吸引聚集,肖恩思可以說是這片外海之中實力最強的族群,安迪那不清楚,但索羅姆族王的實力雖然比她高,但高不到哪兒去,而在肖恩思,一個大領主就有半神領域。

「老師是在擔心被阿烈夫領主追殺?」甘迪爾開口,憐掃了他一眼,「你明知道阿烈夫不會放過我,還這麼死命的跟著我,你難道不怕死?」

甘迪爾哈哈一笑,「為了學習附魔,我可一點都不怕死!老師怕死么?」

「小子,你很多嘴。」憐冷冷開口,甘迪爾嘿嘿一笑,「我知道老師不會怕,所以我跟著老師也不會怕,阿烈夫只是一個小領主而已,不過……老師也不能太放鬆,十個小領主之中的阿烈夫不一樣,他同大領主之一的哈斯瑪關係不錯,如果阿烈夫無法對老師如何,他一定會去找哈斯瑪。」

「區區一個小領主,大領主也差不多如此。」憐低聲開口,那個半神境界的大領主如果照面她也不會懼怕就是,至於這個阿烈夫小領主,如果他敢來,她自然也敢應。

甘迪爾看著憐,剛才說的話其實也是他內心的擔憂,小領主不可怕,大領主才是應該害怕的那個,但他的附魔老師卻不以為然,似乎什麼都不懼怕的樣子,甘迪爾心裡嘀咕,他是猜不透老師的真實實力,但……一個附魔師的實力能高到哪兒去?

「老師,你什麼時候教我附魔?」

憐的腳步停頓,「你已經問了不下二十次了,甘迪爾。」

「哦,好吧,但是我實在很著急,你也知道我求學的態度,我認為不應該浪費時間,應該儘快的投入到附魔的學習中。」

「……距離我答應你只不過才過了五分鐘。」

甘迪爾張開嘴又合上,憐有些頭疼,往前走了一小會兒,身後的小尾巴再次開口,「老師,現在可以開始學習了嗎?已經六分鐘了。」

憐只覺得自己的太陽穴跳的厲害,索性不理會身後纏人的小尾巴,她有種深深的預感,讓這小尾巴跟著自己是萬分錯誤的決定,不,是絕對錯誤的決定。

海水聲聲,巨大的水生植物迎著水流不斷搖曳,離開那座小城已經有兩三天的時間,憐不確定那個小領主什麼時候能發現自己兒子的死,但一旦發現她必定會面臨一些麻煩,所以憐並沒有馬上進城,身後的小尾巴不在乎要跟著憐去哪兒,在他眼裡只有附魔,除了附魔還是附魔。

始終喋喋不休的小尾巴終於安靜了下來,他手裡擺弄著一塊石頭,那是一枚三級空間原石,憐看著他專註的模樣忍不住走了過去,「怎麼樣,有進展嗎?」

機靈萌寶:給爹地征個婚 ,來回擺弄了好幾下,皺眉低聲說道,「三級的空間原石……我看了半天都沒有找到同一級、二級不同的地方,老師……!」甘迪爾剛抬起頭就被憐狠狠打了一下腦袋,「小子!我給你這枚空間原石是讓你看的嗎!」這小子,真是……!

「額,不是用來看的嗎?」甘迪爾一臉無辜,憐忍不住又打了一下,「小子,你是在和我裝傻么?」

甘迪爾有些尷尬,「咳咳,老師別生氣,我只是……好吧,我試過了,我沒有辦法催動裡面的空間力量,二級的空間之石已經是我的極限。」甘迪爾的深情沉下,看著他稚嫩的面容憐不禁想到加里奧,加里奧也是在這個時候展露了製藥天賦,這才不過幾年時間,他已經是教廷都看重的藥劑天才。這孩子……也有這個能力,只不過在這片外海之中,能夠教導他的附魔師的確不多。

「想要提升自己的附魔能力,實力的提升也是不可或缺,你以為空間之力是靠什麼來驅動的,是自身的元氣。」

總裁追愛小逃妻 老師的意思是說,我如果想要提升附魔能力,首先要提升自己的實力?」少年眨了眨眼睛,憐點頭,「這是基礎,不過如果你後天不努力,再怎麼提升實力也沒用,慢慢來吧,現在你的目標就是催動這枚三級空間原石。」

前期的附魔技巧就是這些,只有當附魔水平提升到某種程度,才能打開附魔的真正大門,體會到附魔的真正魅力,不然也只能永遠徘徊在門外,認為製造空間原石、空間傳送陣便是附魔師最大的本事。

「我很疑惑,你現在只能激活二級空間原石,為什麼能主動製造空間傳送陣?」要知道空間傳送陣可不是這個實力能夠達到的,甘迪爾聽到之後呵呵一笑,「這個……總有一些特殊的辦法,老師是人類,和異族之間總有一些區別。」

知道這小尾巴不想說,憐也沒有再問,他根本不像是個流浪的孩子,更不是小偷一類,這孩子的真正身份是什麼?憐看著他髒兮兮的小臉蛋還有身上破爛無比的衣服,如果他的身份真的來歷非凡,這麼小怎麼可能單獨在外面這麼久,而且沒人來找他?如果他是一個普通異族,但又看上去不像。

「老師,我有這麼好看么?」甘迪爾眯起眼睛笑笑,似乎憐答應教他附魔之後,這小尾巴自動縮短了和憐的距離,也不害怕憐,憐狠狠瞪了他一眼,甘迪爾嘿嘿一笑站起身,「想要提升自己的實力,只有一個辦法!」

吞食元氣丹,憐在心中默念,這是外海異族最直接也是最快的提升實力途徑,憐看了看甘迪爾,這孩子的實力是多少?「小子,吞食元氣丹的確可以幫你很快提升實力,但對你的基礎有很大影響,我不建議你這麼做。」

甘迪爾眨巴了幾下眼睛,「老師,你在說什麼?吞食元氣丹?那是其他族群才會做的事情,我可不會這麼做。」

憐愣住,她以為這是外海異族通用的方法,看來肖恩思有著很大區別,不靠吞食元氣丹那要怎麼才能提升實力?

甘迪爾對著憐眨眨眼睛,「老師一定不知道有個叫元氣場的地方。」

元氣場?憐皺眉,甘迪爾嘿嘿一笑,「那可是肖恩思獨有的地方,那裡幾乎被元氣所包圍,只要在那裡修鍊就能加速修習速度,往往事半功倍。」

這不就是和室裡面的修鍊所一樣的地方?憐內心有些震撼,甘迪爾看著憐有些驚訝的樣子,「我們這就走,可不是什麼地方都有,老師也應該好好體驗一下,走吧。」甘迪爾在前面帶路,憐在後面跟著卻心中心思萬千。

「你說什麼!」阿烈夫領主有些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事情,自己的兒子死了,這怎麼可能!在他的領地之內,怎麼可能會有傢伙和阿德尼過不起,甚至有些強者也是繞路走,阿德尼死了,哪個膽大包天的傢伙敢弄死他的兒子!

很快,一具腐爛過半的屍體被抬了進來,阿德尼雖然被憐掩埋在還殺之中,但身上的血腥味道很快吸引了其他海洋生物,將阿德尼的屍體啃食,很快便從海沙之中露了出來,便這麼被發現了。

「阿德尼!阿德尼!」看著自己面目全非的兒子,阿烈夫要暈過去了,這慘不忍睹的傢伙會是他的兒子?天啊!怎麼會這樣!阿烈夫老淚縱橫,他就這麼一個兒子,唯一的兒子啊!

「是誰殺了你!到底是誰殺了你!」阿烈夫嘶吼了一聲,站在一旁始終都不敢說話的立刻開口道,「領主大人,我們沒有找到任何線索,阿德尼公子的隨從們也全部陣亡。」

「給我去調查!阿德尼這段日子做了些什麼,他接觸過什麼傢伙,都給我調查清楚!」

「是!」

阿烈夫站在自己兒子的屍體旁,元氣丹還靜靜躺在他的身體里,阿烈夫眼含痛意,伸手便將這枚元氣丹掏出吞入了自己的口中,「阿德尼,你放心,父親會找到那個傢伙,一定會狠狠的宰了他!」

阿烈夫看著殘存的屍體,實在不忍心繼續看下去,他唯一的血脈,唯一的延續,就這麼沒了,沒了啊!

很快調查就清楚了,阿德尼這段日子接觸過什麼傢伙,和誰產生了衝突,小到說的每一句話都調查的清清楚楚,阿烈夫聽到最後將牙齒咬的咯吱作響,「金髮黑眸、金髮黑眸!找到這個金髮,無論如何,都找到她!」

「是!」

阿烈夫坐在上面,臉色青白交接,金髮黑眸……又是金髮黑眸!

「老師,元氣場就在裡面了。」甘迪爾一臉歡快的指著前面,又是一個城市,只不過這個城市的範圍明顯比另一個要大很多,甘迪爾見憐有所猶豫,拉著她繼續往前,「走吧,這裡已經不是阿烈夫的領域,到了另外一個小領主了,他不能對咱們怎麼樣,況且……他發現自己兒子的屍體還有一段時間。」

憐皺眉,這孩子想的太簡單了,十個小領主里怎麼可能不互通有無,到時候阿烈夫如果請求幫忙,這裡的小領主難道還能不管不顧嗎?

甘迪爾一路拉著憐走進城市,這個城市的人群規模遠超上一個,也許是因為元氣場的吸引力很大,吸引了很多慕名而來的異族們,甘迪爾歡快的向憐介紹著,「元氣場也分大小,小的元氣場數目很多,分佈也比較廣,都是靠一些低級元氣丹維持,元氣的純度不高,修習的速度也快不到哪兒去,只能稍微加快一些,而大型元氣場則不同,應該說兩者根本不是一個級別,大型元氣場有高級元氣丹支持,可以源源不絕的提供元氣,極大的加快修習速度,只不過……不是誰都能進去的。」

「在你們這裡要什麼代價?錢幣么?」

甘迪爾呵呵一笑,「如果只有錢幣這麼簡單就好了,大型元氣場根本不對普通異族開放,那是專門為有身份地位的人提供,不管你有什麼,不是什麼人物,誰也別想進去。」


憐挑眉,「想不到你們這裡等級劃分這麼明顯。」

甘迪爾撇撇嘴,「就算如此,也沒看到哪個貴族子弟有出息,這些大型元氣場給他們用真是可惜了,嘿嘿不過么……我們也可以用。」

「你剛才不是說過,普通異族根本不能進入?」

「我們當然不能進入,只不過……不是從正門,而是從某個地方。」

「某個地方?」憐狐疑的看著甘迪爾,小尾巴笑的很賊,「老師跟我來就好,我保證不會有人發現我們,只要進入到元氣場內就安全了,裡面是不會有人看守的。」

憐半信半疑,甘迪爾拉著她直接越過人群,往另一個方向走去,中途路過很多小型元氣場,外面排了很長的隊伍,雖然質量不好,但依舊抵擋不住想要提升實力的慾望,相比起危險的獵捕元氣丹,這個方法的確更安全也更穩定,要知道獵捕元氣丹,搞不好自己會變成被獵捕的目標,沒有任何收穫不說,還要身死丟失自己的元氣丹。

甘迪爾帶著憐一路走著奇葩的小路,越來越人跡罕至,直到快要走出這個城市,幾塊巨大的石頭旁邊,甘迪爾總算停了下來,「老師,準備好了么?」

「準備好什麼?」

下一秒,光芒忽然自腳底出現,憐黑眸睜大,這小子在這裡竟然直接使用空間傳送陣!一片光芒中甘迪爾眯著的大眼睛全是笑意,「當然是以最快的速度進去嘍!」

光芒閃過,在空間之力包圍瞬間的同時,憐狠狠握緊手掌,這小子,到底要不要這麼坑! 在空間傳送陣的幫助下進入到大型元氣場,兩人並沒有驚動其他人,傳送陣的光芒迅速消失,憐的拳頭就狠狠揮了下來,甘迪爾哀嚎一聲,有些委屈,「老師,為什麼要打我!」

「小子,你不該打嗎!」憐說話的聲音幾乎咬牙切齒,「你是不是認為在空間管制鬆懈的地方都可以肆無忌憚的使用空間傳送陣而不被發現嗎?!」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