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公子,當然知道還有另一鼎千年琥珀芝是一對的。至於有沒有那麼多的靈石待會你來試試不就知道了嗎?” 囂張男聲囂張到底。

“恭喜七號貴賓室的客人拍到千年琥珀芝。而下面我們出場珍寶着實震撼道鄙人,當時鄙人見到此物都不敢相信盡然能夠出現此物。也就是剛纔哪位樓上的公子爺說的玄天尺。下面有請‘玄天尺’此物鄙人相信大家都知道,它正是當年中域一代雄主李玄風的隨身兵器。當年的李家何等地威風凜凜,不可一世,雄霸中域近千年,想不到一朝傾倒被人斬盡殺絕,李家一門從此滅絕。嘆哉!悲哉啊!”矮胖子羅元寶說道後來悲壯之聲盛隆的。

不過轉眼就從悲痛中醒來接着激情澎湃的道: “當然如果只是玄天尺那也不會放到最後壓軸來拍賣,現在不僅有玄天尺,還有近千年前一代雄主李玄風創立的《玄天尺法》配合一起拍賣。大家應該知道當初李家老祖李玄風憑藉這套尺法不知道斬殺多少妖魔鬼怪,邪魔歪道數不勝數,成就一代宗師美譽。各位還有什麼遲疑,成爲絕世高手機會就在眼前。來吧!作價十萬中階靈石,開始搶拍。” 矮胖子羅元寶面紅耳赤大喊道,連粗脖子都被這一聲大吼給吼紅了。

……….只見臺上的矮胖子羅元寶一會大聲吆喝着:“好,好! 八號貴賓間出價六十萬中階靈石,還有沒有更、、、呃、、、”

“七號貴賓間出價八十萬中階靈石、、、、、八十萬中階靈石了,還有沒有更高的,八十萬中階靈石,才八十萬、、、、”

“八十萬一次、、、、、”

“好!二號貴賓間出價九十萬中介靈石、、、、、、”

、、、、、、

“一百六十萬中介靈石”此時大廳裏面的蘭姨和鷹老把全部靈石湊在剛好夠一百六十萬中階靈石。則大聲喊出自己能出的最高價位。


“ 呃,矮胖子差點嗆到,還是第一次出現這種情況,壓軸奇珍異寶竟然競價的還有在一樓大廳的,太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了,以至於他激情似火,神采飛揚的鼓動都卡殼了。

好一會才反應過來。大吼一聲:“一樓的朋友出一百六十萬中階靈石,樓上的朋友你們呢?? 玄天尺啊! 《玄天尺法》啊! 絕世高手啊!美女啊!都有了!還要猶豫嗎! 啊!" 矮胖子羅元寶不愧爲專業的拍賣師,見其在臺上揮汗如雨的像大戰一場一樣。

最後玄天尺與《玄天尺法》依舊被七號貴賓間的囂張男以五百八十萬中介靈石拍得。 不過與其競爭的除了開始的娘娘腔還有二號貴賓間的客人轟臺纔有上面那個天價,要知道一顆中階靈石可供聖級以下的鬥士和魔法師修煉近一個月了。

五百八十萬中階靈石對於散修來講那是天文數字了。七號貴賓間的囂張男聲看樣子有其囂張的資本啊。


此時蘭姨的眼睛一直呆呆的注視臺上的玄天尺和放有《玄天尺法》的托盤,看着臺上的兩物慢慢的消失在其視線內。蘭姨只能輕輕的嘆了口氣,沉默的眼神之中像是擁有無限的哀傷……無限的悲痛……無限的懷念……. 韓立和徐謨佳從直升機下來後,已經是下午三四點鐘了,就隨便吃了個午飯,高高興興的回到了韓立的居住行轅。

結果呢,沒等進院子呢。

陳方便跑了過來,認真說道:“韓將軍,委員長在等您了,嗯,濟南淪陷,韓復榘帶病撤了出來,委員長氣的已經罵無數娘希匹了,您還是趕緊過去吧,等您多時了。”

“我已經知道了。”

韓立非常冷靜,與徐謨佳說道:“妹子,你先回去吧,我這邊要有正事要忙了。”

“嗯,好的。”


徐謨佳乖巧點了點頭,上了自己的車,走了。

二人早就猜到了,回到家必然有事,就也相對冷靜,沒什麼特別大的情緒波動。

陳方在後面跟着愣住了,不解的問到:“韓將軍您知道了?知道濟南的事了?呃,可您從哪裏知道的啊,現在這個消息還處於封鎖狀態,知道的人很少啊。”

韓立淡淡一笑,“我的兵已經到了徐州城下,正在和日軍交火,而交火的敵人就是日軍第10師團,如果濟南沒有淪陷,此時第10師團該在圍攻濟南,而不是在徐州城外圍,哼哼,你說我怎麼知道的。”

“這······”

陳方愣住了,萬萬沒有想到會是這樣,韓立居然和自己的手下隨時保持聯繫呢,那麼南京城的事,就也隱藏不住了。

一時間尷尬的沒說出話來。

韓立故意的一語雙關,就是讓他知道,自己全都知道了。

這時樂呵的還問呢,“陳主任,不是要去見委員長,嗯,走啊,徐州那邊不容有失,如果徐州再丟,整個華北,可就完了。”

“對,對,去見委員長,去見委員長。”

陳方引領着打開了車門。

韓立坐了上去。

向着蔣的中央臨時辦公大樓而去。

路上一言不發,目視前方,目光炯炯。

陳方略顯尷尬,想開口問問,卻又不知道如何去說,但沉默吧,也不太好,就問了一句,“韓將軍,一會兒是軍事會議,有級別的軍事長官都會在場,您想沒想好,怎麼應對委員長的問話啊?”

“問什麼啊?問怎麼處置韓復榘?哼哼,必然是得槍斃啊,要不然還留着他過年啊。”


韓立嘴角一撇。

陳方附和點頭:“韓復榘丟下濟南城全城百姓,自己帶兵逃跑,已經是罪不容誅,這沒什麼可說的,我想問的是,徐州會戰,那裏纔是關鍵啊,而且您的兵已經在那了,恐怕韓將軍已經有了一些想法吧。”

韓立哈哈一笑,“這還能怎樣,幹唄,原本日軍的策略是南北夾擊徐州,佔領整個南中國,現在華南已經潰敗,華北的日軍,也是秋後的螞蚱泵大不了多長時間了,所以不用太過擔心,沒什麼可怕的。”

在這方面韓立自然是有的放矢,很有信心的。

陳方一聽,連連點頭,“韓將軍想好怎麼應答就行了。”笑呵呵的卻又不知怎麼說南京的事,所幸不提也罷。

交給委員長自己去說把,比什麼都強。

就也一路沉默,沒在多言。

待,到了中央臨時包公樓外,此時門外已經停滿了軍用吉普車,門口還佔滿了工作人員,說明,該來的基本已經來了。

韓立、陳方根本不需多言,從容進入。

結果剛進樓道。

就聽老蔣在那呼喊,“這還有什麼可議論的啊,韓復榘必須先來見我,想我給他免死金牌,他就給我把濟南打回來。”

聲音很大。

很憤怒。

抗日戰場上剛剛出現勝仗,剛剛提升了全民抗日之決心,結果呢,來一個韓跑跑,一下子又被打回了原形。

怎能不憤怒。

國內、國際上,全是丟人現眼啊。

老蔣怎能不憤怒。

這時,宋子文的聲音出現,“委員長,在怎樣,也得先穩住韓復榘,他手下在怎樣也有十數萬人馬,如果他鋌而走險,做了叛徒,那可就更不好辦了。”

“他韓復榘還想做漢奸不成,還想做民族的敗類不成,要做,就去做,沒人攔着他,我就在這裏看着他,看着他做漢奸。”

“嘩啦!”應該是摔碎茶杯的聲音了。

吵鬧聲也稍作停歇。

沒了辯駁的聲音。

韓立、陳方互相一看,就等了等,蔣正在氣頭上,進去也沒好臉色看,就沒着急,只聽宋子文和小蔣,跟着在旁勸說,“韓復榘已經來信解釋了,他自比唐生智,是爲了保住有生力量,說華北已經淪陷,濟南無險可守,在打下去就是浪費兵力,不如撤離濟南,在途他日其他地方取得勝利。”

老蔣氣喘吁吁的說道:“他娘希匹的胡說八道,唐生智還守了十多天呢,他呢,本可以守的更久,卻突然逃跑,能一樣。”

“這······”

宋子文和小蔣的意思很簡單。

怕韓復榘鋌而走險,真的做了漢奸,賣國賊,到時可就真的不好辦了。

此時的韓復榘正規部隊有5師1旅接近10部隊,外加其他三十萬保安團,總兵力接近四十萬。

不容忽視啊。

老蔣慢慢從氣頭上也恢復了過來,沉吟了沉吟,說道:“你回電韓復榘吧,他如果是一心爲了民族大業,一心爲了抗日,那就來見我,我自然會給他一個滿意答覆。”

“嗯?!”

小蔣看了看宋子文。

宋子文點了點頭。

小蔣沒在辯駁,這般去安排了。

老蔣處於氣頭上,但安排的其實沒有問題,而按照歷史的進展,韓復榘隻身來見蔣,最後落得一個槍斃下場。

算是活該。

此時。


韓復榘的事說完了。

韓立、陳方互相一看,這才推門而入。

陳方立刻稟報,“委員長,韓將軍來了。”

“哦,報國啊,那邊坐。”

作戰會議室裏,此時將星雲集,包括了韓立認識的張自忠,唐淮源,還有如陳誠、薛嶽、錢大鈞等國軍中流砥柱。

鴉雀無聲。

老蔣的怒氣少了一些,氣氛也稍微緩和了說道:“濟南淪陷,日軍已經沉兵與徐州,這一戰在所難免,嗯,大家有什麼意見都說說吧。”

“是。”

這時陳誠站了出來,說道:“我軍第2軍團、第3軍團,第59軍,第22集團軍,第20軍團,已經在徐州外圍做好了三線封鎖,據我所知,總體兵力是日軍的三倍,日軍南北呼應的策略已經失敗,現在只有華北一側之敵,必然能夠全殲,隨後挺進華北,收復華北。”

隨後在地圖上,開始標識。

而在歷史上,徐州會戰,國軍打的其實還是不錯的,比如滕縣之戰、臺兒莊戰役等等會戰,基本都重創了日軍,爲日後的長期抗戰,做好了準備。

此時這些將領們一一開口。

包括張自忠、唐淮源都站了出來,分析此時的局面,分析此時的戰況,還提了一句,“韓將軍所派遣的一萬部隊,已經在臨汾和日軍交火了已有數個小時,而且抵擋住了日軍十萬之巨,爲我們其他部隊已經拖延出足夠多的時間,可以與之一戰,把中國軍人的威風打出來。”

“這樣啊。”

老蔣這纔開口,“報國啊,你的人馬已經到了臨汾啊,那你說說吧,你準備怎麼應對啊。”揮了揮手。

讓韓立講講。

韓立聽了這麼多,其實已經沒什麼可說的,但此時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頭啊,起身道:“好,我來說說。”

把自己的戰略設想,開始一一說出。 距離上次逍遙居拍賣會已經結束了兩天了,此時蘇東城已經傳開玄天尺與《玄天尺法》已經被某囂張之人拍到之云云爾。還有人甚至在蘇東城酒樓大聲宣揚就是自己拍的玄天尺的······ 一時謠傳滿天都是,就是不見真的拍到玄天尺的人露面,或許露面了,凡人不識而已。當然其中一種謠傳最值可信之一就是慕容家族的人拍的兩物。

也許真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安排。慕容家族在蘇東城休整了兩天後繼續出發趕往神兵大賽。此時一身穿白衫英俊白皙的青年輕騎一棕紅大馬,一臉冷傲之氣朝着西門騎去,其棕紅大馬後面正是慕容家的踏雲駒拉動的雲車。

而此時逍遙居大門剛好出來一位風度翩翩的公子爺,看起來只有二十六七左右,身着金黃色的錦服,臉上總是面帶微笑。只是偶爾看向身邊之人眼神裏閃過一絲高傲之色。其身邊一位面相兇狠,左臉到下巴盡然有一天長長的刀疤,袒胸露肚的高大個。另一名是一位普通的老者,看不出有任何出奇之處。

身穿金黃色錦服青年走,向前面早等候多時的豪華馬車,正準備上車時突然停了一下斜眼看向身後兩人道:“我們爲了拍賣會已經耽擱兩天時間,神兵賽那邊還需要佈置一下,所以三天之內必需在家族到達之前先行趕到,好着手佈置一些事情。我不希望祖父交代的事情有所差池,啓程吧!”

“ 彥少放心,三天之內必定趕到軒轅聖地軒轅城,彥少先在車上休息一會。” 甜妻入懷,總裁太兇猛 。 果然身穿金黃色錦服的青年正是南宮家族的南宮彥。

南宮彥的兩位家將一前一後隨馬車直衝西門而去。而慕容家三公子慕容衝由於前天在拍賣會買到想要的珍寶,這幾天一直心情不錯。特別當時一直與自己擡槓的八號貴賓間的娘娘腔最後還是敗在自己的手上,真是爽快極了。今天盡然破天荒的沒有和家族弟子一起待在雲車上,而是單騎一匹踏雲駒在家族隊伍前方帶路。

一路悠哉悠哉哼着小曲自娛自樂。此時已經來到城西門正準備出蘇東城直奔軒轅聖地而去了,哪隻意外的事情發生了,旁邊竄出一位袒胸露肚的黑臉大漢,長得倒是結實,只是胸前一撮胸毛讓慕容三少公子很不舒服,當然這樣倒是忍一忍就過去了,畢竟只是一過路人,以後再也沒有相見的可能。但是下面一句話可讓慕容三公子有扒光黑臉大漢胸毛的衝動。

“前面的小白臉,滾開點!別擋住你家童大爺的路。” 黑臉大漢一臉兇狠的盯着慕容衝。黑臉大漢用這張兇狠的刀疤臉還真嚇到不少的初出茅廬的年輕人。可是這回黑臉大漢可踢到鐵板了。這也怪不了黑臉大漢,他平時仗着家族走路都是橫着走的角兒。

西城門的士官可是呆在那兒了,一下沒有回過神來。前面這位公子爺可是慕容家的三公子,盡然還有人對慕容三公子這樣說話。真是大大的出乎士官的意料之外了。

也許是慕容三公子離家族車隊有段距離,且今天沒有待在雲車上,這位爺可能沒有認識三公子,正準備爲大喝這魯莽的大漢時。旁邊則有人先他一步發話:“大個子,你是在說我嗎?" 慕容衝臉都氣綠了還是極度剋制着自己立馬爆發的衝動。

此時黑臉刀疤大漢也看見士官在後面擠眉弄眼的想要提醒自己什麼,同時也看見前面的小白臉騎的可是踏雲駒,立刻知道對方乃是慕容家族的人,不過看起沒有待在雲車上,那麼肯定不是慕容家族直系子弟,而且自己可是南宮家族的人,更不能落下面子。想想則膽氣壯了壯。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