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百萬!”

“砰”的一聲,高峯一掌拍在椅把上,騰地站起身,剛欲說話。

“一千二百萬。”

這個淡淡的聲音,直接將他到嘴的話打回肚子裏。

他臉色難看,直直盯着陳方。

陳方輕笑一聲,道:“高大人,我年紀小,耐心不好。”

“哼!”

高峯大袖一甩,便是轉身大步走了出去。

見高峯離開,宋全好氣又好笑,道:“大少爺,這高峯,有那麼多元石嗎?”

陳方淡淡一笑,道:“他或許沒有,但慕容龍有。”

宋全不解道:“但慕容龍會給嗎?我們會不會,因此而得罪慕容龍?”

陳方淡笑道:“現在,只有我們能幫他。放心吧,要不了多久,頂多半個時辰,高峯會回來的。”

皇宮,常興殿。

高峯將事情跟慕容龍說了一番,慕容龍二話不說,當即讓他帶着元石,前往陳府。

看着高峯離去的背影,慕容龍臉色陰沉無比,雙手撐在書桌上,沉聲道:“陳方,既你如此,就休怪朕了。”

高峯再一次來到陳府,此時距離他離開,剛好半個時辰。

陳方大手一揮,就將那如小山一般的下品元石,全部收入儲物戒指中。

頓時一把摟過高峯的肩膀,哈哈笑道:“高大人,好久不見,兄弟甚是想念啊。”

高峯沒有跟他胡扯,沉聲道:“陳方,可以讓你父親出來了吧?”

Wшw✿TTκan✿℃o

陳方搖搖頭,道:“這不可能,我父親這陣子公務繁忙,太過勞累,需要休息。”

高峯勃然大怒,道:“你這是什麼意思?!”

陳方皺眉道:“高大人,我陳府是和諧安靜之地,休在這裏大聲喧譁!我父親是絕對不可能出來見你的,你若有事,可以跟我說。若不說,請便!”

話罷,他做出一個請勢。 “好好好!”

高峯怒極反笑,道:“我跟你說,你擺得平嗎?”

陳方無奈道:“這我就不知道了,你可以不說的。”

“你!”

高峯氣結。

許久,他嘆了口氣,道:“陳方,現在不是你我意氣用事的時候,黑巖國大軍已侵入我國境內,西水邊境已然失守,現在急需大將前去擊退敵國,但在這之前,需先解決內亂。”

陳方點點頭,責怪道:“原來如此。這般大事,你第一次進來就該說了,怎能等到現在?”

“我、我……”

高峯一下子,竟是說不出話來。

陳方擺了擺手,道:“算了,就不要計較這些了。你說解決內亂,這是怎麼回事?我紅葉國人人友好,老太太過馬路都有人扶,一副和諧之態,怎麼會有內亂?”

“唉!”

高峯長嘆口氣,才道:“餘家要造反!”

陳方眉頭一皺,道:“高大人,可有證據?若無證據,這話可不能亂說,這是會影響國家內部和諧的!”

高峯道:“陛下今日派人前往皇衛軍總府,讓餘安安排發兵,結果被人轟出來了!”


“竟是如此!”

陳方面上露出恍悟之色,卻是道:“會不會是底下一些憤世嫉俗的人胡來,卻不代表餘安的態度,如此的話,把那廝殺了就得了。”

高峯道:“下令轟人的,就是餘家之人,而且還是餘安之子,餘江!”

陳方怒道:“如果是這樣,那餘江必定是有其父親餘安授意,纔敢如此膽大妄爲,公然打陛下的臉!”

高峯道:“正是如此!餘安這般做,意圖顯而易見,陛下派我來,便是請你父親發兵,鎮壓餘家!”

陳方直接道:“不妥,我父親的兵雖說個個都是精英中的精英,但數量較少,餘安手下有二十萬大軍,我父親前去,無疑是以卵擊石。”

高峯皺眉道:“夜鷹戰團之人,個個驍勇善戰,而且數量也不像你說的那麼少。若是你父親出手,有五成把握可以鎮壓餘安,在這之上,若是我出手相助,你說,會有幾成把握?”

陳方淡淡一笑,道:“若是有高大人相助,至少有九成把握。只是,陛下爲何不請慕容老祖,以他老人家天元四品巔峯的修爲,揮手間就可以滅了餘安一黨。”

高峯搖頭道:“不是陛下不想,而是陛下根本就請不動老祖。老祖神出鬼沒,平時連面都難得見到,若非皇室出現生死危機,他是不會出面的。餘安僅僅只是表現出意圖,但也沒做出實際行動,若是連這種事都要找老祖,那陛下不是……”

說到這裏,他便沒說了,後面幾個字,對他來說,太過大逆不道。

但陳方卻是不管,他淡笑道:“你是想說,若是連這種芝麻蒜皮的小事,都要找他老人家,那陛下不就是個擺設了?”

高峯沉着臉,點點頭,道:“事態緊急,再拖下去,難免出現意外,你父親是夜鷹戰團的神將,內外戰場不知立下多少大功,他精忠爲國,相信不會視之不管,請你父親出來一見吧。”

陳方面上浮現一抹危難,道:“實不相瞞,我父親正處修煉緊要關頭,不便相見。”

高峯臉上露出詫異之色,片刻之後,驚訝道:“天陽大人修爲早便是煉體十一重,此番莫不是,欲突破天元之境?”

陳方點頭,表示沒錯。

高峯心頭震驚,半晌,苦笑着拱手道:“天陽大人突破至天元境,陳府如日中天啊!我也是在煉體十一重停留多年,實在羨煞!”

陳方哈哈一笑,一把摟過他的肩膀,往門外走去,道:“高大人,我父親的事,便是我的事,此事就交給我了,保證三天之內,替你擺平,還請轉告陛下。”

兩人一路走到大門外。


陳方手做請勢,笑道:“高大人,不送。”

高峯臉色有些不好看,走出幾步,忽然頓下腳步,沉聲道:“陳方,告訴天陽大人,餘安之位,是他的。”

話罷,他不再多說,便是翻身上馬,疾奔而去。

陳方冷冷一笑,道:“這慕容龍,打的好主意。”

宋全不解問道:“大少爺,何解?”

陳方道:“慕容龍早視我陳府爲眼中釘,他此番,是要我們跟餘安打個兩敗俱傷,他好安排自己的心腹,接手我們雙方的勢力。”

宋全道:“大少爺,那我們……?”

陳方道:“一國之君,吩咐我們的事,我們自然是要做的,不然落個不臣之罪?那可是要殺頭的!”

宋全都有些迷糊了,道:“大少爺……”

“哈哈!”

陳方大笑一聲,率先走進屋內,“既然他要給我們送禮,我們豈有不收之理?”

他直接來到父親陳天陽的房屋,觀察了片刻,確認無事之後,便回到自己的房屋。

調息片刻,他取出數個儲物戒指,一一將神識伸入進去掃視。

這都是他這次出外戰鬥得到的,說直接點,就是殺人奪寶。

餘安、文達、沈雲、呂風、黑熊、陽焱、奇修。

七人,共七個儲物戒指。

餘安、文達、沈雲三人的儲物戒指,他只是瞬間就掃了過去。到了陳方這種程度,對寶物的已經是極爲敏感,往往裏邊有沒有寶,是不是寶,第一時間便能感覺到。

所謂的寶,自然就是好東西了。

接着,呂風、黑熊兩人的儲物戒指,裏邊雖說沒有什麼太過珍貴之物,但各種雜七雜八的東西也是很多,算是有所收穫。

其中,在黑熊的儲物戒指中,陳方掏出一塊皮布,說是皮布,只因它拿在手中,質感似皮非皮,似布非布,有些柔韌,呈暗黃色。

“大陰破石訣?”

陳方掃視而下,臉孔微微一抽,這大陰破石訣,講究的是以極陰化極陽。吸收的陰力,通過法訣,可轉化成陽力,以陽力改變身體構造,在催動法訣的瞬間,使身體局部變得如巨石那般堅硬。


而後,以石破石。

其中,採奪的陰力越精純,被採奪者的修爲越高,對功法的益處就越大。

精純的陰力,自然是那些少女的第一次。

沈菲兒天資上佳,且又是罕見的極陰之體,今後成長起來,對黑熊修煉大陰破石訣幫助極大,所以,纔會出現黑熊收沈菲兒爲徒的一幕。

陳方搖了搖頭,將這爛布丟進儲物戒指,這種邪惡的功法,就算再高端,他都不屑於修煉。何況這大陰破石訣,還是屬於非常低等的那種。

這倒不是純粹的道德問題。

往往這種邪惡的功法,修煉起來,會有很大的副作用。把目光放遠來看,對今後的發展極爲不利。

且靠這種外力提升的修爲,在元力的凝練強度方面,比起正統修煉的武修,要稍弱一些。

沒有停頓,神識掃進陽焱的儲物戒指,千篇一律,都是一些功法丹藥之類的。

令他稍有些詫異的,是一卷名爲大陰陽轉換訣的功法,也算是頗爲神妙,只不過是殘卷。

這上面的一卷,是陽訣一卷。

按功法的名字,後面應該還有。

接下來,陳方開始掃視奇修的儲物戒指,這一下,倒是令得他眼前一亮。

好東西不少!

單是地階丹藥,都有四枚之多。

但統一的,都是地靈丹,用以天元境以上快速提升修爲,即便是天方境服用,效用也是顯著,價值實爲不菲。

其餘的就是大把大把的地階以下的丹藥,還有各種珍貴藥材。其中還包括那枚,無限接近地階的,千鳥丹,也就是在煉丹大會上煉製的那枚。

千鳥丹的作用,與陳方煉製的那枚爆凌丹一致,都是臨時提升修爲的丹藥。

千鳥爆凌,本是一套,相輔相成。

千鳥丹和爆凌丹同時服用,可將爆凌丹的藥力發揮,提升至二到三倍。

故而千鳥丹即便達不到地階,在價格方面,也跟一般的地階丹藥無異。

陳方大致估算了一下,這奇修的財產,若是全部換成元石,大約爲兩三億。

對於現在的他來說,簡直就是一大筆橫財。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