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不是腦子壞了,連耳朵不好使了?沒聽見我剛說的話嗎?”

“想讓我原諒你們,那就跪下,從我褲襠裏鑽下去!”

“別鑽,天縱!”任雨柔怒吼道!

任東國也是有些火氣,提醒道:“聞天頌,你這樣有點太過分了!”

“這……”

張春琴欲言又止。

說實話,她雖然討厭葉天縱。

但好歹現在還是女兒名義上的夫妻,是自己的女婿。

公然給人鑽褲襠,這傳出去,自己也臉上無光。

可是,如果不道歉,讓他滿意的話,今天別想平安離開。

而就在她內心糾結的時候,葉天縱忽然爽快的說道:“行,我鑽。”

“哈哈哈!”

聞天頌大笑,這傻子,不是挺牛逼的嗎?還不是要乖乖認慫!

“果然是個傻子,這麼快就認慫了,沒勁。”黃少爺聳了聳肩。

而圍觀的羣衆,都在七嘴八舌的嘲諷譏笑。

人羣中。

邱慧茹也在。

“慧茹,這就是你讓我幫你收拾的那家人?”

哥哥邱東山,衣着西服,戴着黑色邊框眼鏡,手拿手提包,一副成功人士派頭。

見到這一幕,他微微皺眉,有些無語道:“連個門都進不去的人,居然把你的美容院給霸佔了?”

“我的好妹妹,你不是挺能耐的麼?這,怎麼會輸給這種人?”

“哥……”

邱慧茹雖然已經四十歲了。

但是在哥哥面前,依舊是小妹妹。

聽到哥哥的嘲諷,這讓她臉色燙紅,也很尷尬,無奈道:“我哪兒知道,他們一家子,這麼不經收拾。我真是太擡舉他們了,不過,看見有人幫我出氣,我心裏也高興。”

“等回頭他們滾蛋的時候,我再去添把火……”

“這是你的事情,看來不需要我出面了,以後這種小事,你就別來找我了。”

這邊剛說完。

那邊的葉天縱,則是在衆人的調侃之下,就打算下跪。

張開雙腿的聞天頌,仰頭閉眼,一副享受的模樣,還讓倆安保拿出手機,打算錄製視頻。

剛剛準備就緒——

“砰!”

一聲脆響!

聞天頌一聲痛呼!

下一刻。

便捂着褲襠,痛得飛起!

“啊!!!”

石破天驚的慘叫,讓得聞天頌狂暴大吼,只是還沒來得及辱罵,他特地梳理的背背頭,猛然被葉天縱抓住,衝着地板,‘砰’的一聲巨響!

鮮血飄飛!

天旋地轉!



隨後,便是像死狗一般,扔在地上。

七葷八素間,一隻腳猛然踏來,狠狠的擦在他的胸膛上!

使勁一擰!

感覺皮肉全部都和自己的身體分離了一般,難以想象的疼痛,導致聞天頌痛不欲生!

“怎麼樣,這個褲襠,鑽得‘您’還滿意嗎?”

葉天縱俯視着聞天頌,淡漠的問道。

“臥槽?!”

其中一個安保驚呼,忍不住爆粗!

而本來在打哈欠,感覺非常無聊的黃少爺,則是眉目一睜!

剛打算走人的邱東山兄妹倆,也是駐足,匪夷所思的看着這一切。

“果然是個傻子,不對,應該是個瘋子!”

邱東山深吸了口氣,道:“跟傻子做對手,妹妹,你可真做得出來!”

“這傻子不傻,當時給我製造麻煩的時候,我看他頭腦清醒得很,說不定是裝傻!”

“不管真傻假傻,總之,有點意思了,咱們再看看。”

“天縱,你……”

任雨柔呆在原地,不知道該說什麼。

而任東國則是滿臉憂愁,這傻子女婿動手了的話,一切就沒辦法挽回了啊!

“傻子,真是個傻子!”

“這下子,咱們一家子全完了!”

雖然暴揍聞天頌,讓張春琴很解氣!

但是隨之而來的後果,卻是她無法承受得起的。

家裏好不容易有點起色,她可不希望就這麼毀於一旦了!

得罪個聞天頌不是大事兒,可關鍵,他是聚賢山莊的人,尤其這還是在山莊門口!

影響惡劣!

而他的後天,黃少爺,可還在這兒坐鎮呢。


打狗還要看主人,這不是公然和黃少爺作對嗎?

一時之間,葉天縱成爲了衆矢之的。

讓人又急又氣。

可是身爲當事人的葉天縱,卻覺得無所謂,再用力,讓那如死狗一般的聞天頌,有了些許氣息,口吐鮮血的瞪着葉天縱,喝道:“你個傻子,你,你敢打我?我,我跟你沒完,我要殺了你,我要殺了你全家!”

“看來,你還不夠滿意,那我再讓你舒服舒服……”

說着,葉天縱便要再度擡腳。

已經站不住的黃少爺,立刻怒吼道:“住手!”

與此同時。

他隨身帶來的兩個黑衣保鏢,緊隨其後,左右護法,站在兩側,一副隨時要動手的模樣。

“聞天頌,是我的人,動他,就是動我。”

“他們都說你是傻子,可我不管你是不是傻子,今天,不給出個交代,你,還有你的家人,全都死定了!”

“我黃光放,說到做到!”

黃少爺開口!

不同凡響!

他的身份地位,還有威懾力,一般人,根本不敢招惹!

而就在所有人都以爲葉天縱要認慫了的時候,他卻看都不看對方,喝道:“滾!”

“什麼光放不光放的,是光會放屁還是光會吹牛逼?”

“你!”

“怎麼回事?”

黃光放目瞪口呆,這傻子居然說自己放屁?

他怒不可遏,就要發火,就這時候,一道凌厲的呵斥聲,忽然從山莊內傳來!

衆人尋聲望去。

發現,莊主夫人眉姐,正火急火燎的往這邊趕來。

“是眉姐!”

“把山莊夫人都給驚動了,肯定是今天來的客人,都非同小可,任何風吹草動都要兼顧到,而這家人卻打了山莊的人,看來,這家人會有**煩了!”

“這家,看起來很熟悉,好像……是某個二流小家族的任家的人!”

“那女的,叫任雨柔,好像還叫臨城之花,長得倒是不錯,可惜啊,嫁給一個傻子,怕是耳濡目染也跟着傻了吧?”

“這麼看來,得罪聚賢山莊,人家沒了是肯定的,就怕會不明不白的突然人間蒸發啊!”

聽着圍觀羣衆的話。

黃光放倒是收斂了起來,貴爲五大財閥之一,黃家在臨城呼風喚雨。

但是,聚賢山莊卻是一個神祕存在,至少家族中的老人,都曾經千叮嚀萬囑咐過,五大財閥在山莊開會,有特殊寓意,無論如何,都不要得罪他們。

所以。

哪怕葉天縱打了自己的人,他也打算讓山莊內部人士處理。


更何況,這聞天頌還是山莊的看客副總管,大小也是個小領導,肯定會幫他出氣!

至於任雨柔還有張春琴夫婦倆,現在已經徹底慌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