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始時候,她認為天齊公主被被武浩始亂終棄的可憐女子,所以先是從內心之中鄙視了武浩一番,將武浩當成了人類的花心大蘿蔔,然後抱著看好戲的心態,看看武浩到底如何收場,如果武浩吃干抹凈不認證,把事情做得太過分的話,自己不介意做一次女俠,為可憐的弱女子伸張正義,好好教訓一下武浩這個始亂終棄的陳世美。

可是越來越發現不是那麼一回事,從兩人的語氣之中,貌似是門外的女子對武浩有想法,反倒是武浩潔身自好,成為了坐懷不亂的真君子。

再然後,她就看到天齊公主居然非常彪悍地推開了院門口的武浩,直接闖了進來。


天齊公主闖了進來,昂著頭顱向前走,像是武浩欠她一百塊現大洋一般,而後,天齊公主就看到了院子裡面中央位置的玉羅剎。

玉羅剎和天齊公主相遇了,沒有宿命之中相遇的那種緊張感,兩人都笑盈盈地看著對方。

不過這兩人的笑容可不是什麼友善的笑容,玉羅剎的笑容嘴角微翹,有著三分好奇,三分洒脫,而天齊公主的笑則是居高臨下的冷笑,好像是人家玉羅剎欠她二百塊現大洋一樣。

天齊公主是美女,但是玉羅剎更是。

天齊公主對自己肌膚勝雪很自豪,但是玉羅剎的肌膚明顯更好,天齊公主的肌膚不過是白皙和細嫩而已,但是玉羅剎的肌膚已經隱隱有流光閃過了。

就算是不考慮相貌,單單考慮氣質,玉羅剎的氣質也更勝一籌。

天齊公主的氣質有屬於公主的天生高傲,這是一種高高在上的感覺,無論看向誰的時候都是一種居高臨下的感覺,而玉羅剎的氣質則是我見猶憐,則是楚楚可憐,她的這種氣質無疑更容易被男人所接受。

天齊公主看到玉羅剎之後,心馬上就涼了半截,雖然早就聽說武浩身邊的女子是人間絕色,但是人間絕色也是分三六九等的,天齊公主在臨淄城就是人間絕色的代名詞,但是當看到玉羅剎的時候,天齊公主不得不承認,這是一個相貌氣質不在自己之下的人。

老天,武浩是從哪裡找出這麼多美女的?天齊公主心中暗說。

「幸好,我還是一國的公主。」天齊公主心中慶幸,相貌和氣質不佔據優勢,只能希望自己的身份給自己加分了。

「我是齊國的公主,天齊,這位姑娘怎麼稱呼?」天齊公主指了指玉羅剎,下巴微微揚起來,表情十足是高傲的小天鵝。

天齊公主的意思已經很明確了,本人可是一國的公主,面前這個女子要是身份不夠的話就不要拿出來顯擺了,不夠丟人的。


「額……」武浩直接一愣。


要論身份,天齊公主不過是一類一個國度的公主,這個身份勉強可以算得上是高貴,但是人家玉羅剎呢?人家可是一個種族的公主,父親更是修羅族的皇者修羅皇,可以說縱觀聖武大陸,唯一一個在身份上可以與之比肩的人,只有武浩一個了,就算是唐曉璇,單單考慮身份,嚴格算起來也不是玉羅剎的對手。

可是武浩總不能直接說玉羅剎是修羅族的公主,那就樂子大了。

所以武浩看向玉羅剎,將這個難題拋給了玉羅剎,你自己的問題,自己回答吧。

「其實,我也是一個公主……」玉羅剎眼睛眨啊眨,忽閃忽閃地,扭扭捏捏地說道。

「你也是公主?」天齊公主一愣,「你是那個國家的公主?」

「額……我不是某個國家的公主。」玉羅剎實實在在地回答道。

「那你就是某個部落的公主了?」天齊公主猜測道。

按照聖武大陸的慣例,能被稱之為公主的,要麼是某個國家的公主,比如說齊國公主,楚國公主等等,要麼就是某個部落首領的女兒,這在某些蠻族之中是非常流行的。

玉羅剎說他不是某個國家的公主,天齊公主便猜測她是某個部落地公主,說這句話的時候,天齊公主把自己的胸膛挺得老高,因為雖然部落首領的女兒也是公主,但是這個公主和含金量和某個村長的女兒差不多,完全可以無視的啊。

「額……我也不是某個部落的公主!」玉羅剎笑盈盈地說道。

「那你算是哪門子公主?」天齊公主啞然失笑,鬧了半天,這人連部落首領的女兒都不是,看來不知道從哪裡聽到了公主這個詞,所以就拿來用用了。

「我聽說楚國的岳陽城之中住著一位彩鳳公主……」玉羅剎笑盈盈地問道。

「哈哈,你的心還真的夠大,居然和彩鳳公主比。」天齊公主努了努嘴,的確,不是國家的公主,也不是部落的公主,這樣的公主只有一位,那就是彩鳳公主武鳳霞,因為那從某種程度上講,是人類的公主,玉羅剎居然和武鳳霞比,難道她是至尊武帝的女兒不成?

武浩至始至終沒說話,他像是看笑話一般,不過笑話的丑角不是玉羅剎,而是天齊公主。

玉羅剎不是至尊武帝的女兒,不過她是修羅皇的女兒,這個身份的含金量可是一點不比武鳳霞低,如果說武鳳霞是整個人類的公主,那玉羅剎就是整個修羅族的公主,雖然修羅皇最後敗給了至尊武帝,但是其身份是改變不了的。(未完待續。。) 一想到魏玄身邊有了別的女子,徐明菲平日里的那些沉著冷靜頓時消散了不少。

此時的她,心頭已經被勾起了暗火,惱得小臉微紅,一雙妙目死死地盯著魏玄的胸口,費了好大的力氣才將差點脫口而出的質問給壓了下去。

正為自己在徐明菲面前狠狠地刷了一下好感的魏玄卻不知道,自己已經因為一瓶小小的藥丸而被對方遷怒。

他見徐明菲雙頰微紅,眼睛還直勾勾地盯著自己半響都沒有說話,還以為對方是在害羞,不由心中微微一盪,看向對方的眼神越發地軟和了起來。

「明菲妹妹,張同知這次犯了錯,雖說聖上沒有將其革職查辦,但被貶官卻是跑不了的,徐二老爺連升三級的聖旨發下來之後,聖上又另外下了一道聖旨,直接將張同知貶為了七品知縣。」魏玄心知徐明菲不喜張瑩,為討對方歡心,再接再厲地刷新自己在對方心中的好感,不由再次開口道出了張瑩一家倒霉的消息。

「哦,是嗎?」徐明菲頗有點心不在焉地道。

這要是換做往常,雖說自己不曾刻意去針對張瑩一家,但若是聽到對方自己作死倒霉的事情,徐明菲也是喜聞樂見的。


可這會兒她大部分的心神都被魏玄身上的藥丸給吸引了,對張瑩這種無關緊要之人的消息也就淡了幾分。

極力想要討好徐明菲的魏玄當然也發現了這一點,只是他並不知道徐明菲會這樣是因為自己,心中飛快閃過一絲疑惑之後,還是接著道:「張同知……不,張知縣被貶之後,即刻就要到清水縣赴任。」


「清水縣?」聽到這三個字,徐明菲總算是被拉回了一點兒心神,他略帶詫異地看著魏玄,不太確定地道,「就是那個離青州不遠,在整個信陽府都出了名的貧困縣?」

「沒錯。」魏玄點點頭,嘴角揚起一抹壞笑。

其實聖上將張同知變成了張知縣之後,原本是打算將對方派到青州去接替徐二老爺的位置,也好尋機將功補過。

可青州乃是信陽府出了名的富庶之地,徐二老爺能夠一中進士就被派到那裡去,還是沾了徐大老爺光的緣故。

他若是不知道也就算了,既然知道了,怎麼可能讓這麼一個讓人羨慕的肥差便宜同張瑩和柳茹一樣沒眼色的張同知?

於是乎,在聖上還未完全下決定之前,他在旁邊不經意地提了那麼幾句,張知縣就被一腳踢到了有名的貧困縣去了。

張瑩和柳茹巴上了張同知之後不是愛到處炫富顯擺嗎?

這次他就將那一家子都弄到窮的叮噹響的清水縣去,讓她們在那裡顯擺個夠!

「那張姐姐知道這件事情嗎?」徐明菲抬頭看向魏玄。

魏玄搖了搖頭,輕笑道:「聖旨是在我出宮之後才發出來的,看張小姐急急忙忙來徐府的樣子,應該還不知道。」

難怪……

徐明菲微微撇嘴,幸虧張瑩不知道張同知直接被貶成了貧困縣的知縣,要不然剛才絕對沒有那麼好打發,非得在她面前哭天搶地不可。

只是……

徐明菲瞄了魏玄一眼,心中的火氣卻並未因對方帶來的這個消息而減少。

憑著這點么事情就想轉移重點?

呵呵,沒門! 「行了,別顯擺你自己的公主身份了,人家身份一點不比你差。」武浩實在是看不下去天齊公主的自我感覺良好,開口說道。

「我不相信,若真是如此,那你告訴我她到底是哪個國家的公主?」天齊公主的表情明顯是七個不服八個不忿,玉羅剎相貌氣質比自己好也就罷了,怎麼可能身份還比自己強?

之前遇上唐曉璇的時候,天齊公主沒有囂張的本錢,因為人家唐曉璇雖然不是公主,但是比公主更尊貴,因為逍遙王比一般的帝皇還要強悍,她不相信玉羅剎的身份可以和唐曉璇比。

「信不信隨便你,如果沒事的話,你就走吧。」武浩淡淡地下了逐客令。

「想要我走也可以,但是我要看看你身邊的這位姑娘到底實力幾何,聖武大陸說到底還是武者的世界,相貌、身份都是假的,只有實力和天賦才是真的。」天齊公主用近乎挑釁的目光看著玉羅剎,一副你敢嗎的經典表情。

武浩痛苦地捂住了自己的額頭,果然,上帝要讓誰滅亡,首先必定要其瘋狂,天齊公主現在已經瘋狂了,已經距離滅亡不遠了,她一個連天武者都不是的嬌生慣養的公主,也敢挑釁玉羅剎這修羅族的皇女?做人不要太狂妄啊!

「隨便你們吧,我不管了。」武浩氣的轉身就走,只留下了天齊公主和玉羅剎兩人,希望一會兒玉羅剎不要打擊天齊公主太狠吧。

看著武浩離開的身影,天齊公主很滿意,沒有了武浩的保護,自己先把這個小美人的臉蛋划傷,天下怎麼可能有這麼楚楚可憐的姑娘?女孩越是能激起男人的保護**,也就越是能激起女孩的嫉妒心態,這幾乎是一種必然的規律。

三分鐘之後。武浩就回來了,原地只剩下了玉羅剎,而天齊公主正異常狼狽地落荒而逃。

「你打擊她,打擊的不算是太狠吧?」武浩笑眯眯地問道。

「怎麼?你心痛了?」玉羅剎嘴角微翹,笑盈盈地看著武浩,大眼睛裡面光芒閃爍,不知道這丫頭的考慮什麼。

「不是心疼,我是擔心你打擊的不夠狠。」武浩笑呵呵地說道,「我非常看不慣她囂張的樣子,一副本公主天下第一的模樣。氣勢哥們遇上的這些人,哪一個都不比她差,不知道哪裡來的自我感覺良好!」

可不是嗎,凝珠的身份是海族的公主,唐曉璇是逍遙王的女兒,而文凌波不僅僅是相國文思遠的孫女,還是出雲宗的仙子,這些人哪一個身份不比天齊公主強?天齊公主可能想不到,不是她的身份不高貴。而是武浩遇到的身份高貴的女子實在是太多了。

「其實,我一動沒動……」玉羅剎笑盈盈地說道:「我只是以彼之道還治彼身而已,她第一招想要用巴掌打我臉頰的,第二招想要掌擊我的心頭。第三招還沒有來得及用就收回去了!」

「好吧,你贏了……」武浩揉了揉自己的眉心,經歷了這樣的打擊,想必天齊公主應該已經知道天高地厚了吧?

……

龍城之上。天齊公主急匆匆地離開武浩的小院,向著自己的駐紮的地方而去,她臉色紅一塊。白一塊,酥胸不斷起伏,說明她此時極為不平靜的內心。

氣人,太氣人啊,武浩身邊這個看似鄰家女孩的女子實在是太詭異了.

天齊公主第一巴掌抽向了她的臉頰,玉羅剎一動未動,結果她的胳膊彷彿中邪一樣,直接收了回來,然後抽在了自己的臉頰之上,到現在為止,她的臉頰還火辣辣的。

天齊公主當時就懵了,高手她見過甚多,神魂者也不是沒有加過,可是從來沒有見過這麼詭異的方式.

自己明明是打算抽她一巴掌的,結果鬼使神差地抽了自己一巴掌,對方實在是太邪乎了一點。

天齊公主第一招有了經驗,為了防止再次出現這種邪性的情況,她運足了全身的力氣,直接一掌印上了玉羅剎的心口。

這是單純實力的比拼,她相信就算是對方再邪乎,只要實力比不上自己,也肯定要中招。

可是結果她還是低估了對方,不知道中了什麼邪,就在她的掌印距離玉羅剎的心口只有一寸的時候,一股強大的力道蜂擁而來,天齊公主的手掌不受控制的變化了方向,然後印在了自己的心口上,那股強大的力量甚至現在還讓她的心口隱隱作痛。

天齊公主不是傻瓜,到了現在,她自然是知道玉羅剎並不簡單,對方不但比自己邪性,就算是比實力和境界,對方也比她強大的太多,所以她只能落荒而逃。

幸好玉羅剎只是打算好好羞辱他一番,並沒有要下殺手,要不然現在的天齊公主早就成為一具屍體了。

「哼,回去之後找老祖宗出手,我就不信收拾不了一個小小的武浩。」天齊公主如此安慰自己。

當然,她更感到不可思議和不能理解的是,武浩身邊的女子為什麼都這麼邪性?都這麼不一般?

她之前的時候小瞧過唐曉璇,結果後來知道了唐曉璇的身份之後,不但是她,就連整個齊國的皇室都心驚肉跳了一段日子,後來發現人家唐逍遙父女大人大量,不和他一般見識之後,天齊公主才徹底放心下來。

後來得到確切消息,唐曉璇已經走了,原本以為自己終於可以揚眉吐氣了,結果接下來就遭遇到了玉羅剎,這人看樣子比唐曉璇還要邪性,天下哪裡有這麼多的貴女都和武浩攪合在一起?

天齊公主一襲黃裙,步履匆匆,雖然臉色不算自然,額頭上也有細密的汗珠,但是依舊是不能否認她是一個美女。

而在她不遠地地方,一襲白衣,一把摺扇,一個貴公子正打量著步履匆匆的天齊公主,眼睛裡面充滿了攫取的**。

武浩如果在這裡就能認出來,這人不是別人,正是雲夢澤的的雲中仁,一個原本應該少了一條胳膊的人,不過他現在兩條胳膊都完好無損,一點可都不像是殘疾人。

不得不說,不管是從相貌還是氣質,亦或是天賦實力來看,天齊公主都是佳偶,在臨淄城之中,有人將天齊公主稱之為齊國第一美女,這不是沒有理由的。

雲中仁這些天一直在找一個能配得上自己的女孩,開始他鎖定的目標是文凌波,但是現在明顯不可能了,後來又鎖定了白仙兒,結果還是被武浩給幹掉了,現在看到天齊公主之後,他的心再次燃燒起來愛情的火焰。

天齊公主一襲黃裙,也無形之中說明了她的尊貴身份。

「這位姑娘步履匆匆,可是有要事在身?若是有什麼需要的話,在下倒是可以幫忙。」雲中仁笑嘻嘻地來到了天齊公主面前。

天齊公主一愣神,不耐煩地看著眼前的男子,不管是身為一國公主,還是身為絕世美女,製造各種機會與其搭訕的人多了,但是向這麼直接的人還是罕見。

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和天齊公主搭訕的,所以天齊公主首先是一副不耐煩的表情,不過看清人眼前之人的相貌之後,天齊公主心中一喜。

一襲白衣,一把摺扇,雲中仁的長相絕對是唇紅齒白的奶油小生,這樣相貌的人如果再有良好的家世和優秀的武道天賦,那就絕對是不少女子夢寐以求的白馬王子。

「我是齊國公主天齊,不知道公子如何稱呼?」天齊公主笑盈盈地說道。

「在下楚國,雲夢澤,雲中仁。」雲中仁拱了拱手,一副知書達理的樣子。

天齊公主眼睛一亮,雲夢澤傳人雖然不是帝國的皇子,但是作為武道聖地的傳人,其身份已經和皇子比肩了,要知道雲夢澤可是和之前濱海城相仿的強悍勢力。

「不知道雲公子在雲夢澤的身份是……」天齊公主遲疑地問道。

雲夢澤是武道聖地不假,但是裡面的弟子好幾千呢,誰知道這雲中仁在裡面是什麼身份?

「呵呵,我是新一代弟子之中,第一個獲准代表雲夢澤行走天下的人!」雲中仁淡然一笑,將自己的身份含蓄地表達出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