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能!你……你哪來的解藥?”

中了武屍酥骨散,除非服用解藥,否則,七十二小時後,終身癱瘓,夏凡卻輕描淡寫的一句好了,妮莎怎會相信,不過,看他臉色紅撲撲的,分明健康的很。

看到妮莎驚駭的目光,夏凡神祕一笑,“想不想知道我是怎麼治好的?”

“嗯。”如小雞啄米似的,連連點頭。

“耳朵伸過來。”

妮莎好奇的將頭湊上去。

“請看我手裏的法寶。”

一口熱氣吹在妮莎耳垂上,只覺嬌軀一顫,迅速彈開,視線落在夏凡手心上。

“銀針?”


“不錯,我就是用華夏中醫鍼灸術,祛除了體內毒素。”

夏凡收起銀針,調侃道:“我的針法可有養顏美容之功效,要不要試試?”

“以我的容貌,你覺得還需要美容嗎?你不是說我的那病還得治療嗎?你要是走了,我怎麼辦?”

見到銀針,想起自己的痛經**病,羞澀的難以啓齒。

“看你臉色已經好了七八成,只要在下次月事之前再行一次針,完全治癒不成問題。”

唯恐妮莎聽不明白,耐心的講給她聽。

“好吧,那時你能回來嗎?”

“只要我還活着,一定回來給你治療!”

“你不會有事!”

妮給莎起身離座,出了教室,原本打算說的話,硬是沒說出來。

隨即夏凡也下了樓,白峯正蹲在教學樓下等着,看到夏凡,臉上一喜,打趣道:“你太不給力了!這麼短時間都完事了,妮教授的小嫩肉摸着舒服吧?”

“你是沒見,水嫩水嫩的,一掐冒水,那肌膚白玉無瑕,吹彈可破……”

“說什麼呢?”

正在夏凡誇張的侃侃而談時,妮莎紅着臉走了過來,顯然聽到二人的談話。

“教授,他在誇你呢!說你是咱校第一大美女。”

白峯諂笑道。

“第一美女的稱號,我可不敢當,走吧,老師請你們吃飯去。”

妮莎轉身便走。

白峯以爲耳朵生了毛病,捂着小心肝,低聲問道:“教授是不是說請我吃飯?”

“大白呢,幾日不見,你的臉皮啥時候變得恁厚?可與城牆相媲美。”

夏凡撇了撇嘴。

“什麼好兄弟,不帶這樣打擊人的!”白峯苦楚着臉。

“嘀咕什麼呢?不去拉倒,我自個吃去。”

妮莎回頭橫了二人一眼,款款而去。

“走吧,美女的面子不但要給,而且要給足,等會結帳的時候麻利點。”

夏凡點了一句,追了過去。

“敢情我買單,你們倆親親喔喔,我成了長明燈了我。”

白峯埋怨着一陣小跑,生怕被撇下。

酒桌上,得知夏凡去京城的消息後,白峯一連給他碰了好幾杯,直到醉醺醺的才肯罷手。

時光過的真快,轉眼間,已經到了晚上七點多,尹晴柔開車把夏凡送到機場,兩人在候機大廳並肩而坐,尹晴柔依依不捨的摟着夏凡胳膊,將腦袋靠在他的肩上。

夏凡伸出手輕輕捋着她的秀髮,緩緩的低下頭,心無旁騖的嗅着沁人心脾的髮香,如癡如醉。

“夏凡。”

聽到呼叫聲,夏凡擡起頭,發現張新民提着行禮箱,和歐陽雲朵朝這邊行來。

”哎喲,小兩口如膠似漆,難捨難分。”

張新民半開玩笑道。

“張院長。”

尹晴柔俏臉微紅,下意識的鬆開夏凡。

歐陽雲朵眸子裏的神色,在看到美豔不可方物的尹晴柔後,黯然褪去光彩,愣愣的杵在一旁。

“晴柔,來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歐陽雲朵,和我一起去華夏神醫院。”

夏凡一指歐陽雲朵。

突然蹦出來個大美女,着實令尹晴柔猝不及防,而且孤男寡女的一同前行,保不準擦出點火花,儘管有些酸溜溜的,還是大度的起身,笑盈盈的抓過歐陽雲朵的手。

“雲朵妹妹你好,我叫尹晴柔,我年紀比你長,以後喊我姐姐好了。”

歐陽雲朵沒想到尹晴柔這麼熱情,馬上笑道:“柔姐好。”


“雲朵妹妹本就生的漂亮,這笑起來,簡直像從畫裏跳出來似的,我都魂不守舍了,假如我是男的,定然追求你。”

“姐姐天生麗質,是我長這麼大見過的最美的。”

兩人互相恭維,卻把夏凡和張新民曬在一邊。

“一路上由妹妹照顧夏凡,我就放心了,等回來那一天,姐姐一定好好犒勞你。”

尹晴柔又道。

“姐姐那裏的話,是夏醫生照顧我纔對,我可是兩眼一抹黑,除了會點醫術,什麼都不懂。”

歐陽雲朵謙虛道。

“好了,你們姐倆就像前世認識似的,說不完的悄悄話,時間不早了,再過二十分鐘就要登機了,趕緊過安檢吧。”

張新民一邊提醒道。

尹晴柔鬆開歐陽雲朵,淚光漣漣的看着夏凡,“到了,記得報個平安,我……我,詩音還在家等着呢。”說着,華麗的轉身朝出口行去。

與尹晴柔分開,夏凡心裏也不捨得,作爲男人不會像女人那樣矯情,從張新民手中接過歐陽雲朵的行禮箱,率先朝機檢處走去,歐陽雲朵緊隨其後。

直到看不見人影,張新民才離開。

一輛紅色的卡宴停在機場外,駕駛座上的女子淚流滿面,直到八點多,看到一架飛機急速升空,才抹了把淚水,啓動車子,消失在夜幕中。

望着卡宴消失的方向,從一側拐角裏走出來一位金髮美女,不過,她不是卡里絲,而是性感火辣的妮莎,失落的色澤在眼裏流轉,雖然不能當面送夏凡一程,背地裏看一眼,已心滿意足,隨即開車離去。

就在夏凡所乘的飛機起飛不久,另兩名女子不約而同的搭上同一航班,目標直達京城。

張新民訂票的時候,要的是連號,所以,自然而然的坐在一起,只不過夏凡的左手邊,一直空着沒人,直到臨起飛前,才慌慌張張的跑過來一小女生,看模樣十五六歲的年紀,一頭黃毛分別紮成數十個小鞭子,一張小圓臉清新脫俗,可惜戴着鼻釘,顯得極不安分,穿着一身不倫不類的衣服,手裏提着一本筆記本電腦,走到歐陽雲朵身邊,對了下夏凡身邊的座號,大大咧咧坐了過去。

夏凡眯着眼,想着尹晴柔此刻在幹嘛,是不是在想他。

機電帝國 ,飛速順利升空。

迷迷糊糊中的夏凡,耳邊傳來女孩叫喊聲。

“大叔,你擠着我了。”

夏凡沒動靜也沒睜眼。

女生見夏凡不理會,水靈靈的眼珠靈巧的轉動,竟然將腦袋斜靠在夏凡肩膀上。

自從女生出現後,歐陽雲朵自始至終沒睡,眼角餘光默默盯着,如今光明磊落的枕夏凡身上,怎能無動於衷,使勁夏凡在大腿上掐了下。

“啊!”

激靈靈打了個冷顫。

“大叔,你做春夢呢?”

女生輕蔑的瞄了眼夏凡兩腿間。

“大叔!小妹妹你跟我說話嗎?”

夏凡疑惑的指着自己。

“除了你,我身邊有別的男人嗎?”


女孩撅起小嘴,正襟危坐,拿起筆記本電腦打開。

“哦,有事嗎?”

夏凡輕問。

“你這人有病吧,像我這樣的人間極品,難道你沒有怦然心動的感覺?”

女孩翻了個白眼,打開遊戲,聲音放的老大。

“不會啊,我怎能對你動心呢?”

夏凡心道這個小女生也太自戀了吧。

“不心動,你反應什麼勁!”

女孩用眼神再次掃向夏凡胯間。

夏凡低頭一瞧,頓時臉紅脖子粗,丟人現眼的玩意,真想一刀咔嚓了,想想又不美,如此一來,豈不斷子絕孫,窘着臉道:“被尿憋的。”

“噗。”

歐陽雲朵禁不住掩嘴而笑,夏凡被捉弄,她卻有一種幸災樂禍的衝動。

“切,大叔,你能不能在無恥一些,尿憋的,虧你想出這麼齷齪的說詞,實在憋不住,就噴吧,只要別弄髒了坐椅,我不會歧視你的。”

女孩語出驚人,大膽前衛,搞的夏凡哭笑不得,沒辦法,起身去洗手間。 發現歐陽雲朵怪異的眼神,夏凡更加無地自容,夾着腿離開座位,

待他走進洗手間裏,還能隱約聽見兩人的嘲笑聲。

催動鬼魄靈氣進行壓制,然後又撒了泡尿,洗了把臉,那股**才得以消散,看着壁鏡裏的自己,欣賞了一會,喃喃道:“我才二十出頭,有那麼老嗎?丫頭片子啥眼神,像我這麼英明神武的美男子,張口閉口叔叔的,人都叫老了!”

正在他喋喋不休的時候,機艙方向傳來驚呼聲,聽聲音比較混亂,不知緣由,夏凡出了洗手間,迎面碰見一乘務員,這妞長的十分標緻,身材俱佳,只可惜神色不正常,慌慌張張的,乍一見夏凡,慌恐不安道:“先……先生,你先躲起來,機艙裏不**全,有個小姑娘被劫持。”

“劫持。”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