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星垂,王昭月小姐,還有王可可同學,是不是你們家親戚?”

電話那頭的校長語氣有幾分火急火燎。

覺得事情有些不妙的劉星垂回了一句:“也算不上親戚。”

“劉星垂,你給我聽好了。”

那頭的校長立馬吼了起來:“我不管你們是不是親戚,你現在就給我去請王可可,把她請到我們天空小學去。”

“我聽說紅旗小學新上任的校長,楊磊那個老東西已經親自去請王可可了。”

“紅旗小學給出什麼待遇,你就給十倍百倍的待遇。”

“不管你用什麼方法,一定要把王可可搶過來,聽到沒?”

“我現在正在趕過來的路上,你要是請不到王可可,你就回家種田吧。”

“這個主任也別幹了。”

劉星垂感覺腦子短路。

校長要搶人?

搶的還是王可可。

這都什麼情況! 雖不明白怎麼回事,可是劉星垂知道,校長從來不開玩笑。

現在在趕來的路上,這事有點嚴重。

“老公,這什麼情況?”

楊磊忽然帶人來求王可可回學校,王家人都懵逼了。

王昭慧忍不住問了一句。

其他人翹首以目,想要知道怎麼回事。

可劉星垂沒心思回答,臉色複雜的走到王昭月面前:“昭月,要不讓可可來天空小學吧。”

“我在這裏也可以照顧她,保證分配最好的班級。”

……

王家衆人坐不住了。

應了那句話。

小朋友,你是否有很多臥槽?

“劉星垂,出什麼事了?”

王昭日也壓抑不住心中的好奇,冷聲問了一句。

“大哥,我……我也不知道。”

劉星垂滿臉無奈。

可這是他得到的命令。

繼續看向王昭月:“天空小學距你們也不是很遠,而且初中高中,都是按照市一中那邊走的,教學質量頂尖。”

“昭月,只要你同意,可可明天就可以直接上學。”

“劉星垂,你什麼意思?”

對面的楊磊聽劉星垂說完,上前怒吼:“你個小人,不是說不插手這件事?’

“出爾反爾,你算什麼男人。”


“楊校長,我說的可沒錯。”

戒石情緣:冷情殿下世家妻 ,劉星垂也不怕得罪楊磊。

嘲諷道:“這九洲城,我們天空小學教學質量第一,在我們學校能夠得到最好的教育,你們那些學校能比嗎?”

說完又是看向王昭月:“昭月,我們都是一家人。”

“有我在學校,可可做什麼都方便,你就別去其他學校了。”

“王小姐,只要你答應讓王可可回去學校,我保證,初中和高中,她都是保送的。”

“而且,到了大學的時候,只要是省內的,她也可以隨便選。”

楊磊這是豁出去了。

連大學都安排好了,可謂決心夠大。

劉星垂一看,當然不能輸,拍胸口道:“昭月,他說的我們天空小學都能給。”

“劉星垂,你是真的要跟我對着幹?”

楊磊怒了。

雙劍法師 :“我代表的是天空小學。”

“我說的有錯嗎?我們天空小學,在九洲城有哪個學校能比?”

王昭月跟王家衆人差不多。

都是一臉懵逼。

最後看向陸天龍。

畢竟今天發生的事,跟陸天龍都脫不了關係。

陸天龍只是淡淡一笑,隨後看向劉星垂:“你剛纔不是說,我們家可可不可能進天空小學嗎?”

“現在又是怎麼個意思?”

“這是調侃我們?”

劉星垂臉色難看。

他恨不得一拳把陸天龍打死。

可校長的話他不敢忘,只能陪笑道:“天龍啊,我沒有那個意思。”

“我們都是一家人,說那些見外的幹什麼。”

“我怎麼說也算是可可的長輩,這不是想要給她一個良好的學習環境麼。”

“你跟昭月商量商量,我保證,只要她進天空小學,什麼都是最好的。”

“在天空小學讀書,走出去也有面子是不?”

“這樣不好吧?”

陸言一臉調侃:“我們剛纔可是打了賭的。”

“我們家可可能進天空小學,你們可是要給我磕頭的啊。”


“既然你這麼有誠意,要不先給我磕個頭吧。”

“陸天龍,你找死。”

這話惹怒了旁邊的王昭慧:“你算個什麼東西,也配讓我們給你磕頭?”

說着扯了劉星垂一把:“你腦子進水了?”

“要讓王可可進天空小學,被門夾了?”

“我……”

劉星垂顯得有幾分委屈。

只能無奈道:“剛纔校長打電話給的我,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

“校長還說了,他在來的路上。”

一羣人還在思考這是怎麼回事,陸天龍又似笑非笑的調侃起來:“姐夫,這機會,可是給過你了。”

“既然你不要就算了,一會可就磕頭也沒用了。”


“陸天龍,都是一家人,你有必要這樣?”

劉星垂黑着臉。

雖然想請王可可回去,可在陸天龍面前,他不想低頭。

冷聲看向王昭月:“王昭月,這麼好的機會,你確定不要?”

王昭月有幾分心動。

王可可若是能進天空小學,當然是最好的。

可是不明其中緣由,有些不知道怎麼回答。

“聽你這語氣,實在威脅我老婆,想要說她不識擡舉?”

敢兇王昭月,陸天龍臉色瞬間冷了下來:“我忽然覺得,你連請我們家可可去天空小學的資格都沒用。”

“要請,讓你們校長來請。”

“陸天龍,你以爲你是誰?”

爲了請王可可,劉星垂算是忍了陸天龍一番。

現在陸天龍敢出言這麼狂妄,他也怒了,吼道:“跟你好好說話是給你面子,你不要蹬鼻子上臉。”

“我也是念及一家人的感情,你別給臉不要臉。”

“這樣的機會錯過了,是你們一家人的損失。”

“是嗎?”

陸天龍冷眼回答:“那你的機會,我們家還真要不起,你留給別人吧。”

楊磊見狀,屁顛屁顛的上前:“陸先生,王小姐。”

“選我們這邊吧,喜歡哪所學校隨便挑。”

陸天龍沒回答。

好似無視了楊磊一般,看向王昭月:“不如問問可可怎麼樣?”

王昭月心中無比複雜。

在王家,從來就沒這麼風光過。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