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靈火槍手上前領彈藥,每人五個,記住千萬不能使用任何鬥氣,不然會爆炸的。”

小矮人們聽到神使大人的話,一個挨着一個的到老劉面前撿彈藥袋。有的塞進口袋裏裝着,有的用手拎着袋口上的小繩結,誰也沒敢放在手裏拿着。神使大人厲害歸厲害,可是神使大人從不騙人,他說的話就一定要服從,這是每個孩子出門前家裏都叮囑過的。

“現在面向石堆列隊,看起,立正!向後轉!跑步走!”

小矮人們也不知道神使大人是個什麼意思,總之就是有不少強盜在嘲笑自己就是了,雖然那些強盜都不敢出聲,但是小矮人們從他們的眼睛裏都看到了笑意。有幾個臉皮薄的矮人小夥子,連脖子都紅了。

老劉讓小矮人們跑到離石堆百步遠的地方纔停下腳步,開始教授他們如何給精靈火槍填裝彈藥。不過都是新手,老劉可沒把自己那一頓的技巧交給這些小矮人,那是需要長時間使用後才能使用的,還是讓小矮人們自己體會去吧。

“你們都是矮人族的未來,所以你們一定要知道這把精靈火槍裏射出的不是鋼珠,而是矮人族走進文明世界的探路石。現在面向前方的石堆,舉起火槍,儘量的瞄準。聽到我的口令後前排先發射,然後第二次口令第二排發射,發射結束馬上重新填裝,之後我會再次下令發射,都聽明白了嗎?”

“是!神使大人!”


“預備!放!”

一陣雜亂的彭彭聲再次打亂了荒原的平靜,百步之外的石堆上則是泛起陣陣的石灰和碎屑。幾個蹲在地上的射擊的小矮人由於準備不足,被精靈火槍的後坐力頂了個仰面朝天,還有幾個直到老劉要喊第二次發射的時候才把精靈火槍弄響嘍,甚至有的把子彈打到了天上。老劉見狀是又好氣又好笑,不過對於第一次使用火器的小矮人們,老劉並沒有給予過多的訓斥,而是再那幾個小矮人屁股上給了一腳。

“笨蛋!我都是怎麼教你們的,都就這午飯吃到肚子裏了嗎!第二排,放!”

這次的射擊聲比第一次的整齊多了,看着同伴被神使大人踢了屁股的痛苦樣,後排的小矮人們可不想也試一下。老劉對於這一次的齊射還是比較滿意的,兩秒種之內五十四個精靈火槍手都射出了自己的子彈。

“太慢了,快裝彈,一百步的距離人家眨眼就跑過來了!都想給人砍死嗎!都給我快快快!第一排準備,放!”

在老劉的催促下,十個波次的射擊,在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就結束了。看着滿臉是汗的小矮人們,老劉知道這還不是他們能做到的最快射速,對於能在這麼短的時間裏就能打出這樣的效果來還是很滿意,可是話到嘴邊就變了。

“你們這些笨蛋,想讓矮人族的未來都毀在你們的手裏嗎!就這射擊速度,在敵人衝上來之前你們能打死多少!”

說完老劉又丟出一些彈藥袋,自己開始給這些小矮人演示起來。不過老劉是用通條上的彈藥,一槍接着一槍的都打在石堆裏的一塊青石上。十秒鐘後老劉射擊結束,桌面大小的青石上生生的被打穿了一個人頭大小的窟窿。

“我沒有使用你們不會的技巧,所以我要求每個火槍手都要做到這樣,無論是速度還是準確度,都要做到!現在列隊跑步,快!” 太震撼啦,小矮人們被神使大人的現身說法徹底給震撼了。如果說神使大人的鍛造技巧是神技沒人會,大家都相信,可是現在神使大人根本沒用神技啊,都是和自己一樣,一個彈藥袋一根通條,差距咋還這麼大呢?十八九歲是人一生中最好強的年齡啊,雖然神使大人罵得對,但是每個小矮人心裏都憋着勁兒。一定要練到像神使大人那樣,又快又準。讓神使大人瞧一瞧自己不是孩子,而是真正的矮人族戰士,最精銳的戰士!

我靠!這是人乾的嗎?就在老劉教訓小矮人的時候,強盜們都在想這個問題。就那些個小矮人舉起那個什麼精靈火槍一比劃,遠處的青石就整片的往下掉啊!那要是人,就算穿着鎧甲也都給打成篩子了吧?而且這個主人還親自給示範了,就五下而已,一塊大青石就給打穿了。六級的鬥氣攻擊也就這樣吧,而且還沒人家速度快,等你六級跑到人家跟前,估計整個人都給打成肉餡了。

“主人,這些攻擊大概和六級劍師發出的鬥氣技能差不多,不過這個距離可是六級劍師想都不敢想的。所以我認爲這些戰士的攻擊力比六級的劍師要稍稍高那麼一點。”

“嗯,我想的和你一樣,不過我寧可面對十個劍師,也不願意和十個火槍手比試。謝爾蓋,叫你那些手下回來吧,接下來是精靈火炮的實彈射擊練習,那個很容易傷到的。”

阿黛兒和奧莉薇婭通過***上的瞄準鏡,也看清楚了石堆上的攻擊痕跡。和強盜們不同的是,阿黛兒對着石堆撇了撇嘴,一臉不在乎的樣子。不光如此,就連剛剛謝爾蓋的攻擊阿黛兒也同樣是不以爲然,用慣了神器的阿黛兒這麼會把這些看進眼裏。奧莉薇婭和阿黛兒不同,她的神器型***纔到手沒兩天,對於這些小矮人的攻擊力還是很吃驚的,至少自己在得到***之前,是肯定打不過這些小矮人的。

“奧莉薇婭,等下替我看看這個能打多遠。”

奧莉薇婭回頭一看,只見老劉腳踩着女孩子用的那個精靈火炮,手裏還拿着一個胳膊粗細的鐵筒,正盯着自己看呢。被偷看怕了的奧莉薇婭本能的摟緊了自己的***,臉蛋紅的像個大蘋果。見到這一幕的老劉吞了幾下口水,然後鄭重其事伸手指了一個方向給奧莉薇婭,就把手裏的鐵筒塞進精靈火炮裏。

咚!

好快!奧莉薇婭感覺到有東西從精靈火炮裏射出,但是竟然無法撲捉到那東西的身影,這速度幾乎趕得上精靈射出的箭矢了。遠處傳來的悶響和飛舞的煙塵給奧莉薇婭指出了正確的方向,一里多遠的地方,一團看似不大的濃煙正翻滾着。

“哈哈,射遠了,讓我調整一下。”

老劉把支架升到最高,又裝進一顆炮彈。這次衆人終於有機會欣賞到精靈火炮的風采了,百步之外的石堆正好捱了老劉這一炮。巨大的爆炸聲震得所有人的耳朵都嗡嗡的叫,十多米高的灰塵好像要將衆人吞噬的巨獸一樣,在眼前不停翻滾擴大。很多矮人小姑娘都嚇得坐在地上摟成一團,幾個膽小的強盜甚至跑出多遠,更多的則是給老劉跪下了。這一下炮擊打碎的不僅僅是遠處的巨石,還有他們一直以來對於老劉的懷疑。

“靠!以後都記住了,誰也不許把支架升到最高,威力太大容易傷到自己人。”

矮人小姑娘們堪堪的站直身子,給神使大人做出了響亮的回答。

“是的神使大人!”

“謝爾蓋,你的手下都跪着幹嘛,都給我起來繼續看,要不就跑步去。還有你們,都過來取炮彈,挨個的給我試着開炮。”

整整一個下午,老劉手把手的挨個教這些矮人小姑娘學習精靈火炮的發射方法和射擊技巧。中間還把各個刻度的射擊距離都做了記錄,寫在布條上讓每個矮人小姑娘都背下來。

“你們是最沒有用的矮人女孩,沒用到只能一輩子靠人養活。但那是我來之前的過去,現在我要把你們都變成這個世界上最受人敬畏的戰士。對於這個沒有人可以懷疑,因爲誰敢懷疑,我們就用精靈火炮的炮彈讓他從這個世界消失。現在世界上最先進的武器就在你們的手上,矮人族的未來也在你們的手上,我的要求就是,在敵人攻擊我們的達拉特之前,每個人都可以熟練的使用精靈火炮,掌握炮彈射程和支架高度的關係,都聽好了嗎?”

“是神使大人!”*81

“解散之後女孩子開始準備晚飯,男孩子準備帳篷,現在解散!”

“那個主人,我們也想保衛達拉特城,可是我知道您不一定看得上我們這些強盜。”

“謝爾蓋你多心了,我給你們的任務遠比那些戰鬥要困難的多,既然你想找點是做那我不妨現在就告訴你好了。我想等到你這些手下重新做人之後替我經營精品裝備連鎖店,到時由我提供貨源,你們只需要在我指定的地方管理店鋪。但是這些店鋪的位置可能會相距很遙遠,我現在還不能相信除你之外的其他人,所以還要有一些相應的考驗。”

晚飯之後,謝爾蓋打發走那些被震撼了一下午的手下,找到正在修正精靈火炮的老劉來請願。在他看來只有在戰場上才能徹底打消這位神使大人對於自己和手下的懷疑,而且這件事現在已經迫在眉睫了,如果人家想滅掉自己這千把人,需要的只是調整一下炮口對着一里外的荒原之鷹總部放上幾炮而已。

“但是謝爾蓋,不是所有人都會追隨你一輩子的,有些人始終都是要捨棄的。如果你願意,我今晚就把精靈火槍手借給你一用,相信在去除了雜草之後,莊稼纔會有更好的收成。”

“我……

謝爾蓋陷入了沉思之中,老劉的意思很明顯就是要把那些不忠於自己的人全部幹掉。本來作爲一個心狠手辣的強盜頭子,謝爾蓋在危急時刻根本不會顧及到這些手下的生死,但是和所有人一樣,謝爾蓋想保存實力。投靠眼前這個神使大人是肯定的事情了,剩下的就是在投靠後如何儘量的爭取最大的利益,這些和自己的實力都密切相關。如果自己投靠時只是少少的幾十人,肯定會被丟到陰山背後,但如果自己投靠過去的是上千人,那麼這個主人在安排自己的時候就要想一下自己的感受了。然而老劉手裏的精靈火炮徹底的砸碎了謝爾蓋這個虛無縹緲的幻想,在這種威力巨大的武器面前,沒有人可以威脅矮人們,只要有足夠的炮彈,謝爾蓋相信這些矮人可以轟平全世界所有的城堡。

“主人,我想請您今晚幫我守住寨門,我會想辦法把那些不忠於主人的傢伙全部都找出來,處置他們的事還請您多費心。”

“你終於開竅了謝爾蓋,之前我本來是想用你的寨子試一下夜襲的,是你的決定拯救了那些忠於你的手下。你只管去吧,只要有人敢走出大門,那麼我保證他們見不到明早的太陽。”


謝爾蓋對着老劉深鞠一躬後就匆匆離開了,此時的他渾身都是冷汗。原來主人貪黑修理那些精靈火炮竟然是要把自己的老窩連根端掉!多虧自己在最後關頭的明悟啊,不然除了被帶走的海恩斯,自己到時可就真是一無所有了。想到這裏謝爾蓋快步如飛的向着荒原之鷹總部奔去。

謝爾蓋一回到寨子裏,就敲響了警鐘。身心疲憊的強盜們一個個拖着沉重的腳步出現在寨子的小廣場上時,看到的除了一臉沉思狀的首領以外,還有堆積如山的金幣。稍微有點心機的強盜都看出謝爾蓋的憂慮,和金幣背後的危機,難道頭領這是要散夥?時間一點點的過去,除了火把燃燒的噼啪聲,小廣場裏聽不到一點聲音。

“大家都齊了吧,在我說事之前,先把這些金幣分了吧,賬房先生出來,這是差不多五百萬金幣,你給大夥分一下吧。”

捧着懷裏沉甸甸的金幣,強盜們並不感到開心,甚至對於自己的生命都開始擔憂了。

“大家聽我說吧,這次我們真的要散夥了,我剛剛得知了一個可怕的消息。那些小矮人們是來消滅我們的。”

一直都在等待這句話的聰明傢伙終於從謝爾蓋的口中得到了證實,那些傻乎乎的傢伙更是嚇得坐在地上起不來了。爲什麼要消滅我們,我們不是投靠他了嗎?

“不要想也不要再說了,拿好這些金幣,等到午夜時分我們就各奔東西吧。我在一個矮人那裏偷聽到他們會在凌晨對我們的寨子進行炮轟,原因是教會已經對那個男人的城市出兵了,我們的生死已經不再有任何意義了。又想繼續跟隨我的就在午夜時,到我的議事廳來吧,我們結隊一起逃走。想自己走的兄弟,也不要亂來,那些傢伙現在還沒有睡覺,貿然出去只會給大家帶來危險,都等到午夜時我們再一起逃走,散了吧,都收拾一下。”

幾個過來安慰謝爾蓋的強盜也被他揮退了,今晚就是決定他們生死的時間,謝爾蓋只希望能有更多的兄弟來到議事廳,這是他唯一能做的。

“今晚是我們的第一戰,我們的目標就是白天那些強盜們,他們中間有很多都想要背叛我,把我們出賣給那些攻打我們的敵人。對於這種人,我們絕不姑息!但是這之前我要告訴你們,殺人並不像你們想象中那麼容易。殺人後你首先會感到恐懼和噁心,但這些都證明你們是人,並不可恥!關鍵是如何克服這種恐懼,繼續消滅敵人,你們的神使夫人當初在和我一起營救父親時也是第一次殺人,但是她有她的信念,她克服了恐懼。現在我需要你們在殺人之前想一下自己的信念是什麼,爲誰而戰爲誰殺人,聽明白了就出發吧,目標荒原之鷹強盜總部。”

小矮人們不太明白神使大人的話,殺人爲什麼要有信念呢?爲什麼殺人呢?一百零八個小腦袋一路上不停的思考着這個問題。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百步之外的寨門始終緊閉着,握槍的手心裏滿是汗水。

“紅,等下丟個能照明的魔法在那個大門附近。”

“不要!都不給人家殺人,我不幹!”

“紅乖哦,主人給十倍的真氣做酬勞。”

“不行,人家要殺人,主人偏心,把壞蛋都留給那些小矮人殺,一定是不喜歡紅了。”

“呃!胡說,主人最喜歡的就是紅,你看主人不是每天都和你在一起嗎,就算阿黛兒和露莉奧莉薇婭她們都加在一起,都沒有紅和主人在一起的時間多。再說了現在讓這些小矮人學會殺人,以後主人才好有更多時間陪着紅到處去玩兒啊。”

“那好吧,好處先拿來。”

這主僕倆的話一字不漏的被周圍的兩女和幾個小矮人聽去了。奧莉薇婭頭一歪就暈了,這是什麼神之使者啊,簡直就是一個殺人狂魔,還有這個精靈使,竟然用殺人多少來衡量是不是喜歡一個人,如果不是有矮人族的試煉,奧莉薇婭真懷疑這對主僕是死神派來冒充的精靈神使。

“老公,如果超過三百人的話,給我留幾個試試槍法唄?”

呃哦!老劉和身邊的幾個小矮人也暈過去了,神使夫人原來也這麼嗜殺啊!這一家子都是地獄來客吧?就在這時寨門打開了,揹着大小各異的包裹,拎着各種武器的強盜們探頭探腦的走出來。在發現沒有人攻擊之後,更多的強盜從寨子裏走出來。

一個巨大的光球就在這時突兀的出現在天空中,好像一個小型的太陽,把躲在黑暗中的強盜和火槍手們照的清清楚楚。

“打死一個十個金幣,放!”

砰砰砰……

強盜們再次被命運之神遺棄了,小小的彈丸貫穿了他們的盔甲和身軀後,餘勢不減的繼續射殺身後的生命。殘肢斷臂伴隨着一陣陣槍聲被不停的拋向空中,**和鮮血塗滿了木質的寨牆。一個倒黴的傢伙被一顆子彈打斷了脖子,正飛在半空中的頭顱還沒來得急閉上眼睛,另一顆子彈就把他整個擊碎,化作一蓬紅白相間的碎肉,噴了下面幾個倒黴強盜一臉。

“變成一排自由射擊,注意不要傷害隊友,其餘的格殺勿論!前進!”

隨着老劉一聲令下,精靈火槍隊的一百零八個小矮人們合併成一道近百米長的死亡之牆,向躲在屍體和寨牆後面的強盜們殺去。隨着屍體的不斷接近,小矮人們開始嘔吐,但是沒有人放下手中的槍,更沒有人停下腳步。有的只是對這些屍體的厭惡和對強盜們的仇恨。在這不短的埋伏時間裏,小矮人們都找到了神使大人所說的信念,那就是矮人族和人類之間五千年的仇恨。雖然在心裏上這些矮人還是孩子,但是生理上哪個不是經歷了近百年的貧苦日子。想到自己以前每天吃的那些和垃圾一樣的食物,想到族裏老人講的那些苦難的經歷,想到幾十年都見不到一次的父母,這些小矮人們嗜殺的一面徹底被老劉引導出來。其中幾個甚至已經進入狂暴之中,他們攻擊任何一個活人和那些看似完整的屍體,直到這些都在精靈火槍的巨大火力下變成一塊塊碎肉,才轉向下一個目標繼續發泄心中的怨恨。

“停止攻擊!”

老劉早已發現了其中幾個小矮人的異常,再沒有出現什麼意外的時候,發出一聲帶有靈魂震撼的命令及時停止了攻擊。幾個從狂暴中清醒過來的小矮人看着被自己打成碎片的屍體,開始大吐特吐。

“老婆,剩下的給你練槍了。”

阿黛兒等這句話已經好久了,聽到老劉的話,立馬化作一道紅光,撲向所剩不多的強盜們。阿黛兒只有五發子彈,但是她很聰明,總會把自己的攻擊位置調整到幾個強盜排成一線的位置,往往是一槍就可以打死三四個強盜。不過阿黛兒可比老劉利索多了,閃轉騰挪之間就殺了十多個強盜,身上連個血點都沒崩上。射光了子彈的阿黛兒並沒有住手,她早就對謝爾蓋那一招神之刺耿耿於懷了,見到老公還對那個強盜頭子誇獎了幾句,更是激起了阿黛兒的好勝心理。技能阿黛兒早就聽狄卡思講過,但是由於當時自己的鬥氣量不夠驅動這麼強力的聖級技能,所以阿黛兒一直都渴望着有一天可以使用它。現在手握着能量充盈的創神鋒芒,阿黛兒決定再試一次這個終極技能。 一個槍下餘生的強盜正在絕望之時,突然眼前這個女劍師不知爲何愣住了。本着殺一個夠本的心理他舉起了手中的長槍,對着阿黛兒的胸部刺過來,槍尖上閃爍着紫色的光芒,顯然是加持了雷系鬥氣。老劉雖然不知道阿黛兒爲什麼停手,但是對於這種攻擊還沒放在眼裏,他伸手阻止了要開槍的奧莉薇婭,想看看老婆到底在搞什麼花樣。

和火神咆哮彈一樣,不過最後的一擊是化鬥氣爲實體,需要高度凝結鬥氣。阿黛兒不斷的回想着狄卡思的教導,整個人瞬間化作一道橘紅色的流光,反衝向正刺向自己的長槍。只一瞬間阿黛兒就用光了身上所有的鬥氣,連創神套裝也跟着暗淡下來。不過從槍劍相交處傳來的震動感告訴阿黛兒,自己成功了。

“火神之刺!”

潔白的炎尖拖動着後面的橘色火焰穿過了強盜的身體,直衝出五六米才停住。而那個倒黴的強盜已經變成了飄舞的飛灰。老劉迅速跑向阿黛兒,這個連謝爾蓋用後都要脫力的技能怎麼會被阿黛兒用出來來啦!難道阿黛兒的鬥氣也已進入八級了嗎?果然阿黛兒再使用完火神之刺後倒下了,幸好是老劉早有準備,一把抱住了這個好勝的老婆,不然阿黛兒就跌進爛肉堆裏了。

“老公,我厲害吧。”

“厲害,快恢復鬥氣吧,嚇死我了都。”

謝爾蓋看着寨子裏的滿地碎屍,一種早已忘卻多年的噁心感涌上心頭,他強忍着嘔吐給老劉施了一禮。

“主人,按您的吩咐,所有願意真心跟隨的人都躲在議事廳了,不過只有二百一十人。”

“好,你安排他們好好休息一晚吧,我還要帶着這些戰士回去露營,明天我再把人都帶來處理這裏的一切。”

“是,主人。”


這一夜註定是無眠了,不論是第一次殺人的小矮人戰士還是那些躲在屋子的強盜都在回憶着這個殺戮之夜。而受到鮮血刺激的老劉和阿黛兒早就消失在茫茫的草海里,尋求感官上的刺激去了。等到天亮之後奧莉薇婭抱着她的善良之槍找到二人時,阿黛兒正蜷縮在老劉的懷裏,在老劉的胸口玩畫圈圈兒。看到他們吃果果的身子,奧莉薇婭羞得調頭就跑,一直到吃完了早飯都不願意和老劉說話。

忙碌時,日子過的總是很快的,轉眼七天就過去了,中間除了老劉回去看了一次露莉以外,就一直都在訓練部隊。那次神使大人回來不但帶回了大量食物,還帶回了不少空的彈藥袋,灌滿土之後就給每人都發了一隻做練習用。袋子上的細繩很長,小矮人們用通條把他們衝實之後還可以拽出來繼續練習。除此之外每人還得到了五個彈藥包,每個裏面都裝着二十個真正的彈藥袋,讓這些小矮人們興奮不已。

操作精靈火炮的姑娘們也得到了新的彈藥包,不過她們的包包只有兩個口袋,還都是空的。精靈火炮的炮彈都放在一種大木箱裏,用的時候就由那些不用調整火炮支架高度的矮人女孩來負責搬運。爲此八十一個女孩子被重新分成了八人一組,每組有一個炮手和七個填彈手,炮手負責調整支架高度和穩定炮身,七個填彈手負責搬運和裝填炮彈。而一個叫做潔西卡的矮人女孩因爲超強的方向感和敏銳的視覺,被奧莉薇婭神使夫人推薦成爲精靈火炮小隊的隊長,負責觀察目標和確定方位。

對於這些在實彈射擊中表現優異的小矮人們,老劉寄予很高的期望。爲此她們也和玩細土面兒精靈火槍手不一樣,每天都是進行實彈射擊。老劉相信用不了多長時間,這十個炮手又可以成爲像潔西卡那樣的小隊長,到時自己的精靈火炮小隊就可以改叫精靈火炮大隊了。

不過對於那些精靈火槍手們,老劉還是給予了一定的關注的。他花了很長時間給每個火槍手都煉製了一個刻有破金陣的彈丸,並且現場演示了這種彈丸的威力。而且閒來無事的老劉每天都會帶着兩女在附近打獵魔獸,不但豐富了大家的伙食,魔獸腦袋裏的魔晶也變成了一套套瞄準鏡,陸續的安裝在精靈火槍上。

“奧莉薇婭,你的槍法越來越好了,等到達拉特城開戰的時候,給我做精靈火槍隊的隊長吧。”

“那是不是打完仗就和我去精靈森林給生命之樹治病?”

“那是一定的,等我忙完這邊的事,第一個就去精靈森林。就算我治不好那個生命之樹,我想十年的時間裏找到治療的方法還是很有希望的。”

“好,我做。”

“光說可不行啊,奧莉薇婭你還是把你那些射擊的技巧交給他們纔好。你想想大家都是精靈,沒什麼利害衝突,而且你教會他們也就能更快的打敗壞人,到時我們就有更多的時間來治療生命之樹了。”

就這樣在老劉的哄騙之下,奧莉薇婭心甘情願的把自己所知的關於狙擊的技巧,都傳授給這些小矮人們了。在隨後的獵頭鎮之戰中,涌現出了著名的狙擊手三兄弟,就是大陸上號稱三個火槍手的波爾多斯.鐵錘阿拉米斯.鐵錘和阿多斯.鐵錘。這都是後話了,再說阿黛兒見到奧莉薇婭做了精靈火槍隊隊長,心裏很不服氣。正要找老劉討個官噹噹的時候,老劉主動的把謝爾蓋那些只會打架的手下交給她了,不過只有區區的一百人。但是阿黛兒的官銜可是最大的,叫做護衛總長,負責消滅一切敢於接近矮人部隊的敵人。阿黛兒當然知道這是老劉在搪塞她,可是老劉隨後的一段話,給足了阿黛兒面子,也就高高興興的答應了。老劉是這樣說的。

知道戰神爲什麼不上戰場嗎?那是因爲沒有對手。那麼爲什麼沒有對手的戰神還有國家願意供養着呢?因爲到了緊要關頭還是要戰神出手解圍的。你這個護衛隊就相當於矮人族供養的戰神,等到需要你出手的時候,就是生死存亡的時候了,所以擔子還是很重的。要不是你使出了那個火神之刺的技能,我原來還打算自己當這個護衛隊隊長呢。

就在一切都正走向正規的時刻,一個不速之客出現在傳送陣之上。來人倒不是什麼奸細之類的,而是老皇帝彼得。他帶來了最新的敵情報告,在經過幾個老頭子的商量之後,決定還是送到老劉這裏由他來決定該怎麼做。

“爸爸!你怎麼來了。”

“別鬧了,快帶我去找女婿,敵人都已經快要進入獵頭鎮了,需要他趕快回去做主。”

原來彼得的大哥最後還是沒有頂住教會的誘惑,決定出兵攻打達拉特城了。但是和彼得所料一樣,納爾遜.菲爾姆斯並沒有派出正規軍,而是再和達拉特公國邊境召集了大量的傭兵。這樣做雖然兵種單一,但是速度卻很快,完全打亂了老劉當初的作戰計劃。聽到這個消息後,老劉並沒有表現出應有的緊張,反而是先召開了戰前動員大會,在小矮人們的一片喊叫聲中,踏上了傳送陣,目標直抵獵頭鎮。

獵頭鎮是一個比達拉特更加古老的小鎮,當年還是獸族的領地,而獵頭鎮這個彪悍的名字就是從那時候流傳下來的。小鎮不大,只有十幾平方里。但是它所轄的地域很廣,包攬和米得公國邊境上的獵頭山脈到背後的洗劍河之間的數萬平方里土地和山脈。這裏的人口很少,多數都靠農業爲生,是個典型的山區農業鎮。所以當老劉率領部隊到達鎮長的鎮長府時,一些鎮上的護衛和鎮長大人都嚇得以爲是敵襲呢,紛紛跪地投降。

驅散了這些沒用的傢伙之後,老劉站在獵頭鎮的地形圖前仔細的觀察起周邊可能的行軍路線來。從米得公國到達拉特的獵頭鎮一共有三條路線,一條是最近的山路,那是趕集的或者冒險者經常走的路線,中間有一段是需要在山間峽谷裏通過的狹長地帶。這條路被老劉直接否定了,那得是弱智成什麼樣的人才會選的路線啊,所以只是派了一個斥候帶着飛行魔獸前往觀望。第二條路是官道,當年菲爾姆斯帝國進軍獸人帝國時修葺的四車大路,這個地方倒是可能會有敵人來進攻。至少在這裏沒有遭到伏擊的危險,所以老劉派阿黛兒和她那些強盜手下帶着傳送陣去那裏駐守。第三條路或者說是一個遠古的戰場更合適一些,那是千年前人類同獸人爭奪獵頭鎮的主戰場,由於死掉了太多的人,所以沒人喜歡在哪裏居住,慢慢都遷居到現在的獵頭鎮來了。

“這裏很可能就是他們行軍的路線,這些傭兵不是正規軍,他們不會攻城略地,更多的可能就是來騷擾或是搶掠,以期打亂我們的後方,我先帶着隊伍往這個方向行進,你們這些正規軍就暫時駐守在獵頭鎮吧,一旦有新情況及時通知我就可以了。”

“是的長官!”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