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潮,陣陣,不絕扑打海岸。

岸邊的路上,十個男女百無聊賴的閑談散步。

為首的男人臉寬而目小,眉毛尤其淡,面容因此顯得十分奇怪。

他看見了海岸邊的一男一女,以及黑月身旁擺放的那顆頭顱。

一行人走了過去,為首的男人蹲著,打量了片刻那顆頭顱,抬頭看見黑月懷疑而警惕的目光時,淡然一笑。「我們是傭兵,對神門歷練功績不感興趣。」

這行人里身材高挑的女子呵的笑道「你這小妹子可走大運了,竟然殺了暗影族擁有這種程度智慧的變異體,就憑這鐵定得最高的功績。」

黑月露出善意的微笑,這個身體的記憶了解傭兵的事情,暗影族遺傳的知識也了解他們。

她確信,這些人絕對不會殺人並且毀了她的歷練珠搶奪功勞。

「原來是門派專門請來保護我們的傭兵,失敬了。」

寬臉的男人淡淡然一笑。「我們不喜歡神門那一套虛禮,直來直去的自由慣了。不過是拿錢做事,更樂得只拿錢而不用做事,沒有值得你們敬重的地方,也不在乎這些。」

「我挺奇怪,門派里長老高手如雲,為什麼要花大價錢請你們呢?」黑月一副困惑的神情惹的身形高挑的女子失聲輕笑。

「小妹子不懂很正常,說白了不過是歷練的潛規則。哪個門派都不希望歷練的弟子葬送的乾淨,但他們如果自己插手,就是壞了歷練規矩,當然會受到五領導星的責罰。但請我們這些自由人就不一樣了,真出現歷練弟子應付不了的強大敵人時,我們出手也可以說是湊巧路過遇到,完全跟巔峰派沒有任何關係。」

這群人里一個肥頭大耳的男人悶聲悶氣的抱怨道「就是沒勁!以後別接這種活了,閑的蛋疼。看他們用天尊境界以下的破法術殺的那麼慢,急的心慌!」

那高挑的女人恥笑道「這裡多少天才!你十八歲的時候還在山尊一層晃悠呢!」

「我是大器晚成!團長說的!」肥頭大耳的男人不服氣的搬出這話反駁,那女人不以為然的道「虧你要臉!不是當年讓你走運殺了個巨鼠族的小王修為突進,哪來的什麼大器晚成。」

肥頭大耳的男人憋的無話反駁,他的口舌本就不利,哪裡說的過?憋紅了點,索性轉移話題的沖黑月說「小妹子你殺了暗影族的智慧首領有沒有修為突進?」 「我也不知道。」黑月靈機一動,意識到這是個很好的機會,這個身體原本的修為太低,只有地尊一層程度,非常不利於她未來的計劃,湊巧碰上一個經歷過修為突進又沒心機的傭兵,她當然不會放過。「當時是有些很難描述的奇怪體驗。」

肥頭大耳的男人猶如找到知音,興奮的眉飛色舞、手舞足蹈的描述起當時體驗過的感受。「是很奇怪啊!沒經歷過的都不懂,腦子裡突然昏昏沉沉,覺得好像有一團火在燃燒,燒的全身暖洋洋的說不出的舒服,突然睜開眼睛的時候就覺得自己有什麼地方不同了,不到一個月修為就飛一樣的提升!」

「嗯嗯,感受好相似!難道我真遇到了?」黑月一副驚喜過望的神情,讓那肥頭大耳的傭兵迫不及待的點頭肯定。「一定是一定是!小妹子你真走運,就是要殺遺傳能力強大的變異體才有機會碰上!」

黑月歡欣的拍手叫了聲。「太好了!」

「呃……好餓……」恆毅突然醒轉,睜開被強光照痛眼睛,眯眼一陣,才看清周圍有十一張陌生的面孔。然而頭腦仍然昏昏沉沉,一時間只記得眼前,根本想不到別的事情。

「你醒了?」黑月笑著扶他坐起,取出顆仙果遞過去。「吃點。」


「謝謝,我有。」恆毅覺得吃別人的口糧不妥,推辭時黑月已經笑著把仙果塞他懷裡。「拿都拿了。」

「謝謝……」恆毅吃了幾大口仙果,肚子里的飢餓感頓時消失的無影無蹤,思維也漸漸活絡起來。

肥頭大耳的傭兵撇嘴道「神門最沒意思的就是老吃仙果!大口吃肉多痛快!」

恆毅早注意到這些人身上的法器全沒有神門的門派標識覺得疑惑,又覺得這些人自然流露的氣息都非常特別,雖然看起來都挺好相處,可就是透著一股莫名的威壓,說不清楚那是種什麼,但絕不是實力修為造就。「請問你們是?」

「傭兵。」臉寬小眼淡眉毛的團長淡笑回答,見恆毅一臉茫然,又道「脫離了人類文明的自由人,你或許沒聽說過。」

恆毅十分吃驚,完全沒想過有這樣的事情,不由愣愣反問道「脫離人類文明?為什麼?」


那團長見慣了這類孩子,知道解釋多了麻煩,簡單的道了句「有感情的種族會有複雜多樣的想法和追求,簡單說我們就是複雜想法追求中那類受不得神門規則拘束,喜歡自由自在的人。以後你見識多了就會明白,我們這樣的人在宇宙中有不少。」

恆毅只能似懂非懂的茫然點頭,從加入三元派接受的就是大元的教誨,那時候連神門都不知道大概,不過半年多的時間三元派被吞併,進了湖海派才一個多月又來了巔峰派,至今入派才幾天,真正在巔峰派呆的時間才一個晝夜不到。對神門的了解也只有簡單的大概,自然從沒有想過還有脫離人類文明種族的傭兵存在。

正這時,天空,大群疾飛的人影直奔北方而去。

一眾人抬頭看見全是歷練的弟子。

身形高挑的女子抬頭看著,面現不屑之態。「徐天豐這個兒子真是個陰險卑鄙的傢伙!」

臉寬的團長語氣平淡的道「人有千百樣,管他那麼多。」

恆毅疑惑問道「他怎麼卑鄙了?」

那高挑的女人笑道「你這孩子真單純。這都不明白?這徐大公子帶著這麼多人故意不參戰,等局面明朗了坐收漁翁之利,沖的就是暗影族的首領腦袋的功績。廝殺三天三夜后別的人不累死真氣也只能恢復一點用一點,剩下的暗影族能搶得過他們?這叫拚命是別人,立功是他們!」

恆毅恍然明白,但他連徐大公子是誰都不知道,只是覺得這人的做法簡直過份的讓人吃驚。

歷練的功績好處他沒有想過,可是理所當然的覺得是付出多的人就該得到的多,怎麼也不能如此顛倒!

「我絕不會讓這種小人得逞!」恆毅說著收起仙果猛然站起來,黑月關切的一把拉住他,滑落的法袍袖子下的那條手臂柔若無骨,而聲音卻溫柔似水。「你該好好休息,你才剛清醒呢。」


「我沒事!」恆毅掙脫著示意她放手,那高挑的女人笑著勸慰道「看你急的。徐大公子卑鄙是卑鄙,但這回算盤可打錯了,想在許問峰手裡搶這份功勞根本是痴心妄想。」

恆毅的義憤一時平息,欣然點頭贊同。「大哥很厲害!他肯定不會得逞。」

而這時候他完全清醒的腦子裡才突然想起自己不知道為何在這裡,也不知道白潔、陳自在他們如今情況如何,更呆不住的抱拳告辭道「各位前輩再見,同門都在跟暗影族戰鬥,我必須儘快去幫忙。」

「真是熱血沸騰的年輕好時光呢。」高挑的女子滿是感慨的語氣,曾經他們年輕的時候也曾經如此,但如今這種熱血只會為團隊的人而燃燒,不復過去的單純。

恆毅說完已然飛走,黑月抱拳作禮告辭一聲,提著女暗影族的頭顱急追恆毅而去——

廝殺的戰場處。

許多隊長們的團隊歷練珠都亮起光芒,裡頭叫響一把把憤怒的吼叫。

「徐大公子帶著人來搶奪功績!這個卑鄙小人——」

湖白潔雙手不住的打顫,廝殺至今她早沒有了充分的戰鬥力,不是隨著暗影族數量的減少,戰鬥的團隊成功匯合的更多,又有王不怕等擁有飲血兵器的東北象山高手的竭盡全力保護,多少人根本不可能堅持到現在。

而他們堅持到了現在,雖然殺敵很慢,戰鬥很艱難,但已經脫離了非常兇險的時期,徹底的勝利只是時間的問題,暗影族裡已經沒有多少實力強大的了!

湖白潔背後突然叫響一把帶著哭腔的憤怒聲音。

「該死,真該死!欺人太甚、欺人太甚!副掌門人的兒子就能這麼干!三個師弟都戰死了!拼了命的戰死了,他們冷眼旁觀現在來搶功績!就憑他是副掌門人的兒子嗎!」

「神門歷練憑什麼這麼不公平!」

……

廝殺至今的還活著的人里,多少曾經害怕,疲憊的哭泣甚至想逃,可是卻被逃無可逃的絕境逼的只能逼迫自己戰鬥到底!

戰鬥到現在!

而現在,暗影族裡那些實力強大的都死的差不多了,他們儘管疲憊不堪,但承受的壓力反而輕鬆了。

這時候徐大公子來了!

不就是要在他們乏力的時候搶殺暗影族,掃蕩搜尋暗影族的首領么?

換做平時這些人連在人前憤怒吼叫一句徐大公子不是的話都不敢說,此刻積壓的憤怒超越了理智,已經無法自控,忘卻了說這些話的後果。

一些脾氣激烈的隊長憤然質問怒吼「許問峰!當初說打是你,現在你得給個交待!我們拼死拼活殺了這麼久,讓別人坐享其成?」

許問峰身形一次次急躍,接連不斷擊殺南象山四女神周圍的孱弱暗影族,邊自從容道「你們不在乎我吃獨食,就有讓徐大公子算盤落空的辦法。」

陳自在暗道卑鄙,料定這就是許問峰至今不疾不徐遊刃有餘的理由,廝殺至今許問峰殺敵雖然很多,但主要的職責一直是保護南象山四女神,天尊境界不可能只有這種程度,如今局面成了這樣,他輕飄飄的一句,彷彿勉為其難,為眾人分憂解難一般,又得便宜又當好人!

但即使陳自在明白這些,如果讓他選擇把便宜留給徐大公子帶來的一群小人和送給許問峰之間,她仍然還會寧願便宜了許問峰。

因為許問峰得第一理所當然,更因為許問峰帶的團隊一直在跟他們一起戰鬥廝殺到現在!

「讓你吃獨食總比便宜他們好!」

這同樣也是其它歷練者的想法。

「請各位維持歷練珠的光亮避免誤傷。」許問峰從容微笑,帶領南象山四女神退回人群之中。

每個人都疑惑他能有什麼厲害手段,能夠想到的都是天尊境界喚靈魂獸投入戰鬥的手段,但還有許多的暗影族,難道就能短時間內都殺死了讓徐大公子乾瞪眼?

這又讓人難以相信。

陳自在卻並不懷疑,他知道,如果許問峰的靈獸是尋常不可見的強大程度,那麼就有可能辦到這種不可思議的事情,儘管那種靈獸極難得到。

「許問峰!恆毅怎麼辦?」

想到可能是星級靈獸的恐怖特殊絕技將要施展,陳自在不由擔心歷練珠光芒消失已久的恆毅。

沒有歷練珠和近距離氣息的感應,許問峰靈獸的大範圍殺傷絕技就很可能誤傷他。

持續的廝殺讓人心力交瘁,湖白潔許久無暇擔心想起別的事情,連擔心自己都來不及。這時候同樣想起早就失明失聰,連歷練珠的光芒可能都早喪失開啟意識的恆毅,那絕不是意味著恆毅死了。因為在恆毅的歷練珠光芒消逝之後,他還救援過他們。「恆毅受暗物質黑氣影響感知弱化,聯絡不上。」

「放心,他不會有事。」許問峰肯定的回答讓人不知道理由,但看他信心滿滿的模樣又不似胡說。

陳自在卻不輕易相信,冷冷道「許問峰你別信口開河不把恆毅的命當回事!如果你誤傷了他,我絕不跟你甘休!」

這威脅在旁人聽來沒有絲毫殺傷力,威脅許問峰這樣的人,實在有些可笑。

話說完的陳自在自己都覺得荒唐,許問峰會怕他的威脅嗎?

「徐大公子的人快過來了!」

歷練珠里叫響把脾氣急躁的聲音。

許問峰面含微笑,炯炯有神的目光上,額頭亮起藍色的彎月印記。 激蕩的能量突然在天地之間涌動,那種兇猛的能量流動讓每一個人都能清楚感受到!

彷彿天地間所有的能量都突然暴動亂竄,那種狂暴和絮亂的感覺彷彿隨時會失控爆發,撕碎一切!

「這、這是什麼法術絕技!」

從沒有感受過如此恐怖能量波動的許多巔峰派弟子都不由自主的色變,陳自在暗暗咬牙,同樣被這種激蕩的能量震動所震驚!

天尊境界的力量跟地尊差距極大,絕不是地尊境界所能想像的那種大,那是質的差距!

天尊一層境界如此,倘若達到天尊二層那種差距對地尊境界而言,完全能用匪夷所思形容。

能夠引發天地之間能量如此激蕩狂暴的變化,陳自在至少能肯定,許問峰的境界達到了天尊二層,至少!

『這個混蛋——歷練第一的功績根本是他囊中之物!卻一直惺惺作態,戲耍我們!』意識到這點的陳自在又羞又憤,氣的咬牙切齒,偏偏面對這種根本不可抗拒的力量連憤然開口一罵的資本都缺乏!

天尊一層他還有指望許問峰艱難不能突破,而他自己則有奮起追上的可能,但天尊二層距離他已經太遠,根本沒有任何在十八歲時追趕上的機會。

天尊二層在天上天又被叫做天尊二重天境界,強大的法器齊全,配合足夠強大的靈魂融匯的靈獸,已經是宇宙種族大戰的層次。

這種狂暴力量的震撼影響之下,覺得羞憤的不止陳自在一個人,那些當初憤然不服許問峰的人此刻同樣羞憤交加,卻不甘繼續承受這種羞辱的吼叫道「許問峰你要動手就動手!」


許問峰額頭彎月印記持續發亮,卻仍然凝聚力量而不牽引……

南面。

徐大公子率領的人疾飛廝殺戰場,遠遠看見大片黑壓壓的暗影族的情形,小霞振奮的摩拳擦掌,彷彿看到無數功績唾手可得的美好光景。

「快到了,大傢伙加把勁,讓許問峰當足傻瓜!」

「別忘了遇到地尊級別的暗影族就打傷了留給徐大公子斬殺。」

小霞不忘前仇舊恨。「碰到狂天才恆毅知會一聲,徐大公子不準備讓他痛快。」

徐大公子面含自得微笑。從許問峰來到巔峰派開始他就不痛快,那種風頭誰也比不過。

比修為,他自問不是對手,卻總不甘心承認不如,早就想找機會讓許問峰落個大臉,知道他徐大公子手段的厲害。

這次歷練他早有許多謀划,不巧形勢的發展更比他估算的更好,許問峰狂妄自大,號召決戰簡直就是拱手送他一個天賜良機!

更讓他滿意的是剛來就人人議論的眼中釘恆毅也能一併料理,還不必費事。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