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這些沒轉移的貴族商鋪,賣糧食的可就太少了。愛櫻城的貴族們,一般是不做這種低收益的生意的。

哈特覺得莫名其妙,難道愛櫻城的糧食都是從外地買進來的,就沒什麼人做糧食生意?

哈特覺得,如果沒有這次的戰爭的話,他還真想來愛櫻城開一家大型米店。

突然之間,哈特有種暈暈的感覺。他怕失敗,他太怕失敗了!

深深吸了口氣,讓自己的說話聲更加有底氣一些,「你的意思是沒打算投降咯?」哈特冷冷的盯著喬爾。。

哼!

喬爾面sè猙獰,狠狠的瞪了哈特一眼,大衣一甩,轉過身去。

滾出去!滾出去!滾出去……

下一刻,愛櫻城堡又爆出驚天動地的吶喊聲。

可惡!

三軍長怒氣騰騰的喝道:「我們拼了!」

哈特急忙按住他的肩膀,道:「不要衝動。」

「大人!那狗娘養的說的很對,我們的糧食的確不多了,再這樣耗下去,我們會餓死的。與其餓死,還不如轟轟烈烈的和他們一戰,成敗就在此一舉!」

聞言,哈特靜靜的沉了下去,過了許久,方才說道:「讓我想想,讓我再想想。」

看著哈特大人逐漸遠去的背影,三軍長搖了搖頭,在心裡默默的嘆氣。

哈特大人已經不是從前的「軍神」了,他沒有了那種果斷,自信,反而還變得猶豫不決起來。

這位跟了哈特好幾年的軍官根本就不了解,哈特心裡考慮的並不完全是這一戰的勝利,更是自己的利益。

雖然哈特號稱梅國「軍神」,但不說明他在梅國的軍事地位就無人能及了。相反,作為戰爭之國的梅國,像他這樣的將軍其實是不缺乏的,可謂是競爭激烈,舉步艱難。。

這仗如果敗了,他的地位自然會一落千丈。但就算按照三軍長的建議和他們拼了也不行,這一萬人是哈特的家底,就算這場仗贏了,但自己的人卻死的差不多了,那在往後的rì子里,哈特又憑什麼和其他的將軍們競爭?

各種頭緒在哈特腦海里盤旋,不想出一個妙計他絕不會輕易出手。不為別的,就因為他早已經不是以前那個在戰爭上只想著奮勇殺敵的年輕人了。

到現在為止,愛櫻城堡的堅守很順利,誰也沒有想到,在很大程度上造成這種局面的竟然是哈特的內心世界。

「小姐,城主怎麼樣了?」

喬爾恭身站在門邊,詢問床前的愛櫻莎。

愛櫻莎朝床上看了一眼,偏過頭,淡道:「還行,這些天沒有咳嗽,現在在睡覺。」

喬爾抬起頭,向前走去,道:「我來看看他吧。」

「噢……不了。」愛櫻莎有些慌張,道:「父親剛剛才睡著,喬爾叔叔就不要打擾他了吧。」

喬爾停了一下,但還是想看個究竟,「我就在旁邊看看他。」

「公主的命令難道你沒聽到嗎?」

愛櫻莎的旁邊,紅男子握著刀柄,攔在了前面。

夢啦夢站在愛櫻莎的後面,淡道:「以喬爾大人的身份恐怕還不能違抗公主的命令吧?」

喬爾停止腳步,抬起頭朝狂龍和夢啦夢看了一眼,臉上yīn沉無比。。

他並沒有對狂龍等人說什麼,只是投向了一個惡毒的眼神。

「好,那我就不打擾城主休息了。」

轉過身走了幾步,喬爾又停了下來,淡道:「其實我來找城主是想說我們堅持到現在已經很不容易了,梅軍的糧食很快就會耗盡,到那個時候,他們便會狗急跳牆,很有可能會大幾千人強攻。這樣的話,我們恐怕是守不住的。」

愛櫻莎道:「你想說什麼,我轉達給父親。」

「我想說,都半個月了,我們的愛櫻近衛軍第二軍軍長炎大人他在哪裡呢?哼!我想他恐怕早就瀟洒的跑了吧!」

「不會的,他會帶兵來救我們的。」愛櫻莎道。

喬爾雖然背對著愛櫻莎等人,但他們卻彷彿看見了喬爾臉上的冷笑。

「帶兵?小姐,你真是太天真了,你還真的認為他有什麼兵嗎?他連貴族都不是,就更別說有什麼封地和軍隊了。我查過他的資料,他自己也沒有任何公會和盜賊團,就連冒險者都算不上,他哪來的兵?」


「你放屁!你知道個什麼!我老大會來的。」狂龍喝道。

「老大?可笑。」喬爾搖搖頭,道:「你把他當老大,他把你當兄弟了嗎?他把你留在這裡做人質,自己卻帶著心愛的美人離開了,恐怕現在,他和他的美人正在幸福的遊山玩水呢!」

「小姐,你太容易相信別人了呀!」

愛櫻莎一臉錯愣,想起趙炎和艾瑪婭,心裡不是個滋味,竟也沒有開口反駁喬爾。

「這個世界就是這麼的現實。」喬爾加油添醋的說道。

夢啦夢知道愛櫻莎不好受,急忙湊了過去,從背後抱住愛櫻莎的雙臂,道:「公主,你別聽他的,我們要相信炎,炎不是那種人。」

「就是!」狂龍惡狠狠的瞪了喬爾一眼,道:「老大是個頂天立地的男人,才不是他說的那樣。」

哼!

喬爾冷哼一聲,便向門口走去了。


消失在眾人視線內的同時,還不忘丟了一句:「那你們就等著吧,我還不信他真敢來。」


喬爾的話里,似乎蘊涵了更深層的意思。


喬爾離開后,整個房間內安靜下來,過了許久,床上傳來了愛櫻騰的聲音,「小莎……」

聞言,愛櫻莎等人急忙朝床上望去,見父親望著自己,愛櫻莎急忙撲了上去。

半個月了,愛櫻騰更加的消瘦了,和半個月前的他比起來,完全判若兩人。 餘生有你,癡愛成狂 ,那抓住愛櫻莎的手,也和皮包骨差不多。

雖然每天都和父親在一起,對於他的變化並不是非常詫異,但每每看見父親,愛櫻莎的身體內就會升起一股揪心的痛。

「父親……」

愛櫻騰的聲音已不如往rì的雄壯,反而十分的低沉,一種無力的沙啞,「小莎,如果你真的喜歡炎,你就要相信他。」

愛櫻莎點點頭,她又何嘗不相信炎,只是喬爾的話說在了她的心坎上,她的心裡哪會好受。其她女人也許不覺得,但身為公主的她,可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和別的女人來分享一個男人。

想起趙炎身邊的艾瑪婭,拉丹奴,她的心裡就不是滋味。她又怎麼會知道,除了這倆個女子以外,趙炎身邊還有其她。

「父親,你好些了嗎?」愛櫻莎焦急的問道。

愛櫻騰緊緊的抓住愛櫻莎的手,向狂龍和夢啦夢也掃了一眼,淡道:「父親不想瞞你,我是什麼樣子也瞞不了你們,但你們記住,千萬不能讓喬爾知道我的身體狀況。」

愛櫻莎眼裡又泛起了淚水,淡道:「父親,我明白。」

「一旦知道了我快死了,我不敢想像他會做出什麼事來。只要我還撐住,他就不敢貿然行動。」

愛櫻莎推了推父親的胳膊,道:「父親,你不會死的,不會的。」

夢啦夢也道:「對啊城主,等戰爭結束趕走喬爾了, 大神,別搶我人頭! ,你不會有事的。而且炎的大哥就是曼城最好的牧師輝明多斯,他知道你的情況后,也不會見死不救的。」

呼……

愛櫻騰長長的出了口氣,淡道:「沒辦法的,這種慢xìng毒藥已經腐蝕到我身上的每一個細胞了,現在我停止繼續服用他,便會更加的難受。」

「父親,與其這樣,我去找喬爾叔叔要來點吧!」

「不!我不能再受到他的威脅了,反正都是死,父親要死的有骨氣點。」

父親……

愛櫻莎滿臉淚水,一頭栽進了愛櫻騰的懷裡。

如果趙炎在這,一定會說,毒品真害人。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個,都會成為作者創作的動力,請努力為作者加油吧! ()rì至晌午,大雪未停,反而更加劇烈了。

「軍神」哈特捧著一杯暖酒,在嘴邊暖了暖,最後一飲而盡,大呼痛快。

這狗娘養的天氣,讓他很是受不了,梅國可比這裡暖和多了。他甚是弄不明白氣候這學問,其實就算是從高科技星球而來的趙炎也不明白。愛櫻城周圍大大小小有五六個比較大的區域,離愛櫻城也不是很遠。但偏偏就愛櫻城終年寒冷,時而大雪紛飛,而那些地方,卻是異樣。

如果這放在地球上,又是一難解之迷,要讓許多科學家自然學家等有關人士傷透腦筋了。

「軍神大人還真是悠閑吶!」

哈特身後,幾道藍光悠然飄來,在一點上匯聚,又縷縷的向上升起,幾縷藍光中,閃現出一道藍sè的身影。

哈特以及周圍的士兵立馬jǐng戒,與哈特共圍愛櫻城堡正門的三軍長喝道:「是誰?」

藍光中人一身藍sè的皮甲,皮甲胸前銀白sè的紋飾,紋飾曲線間,鑲嵌著幾刻天藍sè的寶石。識貨之人一看便知這是一套魔防的好甲,再仔細打量此人其它的部位,同樣富貴華麗無比。

藍衣人的目光根本沒有在其他人臉上掃過,就連看著哈特的眼神,也顯得十分輕蔑。

「鐵魔大人不辛身亡,神皇派我來接替他的位置,在下波克。」

原來是武林高手來了,在哈特的心裡,黃宮就是一盛產武林高手的地方。。他們這些武林高手和軍隊的將軍不同,高手是個人實力修為高,將軍則要看帶兵打仗的本事。比如說哈特,他實力不怎麼樣,才s級,但顯赫的軍功也能讓他號稱「軍神」,風頭往往比那些武林高手還要高。

哈特其實對這些人挺不屑的,但他多少也知道梅大rì的一些想法,什麼人都可以得罪,什麼國家都可以侵略,唯獨和黃宮要客氣點。

神皇是什麼人物,並不是他的見識所能知道的。

心裡不喜歡,但嘴裡卻要客氣點,哈特這點本事還是有的。雙手一揮,周圍之人立馬退開,哈特裂開大嘴,哈哈笑道:「原來是波克大人啊!你好你好!哈哈哈。」

波克微微一笑,莫名的轉過身去,對哈特不理不睬。

哈特一愣,心裡微微驚訝,彷彿想到了什麼,即刻下馬。想想也對,他波克是什麼人,是能代替鐵魔大人的,在黃宮中的位置想必是相當之高,他能讓我坐在馬上和他說話嗎?

果然,哈特下馬後,波克才轉過身來,淡道:「這場仗打了這麼多天,戰死了不少兄弟,就連鐵魔大人也犧牲了,戰事應該很吃緊才是,但我看軍神大人似乎很悠閑啊!」

哈特皺皺眉頭,抱怨道:「你是不知道啊! 初妻爆料:總裁新婚如火 ,堅硬無比,我們的魔法師和投石車都拿它沒有辦法,想靠近破城門吧,城堡里的魔法師,shè手和魔法塔,毒箭塔又著實厲害。。」

「難道這樣你們就沒有辦法了?」波克道。

聞言,哈特十分不爽,心想又不是你來打,站著說話不腰痛。你們這些武林高手,就是喜歡說風涼話。

哈特也不示弱,挖苦道:「哎!沒辦法,你們的四大高手都叛變了,敵人的實力是越來越強啊!那些高手都是以一敵百的人,我們還真是沒蟄。」

波克自然聽出了哈特話里的意思,道:「他們的叛變完全是意料之外的事,作為補償,神皇大人不是派我來了嗎?」

哈特疑惑的看著波克,半信半疑道:「難道波克大人你一個人比那四個人還要厲害?」

波克偏過頭,冷冷的看了哈特一眼,道:「軍神大人既然如此不信任我,我看我還是撤吧!」

別!別……

波克要動真格的,哈特便慌了,雖然打仗是軍隊的事,但有這麼個武林高手助陣戰鬥力可要強上很多啊!

現在的愛櫻城堡內,不就是那些武林高手撐著嗎?

哈特一臉堆笑,「波克大人別生氣,別生氣,我不是和你說著玩的嗎?我在開玩笑,和大人你攀攀交情。」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