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轉大魔囚天功,衝擊高階靈師的屏障,而隨著傲爽一遍遍的運轉大魔囚天功,高階靈師的屏障也是越來越薄……

傲爽可以感覺到,就在自己衝擊高階靈師的時候,屋子內的桌椅還有屏風都是晃動了起來。窗戶也是獵獵作響,這些都是此時傲爽身體周圍濃郁的如同一道道氣流一般的靈力造成的。

伊靈心見狀,也是從自己的空間戒中取出五塊靈石,整齊的擺放在傲爽的身前。只見這五塊靈石比下品靈石大上了許多,其中的靈力也是比下品靈石之中的靈石濃郁的多,顯然,這是中品靈石。

一塊中品靈石,相當於一千顆下品靈石。無論是其中的靈力儲存量,還是說價值。

就當五塊中品靈石被擺到傲爽的身前後,隨著傲爽的吸收吐納,五道如同小溪一般的靈氣,也是自五塊靈石中逸散而出。最終進入到傲爽的眉心內,被傲爽一點點的煉化。

「嗷嗚!」此時傲爽雙臂之上的龍傲戰紋,也是靈動至極的在傲爽雙臂上飛舞起來。發出道道龍吟之聲,顯得極為的神奇。

頂級戰紋,果然不凡,傲爽,你到底師從何處?伊靈心一雙美目目不轉睛的看著傲爽雙臂上的兩條靈龍,心中震驚的想到。


而隨著屋內的物品抖動的頻率越來越快,越來越劇烈,伊靈心也是知道,傲爽的突破,已經快要接近尾聲了。

「咔!」一道破碎的聲音傳來,伊靈心知道,傲爽那高階靈師的屏障,破碎了。

「嗷嗚!」一道驚天的龍吟之聲從傲爽的身體內傳了出來,雙臂之上的兩條靈龍也是來到傲爽的上方,在傲爽的頭頂上飛舞著。

只見此時傲爽的滿頭黑髮也是根根倒立,身體周圍的赤紅色和幽黑色的靈力也是在身邊環繞不已。

「蓬!」一道狂猛的氣勢,也是徒然自傲爽的體內迸發而出!就在這道氣勢在傲爽身體中湧現之後,屋內所有跳動的物品都是猛然停止下來,恢復原來的摸樣。

伊靈心可以感覺到,此時傲爽的一身氣勢,已然達到了高階靈師之境!

——————————————————————————————————

風雲城城北的一間客棧的大廳內,此時三名黑衣人坐在一張桌子上,一名臉上蒙著面,另兩名則是頭戴斗笠。

而大廳內其餘人見到三人的裝束,沒有絲毫的驚訝。因為隨著開啟風雲亂戰的日期越來越近,前來參加風雲亂戰的人也越來越多。

魚龍混雜,什麼樣的人都有。其中肯定有和一些宗門有著一些仇怨的人,因此也是出現了很多蒙著面,或是頭戴斗笠的人。這些人,已經見怪不怪了。

「黑老,我的任務失敗了。」臉上蒙著面的黑衣人喝了一大口酒後,對著坐在自己對面頭戴斗笠的黑衣人說到,語氣之中充滿了恨意。

坐在吳靈(血殺門派往風雲城殺手小隊,一號)對面的,赫然是屠聯的老牌殺手,同時也是觸發過滅魔禁的黑老。

「我都知道了。」黑老點了點頭,小酌了一口酒後,看著坐在自己對面的吳靈說到:「現在有什麼打算,不會還想找機會暗殺傲爽吧?」

二人說話的同時,黑老身邊的黑衣人,自然是花心了。一直自顧自的吃著飯,好像二人的談話她一點興趣都沒有一般。

吳靈看了花心一眼,沒有說什麼,隨即看著黑老苦笑一聲:「呵呵,我怎麼可能不想?傲爽殺了我個兄弟。黑老,我跟你說實話吧,這四個人不僅是隨我出生入死多次的兄弟。更是我以後在血殺門立足的本錢,可是,全部被傲爽殺了!」

吳靈的話中包含著濃濃的恨意,黑老怎能聽不出來?

「你不會是……想讓我幫你出手吧?」黑老又喝了一小口酒,看著吳靈,一字一句的說到。

「可以嗎?」吳靈希冀的看著黑老問到。在吳靈看來,若是黑老同意幫自己出手的話,那傲爽就死定了。

吳靈聽自己的師傅說過,黑老最起碼也是高階靈王的境界,甚至更高!就算是高階靈王的境界,一名高階靈王境的殺手,想殺一名中階靈師的話,簡直就是手到擒來之事。

可是吳靈不知道的是,現在傲爽已經達到了高階靈師的境界。而他更不知道的是,黑老根本不能對傲爽出手,起碼在風雲城中,不能。

而且最少從現在看來,黑老根本不想殺了傲爽,即便屠聯也接取了刺殺傲爽的任務。黑老更感興趣的是,怎麼讓傲爽加入屠聯,成為一代蓋世殺手。

黑老其實上次就想對傲爽說說此時,可是上次傲爽觸發了瘋魔禁。黑老若是從那裡多待上一些時間的話,恐怕自己也會觸發滅魔禁。到時候自己的殺氣,肯定會被風雲城的人感覺到。

「我和你的師傅那麼多年的交情,按理說,應該幫你出手,可是……」黑老搖了搖頭,惋惜的說到:「吳靈,不是我不想幫你,而是我有著難言之隱。」

「難道黑老怕在風雲城中出手被人發覺嗎?」吳靈想了半天,覺得只有這種可能。但是在吳靈看來,黑老若是想要殺傲爽的話,就是一招的事情,根本不需要考慮那麼多。

「不是,哎……」黑老觸發過滅魔禁這件事,就算在屠聯中,也沒幾個人知道。更不要說吳靈的師傅,血殺門的殺手了。

「那算了。」吳靈看到黑老得神情,知道老黑肯定有著什麼不能說的事。如果自己再強求的話,就要起到反效果了。

「那黑老,告辭。」吳靈起身對黑老拱了拱手,又去櫃檯結了帳,隨後便離去了。

「哎……」黑老看著吳靈離去的背影再度嘆了口氣,低聲自語到:「吳靈,不是我不想幫你,而是若是我殺傲爽的話,代價太大了。」

黑老若是拼著觸發滅魔禁,殺傲爽的話也很簡單,畢竟兩人的實力差距在那裡擺著。可是這觸發滅魔禁可是相當危險的,稍有不慎,使用靈力過度,就會成為廢人。

「好自為之吧。」黑老搖了搖頭,嘆息到。 風雲城城門下,此時一名英俊剛毅的少年,靜靜地看著頭上的匾額,輕聲說到:「風雲城?我李某人,終於是趕來了。」

少年面容剛毅,臉似斧削般稜角分明,雙目細且長,不時閃過點點赤光。身穿一身青色捲雲長袍,一頭的赤發,直垂腰間,隱隱泛著些許紫金色光點。

此人,正是王萬里曾經讓傲爽注意的人中其中一名,從獸神上下來,參加風雲亂戰的天獸:李慕垚!

少年看著頭上的匾額笑了笑,隨後晃了晃脖子,徑自走進了風雲城。

此時傲爽和伊靈心正在客棧的大廳內吃飯,伊靈心親自去給傲爽拿了一瓶靈酒,說是要恭祝傲爽突破高階靈師。而傲爽則是笑了笑,沒有說什麼,這次突破真的很懸。

當時傲爽因為回憶過去的點點滴滴,心生感觸,致使武者的心都是有些動搖。稍微控制不好,輕則丹田破裂,重則識海被毀,變為一個廢人,終生不能修鍊。

幸虧當時傲爽頓悟了,否則這次風雲亂戰,傲爽也沒必要參加了。

「明天風雲城中會舉行一場拍賣會,拍賣一些武者需要的東西,怎麼樣,明天去看看?」伊靈心吃了一口點心,言行舉止落落大方。

「嗯,我也正打算去看看。」傲爽來到靈玉大陸只參加過一場拍賣會,便是青雲城的拍賣會,當時傲爽因為是青雲城大家族傲家的人,也是有著特殊待遇。

青雲城和風雲城比起來,一個天,一個地。

雖然青雲城的拍賣會是幻玉商盟舉辦的,但風雲城舉報的拍賣會,傲爽可以試想一下,無論是規模,還是說拍賣的物品,肯定要比青雲城拍賣會的強上許多。

傲爽第一次聽說風雲城舉辦拍賣會,是從靈草軒的掌柜那裡。而當時傲爽便是有些心動,也把自己身上冰晶草,以兩萬靈石的價格,賣給了掌柜。

輕抿了一口杯中之酒,先潤潤喉,把玩著手中的酒杯:「聽說不光有許多靈物,還有著地階高級的靈技和靈器。」

「傲大哥,靈物的話還可以,你不會還對地階的靈技和靈器感興趣吧?」伊靈心從昨日和傲爽說完一堆掏心窩子的話后,也是主動改口,稱呼傲爽為傲大哥,傲爽也沒有說什麼。

傲爽搖了搖頭,靈技可以先放一放,自己會的靈技不少了。但是現在自己手中還真沒什麼趁手的靈器,只有一把天階靈器:盤龍匕。

傲爽深知『匹夫無罪,懷璧其罪』這個道理,一般的時候真不能輕易使用。而因為傲爽修鍊的化雲劍訣,沒有什麼固定的劍式,所以傲爽這些日子打算換一個靈器。

但是換什麼靈器呢?當時傲爽也是想了許久,最終決定找時機弄一把重型武器。像什麼戰錘、戟類、重棍類靈器,這樣的大殺器。

因為要進入風雲亂戰,而風雲亂戰的戰場是遠古大戰的戰場,其中必定會有著強者留下的秘境。就像上次傲爽在傲家祖境之重,得不到認可的時候,就需要蠻力來破開。

而且自從剛才突破到高階靈師之後,傲爽不光是丹田處的靈力渾厚了許多,就連**力量,也是比過去更加強橫。現在傲爽隨隨便便的一拳,都是有著一萬五千斤左右的巨力。

所以傲爽想在拍賣會上看看,有沒有什麼重型的靈器,最起碼能擔得起自己一萬五千斤巨力的靈器。

「靈技的話確實不需要,但是靈器這方面……」傲爽苦笑一聲:「還真沒什麼趁手的,感覺都太輕了,使用起來雖說也還可以,可是總有種束手束腳的感覺。」


若是別人說出這樣的話,伊靈心肯定會覺得對方託大,但是傲爽那強橫的**力量,伊靈心是親眼見識過的。蠻濤使用蠻龍力后,有著萬斤的巨力,可是被傲爽兩拳廢兩臂!

「我這裡也沒有什麼重型靈器,你也知道我一介女流之輩……」伊靈心翻了翻空間戒后,緩緩說到。

前句話傲爽沒感覺什麼,但是伊靈心的后句話:你也知道我是一介女流之輩……傲爽真有些聽不下去了,就是你這一介女流之輩,打得高階靈師之境的殺手毫無反抗之力!就是你這一介女流之輩,戰鬥風格猶勝蠻濤!


就在二人吃飯之時,一個面容剛毅俊朗的少年緩緩走進了客棧大廳內,而小廝看到有客人來,也是連忙來到少年的身前:「公子,打尖還是住店?」

少年沒有先理會身前點頭哈腰的小廝,而是先環視了一圈正在吃飯的眾人後,一道充滿滄桑之意的聲音在其口中傳了出來:「給我上十隻雞,五隻羊,五壇好酒。」

「……」聽到少年如此說,小廝也是一愣,但反應還算迅速:「請問公子是一個人還是?」小斯說完還看了看少年的身後,可是一個人都沒有。

「就我自己,快點吧,趕了半個月的路,餓死了。」少年略顯不耐煩的說到。

「好嘞,公子坐這裡。」小廝沒有再說什麼,而是來到一個桌子邊上,把本就乾淨的桌面又用力的擦了一遍,示意少年坐在這裡。

小廝就是一名普通人,在他看來,這些修鍊的人都是性格古怪的人,因此對於少年所說,也不敢說什麼。反正自己只管照做就是,如果對方賴賬的話,掌柜的自然會出手。

「他是天獸。」伊靈心看了剛進來的少年一眼,隨後對傲爽說到。

「哦?」傲爽聽伊靈心如此說,也頓時來了興緻,看向剛剛走進來的少年。他記得王萬里和自己說過,自己若想當北域的風雲之王,便是需要注意一下獸神山上下來的天獸。

真是一名奇異的少年,即便是傲爽,看到天獸,心中都是不禁讚歎。傲爽的靈魂的境界本就高於一般的靈師,因此也是一眼便看出來天獸的不凡。

而天獸也是感受到了傲爽的目光,轉過頭來看向傲爽。細長的雙目之中閃過點點赤光,那斧削般的容顏也是完全暴露在傲爽的眼前。

而傲爽看到天獸眼中的點點赤光之後,連傲爽自己都沒有發現,此時傲爽的眼底深處,也是有一道赤紅色靈光一閃而逝。

「咦?」誰知天獸居然發現了傲爽眼底一閃而逝的赤紅色靈光,雙目微眯,但是什麼也沒有做,也沒有說什麼,誰也不知道天獸此時在想什麼。

二人就這麼對視著,雖然誰都沒說什麼,但是二人在暗中,已經較量起來了。而誰先轉過頭,二人心知肚明,便是輸了。

「咔!」就在這時,兩人目光的交叉之處,居然產生了空氣爆裂的聲音!

「哎呦!」就在這時,空氣爆裂的聲音嚇了旁邊桌子上的一名少年一跳,手中的筷子都掉在了地上。而和他同在一桌子上還有幾名少年和少女,看到他的窘狀,也是發出陣陣譏笑之聲。

而聽到幾人的譏笑之聲,少年剛要撿起地上筷子的動作也是停了下來,面色變得有些不自然。發現正是傲爽和天獸對視才產生的空氣破裂之聲,看向此時正在對視二人,頓時氣不打一出來!

哼,就是你們兩個人,不好好吃飯在這裡互相瞪什麼瞪?惹得我在他們面前丟臉,被他們笑話!

和少年一桌子上的這些人和少年一樣,同是來參加風雲亂戰的武者。幾人有幸認識,而少年也看中了其中的一名少女,有心和她結為百年之好,可就是傲爽和天獸,讓他在這名少女的面前丟了面子。

少年看了看兩人,發現天獸相貌著實不凡,定然是大宗門中走出的弟子,心裡頓時有些底氣不足。而看到傲爽后,卻發現傲爽不僅面容平平,而且看起來也不像什麼有背景的人。

隨即向傲爽走了過去……

「別……你、你別招惹他!」就在這時,剛才和少年同在一張桌子上的人,看到少年居然向傲爽那邊走去,連忙出聲說到。

聽到身後的聲音,少年前進的身形也是停了下來,隨後轉身說到:「怎麼了?這兩個人今天誰都別想跑!讓我丟了面子!有他們受的!」

「他……他是傲爽……」剛才說話的人面露苦色,其實他真不想出聲說話,因為槍打出頭鳥,真怕因為一句話,而連累了自己。

「誰?傲爽?!」

「他就是傲爽?看起來也不是很厲害的樣子?」

聽到這道聲音后,此時客棧大廳內許多吃飯之人,也是紛紛看向了傲爽。他們都知道傲爽的事迹,但是沒見過傲爽的本人,因此也想看看,傲爽有什麼不凡之處。

可是這一看,發現傲爽面容平平,根本不像什麼狠人。有些人於是就嘆了口氣,看來是謠言啊,可是有些人卻不這麼想,認為傲爽此時是在掩蓋著鋒芒!

而剛才那名想要去找傲爽說事的人聽到桌子上的人說他居然是傲爽之時,額頭上頓時起了一層的汗珠,身上的冷汗,也絕不比額頭上的少!

天啊!自己居然想要找傲爽的麻煩?傲爽是什麼人?雖然這兩天傲爽不知怎的,不再出現在風雲城城西的演武場上。

可是那三天!那三場戰鬥!那三場勝利!

此時少年恨不得抽自己幾個嘴巴,而發現傲爽此時根本沒理會自己,還是和對方對視著。少年暗呼一聲好險,看來今天傲爽的心情不錯嘛。

隨後略一猶豫,看了看剛才桌子上的少女,發現少女此時也正關注著自己這裡。又看了看天獸,隨後硬著頭皮,向天獸走了過去…… 少年強自鎮定,但是面色還是有些不自然,前進的身體也是略微有些猶猶豫豫。看來少年真的是硬著頭皮向天獸走過去的,就連大廳內很多人都看出來了。

傲爽他惹不起,在風雲城城西,傲爽連著三天,戰勝三名高階靈師。蠻濤、王凡和澤暴,蠻濤使用了蠻龍力后,自身實力已然達到巔峰靈師。但是就是如此,還是被傲爽三下五除二的解決。

而第二個王凡,曾經想出手偷襲傲爽,真的是偷雞不成蝕把米。被傲爽斷了兩臂,那血腥的場面,讓很多人現在想起來,臉色也會有些不自然。

第三個澤暴,更別說了,也是來自澤怨谷的人,王凡的三師兄。按理說應該比王凡要強上許多,可是就是澤暴,被傲爽不到十息的時間拿下,當場打得昏死過去。

少年也是高階靈師,這三個人,若是讓他挑的話,也就敢和王凡試試。蠻濤是從蠻夷山上下來的,他萬萬不敢和蠻濤動手。而澤暴,應該也不是好惹的。

他現在身形雖然向天獸那邊走著,可是真的很想聽到身後的聲音,提醒自己一下,這少年是誰。可是就當自己要走到天獸的面前時,身後還是沒有聲音響起。

難道說這少年真的沒什麼來歷?可是這句話連我都不相信!看著近在咫尺的天獸,少年雙眼之中再次閃過一絲詫異之色。

天獸不光從面容上看來剛毅不凡,那滿頭的赤色紅髮,整個人身體周圍更是散發出陣陣狂野的氣息。

少年沒有辦法,剛才在自己心愛的女子面前出了丑,若是自己不找回點面子的話,自己還怎麼在幾人面前立足?恐怕會被人笑話死!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